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上刺青》主角:沈清澜贺景承;讲述了:知道张艳想让自己安心,才对自己自己撒谎说没事。她一个女人,到那些混子手里,怎么可能没有事呢?她越是这样,沈清澜心里就越愧疚。她坐在客厅的沙发里,脑海里闪过沈清依挽着贺景承手臂的画面。她笑的那样开心幸福,那样的笑就像是把刀,深深插进沈清澜的心里。
 
《心上刺青》精彩试读
 
她的幸福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她要破坏那份美好。
 
她拨通了贺景承的电话。
 
饭桌上沈清依看到贺景承手机上显示的名字,心里愣了愣。
 
青兰?
 
这明显是个女人的名字。
 
同样李怡芸也看到了。
 
故意转移沈清依的注意力,“依依我想吃你跟前的那盘糖醋鱼,往我这边放放好吗?”
 
沈清依回神,忙把鱼端到李怡芸跟前。
 
贺景承的表情没什么变化,也没藏着掖着,就在饭桌上接起电话。
 
“嗯?”
 
沈清澜紧紧的握着手机,声音柔柔弱弱的,“你在哪儿?”
 
贺景承第一次听到她这样无助又害怕的声音。
 
心里没来由的担心起来,“怎么了?”
 
“我想见你。”
 
贺景承的眉心轻轻蹙起,身子往后仰,靠在了椅背上。
 
这个女人每次,主动向他示好,都是有目的的。
 
想来这次也不例外。
心上刺青
不过他很想看看她又想干什么。
 
他说了好,便挂断电话。
 
“你就那么忙,吃个饭也不能安生。”贺老爷子肃着声。
 
贺老爷子还是对当年,贺景承没听他的话,耿耿于怀。
 
贺景承用湿巾擦着并不脏的手,只是他觉得不舒服,擦完手,将湿巾轻飘飘的丢在了餐桌上,不咸不淡的道,“不只是首长才能忙,我也很忙。”
 
说完人就走了。
 
贺老爷子气的一拍桌子,“他,他是什么态度?”
 
李怡芸赶紧安抚丈夫。
 
“那么大一个公司,事情肯定多,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别生气了。”李怡芸顺着丈夫的背。
 
贺老爷子一直很忙,从小和贺景承在一起的时间就不多。
 
贺景承19那年,贺老爷子不是告知而是宣布性的,告诉家里人,希望贺景承去当兵。
 
将来接替他的位置。
 
但是贺景承不干,强硬的说,“你从小没管过我,凭什么安排我的生活?”
 
他和普通人家的孩子一样,也经历了叛逆期。
 
不听管教。
 
虽然他面上对父亲总是不热不冷,甚至还会怼上一两句。
 
但是他心里是很敬重军人。
 
特别是对自己的父亲,表面上装的什么都不在意。
 
但是比谁都在乎父亲名声。
 
他的父亲是一名正直无私的军人领袖。
 
他从不会让自己沾上会让父亲蒙羞的事儿。
 
他的敬重与爱都藏在心底不曾说出来过。
 
贺景承出了餐厅,开着车子去了沈清澜的住处。
 
这是他第一次上来。
 
房间门刚一开,沈清澜就抱住了他。
 
紧紧的。
 
像是受伤的小兽。
 
贺景承静静的抱着她,将起伏的情绪压的很平静。
 
“这是怎么了?”
 
沈清澜在他的胸口闷闷的发声,“我们的关系好像被人知道了。”
 
沈清澜终于放开贺景承,看着他的眼,不闪也不躲,“具体是谁我不清楚,只是她们找了人试图强,暴我。”
 
她故意说的含糊。
 
但是她敢肯定,贺景承一定能想明白。
 
谁能这么恨她这样一个身份存在。
心上刺青
还是在他身边。
 
她就是故意的,她决定反击。
 
就用贺景承。
 
沈家最得意的女婿。
 
贺景承的脸色沉了又沉,目光触及到她还沾着血的手,脸色彻底寒了下来。
 
如果刚刚他还有些不信,但是现在,他乱了。
 
沈清澜就是故意没清理手上的伤,就是要贺景承看到。
 
贺景承不是智商不在线。
 
只是关心则乱。
 
“我为了逃跑,趁他们不注意用玻璃渣子割断了绳子,所以手才成了这样。”
 
《心上刺青》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