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少宠妻108式》主角:夏末凌亦琛;讲述了:  “我只是因为我还在上学,我不想这么早生孩子而已。”夏末道。“说实话!”凌亦琛根本不信。“凌亦琛,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生了孩子,我孩子父亲的那栏该填谁?”夏末一咬牙,轻声的说道:“我又该怎么解释咱们的关系?”凌亦琛被她问的一愣,他还真没想过。他以为只要他承认孩子是他的不就行了吗?
 
凌少宠妻108式夏末凌亦琛全本资源免费在线阅读
《凌少宠妻108式》精彩试读:
“我可以带你到国外去生。”凌亦琛皱眉道:“这些都不是理由!只要你跟我说了,我都会想办法给你解决的!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你不想生,你不想给我生!”
“凌亦琛,你是不是大清早就喝醉了?”夏末也恼了,她从沙发站起来,仰着头看着他,“就算是我不想生,又怎么样?我不想我的孩子当私生子,让他的一辈子都背上这个名声,难道不可以吗?”
“私生子”这三个字深深的刺激到了凌亦琛,他的前半生几乎就一直生活在这个阴影里。
“我凌亦琛的儿子决不会背着这三个字!”凌亦琛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是陆宛秋生的孩子,不就是私生子吗?”夏末冷笑道:“我如果生下来孩子,不是也叫私生子吗?”
“我说了不会,就是不会,你跟别人不一样!”凌亦琛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膀,“给我生个孩子吧?好不好?”
“咱们就象现在这样,不好吗?”夏末看着他那乞求的目光,心里不忍,也放柔了声音,“就你和我,不好吗?”
“不好!”凌亦琛摇了摇头,低头亲上了她的嘴角,“没有孩子,我总觉得你好象不属于我,总担心你有一天会离开我!”
“你一个高富帅,还用得着担心这个?”夏末扭头躲开他,“再说就算我离开了,还会有更年轻更漂亮的追着你跑。”
“不,我只喜欢你。”凌亦琛深吸了口气,就直接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去了里间。
夏末刚一被放到床上,她就要坐起来,可是凌亦琛却接着就压在了她的身上。
“凌亦琛,你干什么?”夏末急了,“我还要上学呢。”
“还上什么学?”凌亦琛手脚并用的脱下了她身上的衣服,“我想要一个跟你一样的女儿,长的跟你一模一样的女儿。”
“你是不是有病了?大清早的就开始说糊话?”夏末推着他的脑袋不让他亲到自己。
“夏末不要再想着拒绝我,今天你是别想走出这里。”凌亦琛沉声说完,就把夏末的双手用她身上匈罩给绑在了一起。
“你想干什么?”夏末才感觉到了恐慌,她开始用腿去踢,去踹,“咱们有话好好说,好不好?”
“我跟你好好说了,你不听!”凌亦琛伸手一扯一拽间就把她翻了个身,让她整个趴在了床上,在夏末撅着屁股要挣扎的时候,他顺势把她的裤子一起给扯了下来,然后他就从后面抱住了她的一对大眯咪,用手肆意的揉弄着。
跟他料想的一样,没有多长时间,夏末的挣扎就缓了下来,凌亦琛脱下自己的裤子,掐着她的腰,从后面就进入到了她的身体里,肆意的驰骋起来,夏末趴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等到她再清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凌亦琛的影子。
她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自己泛红的手腕,四周一看,竟然没有找到她的衣服?
夏末犹豫了一下,从床上走了下来,到了旁边的衣柜,打开一看里面只有几件凌亦琛的衣服。
她找了一件衬衫套在自己的身上,然后又开始在床上床下认真的找了一番,连卫生间里,她也找了,都没有她的衣服。
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是在这个房间里脱的呀,怎么就没了呢?
她到了与外间相连的门边,悄悄的把门打开了一条缝。
正在跟营销部部长说话的凌亦琛听到了身后的声音,忙转过了头,看了眼裂开了一条细缝随即又关上的房门。
“今天就先说到这里,有什么问题随时再议。”凌亦琛快速的结束了这次谈话。
看到部长出去了,他才转身回到了内室,看着站在门后的小女人。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女人穿他的衬衫呢。
淡蓝色的衬衫衬的她的小脸格外的白里透红,领口若隐若现的露着深深的乳g沟,衬衫下面的两条腿又直又长,而且他知道,她的里面是真空。
“怎么了?”
凌少宠妻108式夏末凌亦琛全本资源免费在线阅读
“我的衣服呢?”夏末低声问道。
“我收起来了。”凌亦琛说的光明正大。
“为什么?”夏末不解道:“你收起来,我穿什么?”
“你穿衣服干什么?”凌亦表好象很奇怪似的问道:“这里又没有别人,你为什么要穿衣服呢?而且我发现你穿这件衬衫很好看,非常性感。”
“你别跟我说这些用不着的,”夏末皱着眉,“你赶紧把衣服还给我!”
“你是不是自己不穿不衣服不好意思呀?”凌亦琛也抬手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要不我也陪你?”
“谁用你陪呀?”夏末差点没让他气哭了,“你赶紧把衣服给我拿来,还有手机也还给我,我看看几点了,今天上午还有节很重要的课呢。”
两人刚说了没有几句话,凌亦琛外面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回去接了个电话,然后又回来跟她说道:“你再睡一会儿,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来叫你。”
“把衣服给我,我要出去!”夏末急忙拉住了他。
“乖,听话,”凌亦琛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衣服我都让人拿走去洗了,等送回来了,我就给你。”
“我衣服又不脏,洗什么……”夏末话说到一半,脸色一变,“凌亦琛,你不会是想囚禁我吧?”
“怎么可能呢?”凌亦琛笑了笑,但笑容却并没有让夏末感到温和,反而让夏末感到了毛骨悚然,“我那么喜欢你。”
“亦琛,你先把衣服给我,咱们有话好好说,可以吗?”
“我还有点急事要处理。”凌亦琛对她的软声哀求,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就又出了内间。
夏末急忙也跟了出去,这时就传来了敲门声。
“你想这样见人?”凌亦琛看着她身前的突起,还有光裸的下半身。
“你……”夏末无奈的又慌忙退回了里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