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主角:陈丹青陈博安琪;讲述了:看到从林中走出来的我们,那些人立刻站了起来,抓紧了手中的武器。他们的动作很快。看起来。他们一直在警惕着。不过看到我们只是一个单身男人和一个小女孩的时候。他们的表情缓和了。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最新章节|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全文阅读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精彩试读:
“HI……”一个金发的高大中年人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英文,我问他们有会中文的没有,很快。一个瘦瘦的小伙子操着一口粤语问我:“你系咩人,要做啲咩?”
 
好在我曾经有一个战友是广东人。还能够勉强理解他的意思。这是问我是什么人,要做什么。
 
我告诉他们。我刚刚来到荒岛,听海边的人说,有一群勇敢者前往丛林寻找出路。我很想和他们一起。找到回家的路,所以一路急奔,终于见到了他们。
 
高帽子人人都爱戴。广东小伙子一翻译,这些人冲我友善的笑了。金发中年人对广东小伙子说了几句。小伙子冲我张开双臂。
 
“手足!”
 
我带着陶丽斯加入了他们,广东小伙子叫黎光辉。分给我一大块烤熟的野猪肉,我用刀切割了。蘸上海盐,递给了陶丽斯。
 
谁知道她却摇摇头。说自己不吃肉,我皱了皱眉头。这里是荒岛,这么挑食的话,怎么可能活得下去。
 
不过我也没勉强她,打算等她饿的受不了的时候,估计什么都吃了。忽然,我脑子里闪过一丝疑惑。
 
陶丽斯应该也是随着父母一起进入密林的,为什么这些人却好像不认识她一样?
 
陶丽斯长得非常可爱,大大的眼睛柔软的棕发,像是个洋娃娃,这样外貌出众的小女孩,怎么可能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呢?
 
我把疑惑存在心里,和黎光辉他们谈了起来,我有意识的把话题引向了那些被屠杀的人,结果立刻让黎光辉脸上变色了。
 
他转头飞快的朝着金发中年人说着什么,那个金发中年人脸色变得凝重无比,让黎光辉问我,到底在什么位置,距离这里多远。
 
我如实说了之后,他们一定要我带着他们去看看,我告诉他们,我已经把人全埋了,他们依然坚持。
 
很快,我们重新回到了那片埋骨之地,这些人三下五除二的扒出尸体,看完之后,脸色都无比的沉重。
 
我冷眼旁观,陶丽斯背转身,并没有回头去看那些尸体一眼,是她太害怕,还是她的父母,根本就不像她所说的那样,在这些死尸里面?
 
我们继续前行,这时候我已经知道,那个金发中年人,名字叫做彼得,是他们这一百多人的领袖。
 
彼得这个名字,我记得从哪里听到过,仔细一想就想起来了,唐元说过,彼得是力主进入密林探险的发起人。看起来,这个家伙身上确实具有那种首领的气质,稳重而精明。
 
彼得告诉我,他们数百人进入了密林,可是前进了一段时间,他们队伍的人心开始涣散,这么多的人食物,就是一个大问题。
 
在荒岛上,容不得人出工不出力,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很辛苦,别人都是吃白饭的。每次找到的食物,都不够这几百人塞牙缝的,再加上不见天日湿气重重的环境,让人的心情非常的压抑,所以平常的小摩擦基本上不断。
 
小摩擦累积久了,就变成了大裂痕,直到闹出了人命,他们意识到,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最后,彼得和另外几个人商量,决定大家分头行事,分成几个方向行进,当然彼此之间也要留下暗记,以免走了别的的老路而不自知。
 
死掉的这些人,就是拆分出去的一个小队,他们的队长,叫做塔扎木,是一个彪悍的蒙古汉子,一身摔角术,非常的厉害,可是现在,他已经身首异处了,而且脸都被人啃了半边!
 
“是金志贤他们!一定是他们干的!”一个人嚷了起来,黎光辉给我解释,说金志贤是个韩国人,这个家伙不是个好人,弄不好在韩国的时候就是个黑涩会的,他在途中试图弓虽女干一名女人,被塔扎木阻止,后来塔扎木被人用弓箭从背后偷袭,侥幸避过去了,虽然没人证明是他做的,可是所有人都知道,韩国人的射箭本领天下无双……”
 
这些人义愤填膺的,叽叽喳喳的议论不停,我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心里涌起了浓烈的不安之感。
 
我想到了那些人身上的伤口,是那样的可怖,凶手要对这些人有多大的仇恨,才能下这么毒的手?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最新章节|和空姐荒岛求生的日子全文阅读
创}世一直都在孜孜不倦的试验,关于人性的问题,这些事情,会不会是他搞出来的?想想真的有可能,否则这些人前些天还在一起同甘共苦,眨眼之间就相互残杀,像是野兽一样摧残对方的身体,这决计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出来的。
 
我的疑惑,越来越浓重,然后我忽然发现,陶丽斯不见了……
 
我不由吃了一惊,这个小女孩身上,有着太多的疑点,我带她在身边,除了保护她之外,也想仔细的观察,找出她的身份,谁知道她居然不见了。
 
纵然是我刚才想事情想的有点入神,可是以我耳目的灵敏,竟然没发现她什么时候离开的,这实在让我感觉分外诡异。
 
夜幕渐渐深沉,彼得选择宿营地,升起篝火,安排岗哨,一切都处理的井井有条,确实是一个擅长做领袖的人。只不过,他的荒岛生存经验,还是太少了,他并不清楚,大树并不是安全的庇护所……
 
我靠着一棵大树,深深嗅了一口浓重的湿气,彼得和黎光辉冲我走了过来。
 
彼得想和我谈谈,而黎光辉则是翻译。
 
“你对那些人的死亡,有什么看法吗?”彼得认真的看着我。
 
我盯着他:“为什么问我这个问题?”
 
彼得说道:“因为我信任你!你掩埋那些人的尸体,说明你有勇气,并且善良,我们在讨论的时候,你不发一言,说明你自己有自己的看法,拥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叫做智慧。”
 
我哑然笑了:“你把我夸到天上了!”
 
“不止如此!”彼得认真的看着,凝重的说道:“我注意到,你身边的小女孩不见了,你露出深思的神色,却并没有着急,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如此的镇定,但是我知道,有这种气度的人,都是拿破仑将军一样天生的帅才。”
 
“我倒是蛮帅的!但是才一般!”我故意调侃了一句,却暗暗心惊,这个彼得的眼毒,心细,确实是个厉害角色。
 
“说说你的看法吧!”彼得热切的说道:“我们现在是风雨同舟的一群人……”
 
“你说对了!”我叹了口:“我们必须马上搬家了!这里,并不适合避雨!”
 
“避雨?”彼得狐疑的看着我,我苦笑着指了指天:“马上就要下雨啦!”
 
半个小时后,大雨瓢泼而下,及时转移到了岩壁下的我们,虽然也淋到一些雨,可是并不太严重。彼得看我的眼神更加不同,一个劲的追问我怎么做到的。
 
我自然不能告诉他,我在荒岛居住过很久,这里的天气,没人比我更清楚,我只要闻一闻空气中的水分,就能估量的八|九不离十。
 
我随口扯了个谎,说我的腿受过严重的伤,所以一到阴雨天气,就会敏感的感觉到酸麻,比天气预报还准。
 
这个确实是很普遍的现象,所以彼得也是深信不疑,他安慰我说以后要多喝点热水,当然阴雨的天气能喝点酒就更好了。他曾经在一家葡萄酒庄园待过,如果条件合适的话,他可以为我酿一些酒。
 
这人真是个人才,八面玲珑的说。
 
我心里正在赞赏他,忽然觉得有点异常,我转头一看,将天与地连接在一起的雨幕之中,跌跌撞撞的冲出一条小小的身影。
 
是陶丽斯!她浑身的衣服都被打湿了,棕色头发紧紧贴着她惨白如雪的小脸,踉跄了两步,一跤跌倒在了地上。
 
我疾快如风的冲了出去,一把抱起了她,转身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就见到彼得双眼望着我,目光中写满了深思。
 
“你的动作,似乎比博尔特还快啊!”彼得冲我笑了笑,脸上的表情很坦荡:“你是个不平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