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婚姻有点甜》主角:苏问心方鸿远;讲述了:“原来是这样,那我去给你拿。”向雅并没有怀疑方鸿远额话,转身去了里屋。很快的,向雅拿了一本影集出来。方鸿远颤抖的翻开了影集,双目牢牢的锁在那张熟悉至极的脸上。这张脸,属于方鸿远,也属于向阳。望着那一模一样的脸,方鸿远的失望至极。
 
契约婚姻有点甜苏问心方鸿远全本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契约婚姻有点甜》精彩试读: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这本影集是向阳出国前照的,本来留在家中是个念想。要是你爸妈想他,那你就拿走吧。”向雅道。
 
“……好,谢谢。”方鸿运道谢,拿着影集失魂落魄的走了。
 
方鸿远一走,向雅赶紧回房拿了手机,给身在塞班岛的向阳拨去了电话,“喂,向阳。刚才有个自称是你同学的人过来找你。”
 
……
 
三年了……
 
方鸿远坐在窗前,默默的翻着向雅给自己的相册。越翻,他就越难以相信向阳不是方鸿沨。
 
真的太像太像了。
 
就连拍照事嘴角无意识的微扬,都和方鸿沨一模一样。
 
而这个三年,正是所有事情的巧合点。
 
方鸿沨过世三年。
 
向阳出国三年。
 
“你怎么啦”苏问心关切的声音传来。
 
他们是下午三点到家的。
 
到家之后,方鸿远便坐在阳台上,拿着一本影集在翻,目光入了神。
 
“哈,没事。”方鸿远摇头,将影集合了起来。
 
“可是……”苏问心瞥着嘴。
 
“嗯”方鸿远疑惑。
 
“你从塞班岛回来就不正常了。”敏感的感觉到了方鸿远的变化,苏问心问,“你在塞班岛,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问心,你说,这个世界上会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吗两个人,不管是神态气质眉眼,就连行为动作习惯,都恍若一人。”方鸿远的脑海中,向阳和方鸿沨两个人的脸不停的重合着。
 
即便是找到了苏州,找到了向雅,他还是没办法说服自己,向阳不是方鸿沨。
 
“什么一模一样的人啊”苏问心的眼神更加茫然了。
 
“……算了。”方鸿远无奈的叹息,“跟你说你也不明白。”
 
“我……”苏问心语塞。
 
“我出去一趟,你自己吃饭,吃完饭早点休息,我等会就回来了。”想不通,方鸿远索性拿着钥匙起身。
 
“哦。”苏问心乖巧的应了一声,目送方鸿远离开。
 
……
 
林乐在等。
 
她在等方鸿远从苏州回来。
 
可是,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她现在一安静下来,就是莫冬对自己暧昧的眼神和一大清早她身上所有衣物焕然一新的样子,她的心乱到了极点。
 
她感觉她要疯了。
 
终于,忍无可忍的她,冲出了闷人的病房。
 
……
 
方鸿远轻轻的推开了多多的病房。
 
林乐病不在。
 
多多一个人在玩小熊。
 
“爸爸”小人儿见方鸿远过来,急忙放下了小熊,冲着他甜甜的叫了出声。
 
“哎”笑容,顿时就上了眉梢,方鸿远双手将多多抱起,往自己的大腿上一放,亲昵的揉着她的头,“妈妈呢”
 
多多回,“不知道呀,可能出去有事了吧。”
 
“好吧。”方鸿远的笑容更浓了,将放在一旁的购物袋在多多的眼前摇了摇,神秘兮兮的问,“你猜爸爸给你买什么了”
 
“小公主苏菲亚”多多猜。
 
“真聪明。”方鸿远再次揉揉多多的头,“就知道我们多多最喜欢小公主苏菲亚了,我帮你拆开。”
 
“谢谢爸爸”多多开心极了。
 
望着快快乐乐的玩着玩具的多多,方鸿远的目光从疼爱慢慢的变成了怜惜。
 
如果向阳真的是鸿沨,那该多好啊
 
虽然这么些年多多一直管他叫爸爸,他也在替鸿沨扮演着‘父亲’这个角色,可是他知道,他很不称职。
 
如果鸿沨还活着,在多多病成这样的时候,肯定会放下所有的事情日夜陪着她。
 
“爸爸,莫冬叔叔说,你不是我爸爸。”忽然,正在玩玩具的多多小声的说。
 
“……”方鸿远一阵语塞。
 
“你不是我的爸爸,那谁是我的爸爸啊”多多偏过头,水旺旺的眼睛看着方鸿远,乖巧的小人儿没有哭也没有闹。
 
“……多多。”方鸿远沉默了片刻,叹息道,“有些事情,本来打算让你长大后明白的。”
 
“我能长大吗”多多又问。
契约婚姻有点甜苏问心方鸿远全本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当然能。”方鸿远坚定的回。
 
“我也想长大,那样就能永远陪着爸爸妈妈了。”说着,多多的眸光一暗,伤心极了,“可是那天我听肉球球的妈妈和阿姨说,我可能长不大了。”
 
“……”方鸿远感觉自己的心被揪了一块。
 
“爸爸,你和妈妈为什么一直不住在一起啊难道你真的不是我爸爸吗你和妈妈一直在骗我吗”小人儿的疑惑很多,分分钟都想弄明白。
 
“多多……”方鸿远想了想,“我确实……”
 
“鸿远,你怎么来了”方鸿远刚想跟多多解释一下关于她父亲的事情,林乐的声音急急的在门外响起,将方鸿远打断。
 
方鸿远一回头,对上了林乐通红的眼睛。
 
“妈妈”多多太小了,并没能发现林乐神色的不正常,兴奋的冲着林乐扬扬手中的玩具,“爸爸给我买了小公主苏菲亚。”
 
“鸿远,你出来一下,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谈。”林乐冲着多多笑笑,对着方鸿远说。
 
方鸿远点头,跟着林乐出了病房。
 
……
 
医院安全通道的窗边,很少有人经过。
 
方鸿远问,“嫂子,什么事”
 
“刚才,你想告诉多多什么”林乐沉着脸问。
 
“我觉得,既然多多想知道真相,我们应该告诉她了。”方鸿远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
 
“可是她那么小!你觉得她能接受这样的打击吗你在准备告诉她真相的事情,为什么不先来问问我!你为什么要自作主张”林乐质问。
 
“……或许,多多没你想的那么不堪一击。”方鸿远耐着性子回。
 
“她有!”林乐咆哮出声,“你到底拿我们母女当什么”
 
“我拿你们母女,当亲人。”方鸿远回。
 
“亲人”林乐痴痴的笑了。
 
好一个亲人。
 
“你是我的嫂子,多多是我的侄女,自然是我的亲人。”方鸿远真的是无奈极了。
 
“是啊,你想拿我们当亲人,然后慢慢的就再从亲人变成无关紧要的人。你告诉多多你不是她的父亲后,她的心就死了,再过不久,她的身也会死掉。渐渐的,你就自由了。”林乐恨恨的说,“方鸿远,我恨你。”
 
方鸿远惊,“……嫂子!”
 
“不要叫我嫂子!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你不要叫我嫂子,为什么你偏偏不听!为什么你执意要叫我嫂子”霎时间,受了刺激的林乐歇斯底里的问。
 
曾经温婉的淑女,在此刻就好像一个泼妇一样。
 
“嫂子,你冷静,冷静……”被突然发狂的林乐吓了一跳,方鸿远赶紧安抚林乐的情绪。
 
现在的她,看起来太可怕了。
 
林乐的情绪并没有因为方鸿远的安抚而有所好转,她越来越疯狂,面部表情都快扭曲了,“你为什么要娶苏问心你不可以娶苏问心!是她,是她将多多害成这个样子的!你作为多多的爸爸,为什么还要娶她!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嫂子,那天晚上的事情,警方已经有结果了,问心她不是凶手,凶手是一伙拐卖儿童的团伙……”
 
“谁是你嫂子谁是你嫂子!谁是!”林乐冲到方鸿远的面前,一把提住了方鸿远的衣领,眼白中布满了血丝。
 
方鸿远,“……”
 
“都是一伙的,都是一伙的!你,苏问心,那群警察都一伙的!”说着,林乐开始抓自己的头发,全身都在颤抖。
 
“嫂……”方鸿远的话语硬生生的刹住,改口道,“阿乐,你冷静一点。”
 
忽地,林乐停滞了扯头发的手,目光呆滞的看着方鸿远,“你叫我什么”
 
“你……”方鸿远张了张嘴,痛心道,“你到底怎么了”
 
“我……”林乐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神情又开始痛苦起来。
 
“好好好,不想,不想,冷静,冷静。”生怕林乐再次抓狂,方鸿远急忙打断林乐,拉着她的手臂,将她按在了长椅上休息。
 
渐渐的,林乐安静了起来。
 
方鸿远望着林乐的样子,头痛的要炸裂。
 
“为什么……为什么都要离开我……”忽然,冷静了片刻的林乐,将自己的膝盖一抱,呜咽的声音像个孩子。
 
“你……”言语在喉间盘旋一圈,方鸿远默默的叹息一声。
 
此时此刻,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林乐是好。
 
“唔……”忽然,林乐的身子往前一倾,整张脸埋进了方鸿远的心口,哭的肩膀不住的抖动。
 
方鸿远皱了皱眉。
 
他实在没办法在这个时候推开林乐。
 
“我……我也带你去看看医生吧……”直到林乐的哭声停了,方鸿远痛着心说。
 
医生
 
看什么医生
 
林乐错愕的抬头望着方鸿远。
 
“我觉得,可能这段时间你的神经太紧绷了,你需要放松,心理医生会帮你调节的。”从刚才林乐发狂的样子中,方鸿远怀疑林乐可能患上抑郁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