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以爱谋婚》主角:叶少庭夏清;讲述了: 突然想起夏氏最近受到的打压,夏清问:“她父亲的公司,是不是在美国!”宫瑞点了点头:“美国排行前十的富商。”“苏文企业?”震惊苏亚然身份的同时,夏清眼睛猜出了苏亚然家的公司。宫瑞点了点头。夏清突然笑出声:“怪不得最近夏氏在国外的扩展总是难过会受到打压,原来有个美国前十的富商在挡路。”
 
小说《霸道总裁:以爱谋婚》完整版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霸道总裁:以爱谋婚》精彩试读:
“苏文企业的董事长,是个极有心机的人,而且对女儿的疼爱大于一切。”
 
夏清了然的点点头,这就难怪了。
 
她一直在查美国那边是谁在对打压夏氏的扩张,原来竟然是苏文集团。
 
“你打算怎么办?”宫瑞问她,夏氏通往国外的扩张,第一个扩张的国家,就是美国,夏氏已经投下了大笔资金,却一直受到打压,不堪重负,在美国那边施展不开手脚。
 
钱已经投出去了,这个时候,断然不可能收手,就算收手,资金也不见得能够回收多少。
 
可眼下既然知道一直在打压夏氏的就是苏文企业,不收手的话,等待的只是陆续投入的资金功亏一篑的局面。
 
夏清笑了:“只要产品好,不愁发展不下去。”
 
以为夏清低估了苏文企业在美国的地位,宫瑞不的不出声提醒:“苏文企业在美国的势力,就好比临城五大家族在临城的地位,若他真心想打压夏氏,基本不费吹灰之力,在国内,他可能动不了夏氏的根基,但在美国,他有那个能力,再好的产品,没有渠道,一样没用。”
 
夏清笑:“你说,苏文企业在美国的地位,相当于夏氏在临城的地位?”。
 
宫瑞点头:“不仅如此,苏文企业的董事长在美国除了明面上的地位,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哦?什么身份?”夏清好奇。
 
宫瑞面色沉重:“青龙帮堂主。”
 
“青龙帮?”夏清对那边的地下势力,还真是一点都不了解。
 
宫瑞给夏清解释:“美国地下有三大势力,青龙帮,迈加帮,还有史密斯家族,其中,青龙帮的老大,是一位美籍华人,青龙帮一共三个堂主,其中一位堂主,就是苏亚然的父亲,苏文企业的董事长苏文。”
 
夏清皱眉,这样的身份,确实让她头疼,也确实有能力压的夏氏喘不过气来。
 
但也不是没有办法。
 
“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资金只投入了一半,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这次夏氏向美国扩张,主要的产品就是宫氏提供的,只不过又夏氏出资,扩张的子公司,宫氏占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夏氏占据百分之六十。
 
夏清之所以能那么快说服夏氏那些董事,融资宫氏,就是因为宫氏提供的产品,让他们看到了极大的利益。
 
可没想到,公司刚在美国扩张,就受到一连串的打压,夏氏刚过去,在美国连一席之地都没有占据,要说竞争对手,有点不现实。
 
她们连头角都没有展露出来,也不至于会招人嫉妒才是。
 
所以夏清对此一直抱有怀疑的态度,看来她猜对了,果然是别人的有意针对。
 
夏清笑看着宫瑞:“你对自己的产品没有信心?更何况,羊都已经损失了,不把狼爪到,岂不是很憋气?”。
 
宫瑞皱眉:“再大的信心,也不足以和苏文企业抗衡,况且。”宫氏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宫瑞在处理,所以对于生意上的事,宫瑞的神经比较敏感。
 
夏清沉思着,端起前面的咖啡抿了一口:“你说苏文集团在美国,就相当于夏氏在临城的地位对吗?”
小说《霸道总裁:以爱谋婚》完整版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这话夏清已经问过了一次,见她又问,宫瑞虽然不清楚她想做什么,但还是老实的回答她:“是,所以就算宫氏和夏氏加起来,也不是苏文企业的对手。”
 
夏清笑:“既然苏文集团在美国的地位,相当于夏氏在临城的地位,那说明,苏文集团在美国,还不是最有实力的对吗?”
 
宫瑞点头,一边给夏清分析,“就经济上而言,苏文企业在美国的地位,刚好排名前十,也就是最后一位。”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见她没有露出欣喜的神色,才继续说道:“可因为苏文在青龙帮的地位,所以即便在经济上苏文只能勉强排上第十,但在势力上,敢得罪苏文集团的,只有三家,一家是迈加集团,一家是史密斯家族经营的QZ集团,一家是迪喝家族的巴恩集团。”
 
夏清刚刚那句话的意思,很明显是想和地位高于苏文企业的集团合作,所以宫瑞一股脑把他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夏清目光沉浸,很明显,她对宫氏的产品极有信心,但奈何那样地位的集团,不一定看得起夏氏这样的集团。
 
她苏文企业打压夏氏,她要找人合作,自然不可能找不敢得罪苏文企业的公司,要找,就必须找连苏文都不敢得罪的集团合作。
 
可若是那样的话,问题就来了,虽说都是大集团,但夏氏在中国,仅仅排行到前二十的位置,而宫瑞说的三家集团,处于美国的前三。
 
论经济上,虽然夏清很不希望别的国家别自己国家好,但是不得不承认,美国的经济基础,远远高于中国,只怕她们夏氏的经济在美国连前五十都排不上。
 
这样的差距,就算他们看得起夏氏,愿意合作,只怕也会在利益上狠狠的剥削夏氏一层。
 
可这无疑是最后的办法,能让他们起心剥削,还是最好的结局,若是他们连剥削的想法都没有,更别提出手相助了。
 
“你先回去吧,这事你不用担心,我想想办法。”
 
夏清把宫瑞送出公司,站在门口发呆,看来她得麻烦赫尔了。
 
拨通赫尔的电话,里面想起一阵嘟嘟声,紧接着,电话很快被接通,夏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一阵暧昧的声音。
 
“赫尔,快,快一点……”
 
“哦,宝贝,你真紧。”
 
一连串的英语,翻译出来,就是一段暧昧的说话声,夏清顿时满头黑线,知道赫尔总是流连花丛,却没想到他可以到这种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