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太狠辣》主角:顾青菀楚慕昭;讲述了:“青菀”楚墨言低头看着自己汩汩流出鲜血的胸口,脸色苍白得不像话。“楚墨言,我这一生最恨人的欺瞒与背叛,你记住是我杀了你,来日黄泉路上莫要找错了人。”顾青菀神色漠然地说道,眼看着楚墨言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方才将剑一扔,捂着脸失声痛哭了起来。想要两全,偏偏不能两全。
 
医妃太狠辣最新章节|医妃太狠辣全文阅读
《医妃太狠辣》精彩试读:
爱你的人亲手死在你的剑下,你爱的人也丧命在你眼前。
 
顾青菀,你这一生过得真失败啊。
 
低低的啜泣声响在黎明前的树林里,像极了一首哀歌,久久回旋。
 
“哭什么再哭你可就真的只能在地府见到我了。”
 
突然,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微弱,但带着笑意。
 
顾青菀猛地顿在原地,良久才缓缓转过头来,眼中还带着泪花。
 
楚慕昭半撑起身体,一手捂着破了个洞的左胸,有些苍白的脸上带了几分浅浅笑意。
 
“你果真是最爱我,这么快就手刃情夫了。”
 
楚墨言身死,叛军群龙无首,加之被围困许久,竟一瞬间兵败如山倒。
 
不过三日便悉数投降,楚慕昭自此布下的网终于收束。
 
直到很久以后顾青菀才想清楚这场兵乱背后的含义,楚慕昭帝位未稳,朝中不服他的大有人在,正好趁此机会肃清朝堂。
 
自此以后,楚慕昭才真算是坐稳了朝堂上这把天子的宝座。
 
那时,顾青菀还问了楚慕昭一个问题:“倘若楚墨言并无逆反的心思呢?你这一步棋岂不是下错了?”
 
那时的楚慕昭微微一笑:“我原本是决意放他做个闲散王爷的,奈何——”
 
最后半句话散在了风中。
 
“人心不足蛇吞象。”此时的顾青菀小声喃喃着,将手里的帕子甩在楚慕昭身上,做到窗前不理他了。
 
楚慕昭“哎呦”一声叫唤,顾青菀立刻绷紧了身体,却别扭着没有转过头来。
 
他也不恼,捏着顾青菀甩在他身上的帕子,做出一副苦情模样。
 
“菀菀,我又如何惹恼了你,竟然要做出谋杀亲夫的事来?”
 
顾青菀抽了抽唇角,终于忍不住回头:“谁谋杀你了,要不是你让我用嘴喂”
 
说到这她几乎说不出来,只涨红了一张绝美的脸蛋瞪着他。
 
楚慕昭挑起一抹笑,将顾青菀扔在他身上的那方丝帕摩挲了又摩挲,懒洋洋地说道:“这要忒苦,为夫喝不习惯也属正常。若是待会吐了怕是没什么药效,我这心口的伤怕是又要严重了。”
 
顾青菀指着他高挺的鼻子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日顾青菀将楚慕昭从城郊背到城门几乎力竭,幸而守城士兵认出了楚慕昭,经过太医的诊治她才知道,楚慕昭这家伙的心脏竟然长到了右边。
 
命不该绝,百姓之福,那日为他治伤的太医摇晃着脑袋感慨道。
 
那是,福气都给百姓了,轮到她这就要吃苦受累了,时不时还要被这家伙耍耍流氓。
 
顾青菀咬牙切齿地想道。
 
但看着那人只是好整以暇地玩着那块帕子,床边的药汤都快冷了。
 
顾青菀咬咬牙,快步走过去端起那晚乌黑的药汤往楚慕昭面前一递:“最后问你一次,你喝不喝?”
 
楚慕昭抬眼看她,眼神中带着几分痴恋,顾青菀别开了头,端着药碗的手往回收:“不喝算——”
 
话音未落那男人便端过她手里的药碗一饮而尽,然后在把空荡荡的药碗放到了她的手上。
 
顾青菀这才一勾唇角:“早喝了多好,堂堂一国之君竟然怕喝苦药,传出去怕不是让人笑掉大——”
医妃太狠辣最新章节|医妃太狠辣全文阅读
突然她的手轻轻被那人拉住了,顾青菀未能说出口的“牙”字也吞下了喉咙。
 
“菀菀,我不怕喝苦药,却害怕没有你的苦楚人生。”他的额头抵着她的手掌,轻轻地蹭了蹭:“我再也不要过那样的日子了。”
 
顾青菀浑身僵住,她转头,看向楚慕昭的眼眸带上了几许湿气。
 
没有你的余生对我来说何尝不是痛苦难当呢。
 
这个她曾爱若生命的男人,这个在她人生中留下重重刻印的男人,无论悲喜,不谈从前往后,她的内心一直都在诚实地告诉她自己。
 
楚慕昭,是她唯一爱过的男人。
 
唯一。
 
她于泪光中轻轻扬起眉梢,轻轻地说道:“你现在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楚慕昭在她掌心印上一吻,目光虔诚而温柔:“顾青菀,再嫁我一次可好?”
 
顾青菀轻轻点头:“好。”
 
三个月后,帝后大婚。
 
鲜花铺满帝京迎亲的大道,百姓们挤挤攘攘在过道两旁,对这位能让当今圣上再行婚典的皇后娘娘十分好奇,人群中议论声络绎不绝。
 
满城飞红,顾青菀的车驾仪队从十里长街的这头排到那头,当真是十里红妆,不可方物。
 
临街的茶楼有说书的先生一拍醒目:“今日来说说咱们这位著名的皇后千里走单骑,只为给当今圣上送西南虎符。话说那日”
 
说书先生说得神乎其神,俨然把顾青菀描述成了无所不能的九天玄女,吃瓜群众听得津津有味,时不时叫一声好。
 
唯有靠窗的两个客人没有起身喝彩,左侧那位女子拈了一颗瓜子漫不经心地剥开,听对面那丰神俊朗的男人笑得愈发猖狂便将手里的瓜子塞进了他的嘴里。
 
“吃你的罢,又笑话我。”顾青菀说道。
 
楚慕昭嚼了那一把瓜子仁,给顾青菀倒了杯茶,嘴角是藏也藏不住的笑意。
 
“话说你不会真是九天仙女下凡尘吧?西南封地倒帝京少说也有四五日路程,你如何能三日就到了呢?”
 
顾青菀想了想,一本正经地说道:“看来我得回去收拾一下东西,自古仙凡两隔,万一哪一日被天帝发现了还能尽快跑路。”
 
说着就起身走了下去。
 
“诶,那可不行。你要跑路也要带上我啊,凡夫俗子楚某某求玄女大人庇佑。”
 
“想得美。”
 
谈笑声渐渐远去,他们坐过的小桌上,放着一锭元宝,下面压着楚某某用内力写出的一行小字。
 
只愿此心同,相携到白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