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狂医》主角:陆铮梁嫣然;讲述了: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跳那么高?”刚嗤笑过陆铮的那名男生,看到陆铮跳出的成绩,眼神瞬间变得呆滞。而陆铮的一众粉丝们则发出阵阵尖叫。至于主持跳高比赛的老师完全被陆铮跳出的成绩给震慑住了。因为有陆铮这个珠玉在前,随后的学生跳出来的成绩都不怎么好。
 
辣手狂医陆铮梁嫣然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辣手狂医》精彩试读:
第二轮试跳,陆铮再次将跳杆调高10CM。毫无悬念的跳过,刷新了他的第一次两米的记录。
 
一旁的陈建民看到这一幕。心中发誓。无论如何都要将陆铮收到他的体院。
 
一骑绝尘!
 
本还鼓足气打算和陆铮一争高下的其他学生,见到这个成绩后纷纷泄气,再也没有和他争锋的勇气。
 
陆铮的一众粉丝们更是尖叫不断。为她们的崇拜的学长加油助威。
 
第三次试跳,陆铮没有增加高度,依旧一次通过2.10米。
 
跳高冠军产生了。陆铮当之无愧成为冠军。
 
忽然。原本喧闹的场面变得安静起来,众人看去,却是校长陪着一名中年男子大步走来。
 
“校长好。”主持比赛的老师连忙站起向王为民行礼。
 
王为民向他点点头。然后与陈建民来到了陆铮面前。
 
“校长好。”陆铮喊道。
 
王为民和蔼的笑笑指着陈建民道“陆铮。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汉都大学体院的院长陈建民陈院长!”
 
“您好陈院长。”陆铮表情平静向对方问好。
 
“你好啊陆铮同学,我们可以谈谈吗?”
 
陈建民眼神充满热切与炙热。那目光就好似一个饥渴的壮汉看到一个没穿衣服的美女,让陆铮感到有些不自在。
 
“好!”最后。陆铮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半个小时后,陆铮从校长办公室走出,他没想到。在运动会上出次风头居然会被体院院长看重,可惜,他志不在此。
 
办公室内,陈建民一脸的垂败,他准备了大量的话语来说服那个少年,可他说了半个小时,几乎把口水都说干,那小家伙都不为所动,真是让他又爱又恨。
 
陆铮拒绝了陈建民,王为民暗自松了口气,他对陆铮寄予厚望,可是把他当成高考状元培养的。
 
如果不是挨不过陈建民这个老同学的面子,他哪能给他机会挖墙脚,幸好陆铮那小子没答应,想到这里,他暗自给陆铮点了个赞。
 
“行了老陈,不就是个学生吗?用得着这样吗?我家中有瓶珍藏多年的老黄酒,平时也舍不得喝,正好你来了,咱们哥俩一定要好好喝上一次。”
 
陆铮刚走下行政办公楼,就看到了站在那里的顾馨,此刻的她眼眸不时闪过担忧之色,不过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就化为了惊喜,冲上前来,问道:
 
“陆铮,你没事吧?”
 
“我没事。”陆铮心中一暖,内心忽然涌出一股冲动,抓上了那柔软滑嫩的小手。
 
顾馨先是一愣,随即俏脸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绯红与羞意,她下意识挣扎了下,但见陆铮抓得很紧,就默认了。
 
“顾馨。”陆铮声音如同在呢喃。
 
“嗯!”顾馨轻声应道,内心却不由一紧“他是要向我表白吗?我该答应还是拒绝?如果我答应他会不会认为我是个随便的女孩,可是我不答应,他会不会认为我不喜欢他?”
 
“我很中意你!”
 
话音一落,陆铮就放开了她,迈步而去,留给她一个潇洒的背影。
 
看着忽然离去的陆铮,顾馨眼睛扑闪扑闪的眨着。
 
“这家伙什么意思?”
 
“他害怕我拒绝他吗?”
 
“一定是这样!不然那家伙不会跑那么快,连拒绝的机会都不给我。”
 
跺了跺小脚,顾馨笑了,那笑容有些许得意、还有些许甜蜜。
辣手狂医陆铮梁嫣然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陆铮的比赛项目已完全结束,所以,他加入到了拉拉队的行列中,替班上的同学加油。
 
黄冉终于得偿所愿,拿下了扔铅球的冠军,为七班拿下了第四个冠军。
 
中午到了,食堂的饭菜比往常丰富多了。
 
陆铮刚来到食堂,就看到一个座位上摆着两份饭菜的女孩正向他招手,他微微一笑,向前走去。
 
“吃吧,你上午比赛肯定饿了!”顾馨将装着两个鸡腿的饭盒推到他面前。
 
“好饿。”
 
陆铮拿起筷子大口朵颐起来,看着他吃饭的模样,她不由露出了笑容:“慢点,没人跟你抢。”
 
陆铮忽然抬起头,迎着她的眸子一本正经道:“我不吃快点,我怕我等会吃不下。”
 
顾馨秀眉微皱:“为什么,不好吃吗?要不我们去外面吃。”
 
“不是,因为看你会饱,所以我要吃完饭再看你。”
 
顾馨神情稍楞,但很快就想明白陆铮话中意思,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这家伙在拐着夸她漂亮,没好气道:“油嘴滑舌。”
 
陆铮舔了舔嘴唇,鬼使神差道:“要尝尝吗?”
 
“要死啦!”
 
桌下的小脚轻轻蹬了他一下。
 
“嘿嘿!”
 
陆铮发出一声坏笑,埋头解决饭盒中的饭菜,他忽然发现,偶尔调戏下小美女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乐趣。
 
电话铃声响起。
 
顾馨接起电话,很快,她脸色就变得惨白,眼眶更是浸着泪水。
 
见状,陆铮心中莫名一紧,等她挂掉电话,马上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爸爸出了车祸,正在市医院抢救,对不起,我要先去医院。”还未说完话,顾馨就向食堂外冲去。
 
“我陪你去。”
 
陆铮起身跟了上去。
 
二人在学校外打了出租车直奔市医院而去,从县城到环山市大概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看着陷入伤心情绪中的顾馨,陆铮问道“顾馨,你了解具体情况吗?”
 
顾馨茫然失措的摇摇头:“我不知道,是马叔叔打电话给我,说爸爸出了车祸正在医院抢救。”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就落下。
 
陆铮看得暗自心疼,为她拭去眼泪,继续问道:“马叔叔是谁?”
 
“她是我爸爸的合作伙伴。”
 
陆铮若有所思道:“你妈妈呢?她知道你爸爸出事没?”
 
“我五岁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妈妈现在在澳大利亚。”
 
听到顾馨父母离异,从小没有了母亲,陆铮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同病相怜之感,抓住她的手,轻声安慰道:“吉人自有天相,顾叔叔一定会没事的。”
 
“谢谢你陆铮。”顾馨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
 
就在这时,顾馨的电话再次响起,接起后,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男子的声音略显慌张与焦急:“小馨你上车了吗?”
 
“马叔叔我上车了,正在路上。”
 
“你爸的情况比较严重,要马上送到省医院去,你先在原地等着,我会派车来接你。”
 
“好的,马叔叔。”顾馨报了个地址挂断电话后,让司机停在路边等候。
 
不到五分钟一辆黑色的广本出现,从上走下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他目光一扫就落在了出租车上,眼眸中不经意闪过一抹冷芒。
 
“应该是马叔叔派来的人。”
 
顾馨推开车走了下去,而陆铮在看到那名男子后,眼神中闪过疑惑之色,因为他从这名男子身上感到了一股煞气,而且他也捕捉到了对方眼中那一闪而逝的阴冷之色,顿时,他心中生出一股怀疑。
 
“你就是顾馨小姐吧,我是马总派来接你的人,我叫宋兵,快上车吧。”男子快步迎上来,客气道。
 
“我是,对了,我爸情况如何了?”顾馨并没有发现男子的异常,反而向他打听起其父亲的消息来。
 
“顾总的情况很不妙,目前正在送去省城的路上!顾小姐请上车。”对方催促道。
 
“陆铮我们上车。”顾馨向陆铮道。
 
看到陆铮,男子眉头微皱,沉声道:“顾小姐,马总只让我来接你,所以,他!”
 
不等对方将话说完,陆铮抢着他:“我是顾馨的朋友,我和他一起去!”他已经对这名男子产生了怀疑,自然不肯让顾馨单独上车。
 
对方没有坚持。
 
“那好,你们一起上车吧!”
 
上车之际,陆铮发现车内除了一个光头司机,副驾驶上还坐着个面色凶狠的青年男子。
 
不管司机还是光头青年,身上都带着一股煞气,一时,陆铮怀疑之心更浓。
 
果然,在上车后不一会儿,陆铮就发现了不对头之处,因为车子行驶的路线根本不是向省城,反而拐进了一条乡村小路。
 
“宋兵大哥,这条路能去到省城吗?”顾馨问道。
 
“这是条近道。”宋兵敷衍道。
 
二十分钟后,车子开进了一座颇为荒僻的村子,并在一座老旧院落前停下。
 
“顾小姐下车吧,我们到了。”宋兵咧嘴一笑,毫不掩饰眼中的出凶狠之意。
 
“我们不是去省城,怎么到了这里?”忽然,顾馨脸色猛的一变,惊呼道:“你们是骗我的,我爸是不是没出车祸?”
 
“哈,顾小姐挺聪明,可惜你明白得太晚了!下车!”说话间,宋兵手上多了柄雪亮的匕首,同时副驾驶上的男子抢先一步下车,拉开了车门,他手上也握着柄匕首,面带威胁道:“别磨蹭,赶紧下车。”
 
“顾馨我们下车!”突生变故,陆铮依旧显得很是平静,拉着顾馨的手走下了车,不知为何,被陆铮拉着,原本紧张的内心忽然平静了下来。
 
“哈,你这个小子倒是挺淡定的!”跟着下车的宋兵,看着丝毫没露出惊慌之色的陆铮,毫无征兆的抬手扇向陆铮脸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