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爱如潮》主角:白若熙乔玄硕;讲述了:乔老爷子抬头,怒对乔笑笑:“从她进入我们乔家那天开始,我已经告诉你们所有人,她以后就是乔家的孩子,你们就是兄弟姐妹,不分你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可是她妈妈”乔笑笑的话还没有说完,乔玄硕突然开腔,淡淡的语气无比冰冷,“案件没落实,谁给你资格认定凶手了?”“”乔笑笑看向了乔玄硕,顿时沉默了。在这个家,看似是乔老爷子最威严,气场最大,可是大家最为尊敬和害怕的人,依然还是乔玄硕。
 
恰似爱如潮白若熙乔玄硕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恰似爱如潮》精彩试读:

就冲着他的职位,乔一霍都害怕得哆嗦,连忙拉着乔笑笑的手腕,强行拽着她坐下来,咬牙切齿:“闭嘴,别给我惹麻烦。”乔一霍对乔笑笑说完,立刻冲着乔玄硕傻笑:“玄硕别跟你堂妹计较,她不懂事。”白若熙看着乔玄硕,他一脸清冷,疏离的目光看向其他人,但绝对不是在她身上。这种解围,算是帮她还是帮她母亲吗?在她看来,可能只是维护母亲而已。毕竟他比乔笑笑更加憎恨她。乔玄硕一句话,就平定了乔笑笑的愤怒,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白若熙按辈分,坐在乔玄硕的旁边。这一刻,如坐针毡。她是沐浴后过来的,清香淡淡地洋溢,坐在他旁边的乔玄硕最为敏感,感受到那种令他心猿意马的香气。他眼角的余光看向身边的白若熙,发现她低着头,双手放在桌下的大腿上,她摊开手正在摸手掌心。而那一刻,他顿了一下,眉心紧皱。老太爷正在说话,大家都很认真听着,乔玄硕突然伸手一把握住白若熙的手腕。白若熙吓得一震,脸色瞬间煞白,惊恐的眼神紧紧盯着他,颤抖着手用力往回抽。他只是想看看她的伤,他并没有意识到今天的粗鲁弄伤了她。可是此刻从白若熙眼里看到的是惊恐,她眼神那么的畏惧他,害怕他,他只是一个动作就把她吓得脸都白了,这个女人真的很怕他吗?两人是并肩坐着的,乔玄硕握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低头看着她的手掌,白嫩嫩的掌心是触目惊心的花痕。他是很生气,但此刻更多的是自责。白若熙一直很紧张,怕别人看到,更加害怕这个男人又想伤害她,不知道他为什么握住自己的手腕,所以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可她的力量太小,无法挣脱他的禁锢。她发现乔玄硕伸手摸进裤袋,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罐子出来,小罐子只有火柴盒那么大,上面有一个军队专用章的标志。白若熙第一次见到这种东西,她很疑惑乔玄硕到底想干什么。男人把盖子打开,指尖摸上一层薄薄的透明药膏,往她掌心轻轻抚摸。淡淡的青花香气和薄荷味充斥了整个客厅,白若熙感觉掌心冰凉凉的,刚刚还隐隐疼痛的伤口瞬间舒缓了,很舒服很止疼。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指尖可以这么的温暖,这么的温柔,他动作轻盈,只是碰触她的掌心,却拨乱了她心房最柔软的那根绷紧的弦。“什么味道那么香?”尹音突然开口。“嗯,好香,我也闻到了。”其他也闻到了,嗅嗅鼻子,四处查看。白若熙紧张地不知所措,想抽手,可乔玄硕一把握住她的手掌,紧紧捂在大腿上,身体往桌面靠近,挡住了他隔壁人的视线。并没有人会发现两人放在桌面下的手是握在一起的。“别分心。”老太爷一声令下,所有人又专注起来。白若熙此刻的心跳一直在狂跳,估计已经跳到200以上了,手掌一直在他掌心温暖的包围里出不来,算牵手吗?她很没有志气地在窃喜,把这个男人对她的伤害抛到九霄云外了。当别人都没有注意她的时候,乔玄硕缓缓地低下头,把她的手放开,伸手抽来她另外一边手。这一次不用他捉住,白若熙也乖乖的把手摊在他大腿上。他低头认真地给她擦药,白若熙心情愉悦,脸色红润润地在偷偷开心,但相比之下,乔玄硕的脸色更加难看,看到她的伤,他除了自责还是自责,对自己的恼怒和气愤。
恰似爱如潮白若熙乔玄硕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
他小心翼翼地给她涂完药,指尖在她掌心抚摸了几下,依依不舍地离开。感觉不到他的抚摸,白若熙一阵泄气,原来这么快就涂完了吗?正当她缩手回来的时候,乔玄硕突然把盖好的小瓶子塞到她掌心里。她握住盒子,错愕地看向他。结果这个男人的眼神是看向老太爷的,脸色冰冷阴沉,根本看不出一丁点的情绪。白若熙握住盒子,双手叠在桌面上,缓缓地靠近乔玄硕身边,头差一点贴上他的手臂,低声呢喃:“三哥,这是给我的吗?”“嗯。”男人从喉咙抿出淡淡的声音。白若熙心里甜甜的,抿嘴想笑,又忍着不想泄露自己的心思,低着头偷乐着,缓缓把身体坐正,握住手中的小盒子偷偷地往衣袋里放。她根本没有心思听老爷子在说什么,别人都脸色沉重,而她则是低着头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乔老太爷说完了家事,又说公事:“我也老了,年纪越来越大,也不知道那天睡着了,第二天醒不来,早在一个月之前,我已经立下遗嘱,我不会偏袒任何一个儿子,孙子,所以等我百年归老后,我希望你们能按照我遗嘱甘心接受,都是一家人,不要太多去计较。”老二家的小儿子乔东陵还在念管理学硕士,他紧张地问:“爷爷,我不管你把股份如何分配,但是我想知道你准备把公司交给谁打理。”“谁有能力谁管理。”老太爷淡淡地说。乔东陵指着乔玄硕:“除了三哥没有经商,我们乔家的人都有能力,我只想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老太爷笑了笑,反问:“你三哥连一个国家的军事都能管理好,区区一个企业还用你来质疑?”这话让所有人都一愣,乔玄硕倒是没有在意,因为他早已猜透爷爷的心思,并不担心爷爷把企业交到他一个大忙人身上,但是别人却不这么想。乔东陵最为激动,猛的站起来:“爷爷,你真把企业交给三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