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美女房客》主角:林诗曼;讲述了:林诗曼和王忠文走了,房子便空了出来。我下午就在租房网发布了租房信息,等着新的房客到来。至此,我的房客就只剩下杨明和曹宇轩这对基佬了,这让我有种深深的经济危机,琢磨着去找份工作,然而涨停却说她可以养我。
我的美女房客全文免费阅读我的美女房客小说最新章节
 
《我的美女房客》精彩试读:
“我是男人,怎么可能要女人来养呢?”我立即反驳道。
 
“你不是说下个月要进行武术比赛了吗,我能感觉到你对武术是真的喜欢,所以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好好努力吧!等比赛完了再考虑也不迟呗。”
 
我为张婷的理解和包容而感动,但自尊心极强的我却不想成为别人口中的“小白脸”,靠吃软饭生活。
 
所以第二天的时候,我还是去了人才市场。
 
实际上,我完全可以做回老本行,和刘浩一起卖电脑。
 
但是当初离职的时候,我牛气哄哄的在老板面前装比,说自己有五套房子还上什么班,把老板气的,当场结工资赶我走人。
 
因此想要去以前的电脑专卖店上班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就连出现在同一栋大厦,也会让我十分尴尬。
 
所以我只能选择去人才市场找工作。
 
然而,无论是我三流大专的文凭,还是自己的工作经历,都不能令面试公司满意,所以找了一天,除了卖保险和厂里普工的职位,居然没有哪家公司选择要我。
 
我心情郁闷的回家,因为人才市场离家不是很远,所以我选择跑步的方式,这样也可以锻炼身体。
 
不过在路上的时候,我心里却总有一种后面好像有人在盯着我的错觉。
 
每次,我回头看,却根本没人,搞的我有点精神恍惚,估计是今天在人才市场转了一圈,太累的缘故吧。
 
我回到家,张婷不在家,估计又是去卖艺了。
 
我随便煮了碗面,吃过之后,也留了张纸条,写道:“丫头,我去武馆练武了,因为武术比赛的事,最近都要补课,可能会晚点回,我把饮料从冰箱拿出来了,你要喝饮料的话就喝冰箱外的吧,太冰了对身体不好。晒好的衣服我都收了,回来记得给我发条微信。署名:臭驴。”
 
虽然完全可以用发微信的方式告知对方,但是在桌上贴便签留言已经成了我和张婷一种独有的交流方式。
 
是心灵之间默契产生的结果,而且二人乐此不疲,都感到很有趣,所以延续至今。
 
随后,我便去了武馆。
 
哪知道刚到武馆楼下,便和一个只顾低着头走路的青年撞了个满怀。
 
那家伙被我撞得踉跄着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连忙上前把他扶起,关切的问道:“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青年人连忙说道。
 
“没事就好。”我并没有在意,转身刚走出几步,哪知道却听到身后有人叫了一声:“等一下!”
我的美女房客全文免费阅读我的美女房客小说最新章节
我愣住了,停下脚步回过头去,叫我的正是刚才被我撞倒的青年。
 
“还有什么事吗?”我疑惑的问道。
 
“我刚才下意识的摸了自己的口袋,发现我的钱包居然不见了!你是不是故意撞我乘机偷了我的钱包!”青年有些恼怒的说道。
 
我顿时错愕道:“我怎么可能拿你的钱包,可能不小心掉在什么地方了吧?”
 
“不可能!明明刚才我的钱包还在身上的,和你撞了一下之后,钱包就没了,你还说不是你偷的!”青年面色通红,随即便扯开嗓子叫道:“大伙快过来看看啊,这个小偷偷了我的钱包,还死不承认,你们说怎么处理?”
 
经过青年这么一叫,很多路人便上来围观。
 
他们还特意将我和青年围起来,似乎害怕我趁机逃跑。
 
有的还对我指指点点,所一些难听的话。
 
“年纪轻轻怎么就出来偷东西啊?”
 
“我最讨厌小偷了,应该立即拉去派出所!”
 
“小偷,快把他的钱包交出来!”
 
我气极反笑,这家伙钱包丢了,居然赖上了我。
 
“兄弟,你误会了,我真没拿你的钱包。”我竭力解释道。
 
青年冷哼一声;“你说你没拿我的钱包,好啊,让我来搜身,如果没有的话,我就放过你!”
 
我顿时皱起了眉头:“凭什么要让我搜你的身,你自己把钱包弄丢了,反而赖我,你还真是个无赖!”
 
刚才撞倒青年的时候,还觉得他挺好说话的,现在才发现,似乎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哟,我还以为这么多人围在这里怎么回事,原来是有小偷偷了别人的钱包。肖凡,你不会真的是小偷吧?”
 
我看向来人,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上次被我在酒店房间揍的谢南。
 
因为楼上便是武馆,谢南出现在这里很正常,不过他说的话却让我十分恼火。
 
“我是不是小偷,用不着你这个想要强女干良家妇女的手下败将来说三道四!”我冷冷说道。
 
“草泥马,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自己偷人家东西,居然还振振有词!哥们,你告诉我,你的钱包什么样的,里面有什么,我今天就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小偷!”
 
“我的钱包是黑色的,里面有我的身份证,我叫李全海,还有三张银行卡,分被是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和一张建设银行的信用卡,除此之外,还有一千块的现金!既然你说你没有偷,敢不敢让我搜身?”青年冷冷说道。
 
“搜身就搜身,明人不做亏心事,不像某些小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在这里强词夺理。”我平静的说道。
 
这话无疑是说给谢南听的,哪知道听到这话的谢南非但没生气,嘴角反而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这让我心里一跳,突然有一种很不妙的预感。
 
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裤子口袋,心中一惊,我摸到了一个钱包。
 
我平时出门基本不带钱包,然而这个钱包却莫名其妙的到我口袋里,到底怎么回事?
 
再看谢南的阴笑和青年一脸愤然的模样,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自己好像被这两个合起伙的家伙给栽赃陷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