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农商》小说主角是李虎 叶霓裳。精彩片段:李虎家大棚里的草莓,一夜之间全枯萎了,李虎去查找原因,发现了五行石。这五行石能吸收天地五行能量,同时也能释放能量,改变一些事物。李虎恨开心,他走上人生巅峰的时候到了。
 
《超凡农商》精彩试读
 
“那如果他有喜欢的人捏。”王倩妮现在也不明白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就是看见李虎和别的女人的话就有点心里不爽。
 
“那种被别人占上风的滋味可不好受啊,抢回来就是了。”云舒玉感慨的说了句肺腑之言,也没有注意到王倩妮茅塞顿开的神情。
 
对啊,被占着上风,自己不就是被韩小妍占了上风才心里不好受的吗?只要自己在抢回来上风不就得了,居然还傻傻的认为自己有可能是对李虎有感觉了。
 
“云舒玉,哇塞,你也真的是神了,谢谢你哈,吃完晚饭我再回去抢回来。”王倩妮感谢地握了握云舒玉的手,简直真情流露,一直在道谢,但更多的是吃眼前的食物。
 
看着瞬间开心的王倩妮,云舒玉瞬间有点莫不到头绪,但是作为朋友还是认为开心就好。
 
在云舒玉那里占完便宜的王倩妮就立马回去了,卖草莓的钱就让云舒玉直接打进李虎的账户上了,不过在回去之前,云舒玉顺便在商场买了点装备,用来对付韩小妍,这也许就是女人最可怕的一面。
 
“我回来啦。”回到村里的韩小妍蹦蹦跳跳的跑回了李虎家,家中还是灯火通明的,看来都在等她。
 
“王教授回来啦,真是辛苦了。”最先听见声音的刘翠芬跑了出来迎接王倩妮,看着她手上一大包东西,也是上前接过,帮她提着。
 
“现在才回来啊。”李虎也从屋内出来,接过一包包的购物袋,进了房间。
 

 
“嗯,钱已经全部打进你的帐户里面了,你明天可以去查一查。”王倩妮笑着进了堂屋,把东西放在了一旁堆着,原来大家都还在等着她吃饭,王倩妮有点不好意思,虽然自己吃过了,但是他们的一片好心,所以还是接过碗筷吃了起来。
 
慢慢的把东西吃完了,王倩妮把在超市卖给刘翠芬和李根柱的补品什么拿了出来,虽然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不需要什么的,但是最后还是笑着接过东西。
 
回到房间后的王倩妮开始整理自己今天买来的东西,看见了一个红色包装的东西就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是自己去超市给李虎买的内裤,还是买了个大号,一时好玩买的,也没想要送给他。
 
可是在想想,既然买都买了的话,也不能闲放着在这里,于是王倩妮就拿着东西出了房门。
 
“李虎,在吗?”王倩妮跑到李虎的房门口,敲了敲门,随后李虎就把门打开了,看着王倩妮,一脸懵懂,这个时候不睡觉在这里找他干什么。
 
“王教授,有什么事吗?”李虎问道,而王倩妮什么都没有说,就挤进了他家的房门,习惯性的坐在了他床上。
 
“我都给你爸妈礼物了,怎么能没有你的呢?”王倩妮坐在床上对着李虎说道,手中顺便拿出包装盒。
 
其实这个包装盒从外表看根本就不像一个装内裤的盒子,李虎也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也是充满好奇,打趣的对着王倩妮说道:“你送我爸妈那么多补品,该不会送我的也是那些东西吧?我可不需要进补,我身体好着呢。”
 
“绝对不是,拿着,等我走了再拆开。”王倩妮把东西向他扔了过去,李虎老实的接住了,还摇了摇,但是里面并没有什么动静,是很轻的东西吗?
 
王倩妮看见李虎这个表情也是笑了笑,起身就走了。
 
李虎看着王倩妮走了,就把门轻轻关上,按照王倩妮说的一样,在她离开后再打开,可是当把外面的包装拆开看见内裤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红色的内裤,这是希望自己以后发财,还是怎么样。
 
这一晚,李虎是很闹心的睡着的,而王倩妮确实带着微笑安心的入睡了。
 
一早,李虎就开始收拾了,王倩妮觉得奇怪,就问:“你去哪里?这么一大早的,还在精心打扮的。”
 
“没有,我去村东边小妍的表舅那里看看,听说他那里地大概有二十多亩。”李虎边说边收拾,眼睛里的兴奋度话很明显。
 
“我也要去。”王倩妮不管李虎答不答应,自己是一定要去的,不然就让韩小妍得意了,王倩妮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回房间准备去了。
 
李虎自然知道拦不住她,就耐心的在原地等着,不过还好王倩妮并没有别的女人一样很麻烦,就随手拿了个帽子,换了一身清爽的运动服,紧紧的包裹着王倩妮匀称的身材。
 
“走吧。”王倩妮习惯性的挽住李虎的手臂,走出了院子,院子外面放着台摩托车,王倩妮怪异的看了一眼他。
 
“这个是借来的,今天就坐这个去吧。”李虎咧开嘴笑到,好久都没有碰车了,李虎一下子就骑上车,启动车子拧动油门,王倩妮也毫不示弱的垮了上去。
 
待王倩妮坐稳了,李虎就把车开动了,车速不快,恰好,王倩妮的身体紧紧的贴在李虎的后背上,手死死的拽着李虎的衣服,突然想到一些事情,就问:“李虎,你说的村东边是哪啊?这都出快出村了吧?”
 
“我们这个村叫桃山村,东边的村子叫桃东村。每次村里一开会我们那个村长杨华就管桃东村叫村东边,每次都说什么村东边抢了咱村在乡里的成绩啥的,时间一长,大伙也都这么叫了起来。”李虎回答着她。
 
“哦。”王倩妮听见解释这么简单,也没有了兴趣,想到了昨天送给踢李虎的礼物,就故意的问道:“李虎,怎样,我给你的礼物好吗,你今天穿了吗?那可是名牌货。”
 
“咳咳。”几乎尴尬的咳了几声,内裤自己昨天不晓得为什么就试穿了,大小刚刚合适,就这个巧合让李虎闹心了好久,难道王教授研究过自己的大小尺寸?
 
李虎太尴尬了,只好油门不停地轰,车速很快,吓得王倩妮死死的抱着李虎,高声尖叫:“李虎!你个王八蛋,慢点!”
 
颠簸的乡间路上,王倩妮吓的不敢再说话,而是紧紧的抱着李虎。这一抱,身前两只坚挺的馒头就紧紧帖在李虎的后背上,随着路上的颠簸上下起伏着。
 
李虎自然也感受到了,虽然有些不自在,但好在王倩妮这样一来就不再问东问西,李虎也乐得在路上多享受一会。
 
下车的时候,王倩妮觉得天都是在转的,地也是在不停的旋转,在李虎的扶持下进了韩小妍表舅的也家里,韩小妍和她表舅张敬石等了没有多久,看见李虎都起身来迎接了。
 

 
“李虎是吧,果然优秀啊,常听小妍说起你,这位是?”张敬石很客气,李虎一来就招呼着坐下,倒茶什么的也很周到。
 
“张叔好,这是我的老师王教授。”李虎向张敬石介绍着王倩妮。
 
“还是个还教授啊,长得很漂亮的啊。”张敬石看了眼王倩妮,漂亮是漂亮,就是没有小妍年轻。
 
“嗯,张叔,我们去看一下地吧,今天我也把合同带来了。”李虎二话不说进去状态,专心谈工作。
 
“也好,那就走吧,小妍你留在这里吧,家里人出去的,你要守家。”张敬石对着韩小妍说道。
 
“那我也在这里吧,给小妍做个伴。”王倩妮是有点累,也懒得跟韩小妍斗嘴,干脆都留在这里,谁都别接近李虎就行了。
 
“也好,那张叔我们走吧。”李虎说完就和张敬石转身走了。
 
“哼,谁要你陪,我是要跟着虎子哥走的,好烦啊。”李虎一走,韩小妍就抱怨王倩妮,本来自己可以跟着李虎一起走的,就是她最后那一句话。
 
“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待在一起啊?”王倩妮说完,坐到了院子里的摇椅上假寐。
 
韩小妍生气一跺脚就气冲冲的进了房间。
 
到达田地的李虎他们,看着这宽广的土地,李虎很是高兴,这一笔可是有不少钱的,收益很大,要是合同签了,简直是双赢啊。
 
“张叔,这地我很满意,我们签合同吧,上面有详细的介绍的。”李虎拿出合同递给张敬石,张敬石接过也是比较满意的。
 
“怎么?张敬石,你这是又要卖地啊?”这时来了一个老农民,一脸的老奸巨猾,给李虎第一印象就不怎么好,而张敬石看见他就像躲瘟疫一样,这样李虎感到很奇怪。
 
“杨林老头,我的祖宗诶,你怎么来了?你快回家吧,好不好?”张敬石看见他就让他走,这可让李虎感到有点奇怪了,张敬石的口碑和声誉都是蛮好的,怎么遇见这个老头就不一样了。
 
“呦,这恐怕就是隔壁村来的大老板吧,怎么来你这里收地啊,看起来挺有钱的啊。”杨林细小的眼睛就那样打量着他,这种眼光让李虎觉得很不自在,看来张敬石那样对待他也不是非要理由的。
 
“好啦,好啦,杨林老头,你算怕你了,给你,今天都别来了啊。”张敬石实在奈何不了他,就从口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100块给了杨林老头。
 
“才这么点啊,算了,看你今天有客人,就不计较了。”杨林老头把钱拿起看了看,确定真假后就离开了,这似乎是经常性的事情,李虎不禁怀疑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故事。
 
“张叔,你干嘛平白无故得给他钱啊,一给还是一百。”李虎觉得这件事情一定还有蹊跷,不然张敬石就不会那么表现了,这里面的故事恐怕很复杂,要是把自己牵扯到其中那就惨了。
 
张敬石老脸一红,略显尴尬,他咳嗽一声吐了口痰在地头,又掏出烟袋点燃。
 
“这事儿吧,说来话长,不说也罢。李老板,你看这地还行?”他扯开话题,明显不想多谈。
 
李虎虽然厚道,却不是傻瓜,自然知道张敬石和那老头之间有什么过节不可告人,因此也没逼问。
 
但是这却让他心头蒙上一层阴影,毕竟他是来做生意的,不是来找麻烦的。因此思量了一下回答道:“叔,眼下天黑,我想明儿个白天再来看看。你知道的,这地对咱庄户人来说是宝,必须得慎重啊。”
 
“你说的对咧,那走,家去。”张敬石背着手走在前头,两人一前一后闷不吭声回到家中。
 
老远他们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两个女孩的声音,不过这交流似乎不怎么愉快啊。
 
“……我和虎子哥从出生就认识了,他身上几根毛我都清楚。”韩小妍要强地说。
 
“哟,没想到你这么了解他呀?那你说说看,他身上有几根毛?”王倩妮则鬼灵精怪的给她挖坑。
 
韩小妍哪说的出?一个大姑娘家,长到二十岁,连个对象都没谈过,虽然最近和李虎走得近,但也只是朋友关系。
 
冷不丁冒出这句话,也是要强而已,现在要她说,她还真是语塞。不但语塞,她感觉自己的脸烫得几乎能摊鸡蛋了。李虎的身体……她现在也只是在睡梦里才敢幻想一下。
 
“咳咳!”听到外甥女吃亏,张敬石大老远就使劲咳嗽一声,打断了她们无聊的争执,“妍儿,把饭菜热热,我要和李老板喝一杯。”
 
“哎,好嘞!”韩小妍响快地答应着,飞燕一样跑进灶间忙活去了。
 
张敬石走进院子,坐在凳子上,瞅了一眼王倩妮说道:“王教授是吧,您学校都不忙么?竟然可以一直在俺们农村耗着,就算学校工作不忙,家里人总会惦记吧?对象都不会有意见?”
 
“噗!我都没恋爱,哪里来的对象?”王倩妮笑道,“他是我学生,创业初期很艰难,我帮衬一把是为师的责任。是吧,李虎?”
 
她意味深长的看了李虎一眼,李虎正发呆呢,随意应了一句:“嗯……啊。”
 
张敬石心里不舒服,韩小妍是他表外甥女,但跟亲的也没差别。他看得出小妍喜欢李虎,可眼前这个漂亮的城里女人却明显横在他俩之间,是个障碍。
 
漂亮,有文化,跟小妍比,王倩妮有太多的优点了,张敬石心里想,不知李虎会不会被这妖精勾银了去。孩子们的亲事啊,他深深叹口气,不敢触碰心里那道伤口。
 
晚饭很闷,张敬石老伴早年去世,唯一的儿子远赴他乡打工,好几年都没回来过了,平时家里就他一个人。吃饭的时候也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孤单成习惯。
 
现在猛不丁多了几个人陪他吃饭,他竟然多喝了二两烧酒,喝完就呼呼大睡去了,由着小妍安排大家住宿的事。
 
“哎呀呀,今天出了好多汗,要洗个澡才行呢。虎子,你帮我打水嘛,人家拎不动。”王倩妮抓着李虎的胳膊撒娇,整个人都快挂在他身上了。
 
本来李虎是想着回去的,反正离家也不远。但韩小妍说要在这里照顾舅舅,想着她一个女孩不方便,也就跟着一起留下了。
 
留下的第一大问题,就是洗澡。张敬石一个老爷们,平时自己在院子里舀井水冲凉,家里根本没什么洗澡间。现在王倩妮在这里,不方便的地方凸显出来。
 
“好吧。”李虎想想,她毕竟是自己的导师,大老远从城里跑来帮自己,照顾照顾她也是应该的。
 
胳膊上感触着那两团柔软和温暖,他感到享受,享受的同时又有点不太自在,毕竟小妍还在旁边呢。
 
韩小妍气鼓鼓的,心快被醋给淹没了。
 
“不要脸!狐狸精!”她在心里狠狠骂着,一甩手钻进灶间:“我去帮你烧水。”
 
她心里想:“烧滚烫,烫死你个小妖精!”
 
王倩妮则甜甜的冲她背影笑着说:“那谢谢你啦小妹妹。”
 
“别客气大婶儿!”灶间传来小妍闷声闷气不悦的声音。
 
“哎呀小虎,你看我在哪里洗澡合适呢?”水的问题解决了,剩下的就是在哪洗了,环顾院子,压根就没个遮羞处。
 
李虎看着玉米秆,眼珠一转:“我来帮你搭个临时的洗澡间吧。”
 
说完他甩脱王倩妮的手,一身大汗,刚才压抑的太久了,王倩妮的肌肤蹭着他的每一秒,都让他百爪挠心。
 
李虎感觉自己的力量的确成长了不少,臂力少说也有两三个壮年庄稼汉合力那么大。抱起玉米杆来,轻松加愉快,很快就搭建了一个小的露天洗澡间。
 
这时韩小妍洗澡水也稍好了,李虎去拎水,小妍咬着嘴唇,抓着舀子对他说:“虎子哥,你不许……”
 
“不许啥?”李虎问。
 
韩小妍大姑娘家的,跟李虎之间又没确定什么关系,心里的话还真说不出口。
 
“要不我去送水吧。”她说。
 
“这水烫又重,你就别去了。”李虎笑了笑,弯腰拎起冒着白气的水桶,大步流星走到院子里,从下方的小门里塞了进去。
 
韩小妍憋着笑,盯着那‘洗澡间’,等王倩妮出丑。果然,不多时就听她啊一声惨叫,从洗澡间冲出来,身上居然只裹了一块大毛巾,就冲进李虎怀里了。
 
“好烫啊,烫死人了!”王倩妮带着哭腔说,她的肩膀上的确有大片烫红的痕迹。
 
好白,好滑,好湿,一下子,李虎蒙圈了,脑袋一片空白。花白的身体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冲过来,根本不给他任何准备的机会。他的双手乍开,抱也不是,不抱又觉得对不住自己。
 
王倩妮挂在李虎脖子上,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样子,但她的眼睛却瞅着韩小妍,满目狡猾和挑衅。
 
韩小妍心里那个悔啊,她本来是想作弄王倩妮,谁知道反而给了她一个机会,占了李虎这么大一个便宜,气死她了!
 
一跺脚,韩小妍转身冲出家门,走到穿村而过的小溪边坐着。
 
李虎见她生气,也急忙摆脱王倩妮:“那个啥,王教授,井里有的是冷水,你自己兑点啊。我去看看小妍,天黑,她一个人怕不安全。”
 
看着他急匆匆冲出去的背影,王倩妮气的嘴嘟起来,简直可以挂个气球。
 
李虎在溪边找到韩小妍,他不知该怎么开口劝,索性在她身边坐下。
 
“王教授就是这么调皮的,你别介意啊。”李虎说。
 
“哼!”韩小妍低哼一声,“我看才不是咧,那个大婶可有心机了,虎子哥,你一定不能……”
 
“不能啥?”
 
“不能和她好……”韩小妍用蚊子哼哼似的声音说,可惜李虎在想心事,压根没听到。
 
“小妍,你舅舅和一个姓杨的老头有仇么?”李虎忍不住问,张敬石不肯说,或许小妍这里能得到点线索。
 
果然,韩小妍脸色变了:“虎子哥,你怎么知道杨林老头的事?”看她的样子听她的语气,似乎事情真的很严重。
 
李虎把在田里看到的一幕跟她说了一下,小妍叹了口气:“哎,这件事其实都过去十多年了,没想到杨林老头一直缠着舅舅呢。”
 
她娓娓道来,给李虎讲述了一个曲折的爱情故事。原来张敬石的独生子张小川,十八九岁高中毕业,和杨林老头的二丫头恋爱了。
 
杨林老头有点势利眼,一心想把女儿嫁给有钱人,所以当时反对的非常激烈。张敬石看杨林老头态度恶劣,也维护儿子,心说我们家也不比你家差什么,凭啥这么醃臢我儿子?所以也就跟着反对起来。
 
两个小年轻的当时也是叛逆期,加上感情好,竟然私奔了。这一走就是三年,等他们再回来时,女孩已经挺着大肚子了。
 
木已成舟,两家只好同意。原本也是一件美事,可谁想到,杨林老头狮子大开口,要彩礼,要精神损失费,还要女儿的青春损失费,以及两老的未来养老费用。
 
杨林老头本就贪得无厌,这一下女儿回来要户口本结婚,给孩子上户口,被他掐住死穴,开口就要一百万。
 
张家不过是普通庄户人家,哪里拿的出一百万这么多?两家再一次闹翻,小两口气得再次离家,去深圳打工不回来了。
 
张敬石气得不轻,原本可以三代同堂,因为杨林老头搞得一家人天各一方。没想到杨林老头反咬一口,说他们儿子拐了自家女儿,非要去公安局报案不可。
 
张敬石拼命拦住,杨林老头就趁机敲诈,今天三百明天五百的,几年下来也有大几万了。
 
而今天李虎遇到的情况,是他们两家的日常。张敬石羞于启齿,情理之中。
 
“原来竟然还有这种事。”李虎点头沉思。
 
“虎子哥,这不会影响你扩容大棚吧?我就觉得我舅现在特别想把土地出手,好搬到县城,躲开杨家人。”韩小妍道。
 
“呵呵,放心吧,不会影响的。你舅的地好,种出来的草莓一定不错。”李虎笑着安抚她。
 
《超凡农商》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