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摧花小狂医》主角:陆铮梁嫣然;讲述了: “放尊重些!”看到醉汉伸手摸向罗茜的脸颊,陆铮面色顿时一沉,探手扣住对方手腕。同时手臂一抖,那名醉汉身体踉跄向后退去正好撞在另外两名醉汉身上,跌成一团。“学姐。我们走!”陆铮拉住罗茜的手向餐馆中走去。“站住!”
 
辣手摧花小狂医陆铮梁嫣然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辣手摧花小狂医》精彩试读:
二人刚迈进餐馆背后就传来调戏罗茜那名壮汉的怒喝声,罗茜回头正好看到对方冲上来。挥拳砸向陆铮脑袋。
 
“阿铮小心!”罗茜忍不住惊呼道。
 
“哼!”
 
陆铮鼻中发出声冷哼。眼中更是有寒芒闪烁,他本不想和一群醉汉计较,可对方偏偏要来找麻烦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碰!”
 
他抬腿踢出。正中醉汉小腹,对方应声而飞,落在一米外的台阶上然后化为了滚地葫芦。一路滚下台阶。
 
“杰哥你没事吧?”
 
另外两名醉汉摇了摇脑袋。看着躺在阶梯下呻吟下的同伴,连忙跑了过去将他扶起。
 
“妈的,敢动我黄杰。活得不耐烦了!”
 
狠狠摔了跤。黄杰清醒了不少。右手在腰间一抹,“啪嗒声”多了柄尺长弹簧刀。
 
他双眼赤红的盯着陆铮。脸上尽是凶狠之色:“小兔崽子老子今天要给你放点血!”
 
话音一落,他就挥舞着弹簧刀向陆铮冲来。
 
“阿铮!”见到这一幕。罗茜不由花容失色,紧紧抱住了陆铮手臂,惹得陆铮心神一阵荡漾。
 
“该死。我怎么在这个时候想一些龌蹉的东西!”陆铮暗骂自己道,其实他不知道,因为他境界提升过快,造成了心境不稳。
 
眼看持刀的醉汉已经冲到近前,他再次踢出一脚。
 
“砰!”
 
对方身体如同稻草般应声而飞,重重摔落在餐馆之外,直接摔晕了过去。
 
另外两名醉汉看到这一幕不由被惊呆了,一脚把百多斤的壮汉踹飞四五米,这得多大的力气啊?
 
想到这里,他们内心不由生起一股寒气,飞快架起晕迷的黄杰落荒而逃。
 
至于餐馆里的部分客人和服务生们也看傻了眼,明明瘦瘦弱弱的一个少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难道是武林高手?
 
“学姐你没事吧?”陆铮感觉罗茜还没回过神,不由拍了拍她光滑的手背。
 
“啊!”
 
忽然,罗茜发出声高分贝的尖叫,满脸兴奋的问道:“阿铮你居然这么厉害,难道你练过吗?”
 
“我爸会些拳脚功夫,我跟他学过几天。”不知道怎么解释的陆铮直接往自家老爸身上推。
 
“可不可以教我?”
 
看着满脸期待的罗茜,陆铮故意脸色一沉,语气郑重道:“我陆家的拳法传男不传女,传内不传外,除非?”
 
本来已经失望的罗茜听到除非二字,脱口问道:“除非什么?”
 
“除非你成为我陆家的人?”
 
“啊,怎么才能成为你陆家的人呢?”罗茜有些苦恼的问道。
 
“你说呢?”说到这里,陆铮脸上多了一丝坏笑。
 
但很快,罗茜醒悟过来,知道自己被戏耍了,不由大发雌威,软绵绵的拳头如同雨点般落在陆铮身上,数落道:“好你个陆铮,小小年纪就知道调戏学姐,看打!”
 
一番打闹后,两人找位置坐下。
 
前来点餐的服务生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正好见到陆铮先前那英勇的幕,不时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一时,陆铮有些不自然:“姐姐,我脸上有花吗?”
 
“没,没有!”服务生不由大羞。
 
因为店里没有两座客人,所以上菜的速度很快,罗茜夹起一块小炒肉放到陆铮碗中:“尝尝,小炒肉是他们的特色菜。”
 
陆铮家虽算不得大富之家,但也不缺钱,不过父子二人很少到餐厅吃饭。
 
咀嚼着吞下所谓的小炒肉,陆铮忍不住点点头:“的确不错,很好吃!”
 
“我说是吧。”罗茜得意一笑,又给陆铮夹了几块。
 
“学姐你也吃。”陆铮笑呵呵的帮罗茜夹了一块菜,这让罗茜意识到两人的行为显得有些亲密了,不过不知道为何,她和陆铮才认识区区几个小时,但陆铮却带给一种特殊的亲切感。
 
就在陆铮二人吃完饭准备结账时,一群提着棍棒的人气势汹汹的闯进餐厅。
 
其中三人正是之前被陆铮打跑的三名壮汉。
 
“三哥,就是他们!”
辣手摧花小狂医陆铮梁嫣然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三哥大名郭建军,在家中排名第三,所以被手下称作三哥。
 
郭建军抬眼看向陆铮和罗茜,忽然他眼睛一亮,自动把陆铮忽略了,双目泛光的盯上了罗茜。
 
下一刻,他迈步上前,一众小弟紧随其后。
 
“阿铮,我们该怎么办?”看到突然来了这么多人,而且还提着棍棒,罗茜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放心,有我在,没人伤得了学姐。”陆铮落地有声的道,说话间,他眼眸中已多了股浓浓的寒意。
 
“啧啧,小兄弟好大的口气!”迈步走来的郭建军正好听到陆铮的话,不由讥讽道,在他看来,就陆铮这样的小屁孩他一只手打三个都不是问题。
 
陆铮沉声道:“给你一次机会,马上带着你的人滚蛋,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我会让你们后悔一辈子!”
 
郭建军一听不由笑了。
 
他身后的小弟更是有人向陆铮骂道:“小B崽子你知道是在和谁说话吗?赶紧跪下磕头,说不定咱们三哥能宽宏大量,饶你一命!”
 
“嘿嘿,女的挺漂亮,抢回去给三哥当老婆!”
 
“找死!”
 
听着这些污言秽语,陆铮懒得再和他们多费口舌,身子猛的窜出。
 
“砰砰砰砰!”
 
“啊啊啊啊!”
 
一连串的碰撞声与惨叫声响起,不到一分钟连同郭建军在内的十多人全部被打倒在地。
 
同时,陆铮一脚踩到了郭建军胸膛:“三哥是吧?说说你带人来的目的吧?”
 
“小兔崽子放开老子!否则老子跟你没完!”郭建军满脸的屈辱,大声叫喊道。
 
“恩!”
 
陆铮脚下用力,郭建军几乎被踩得闭过气去。
 
下一刻,陆铮一脚踢出,“砰”的声,径直将郭建军踢出了餐厅。
 
见到这一幕,郭建军的小弟们个个胆寒不已,从地上爬起就向外逃去。
 
QQ轿车在杏林诊所外停下,陆铮推开车门走下,从尾箱拿出行李箱向罗茜挥挥手:“学姐再见。”
 
提着行李箱走进诊所,父亲陆乘风正替一个中年妇女把脉,淡淡看了他一眼道:“回来啦?”
 
“嗯!”陆铮点点头,径直向后院走去。
 
没过多久,一身黑色中山装的陆乘风踱步走了进来,语气依旧淡然:“没闯祸吧?”
 
“老爸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怎么可能闯祸?”陆铮嬉笑道。
 
说了一会儿话,陆乘风就重新回到前堂坐诊去了,陆铮则提着行李箱回到了房间。
 
打开行李箱看着那一箱子的翡翠,他嘴角不由露出一抹欣慰的微笑,这些翡翠足以让他修炼到炼气六七层,当然,如果将这些翡翠全部卖掉,至少价值五十亿。
 
第二日,陆铮来到了阔别一周的学校,只是他刚迈入教室就感受到大家看向他的眼神带着异样。
 
对此,他并不感到意外,因为陆飞已告诉他,在他去燕京的那段时日学校里产生了一些对他不好的言论。
 
早自习课铃声响起,面色略显阴沉的高洪军走进教室,下意识看向陆铮座位,当看着坐在那里的陆铮,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这段时间他几乎被折磨疯了,他明明已经向其他班的班主任解释过陆铮考出748分的原因,但偏偏还是传出了陆铮考试作弊的言语。
 
并且经过一个星期多的发酵,陆铮抄袭的事可说已传得全校皆知,加上陆铮没来上学,在有心人的传播下,他这是作假心虚了,不敢来学校。
 
“陆铮你跟我来一趟。”
 
“好的,高老师!”
 
来到教室外,高洪军直接问道:“你知道你没来上学的这些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知道。”陆铮点点头。
 
“那你打算怎么办?”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嘴巴长在人家嘴上,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吧!”陆铮平静道。
 
见到陆铮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高洪军气不打一处来“你倒是说的轻松!你知道为你的事,庞老师和其他班的老师吵了多少次吗?”
 
闻言,陆铮脑海中闪过一个小老头和人据理力争的模样:“高老师你想怎么办?”
 
见终于说动陆铮,高洪军压低声音道:“如果让你重考一次,你还能考出那样的分数吗?”
 
“可以!”陆铮想都没想就说道。
 
“那好,我先去安排下,等我消息!”说完话,高洪军匆匆而去。
 
早自习下课后,高二的所有老师都得到了通知,校长让他们马上去学校的小会议开会。
 
小会议室内,坐在首位的王为民威严的目光缓缓扫过一众老师,沉声说道:“今天,将大家召集来,只为“陆铮考试作假”的事,大家都谈谈各自的看法吧。”
 
话音一落,高二二班的数学老师范玉芬抢先发言道:“我们一中可说是县里所有中学的标榜,考试作假这事传出去不止影响我们学校声誉,还会成为其他学校攻击我们的把柄,所以,我建议开除作假的学生。”
 
闻言,坐在左边第二位的曹志强不由暗自高兴,陆铮作假的事离不开他的推波助澜,他之所以这么做,那是因为他当副校长的大舅子曾告诉过他,学校将在明年推荐一名省级优秀教师,而评选要求主要以高考成绩说话。
 
本来他带的一班是文科班中最好的一个班级,不管是班级总成绩还是个人成绩都是最好的,但出现了陆铮这个天才,个人成绩自然就要落在七班。
 
有了范玉芬开头,不少人都纷纷发表意见,轻则建议给陆铮记大过,重则开除他,只有一部分精明的老师在发现王为民那略显冷厉的眼神后选择了沉默。
 
看着事情往自己想象中的发展,曹志强不由得意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