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自禁恋上你》主角是南宫轩 白妍汐。精彩片段:白妍汐和丈夫结婚,那并不是出于爱情,只是出于对白家的恩情。这样的爱情是悲伤的,结果却是如此。丈夫出轨,找小三,打自己,白妍汐痛心疾首,深夜买醉。后来遇到了一个男人南宫轩,这不是一般人,而是钻石王老五。南宫轩爱上了这个白妍汐,可是白妍汐还会在相信爱情吗?
 
《情不自禁恋上你》精彩试读

白妍汐看着将她当成透明人的年轻男子,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小脸瞬间胀成了猪肝色。
 
即使她很想淡忘那荒唐的一晚,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她真的无法装作毫不在乎,特别是这个男人,三翻两次将她当成透明人,简直和康思年一样,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白妍汐那叫一个郁闷啊,她就真的那么好欺负吗?瞪着眼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大步上前,将男子挡在了安全门口。
 
她突来的举动,让男子轻皱了下好看的眉,“有事?”
 
白妍汐深吸了口气,她直视着男子如点漆般黑沉的眼眸,有些恼怒的开口,“这位先生,请问你是什么意思?”
 
听到她的话,男人眉宇间的褶皱似乎又深了一些,他没有说什么,似乎在等她继续往下说下去,看着白妍汐好一会。
 
男人薄美的唇角微弯了下,就在白妍汐尴尬窘迫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时,他才慢悠悠的开口,“你说呢?”
 
白妍汐脑袋嗡了一下,一股羞耻感瞬间涌上心头,她咬了咬牙,恨恨道,“你明知我喝多了酒,为什么还要……你个**,我可以去警局告你的。”
 
“这位女士,是你强行闯进我的房间,对我又搂又抱,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责任全在于你。”男子似乎不想再与她多说什么,扔掉垃圾后,就转身回屋了。
 
白妍汐怔怔的站在原地,皎洁的双眸,渐渐染上了一层水雾,倔强的不要自己流下眼泪。
 
回到家,座机就响了起来,她深吸了好几口气后,才拿起听筒。
 
“汐汐,打你手机没人接,昨晚思年没让你受委屈吧?”
 
白妍汐忍着快要跌落下来的泪水,她轻声道,“爷爷,思年他昨晚和我在一起,您放心吧!”她知道,爷爷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快点抱上重孙,可是康思年的身与心,压根就不在她身上。她要怎么办呢?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过几天雨馨要回来了,你到时和思年一起去接她。”康振业交待。
 
“好……”挂了电话,白妍汐痛哭了起来。
 
b市国际机场。
 
白妍汐看着自从进了机场,双眼就一直盯着VIP通道口的康思年,他英俊非凡的脸上带着认真而期待的神情,她知道康雨馨在他心中的地位,虽是妹妹,但他的那种极其在乎,还是微微刺痛了她。
 
在康思年的世界里,她白妍汐就是一个耻辱。
 
没多久,一道浅蓝色的纤细身影,就出现在不远处,一声“哥!”打断了白妍汐的思绪。康雨馨挥了挥手,精致如洋娃娃的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
 
白妍汐看着向康思年奔跑过来的康雨馨,不得不承认康雨馨是漂亮而精致的,皮肤如白瓷般光滑细腻,双眸大而有神,鼻子小巧挺立,薄薄的双唇如同水蜜桃般,柔润而光泽,一头染成粟色的长卷发披在肩头,看上去,就像某位国际影星,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康雨馨柳段般的身子,扑进了康思年的怀里。
 
白妍汐意外地发现,康思年眼里似乎染上了一层意味不明的柔色,是宠溺,爱恋而复杂的情绪。

 
刘丽萍赶忙跟着说道,“爸,白妍汐她不要,您就别费那个心了,还有,她和思年结婚三年都生不出孩子,肯定身体有问题,我当初就说了,像她这种女人娶不得,您老就是不听,结婚当晚还出了那档子事……”
 
刘丽萍还没说完,就被康振业打断,怒斥,“够了,当年的事我说过不许再提,还有,我做出的决定,容不得你多插嘴!在这家里,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哼!”
 

 
刘丽萍张了张嘴,硬生生的把剩下的话咽到肚里去,气氛,再度紧张起来。
 
过了许久,康思年冷冷的说了句,“爷爷,您要是想要重孙,我可以找别的女人生,总之,我是不会让白妍汐怀上我的孩子。”
 
康振业面色一沉,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烟灰缸,愤怒的朝康思年丢去,要是换作以往,康思年早就躲开了,但此刻,他不会妥协。
 
“啊!”的一声,就在烟灰缸快要落到康思年的身上时,他身边的康雨馨迅速扑到了他身上,烟灰缸落到了她的肩头,她疼得发出一声惊叫!
 
“雨馨!”康思年紧张的唤了一声,向来冷漠的脸上,出现了裂缝,白妍汐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心疼与怜惜,那种神情,根本不像一个哥哥看妹妹。待白妍汐仔细看过去时,康思年脸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情,只是抱着康雨馨的手背上,青筋突了起来,似是狂风暴雨的前兆。
 
康雨馨泪眼婆娑的抬头,她柔柔的看着康思年,轻声说,“哥,我没事,你别担心。”
 
“怎么会没事?那么大个烟灰缸砸到身上,肯定青了,走,上楼去,妈跟你看看。”刘丽萍不悦的瞪了白妍汐一眼后,拉起康雨馨的手,朝楼上走去。
 
康思年起身,本也想跟着过去,康振业却让他留了下来。
 
“我刚刚说的话并不是开玩笑,你若是不好好跟汐汐过日子,你将会一无所有。”康振业冷生声说。
 
康思年抿了下薄唇,他冷声道,“爷爷,她究竟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你就那么喜欢她?她是个残花败柳,一碰她,我就觉得恶心!”
 
白妍汐听着康思年无情而伤人的话语,她的一颗心,似是被利箭射得支璃破碎,她站起身,郑重的对康振业说,“爷爷,您的好心我知道,但我真的不需要那百分之十的股份,思年他如果不愿意和我生孩子,我愿意成全。”
 
康振业皱眉看向白妍汐,“汐汐,你这什么意思?”
 
白妍汐忍着难受,深深的吸了口气,道“如果思年要离婚,我可以签字。”
 
“不行!”康振业立即否定,捂住胸口,情绪激动的咳了起来。
 
“爷爷,您别激动……”白妍汐赶紧替康振业抚了抚胸口,康思年见老爷子面色不好,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他眸光幽暗的瞥了白妍汐一眼,似乎有些不相信,她会同意离婚。
 
康振业握住白妍汐的小手,他说,“以后不准轻易说出离婚二字,爷爷年纪大了,心脏受不了**。你能答应爷爷吗?”
 
白妍汐有些为难的点头,这几年,她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爷爷真的对她很好。好到她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愿老爷子受到一丝一毫。
 
吃晚餐时,康振业提出让白妍汐和康思年在老宅里留宿一晚,康思年竟然意外的没有反对,这让白妍汐有些不知所措。
 
坐在软榻上,白妍汐微垂着长睫,耳边时不时传来浴室里的哗哗水声,双手绞着衣服下摆,显得有些不安与紧张。
 
她和康思年虽是夫妻,但同处的机会却少之又少。过了一会儿,康思年走了出来,白妍汐抬头,看到他的样子后,清秀的小脸,蓦地变得通红。
 
康思年只在腰间系了条浴巾,身材健硕而挺拔,麦色的肌肤,在白帜灯光下散发着健康魅惑的色泽,晶莹的水珠从黑发上落了下来,一滴滴流到他胸口,再慢慢随着平坦而结实的小腹没入那条白色浴巾内……这样的画面,是白妍汐从没有见过的,她越发显得紧张起来。
 
看着白妍汐如七月骄阳般红艳的小脸,康思年冷声道,“别一副没见过男人的样子,看着令人恶心。”
 
白妍汐心脏一抽,她闭了闭微微发红的眼睛,再抬头看向康思年时,已恢复了平常,她用平静的声音说,“我们能好好谈一谈吗?”
 
“谈?哼!”康思年嗤笑,“我们有什么好谈的?你别以为有爷爷撑腰,你就能坐稳康太太这个位置?你还真是异想天开呐,哈哈哈!”
 
“康思年,我是喜欢你,但我从没有想过要用婚姻来束缚你,你如果不喜欢我,当初为什么要向我求婚?为什么要让我嫁给你?”压抑在心里的疑问,她终于问了出来,在新婚之夜发生那种不堪事之后,她也考虑过离婚,但爷爷和他都没有同意,她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能慢慢接受她,但现在才明白,那简直是天方夜谭。他根本就不在乎她,哪怕是一丁点也没有!
 
在康思年心中,白妍汐一直是个有心机的女孩,别看她外面清秀柔弱,她能将老爷子哄得团团转,足以证明她不简单。他绝不会被她楚楚可怜的外表所蒙骗。
 
“白妍汐,我不妨实话告诉你,我有爱的女人,她回国了,我决定给她一个名份。”
 
康思年拿起搁在床头的烟,点燃后,眯起眼一口口抽了起来,白色烟圈朦胧了他的轮廓,冷硬的面庞似乎也变得柔和起来,他继续说,“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她的手,也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她。”
 
康思年不屑的看了白妍汐一眼,继续抽他的烟。
 
白妍汐指尖紧紧掐着掌心,试图让自己保持镇定,可是康思年的话,还是让她觉得心脏处有把锯刀在剧烈拉扯,疼得她体内的鲜血翻涌,脸色发白。
 
好半响,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问“她……是谁?”声音喑哑得连她自己都快听不出来了。
 
《情不自禁恋上你》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