《孟婆》主角:孟织瑶楚相;讲述了:孟织瑶没有走,微微道:“无论如何今天都要一定见到离安。”真真皱眉道:“侍卫,还愣着做什么,还不把她给轰走?”侍卫也是两头为难,一个是将军的新欢,一个是将军夫人,虽然被休了,真是两头为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孟婆》精彩试读
看着她潇洒的转身,真真有些错愕,她就真的……这般离开了吗?好像很简单,好像也很复杂。
“她怎么说?”
“她已经走了,还说什么都不要,好像是真的什么都没有要,转身就离开了。”
离安站起身来想去追,不过却被真真拉住道:“将军不是说她身子虚寒么,怎么就会突然怀上呢?而且还一丝不挂的和别的男人,纵然将军进去的时候并没有看见两个人有什么肌肤之亲,但是她又解释不出来,这么多疑点很明显是做贼心虚,将军,这辈子,大概只有真真会爱着将军吧…”
为什么她会什么也不说也没反抗便离开了?这一点也不像是她,她怀着孩子能去哪儿呢?
离安眯着眼睛,想不出她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孟织瑶找了长安城最僻静的地方便住下了,身上还有几锭银子,因为穷,加上没有法力,也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个房间虽然不大还漏雨漏风好歹也可以住下来。
半夜,孟织瑶想要起来喝杯水,但是因为房间里面黑漆漆的,她也看不到,几近摔倒,很快,便从窗外飞进来一些萤火虫帮她照亮了房间里面的路。
其中最亮的那一只萤火虫道:“如果你现在把这个孩子打掉还来得及,对了,你是不是已经找过了天机先生?”
孟婆
孟织瑶认得这只萤火虫,冥府的那只,“天机先生?说起来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你不是应该在冥界吗?”
萤火虫道:“我负责照亮凡人的魂魄到冥界的路呀,今天看见你搬来这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天机先生就是那个术士啊,通天文知地理,说起来冥界之主还认识他呢。”
孟织瑶还想问什么,萤火虫便飞走了。
不知道老天爷是否和她做对还是怎么样,一连几天便是连绵的阴雨冷的不行,孟织瑶在这破屋里面也没有什么可以取暖的地方,好在还可以挡风挡雨。
正打算关好门窗,却发现自己的手指毫无征兆的动了一下。
莫不是冥界又有人要离开?
想到这里,孟织瑶赶紧回到了冥界,虽然没有法术,好歹回冥界这件事情还是可以办到的。
撑着船,孟织瑶发现船上载的竟然是那丞相。
也就是茹彩的爹。
“我这是在哪儿?”他道。
孟织瑶缓缓道:“忘川河,前面尽头便是地狱。”
丞相觉得这女人的声音无比熟悉,乍一看,竟然是…离安的妻子,也就是将军夫人。
“是…是你?”
孟织瑶勾唇道:“人生不过一副皮囊罢了,是不是我又何妨?”
那丞相半天还没缓冲过来,呆呆的说道:“我不,我不去地狱,我可是身份尊贵的丞相,我要当皇帝了,我不能去地狱……”
就在这个时候,船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是那天机先生。
“你怎么会在这里?”
天机先生神秘一笑道:“你之前欠我个人情,这个人的魂魄我要带走,不能让他下地狱。”
孟织瑶奇怪的说道:“可是,这要是被冥界之主知道了……”
“没事,我担着,她知道的,我要的东西,她从来不可能阻止我。”
孟织瑶亲眼看见自己本应该送进地狱的丞相就这样被天机先生给带走了。
老人出现的时候,孟织瑶正站在河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交代才是。
“天机先生来过了?”
孟织瑶点了点头道:“他确实来过了,而且还带走了一个人的灵魂。”
老人一听神色有些紧张,然后恶狠狠的说道:“可恶,他把这冥界当成什么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说到这里,老人转身消失在了冥界,孟织瑶还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萤火虫说过这肚子里面的孩子不能在冥界太久,这冥界毕竟是死人的地方,戾气太重,以后生出来的孩子大抵也不会好,孟织瑶看见老人离开之后便也离开了冥界。
虽然那房子破破烂烂的,不能遮风避雨,好歹也是个栖身之地。
唯一值得令人欣慰的是,她不过只是幻化出来的身子罢了,不会生病,不会有感觉,唯一能感觉得到的便是肚子里面还有一条小生命,床上被漏的雨打湿了,她却感觉不到。
她来着宅子也差不多有半把个月了,肚子也越来越大了起来,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冥界之主会突然找她,之前还能暂时用法力维持住原型,可是眼下已经是一丁点法力都没有了,其实她本是不用吃饭的,但是那萤火虫说,这凡尘的五谷杂粮才是保护孩子,让孩子健康成长的东西,所以即便是她不吃,没办法,每天还是要多少都要吃点东西。
这里不似那将军府,一日三餐都有人做有人送,不过之前还没死的时候倒也做过饭,虽然米缸没多少米,时常见底,好歹也能吃上一两口。
“她住在那种破烂的地方?”
那小厮毕恭毕敬的回答道:“将军,她确实是住在那个地方的,好像不能遮风挡雨,我们进去看的时候连她的被褥都还是湿的,大抵是这几日阴雨连绵,所以导致的吧?”
“你们派点人,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帮她把宅子修好,至少不能漏雨漏风的,还有,她家里面需要什么,便给她。”
本以为她那般潇洒的离开,只是因为有更好的去处,没想到她居然只是住在那么破破烂烂的房间里面,更没想到的是她一日三餐不饱。
那小厮瞧着将军的表情,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将军的心思实在是太难猜。
孟织瑶只是出门走了一趟,回到家却猛然发现家里米缸原本见底的米突然满了出来,还差点溢出来了,而且更奇怪的是,床榻上居然换上了新被子,,房间内的东西好像被人动过,焕然一新了。
孟织瑶觉得可疑,想用法术看一下,但是浑身却一丁点也使不出来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这新被褥感觉好像很舒服,孟织瑶很快便睡着了,半夜,突然被一个冰冷手给惊醒。
孟织瑶睁开眼睛一看,竟然是不远处住着的那个邻居,大抵有三十来岁,没有老婆,长得极为猥琐,此刻正笑着在她房间里面。
“谁准你进来的?出去!”孟织瑶惊恐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
那男人快速的上了孟织瑶的床榻,笑的直流口水道:“说起来,我观察你好久了,这么大的肚子还没有男人,说,是不是和哪个野男人苟合了不敢认?你说你一个女人,没有男人哪儿能行啊?这样吧,在下呢就受累当你男人,以后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便认我当爹,你觉得如何?”
孟织瑶一巴掌直接呼过去,恶狠狠的说道:“不要脸,什么登徒浪子?你也配?”
那男人见好说不成,便直接压到了孟织瑶的身上,道:“贱人,你清高什么?你怀了个野种这方圆几百里谁不知道吗?现在呢,免费让你这孩子有个爹,你应该开心才是,而不是这么自持清高,贱人就是贱人,当了婊子居然还想立牌坊?”
看着他强压上来,孟织瑶突然想起之前还在人世间的时候,自己被那从向文如何蹂躏的场面,她的脑海之中一片混沌突然就好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看着她绝望的样子,那男人以为孟织瑶已经从了他便扑了上来,尔后孟织瑶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在房梁上的侍卫看不过去了,小声道:“将军,我们现在要下去帮忙吗?再不快点夫人就会……”
离安紧紧的看着那人的模样,微微道:“不急。”
孟织瑶就跟被抓住的兔子一般,她极力的蹬着小腿,没想的是那男人颇有一种不占有她便誓不罢休的感觉。
不管孟织瑶怎么挣扎,都没有用,她力气根本比不过那男人,更可怕的是她已经没有了法力,只能任凭那男人压着她。
就在她几乎绝望以为历史再一次要重演的时候,没想到,从房梁上跳下来两个人。
那男人还没反应过来,便听见他闷哼一声,嘴微张着,最后喷出来的鲜血直接染红了床上的被褥。
他的身后是……离安和侍卫。
孟织瑶有些惊愕的从床上爬起来,看着离安微微的说道:“你怎么来了?”
孟婆
离安看着她的模样,发丝凌乱,目光呆滞,心里疼痛的要死,但是却没说出口,只道:“今日路过才看见这一幕,你和那个江湖术士看起来也没怎么样,如今你这般落魄,他也不见得出来?”
孟织瑶一听,淡然如斯的一笑,到:“将军请回吧,我累了。”
离安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孟织瑶心如刀割,到现在为止他仍然觉得她和那天机先生有一腿吗?既如此的话她又何必再和他说那么多,这大概就是结局了吧?
等到离安离开的时候孟织瑶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好像要被撑开一般,剧烈的疼痛了起来,她看着地上的死去的男人,想走出去但是无奈,疼痛的根本走不了,她坐在床榻上,满头的虚汗。
“看来你离生孩子的时间不远了。”
孟织瑶看着突然出现的天机先生,微微道:“没这么快吧?”
“哈,你这本来就是一缕魂魄,肚子里面的孩子待的越久,你就越虚弱,我掐指一算,大概有一周的时间,你的孩子就会临盆。”孟织瑶微微点了点头道:“这一周我一定会把孩子保护好的,不管怎么样都要生下来。”
等到第二天,孟织瑶来到了将军府,想要见离安,但是门口的侍卫却把她拦了下来,侍卫微微的说道:“将军吩咐过了,夫人…孟小姐来的话,不见你的。”
孟织瑶坚持要见离安,侍卫们有些犯难,因为将军说过,但是又不敢对孟织瑶怎么样,毕竟以前做过将军夫人,关键是将军好像对她还挺上心的,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很快,真真出现了,她瞧着孟织瑶大着肚子嫌恶的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耻,眼下还跑到这里来做什么?更好笑的是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是谁的心里没点数吗?怎么了,想要让我们将军来背这个黑锅吗?现在,趁着没啥人,赶紧走,少在这里丢人现眼。”
孟织瑶心里不舒服,冷冷的说道:“我要见的是将军,是离安,不是你。”
真真走到她的面前,趾气高扬的说道:“什么将军?你不明白吗,将军眼下特别的厌恶你,所以,无论如何将军都不会见你的,你请回吧,你要是再不回去,再在这儿撒泼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孟婆》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