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的独家挚爱》主角:金水林晓慧;讲述了:子弹擦过顾凌擎的手臂而过,撞到了车门上。尚中校赶忙停车,那辆摩托车呼啸着而去。“首长,你没事吧!”尚中校拿出安置在车上的手枪,对准歪歪扭扭开摩托车的人。“不要开枪,闹市区,会误伤老百姓。”顾凌擎提醒道。
 
顾少的独家挚爱最新章节|顾少的独家挚爱全文阅读
《顾少的独家挚爱》精彩试读:
他犀利扫向远去的摩托车,紧接着命令道: “封锁青山路段,调取这路段的监控视频,不要打草惊蛇。”
 
“是,首长。”
 
白雅看到手上的血迹,睨向顾凌擎的手臂。
 
他的手臂上到处是被玻璃片刮的伤痕。
 
如果不是因为他,刮伤的就是她的头颅,可能还会是脸蛋。
 
一股心悸从心中流淌而过。
 
“你手受伤了,医院就在附近,要不要先过去包扎一下。”白雅关心的说道。
 
顾凌擎看向白雅,抱歉的说道: “我不能送你回去了,要回军区一趟,到时候再电话联系。”
 
“没关系,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白雅下车。
 
他更快一步,拦在的士,低头对司机命令道:“送她回蓝天公寓”
 
白雅朝着的士车走去。
 
她上了车,他帮她关上了门。
 
白雅再次看向他的手臂,还在流血,眼中流淌过同情和怜惜。
 
这男人,似乎对自己好像关心太少了。
 
上次在毒枭那里用身体帮她挡子弹,这次也是。
 
别人的命在他眼里是命,那么他自己的呢!
 
她的心里有种怪异的情愫一点点在在蔓延。
 
不一会,她就回到了公寓,打开门进去。
 
苏桀然坐在沙发上面,双腿叠加,慵懒的半躺着。
 
他一手随意的搭在沙发上,一手玩着水果刀,邪魅的勾起嘴角,明明在笑,却到不了眼底,分明是锋芒。
 
“我拿下结婚证和身份证,可能还需要户口本,等我下。”白雅朝着卧室走去。
 
“那个男人让你爽了?”苏桀然讽刺道。
 
白雅睨向他。
 
她厌恶他的龌龊,扯了扯嘴角,没有否认,“恩,挺爽的。”
 
苏桀然起身,狠狠地一巴掌耍在了她的脸上,“你可真贱。”
 
他出手很重。
 
她顿时头晕目眩,眼冒金星,一丝血迹在她的嘴角。
 
白雅清冷的擦了擦嘴角。
 
她最贱的事情就是爱上他!
 
“如果这就是贱的话,那么多次劈腿的你呢?”白雅讽刺道。
 
说出来,才觉得再计较都是没有意义的。
顾少的独家挚爱最新章节|顾少的独家挚爱全文阅读
“算了,今天之后我们各奔东西,也没有什么好谈的,这边的公寓是你的,我下午就搬出去。”白雅朝着前面走去。
 
苏桀然眼中腥红了几分,摆过她的手臂,虎口,牵制住了她的脸蛋,把她脸上的肉捏的深深的发疼。
 
“学会给我戴绿帽子了啊?”苏桀然生气的说道,额上的青筋爆了起来。
 
白雅瞪着他,理都不想理他,打开他的手,“从此男欢女爱,各不相干。”
 
他的心中一紧。
 
她还想爱别人?
 
他再次握住她的下巴,暴怒的气息吹在她脸上,火热火热的,就像要把她烤熟一样。
 
他却不知道,听到她要离婚,不再管他,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白雅,我今天会让你知道背叛我的结果是什么?”他拉开裤子的拉链,邪魅的双目充满了危险和讽刺,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上你吗?今天我就满足你,绝对喂饱你。”
 
白雅想起昨天电话里的内容,她觉得胃里一阵呕心的翻腾,一时间说不出话。
 
苏桀然看她没有拒绝,讥笑道:“看来那个男人没让你爽啊,想要吧。”
 
白雅缓过神来,“滚。”
 
他眼中掠过锋芒,朝着她的嘴唇上吻过去。
 
确切的说,这不是吻,而是撕咬,咬破她的嘴唇,吸她流出来的血液,却始终没有深入她的口中。
 
白雅死命挣扎着,捶打着他,推着他的头。
 
他的力气太大,她压根就挣脱不了。
 
苏桀然品尝着她的鲜血的甜美,闻着她的馥香。
 
她的嘴唇,该死的柔软。
 
他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脑中闪过她居然和顾凌擎在外面一晚上,眼中掠过锋锐,松开她,危险的问道:“哪里还有被其他的男人碰过?”
 
他的手往下移动!
 
白雅被吓到了。
 
她不想被他碰。
 
目光看到茶几上的水果刀。
 
她趁他防备,握到了刀,抵在了苏桀然的脖子上。
 
苏桀然一顿,看向白雅。
 
眼中却一丝恐惧都没有。
 
他讥讽道:“你有本事就下手,让我看看你这样的女人可以冷血到什么程度?”
 
白雅手颤抖着,眼神犀利的防备着他。
 
“说不屑碰我吗?不是说提到我就不举吗?你现在在做什么?别自己打自己的脸。”白雅火道。
 
“呵。”苏桀然轻笑了一声,邪痞的说道:“我现在后悔了,我倒要看看,别的男人看上了你什么,会要碰你。”
 
他再次朝着逼近,撩起她的裙子。
 
白雅被吓到了,朝着他的手臂刺过去。
 
她还没有碰到,手就被他迅速按住。
 
他的力道很大,捏的她的骨头似乎要碎了,刀掉在了地上。
 
他勾起嘴角,邪魅的眼神蒙上了怒意,“朝着我的心脏啊,手臂,不会让我死掉的。”
 
“杀死你怕脏了我的手。”白雅憎恨的瞪着他。
 
苏桀然嗤笑一声,冰冷的手,拂过她白皙的脸颊,眼中一点怜香惜玉都没有,“昨天他是怎么碰你的,手指进去没,舌头进去没?”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恶心,他压根没有碰我。”白雅掰他的手指。
 
苏桀然压根不信,“你在说笑?孤男寡女共处一夜,衣服换了,澡洗了。是他有问题?还是你在侮辱我的智商?”
 
“信不信随便你。”白雅的眼中掠过一道精光,朝着他的腹部不留情的踢过去。
 
苏桀然一惊,没有想到她会踢他那。
 
他下意识的往后跳开,躲开了白雅的脚。
 
白雅把桌上的水果盘朝着苏桀然身上丢过去。
 
苏桀然躲闪掉。
 
白雅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房子。
 
“靠。”苏桀然火道,踢了脚茶几。
 
茶几的脚断了一根。
 
保姆站在厨房门口,有些害怕的看向苏桀然。
 
苏桀然一肚子火没出发,睨了保姆一眼,“给我滚,你被开除了。”
 
保姆见他这么变态,马不停蹄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