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毒傲》小说主角是夜北歌 凤无双。精彩片段:无双穿越了,想起自身这具身体原主人凤无双所遭遇的伤害,凤无双就无比同情,决定要替她报仇。在新的世界里,凤无双掌握了毒术和医术,毒医双绝,傲世天下。她的口头禅是:活着,才是你应得的惩罚。
 
《医妃毒傲》精彩试读

杀人就是杀人,管他的灵魂是否被粉碎,有没有来世的,哪个投胎做人的还能记得前世,还怕对方会夺舍重生不成?
 
不得不说,凤无双真相了。
 
虽然在擎天大陆没有夺舍重生的传闻,可不代表着其他地方也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夺舍重生并不是空谈。
 
“你的王府,可有天级高者存在?”凤无双淡淡的反问着,又恢复了波澜不惊的状态。
 
“本王忘记说了,在擎天大陆,能修炼到灵魂之力人级高阶已属难事,地级初阶也是凤毛菱角的存在,地级中阶在百年前曾经有一位,现如今应该长眠地下。地级高阶以上修炼者,已经有千年不曾出现过,所以擎天大陆的各方势力才能暂时相安无事,有了这个天下太平的假象。”夜北歌又为凤无双普及了一下,免得她以为灵魂之力修炼容易,天级高者好像萝卜白菜一样随处可见。
 
闻言,凤无双只是哦了一声,彻底对灵魂之力没了兴致。
 
反正自己是废材一枚,也修炼不了灵魂之力,而这世上又没有真正的灵魂之力修炼高手,她又何必再费心思在这上面。
 
没想到对灵魂之力有了兴趣的凤无双,竟只是一个哦字便了事,夜北歌觉得自己刚才说的口都干了,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值得。
 
“小野猫,你可不要小看灵魂之力,虽然擎天大陆没有地级中阶以上高手存在,可地级初级绝对是能让你灵魂彻底消失的存在。”捏了捏凤无双小巧的鼻尖,夜北歌将凤无双的注意力拉回。
 
“你刚才不是说地级高阶修炼者才能在百米之内摧毁人的灵魂,那么地级初阶以下修炼者,应当没有那么恐怖吧。”想要躲开夜北歌骚扰的手,奈何身子动不得,凤无双只能忍下,语气有些不善的道。
 
“我说的是,他们摧毁灵魂之力的修炼者,需要近距离,可不包括你这样的普通人。”夜北歌好心的提醒道:“灵魂之力对于普通人,杀伤力极强,虽也需要高手护航,可人级中阶便能随意剥夺人的灵魂。而人级中阶以上修炼者,不但可以摧毁灵魂,也能操控灵魂,让他们变成行尸走肉,为他们所用。”
 
“等等,你之前不是说地级高阶在百米以内才能摧毁普通人灵魂吗?怎么现在又……”
 
“摧毁和操控,所需要的符咒不同,自然不能相提并论。可摧毁灵魂虽需要实力强大,操控灵魂却相对简单,也更为残忍。”夜北歌冷笑一声,对灵魂之力明显的不屑。
 
操控灵魂?
 
凤无双眼底一寒,倒是赞同夜北歌的说法,没什么比活着却不能自己更为恐怖,也更让人痛不欲生,这与前世她被大毒枭圈禁没有区别。
 
“那你呢?也在普通人之列吗?”抬眸,眼中寒意已经散去,凤无双淡淡的开口。
 
“小野猫,你这是在关心本王吗?”夜北歌自恋的问着,好似天下女子都该迷恋于他,会关心他的安危。
 
冷笑一声,凤无双轻声道:“我只是在想,若是有一天我杀你不得,倒不如雇一个灵魂之力修炼者,让他操纵你的灵魂,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凤无双说着狠话,可心里想的是,夜北歌应该不在普通人之列,虽然他也不是灵魂之力修炼者。
 
否则以秦国皇帝对夜北歌的忌惮,早就该让人出手了,毕竟身为一国之君,手下不可能没有几个灵魂之力修炼高手的。
 
被凤无双冷漠的话语说的心中一塞,夜北歌故作伤感的欺身上前,鼻尖与凤无双的相抵,魅意无限的道:“小野猫你可真是狠心。可是该怎么办呢?你越是这样,本王就越喜欢你了。”
 
医妃毒傲
 
勾起凤无双随意绑在耳侧的长发,夜北歌眨着丹凤眼,一个劲儿的放电。
 
奈何凤无双前世的遭遇,注定她不会轻易爱上男人,更不会这样便被夜北歌迷惑。
 
越是好看的东西,便越有毒,夜北歌绝对是其中之罪。
 
“小野猫,你真的不想进宫?”见自己的美男计没用,夜北歌心里挫败,只好转移话题,反正他也不急在这一时让凤无双对他倾心。
 
倾心?
 
想到这两个字,夜北歌的脸色一僵,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想法,一直以来都极为厌恶那些对他犯花痴的女子,可对凤无双却是不同,竟希望凤无双能喜欢他。
 
一瞬的僵硬之后,夜北歌笑的更加邪魅了,似乎被这个小野猫喜欢他不错。
 
“为何要进宫?”凤无双反问。
 
“能得见天颜,不是所有人都趋之若鹜的吗?”夜北歌淡淡的回答。
 
“王爷也是?”凤无双嗤笑,脸蛋被夜北歌用长发波动,痒的她想闪躲,却因被点了穴道,只能皱眉表示不喜,“进宫后都是贵人,动辄下跪,一句话说不对,就可能遭遇杀身之祸,傻子才会觉得进宫好。”
 
“原来小野猫是不喜欢下跪啊。”夜北歌似有明了,却又逗弄道:“不过,这是自你出生以来,皇家第一次邀请你入宫,可以说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荣幸,若是你去了,不知多少人会羡慕。”
 
“是嫉妒和不屑吧。”凤无双哼了一声。
 
从前主的记忆来看,她连一个闺蜜都没有,若是入宫只能被孤立。
 
虽说凤无双早就习惯一个人,可在那样的场合被孤立,便等于陷入险境,随时都会被推入陷阱,不但没有人帮衬,还会集体对她落井下石。
 
“可你若不去,那么便是违抗旨意,到时候还是要被定罪的。”夜北歌开口提醒。
 
秀眉微蹙,凤无双粉唇嘟起,真的是很讨厌这个世界的皇权制度,连最基本的人权都没有。
 
可两世加起来,凤无双都不曾有过自己的人权,如何能不憎恶皇宫?
 
“早晚有一天,我要成为强者,再不向任何人下跪,让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来命令于我,只随自己喜恶做事。”眼神里散发着坚定的神采,凤无双认真的说道。
 
被凤无双自信的神色所感染,夜北歌眸光闪动,他多年来的努力,不也正是为了这个目标吗?
 
成为强者,成为王者,只为不再被人主宰,做人做事能随心所欲。
 
“那就证明给你自己看,你究竟能达到何种境地。”淡淡一笑,夜北歌抬手解开凤无双的穴道,修长的双腿一个侧翻,已然落地。
 
一袭青袍,墨色腰带绣着四爪金龙,同色黑底长靴,挺拔如松的背影在凤无双的视线中渐远,却还是留下一句让凤无双不解的话语。
 
“凤无双,若你真的有那样的毅力,便在宫宴上一鸣惊人,本王便助你走上强者之路。”临出门前,夜北歌说了这么一句,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凤无双的院落中。
 
房门敞开,徐徐清风吹进来,让凤无双心绪舒畅,可她不懂夜北歌为何对她似另眼相待,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有些不那么简单了。
 
可他们明明只是相互利用,连合作伙伴都算不上,不是吗?
 
“若是我能活到那一天,一定为你解了身上的毒。”谁让你是我穿越而来,遇到的第一个帮助过我的人。
 
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一句,凤无双双手枕在脑后,望着空荡荡的屋顶,似是在想着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想,只是静谧的出神中。
 
那边凤无双自接到请柬之后,便一直不曾有动静,凤长清却是坐卧难安。
 
宫里的邀请函,若是拒绝便等同于抗旨,可凤无双并不表态是否会入宫,凤长清也不敢去问,免得他也中毒。
 
而凤无双即便答应去宫中,连三皇子都敢下毒的她,凤长清真的不知道凤无双会不会惹出更大的祸端,到时候只怕他想请罪,皇帝也相信他的无辜,仍然会被凤无双牵连。
 
“父亲,我这个样子,如何进宫赴宴。”顶着半张猪头脸,凤永康走进凤长清的书房,没发现父亲脸色异常,耍着小性子的喊道。
 
原本心情就不好的凤长清,看到凤永康的脸之后,脸色更是难看。
 
“我不管,要是那个妖女不给我解毒,我就不进宫了,免得被人笑话。”一屁股坐在凤长清对面的方椅上,以往想要什么凤长清不愿意给的东西,凤永康都是这样的耍一耍脾气,凤长清立即就松口了。
 
可惜,今日凤永康注定要失望。
 
医妃毒傲
 
此时的凤无双,早已不是那个会被凤长清打一巴掌还要笑着问父亲的手是否疼的那个愚孝之人,想得到解药根本就不可能。
 
心情烦透了的凤长清,一拍桌子,怒声道:“不想去,就别进宫,枉费为父对你悉心栽培,竟然如此不堪一击,连一个废材都能羞辱你,还进宫丢那个脸做什么!”
 
“父亲!”凤永康不敢置信的张大嘴巴,完全愣在那里,刚刚要翘起的二郎腿还没有搭上,便那么僵在搬空。
 
自小到大都是被凤长清捧在手心中,凤永康哪里能接受的了凤长清对他大声。
 
“你若不长脑子,就好好的请教一下你的师傅,丢了自己的小命不说,还把侯府的脸面都扔到地上踩踏,这些年你都活到狗肚子里了吗?”凤长清再次怒声,若非还有一丝理智,真想给这个没长脑子的儿子几巴掌。
 
当他不想拿到解药吗?
 
可凤无双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完全就像变了个人,让凤长清恼火不已。

一再被凤长清没给好脸色,凤永康如何能忍受的了。
 
砰的一下拍着桌面站起身来,凤永康冷冷的看着凤长清,眼中有了恨意。
 
“父亲,你看看我的脸,一日比一日的肿胀,若是再得不到解药,就算能解了毒,也会留下疤痕,以后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难道父亲就忍心看着我便成那个样子吗?还是说,父亲你根本就不在意我的死活,以前对我的百般宠爱根本就是假的?”凤永康高声质问,惜命的他早已经忘记面前的男人不仅仅是一个父亲,还是乐北侯,除了君王和秦王,谁敢如此给他脸色?
 
被凤永康的语气气的差点背过气去,凤长清压抑多时的怒火瞬间爆发,狠狠的拍着桌面,怒骂道:“混账东西,你就是这么和为父说话的?这些年为父待你如何,你都体会不到吗?敢和为父如何说话,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父亲要是真的待我好,为何不肯为我求来解药?”凤永康梗着脖子,根本没有服软的意思。
 
“为父要是能拿到解药,岂会看着你被折磨?康儿,你太让为父失望了。”凤长清叹息摇首,眼底浓浓的失望之意。
 
“失望?哈哈。”凤永康哈哈大笑,笑的那般张狂,“父亲若是真的在意我,就不会在凤无双给你选择的时候那般犹豫不决。”
 
“你!”指着凤永康,凤长清你了半天,却说不出其他话来。
 
那日的情况,凤长清如何能不犹豫?
 
凤无双只肯救一人,凤永康和芸夫人之间必然有一人要忍受剧毒的痛楚,直至死亡。
 
要么就是用他的性命或是凤栖落的性命来代替,凤长清如何做得出选择?
 
“父亲心中,最重要的只有自己,只有乐北侯府的声望。如今中毒的是我,父亲便不知该如何抉择,最后只会是我和母亲一起毒发身亡。可若中毒的人是凤栖落,父亲怕是毫不犹豫的就选择牺牲母亲或者是我,让你最骄傲的女儿能够活下去吧。”凤永康冷声喊道。
 
这几日被毒折磨的痛不欲生,一日十二个时辰,只有个把时辰才不会觉得痛苦。
 
随着毒素越发严重,凤永康连照镜子都不敢,就怕一看之后,发现整张脸都废了,那时候怕是拿到解药也活不下了。
 
越是这样的提心吊胆,凤永康心里的恨意就越重,虽然他恨透了凤无双,可凤长清和芸夫人,包括凤栖落在内,凤永康都给恨了下去。
 
在凤长清的教养下,凤永康早已自私的把自己看的最为重要,哪怕是用他所有的亲人换自己一条命,凤永康也会毫无犹豫。
 
“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那是你的娘亲和姐姐,你难道要为父用他们的命来换你的不成?”凤长清已经气的不知该如何骂醒这个没长脑子的儿子,若不是隔着桌案,凤长清定是一巴掌甩过去,让他清醒清醒。
 
“我是狼心狗肺的东西,也是父亲你亲生的,是父亲一手带大的,自私自利还不是跟父亲你学的吗?”嗤笑着,凤永康眼底通红,怒气早已让他失去理智,若是不能活着,还讨好他的父亲有何用?“在父亲心里,只有有价值的人,才有资格活下去。凤栖落是紫霞殿的弟子,母亲是不计代价为你做尽龌龊之事的女人,而我是你唯一的儿子,否则哪个能得你正眼想看?”
《医妃毒傲》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