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非嫁不可》主角:叶少庭夏清;讲述了: 她该早点过来找她的,没想到她过的这么艰辛。“李小姐,跟我们走一趟吧,我有事跟你谈。”李月月狐疑的看着两人,但因为两人刚刚救了她,她没有拒绝。以为要去很远,李月月对夏清说:“谢谢你们救了我,我先过去请假。”说完,她转身就要去和那对小店夫妻请假。
 
你我非嫁不可全文免费阅读你我非嫁不可小说最新章节
《你我非嫁不可》精彩试读:
夏清也没阻扰。
 
艾文守在外面,夏清和李月月坐在车里。
 
李月月早就知道眼前的女人身份不凡,此刻一见她开的车都是兰博基尼,而且还有专属保镖,她更加确定了眼前人的身份不一般。
 
只是她想不到,她还有什么,是值得这样身份的人屈尊来找她谈的。
 
坐在真皮座椅上,李月月有些忐忑,眼前的女人漂亮的有些过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可从她的眉眼间,她又觉得有些熟悉,好像曾经见过一样。
 
见她探寻的视线,夏清坦然的任由她打量:“李小姐,我是夏氏集团设计部部长,恳请你……”
 
“什么?你是夏氏集团的人?”李月月反应很激烈,她胸口起伏着,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
 
“嗯”夏清迟疑了一下,知道她为什么反应那么大,换做是谁,反应都会那么大吧!
 
因为李敏兰的栽赃,她从一个高高在上的著名设计师,变成了洗碗工,被那样的地痞流、氓欺负,还只能忍气吞声。
 
虽然事情是李敏兰的手笔,但当时夏氏却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直接把她撵出公司,甚至公开宣布她们抄袭的事。
 
让所有公司都不敢再用她们,这样的夏氏,李月月怎么可能不恨,如果说她有多爱设计的话,就有多恨毁了她设计梦的夏氏。
 
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圣母白莲花,让过去的都成为过去,不去计较。
 
过去的伤害,造就了现在连父母都养不活的地步,李月月怎么可能还对夏氏的人有好脸色。
 
听见夏清肯定的回答,李月月一开始因为夏清救了她的感激之情,刹那间烟消云散。
 
她冷冷的看着夏清:“我不管你是夏氏的谁,让我出去,你们这样的大人物我高攀不起。”
 
说完,李月月拉开车门就要走。
 
夏清忙下车跟过去,艾文就在不远处守着,见李月月气冲冲的往前走,而夏清在后面追,艾文目光一寒,在李月月走过来的时候,伸手将她拦住。
 
李月月刚刚就见识到了眼前人的身手,她愤怒的看着她:“怎么,你们还想绑架不成?”
 
艾文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
 
李月月气急,她转身看向刚走过来的夏清,双眼一片赤红:“我已经被你们夏氏害成这样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要我去死吗?”
 
见她赤红的双目,夏清诚恳的对着李月月鞠了个躬:“李阿姨,对不起,是我们母女连累了你。”
 
李敏兰之所以会对付这些设计师,就是因为她们是她母亲带出来的设计师,有她们这些著名设计师挡在前面,李敏兰根本不可能插手夏氏的设计部。
 
在夏清叫她李阿姨的时候,李月月就皱起了眉头,她仔细打量着夏清,一脸警惕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她们母女连累了她。
 
她认识她们母女吗?
 
心下有了疑惑,李月月看夏清,是越看越熟悉,就是无论如何,都叫不出她的名字,也想不起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人。
 
李月月虽然是李婉儿的搭档,但是见过夏清的次数不多,更何况当初夏江为了阻挡那些抱有目的接近女儿的人,一直没有让夏清在媒体前露过面。
你我非嫁不可全文免费阅读你我非嫁不可小说最新章节
所以知道夏清身份的人,也就是上流圈子的一群人。
 
那时候的夏清,和现在完全是天差地别的差距,所以李月月认不出她来很正常。
 
夏清含着眼泪,只说了一句:“李阿姨,我是李婉儿的女儿,夏清。”
 
这话说完,李月月愣住了,浑身僵硬的几乎忘了反应。
 
……
 
这次,李月月终于肯跟夏清回去好好谈了,李婉儿对她有恩,看着她的女儿,李月月就像看着自己侄女一样。
 
她最后一次看她,是她神志不清的时候,那时候,看着疯疯癫癫的夏清,李月月满眼酸涩,没多久,就听说她被送去国外了。
 
当初李敏兰的女儿夏芊芊刚到设计部的时候,只是一名普通的设计师,那个时候,部长职位空缺,由李敏兰全权管理。
 
李敏兰找她谈过几次话,无非就是想要拉拢她,可李月月哪里会答应,婉儿姐对她有恩,亏当初婉儿姐对李敏兰那么好,没想到她居然勾引董事长,在婉儿姐尸骨未寒的时候,把李敏兰接进夏家。
 
还对外公布了夏芊芊的身份,这让李月月怎么可能对李敏兰有好脸色。
 
所以当时李敏兰想要拉拢她的时候,她就不客气的对李敏兰骂了一通。
 
然后没多久,就传出了她抄袭的事,铺天盖地的报纸,都是在说夏氏著名设计师李月月抄袭的事。
 
她被撵出夏氏,连一丝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这是她从来没有想到的。
 
两人面对面坐在咖啡厅的包厢里,看着夏清,李月月感慨的说道:“幸亏婉儿姐在天有灵,你终于没事了。”
 
夏清知道她指的是她当初神志不清的事,那个时候她虽然神志不清,却记得李月月来夏家看过她。
 
嘴角抿起一抹淡淡的笑,夏清叹道:“已经去世的人,又怎么会有灵呢?让我越变越好的,不是母亲的在天有灵,是仇恨。”
 
她没有在李月月面前隐瞒什么,直白的告诉了她,她回来找她的目的,也抱歉的说,她来晚了,应该早在她回国就来找她,这样她也不用受那么多苦。
 
听夏清说让她重回夏氏做设计师,她会给她洗清她抄袭的罪名,李月月心里是忐忑的。
 
如果设计部的部长是夏清,她当然愿意回到那里工作,毕竟那里是她工作的起始地,也是她被诬陷抄袭的地方。
 
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这么多年来,李月月对设计的热忱从来没有消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