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医妃》主角:温意宋云谦;讲述了:院判默然地道:“那微臣明白了,微臣立刻开一些疏肝利胆,*去湿的药给皇孙服用,希望能尽快确诊皇孙的病情。”“好!”温意如今只希望不是先天性胆道闭塞,否则,按照现在的医疗条件,回天乏术了。温意又建议道:“如果保守的方子无效,试试茵陈﹑栀子﹑黄芩苷﹑金银花一同熬水,给安然服用。”
 
《逆世医妃》精彩试读
温意没有回答,她陷入了沉思中,首先,要做的是光疗,但是这里并没有仪器,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然光。治疗新生儿黄疸,用的是蓝紫光,而太阳光中,有赤、橙、黄、绿、青、蓝、紫等几种光波,所以,晒太阳的功效还是有的。
 
她一抬头,立刻道:“把安然带出庭院去,让他晒太阳!”
 
容妃愕然抬头,“晒太阳?这外面风大,他现在身体这么虚弱,怎么能出去见风?”
 
温意凝重地道:“容妃娘娘,若再不用光疗,说句不好听的,安然会有生命危险!”
 
容妃将信将疑,抬眸看向太后,太后也有些犹豫,道:“洛衣,容妃说的也是道理,这外面风大,安然年幼体弱,又有病在身,见风不喜啊!”
 
温意知道要跟她们解释光疗法,是一件很晦涩难懂的事情,她道:“你们先带安然出去晒太阳,我再慢慢跟大家解释。”
 
皇后拉住温意,轻声道:“孩子,你这些可有根据?安然是皇上第一位皇孙,你千万莫要因为逞强而害了他!”此话说得很轻,外人没有听到,但是温意却是一字一句都落入耳中,她知道自己责任重大,若是安然皇孙有什么事,她一定难辞其咎。但是,生命与责任之间,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她看着容妃,道:“皇孙的情况很危险,听我的话,尚有一线生机。”
 
容妃慌张了,六神无主地看着温意,张张嘴,也不知道说什么,转而看着太后,“还请太后娘娘做主!”
 
太后沉吟了一会,对身边的陈嬷嬷道:“去请御医过来!”
 
陈嬷嬷福福身,就旋身出去了。
 
很快,院判大人便领着两名御医过来,这两名御医都是妇婴科的圣手,这两日,太医院的御医们几乎都没有休息,一直在翻查古籍研究药方医治皇孙,自从上官御医被打入天牢,他们都惶恐不安了,谁也不敢偷懒,因为大家都知道命悬一线间。上官御医如今还没处斩,但是谁都知道他怕是出不来了!
 
今日太后传召御医,这两名御医来之前心中有数了,惨白着脸吩咐了一下医士,跟家里说一声,即便真的出事,至少家里也知道是什么个情况。
 
温意并不知道这些,她见御医来到,便上前问病情,因为皇孙一直是他们诊治,他们应该知道具体情况。
 
只是御医们所知不多,其实在民间,出现这种情况,一般婴儿都会夭折。皇孙至今还能保住性命,也多亏了御医们医术高明。
 
温意在御医身上找不到什么资料,他们虽然是妇婴圣手,但是对这种情况是无可奈何的。
逆世医妃
他们心中都有数,皇孙黄疸不退,之后的情况就会一直差,最后,只能是夭折了。但是谁也不敢说出来,如今纵然温意问起,他们也都说对这种病症无能为力,却不说出最坏的结果。
 
太后问院判大人,“如今王妃说要把皇孙送出去晒太阳,你们也给点意见,如今不是夏日,秋凉渐浓,抱出去着凉了会不会有危险?”
 
院判对温意的意见有所保留,他道:“这风渐大,皇孙亦是在病中,若此刻抱出去吹风,只怕病情越来越重,微臣不建议!”
 
太后听院判这样说,沉思了一下,她到底是个保守的人,而且一贯以来,病人不能见风,这点在中医上是成立的,但是温意之前冒险的做法救了王妃和皇孙,之前产房里传出来,说孩子在母体里已经没了,最后经温意的手,他却活过来了。只是之前或许是侥幸,但是如今不能靠侥幸了,她道:“既然如此,你们尽力救治,安然是哀家第一个重孙子,哀家要他活着,否则,你们太医院的人,提着脑袋来见哀家!”
 
此话一出,院判大人与两名御医皆是脸色一变的。
 
横竖是一死,一名御医毅然上前道:“微臣以为,宁安王妃所提的法子可行!”
 
太后挑眉,直视着他,“你说说她的法子如何可行!”
 
那名御医道:“天地万物,相生相克,而日属阳,皇孙在襁褓中,又在病中,阴气较重,阳气足则能驱阴气,宁安王妃所言,并非是没有道理的。”
 
太后对这套理论十分信服,她听着,脸上便带了喜悦,道:“那,如此说来,是有根据的?”
 
“书中虽无根据,但是理论就放在那里,微臣不敢隐瞒,皇孙如今的情况十分危险,只能是兵行险招,若一直保守治疗,只怕后果不堪设想。”那御医其实心里没有底,但是他相信温意,他相信她是有信心才会这样说的,与其等死,不如试试,若皇孙最后安然无恙,他还能记上一功;若皇孙无救,也顶多是一死,这个结果,是预料了的。
 
这名御医叫龙飞,今年二十五岁,二十二岁入太医院,他已故的父亲,之前是太医院的院判,他自小学医,医术精湛,所以年纪轻轻,便入了太医院,他一直安守本分,如今也算不得是投机取巧,只是为了活命,他不得已只能这样做。
 
太后权衡利弊,最后下令道:“好,哀家信你,洛衣,你吩咐奶娘,应该怎么做,就让她们怎么做。”
 
温意松了一口气,立刻转身对奶娘道:“你马上用包被抱着皇孙出去庭院,搬一张椅子,晒半个时辰,之后每一日,早上下午,都要晒,我会跟御医们商议一下,该用什么疗法为安然治疗!”
 
奶娘领命,立刻抱起皇孙,她伸手一摸,道:“哦,尿湿了,奴婢先为皇孙换尿布。”
 
她手势熟练地抽出一块干净的尿布,放置在一旁,然后打开襁褓,瞧了一下,道:“噢,是拉了,这几日拉的净是这些白白的粪便!”
 
温意一愣,凑上前去一看,抓住奶娘的手问道:“安然这几日拉的都是这种粪便?不是绿色的吗?你给他喝过什么?”
 
婴儿出生之后会拉绿色的粪便,这是胎屎,一般几日就排干净。
 
奶娘被温意忽然一抓,心中一慌,连忙跪下回答:“王妃恕罪,奴婢这几日并未给皇孙喝过奶水之外的东西,但是奶水喝下去,皇孙也基本都呕吐了。”
 
温意哎呀一声,拉起她,“你跪下来做什么啊?我只是问问你而已,你如实作答便是了。”
 
奶娘这才和缓了脸色,应道:“回王妃,这几日皇孙确实只是喝奶,偶尔也喝两口水,其余,便再没有任何喝过任何东西了。。”
 
她回头看着御医们,“你们不知道这个情况?”
 
御医们面面相窥,抬眸见太后脸色沉凝,当下便心中一慌,道:“微臣有罪!”
 
温意道:“我有事跟你们商谈,可否借一步说话?”
 
容妃连忙拉住温意问道:“是不是他没有拉白色的屎,所以才病的?”
 
温意沉吟了一下,道:“不是,他是因为身体出了问题才会这样。我只是初步有这个推断!”她想了一下,上前按压皇孙的腹部,腹部硬邦邦的,她按了两下,皇孙就脸色大变,惊醒了过来嚎啕大哭。
 
温意蹙眉,亲自为皇孙换了尿布,然后继续按压他的腹部,皇孙哭得越来越凄厉,容妃心痛,却不敢上前劝阻,怕影响温意断症。
 
温意放开皇孙,回头对太后道:“皇祖母,我想跟御医讨论一下!”
 
太后嗯了一声,“你们去偏厅慢慢说,洛衣,安然的命就在你手上了,你千万要帮哀家救他!”
 
皇后怜惜地看着温意,问道:“洛衣,你能支持住吗?你自己还有伤在身的。”
 
温意迎上皇后慈爱的双眸,她酷似自己母亲的面容,让她心中一酸,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她移开眼,声音已微微变调,“母后不用担心,我没事!”她与御医们去了偏厅,走的时候,还隐约听到皇后说话。“这孩子,自己带着满身的伤,却半点不顾。你没看她,眼圈都熬红了。大概也疼得厉害。声音都变了!”
 
容妃喃喃地道:“想不到昔日本宫对她如此尖酸刻薄,她如今竟如此拼命为本宫的儿媳妇和孙子,想起本宫以往对她的态度。本宫真是无地自容啊!”
 
容妃往日因着皇后宠爱杨洛衣,所以对她态度不好,当时的杨洛衣。也曾经顶撞过容妃。容妃更是看不惯她。
 
温意把这两句话听了进去,她没有什么想法,正如在未来世界。网络上有一句名言:我不是人民币。做不到让人人都喜欢。当日的杨洛衣。相信有优点,也有缺点。容妃不喜欢她,这也没什么的。
 
温意心中笃定。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其余的就顾不得这么多了。
 
她很担心宋云谦,这份担心一直都没有消减过。她不愿意去想他会经历些什么,落在那些残暴的山贼手中会遭受些什么样的折磨,她只要一想,心里就难受得厉害,心仿佛悬在半空,随时都会跳出来。
 
但是,当跟御医们说皇孙的病情时候,她十分投入,十分专业。
 
她道:“我怀疑安然是新生儿阻隔性黄疸!”
 
院判不明白地看着她,他瞧了两名御医一眼,见他们亦是十分迷茫,便问道:“敢问王妃,什么是阻隔性黄疸?”
 
温意脸色十分凝重,道:“新生儿阻隔性黄疸,是由于多由先天性胆道畸形引起的,以先天性胆道闭锁较为常见,这种病会引起胆汁淤积,唯一的办法是用手术治疗,但是我们不具备为新生儿做手术的条件,所以我建议太医院先开退黄的药,制定一套治疗方案。但是,我也不妨跟大家说句实话,若确诊是先天性胆道闭锁引起的阻隔性黄疸,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皇孙一步步走向……”温意没有说下去,但是她尾音在之后的内容,大家都知道。
逆世医妃
谁也没有做声,皇孙若救不回来,死的不仅仅是皇孙一人。
 
“但是,我们之前开的退黄药方,对皇孙起不到作用。”御医龙飞道。
 
温意道:“不是没有疗效,而是还没起到作用,病理性黄疸与生理性黄疸不同的地方,是生理性黄疸就算不服药,也会慢慢消退,我虽没看过你们的药方,但是我很肯定你们用的方子,只是一般去黄的方子,这种针对生理性黄疸是可行的,但是针对病理性黄疸,一时三刻,疗效是出不来的。首先退黄,注意皇孙有没有发热,其余的,我们再想办法。”
 
温意心里很沉重,皇孙是她接生的,本以为他逃过一劫,结果还要面对这样的折磨,那粉嫩的生命如何才承受这种连大人都无法承受的痛楚?若让镇远王妃知道,只怕要了她的命了。
 
院判看着温意,道:“若按照王妃所言,要是确诊了皇孙是先天胆道闭塞,那我们是做什么都无用了,是不是这个意思?”
 
温意沉重地点点头,“确实如此,先天性胆道闭塞,只能是用手术治疗,我们无法施行手术,帮王妃开刀生子,已经是极度的冒险了。”
 
《逆世医妃》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