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黄沙去爱你》主角:顾槿妍贺南齐;讲述了:他铁青着脸一连拨了十几遍,都是官方女声一成不变的声音。愤怒像点燃的火焰将他燃烧,纪官杰打电话过来,他声嘶力竭的怒吼:“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马上去给我找,找不到都不用回来了!”“好的,贺总,我已经加派了人手,找不到顾小姐我确实没脸回去见您了!”纪官杰深知自己辜负了总裁的信任,也不想再为自己找什么狡辩之词,他犯了一件自己都没有办法原谅自己的错误。
 
越过黄沙去爱你顾槿妍贺南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越过黄沙去爱你》精彩试读:
连晋城都还没出就把人弄丢了,这是身为一名高级特助最大的失误。
 
顾槿妍从机场逃离后,站在望江大桥上给贺南齐发完了信息,便将手机毫不犹豫的抛进了大海。
 
她知道接来了等待她的将是天罗地网的搜捕,一旦到了人迹罕至的南极,纪官杰等人定会寸步不离的守着她,想要逃跑几率几乎为零。
 
而在晋城虽然一样很难逃掉,但起码现在她已经获得了自由。
 
一直以来贺南齐都能通过手机的定位查出她在哪里,那么现在她扔掉这个通讯工具,看他们还怎么搜寻她的踪迹!
 
一辆大巴车停在路边,顾槿妍提着行李箱跨了上去,她不知道这辆车要开向哪里,她只知道自己要离开这座城市就必须要上这辆车。
 
乘飞机或轮船离开晋城已经不可能,以她对贺南齐的了解,肯定已经封锁了所有能让她离开的通道。
 
现在唯一的就是乘坐这种大巴车,到了其它邻近城市或许还有机会逃走。
 
然而顾槿妍到底还是低估了贺南齐只手遮天的能耐,就在大巴车开了二个多小时后突然停了下来。
 
车里的人顿时议论纷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售票员下去了解了一下情况后,回到车里对乘客说:“大家稍安勿躁,前面正在查车,查完了我们就可以继续走了。”
 
“好端端的查什么车啊?”
 
有人耐不住性子叫嚷道。
 
“据说好像是一位有钱人的爱人逃跑了,他们正在一辆车一辆车的寻找。”
 
“呵,真搞笑,有钱人的爱人会坐我们这种人挤人的长途巴士车吗?到这里来找人,有钱人的脑袋还真是被车门夹了。”
 
车厢里顿时都是调侃的笑声,顾槿妍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她太清楚这种事情的真实性,因为她就是那位有钱人的爱人。
 
只是被抓回去后,就再也不是爱人了,而是见不得光的小三。
 
贺南齐,既然你选择跟乔希结婚,又为何不放过我……
 
来不及愤怒和悲伤,她提起行李箱果断的下了车。
 
“哎,乘客,还没到站呢,你怎么下车了?”
 
售票员探头从车窗朝外喊。
 
顾槿妍头也不回,拉着拉杆箱的身影很快消失拥挤的车流中。
 
脚步停在一辆空的出租车面前,顾槿妍看到之前那辆大巴车已经通过检查开走了,她弯腰对出租车里面的司机说:“师傅,前面有一帮人正在查车,如果你有什么办法不让他们查,我给你一千元的车费如何?”
 
司机大叔眼前一亮:“那还不简单,你上车。”
 
顾槿妍激动的赶紧上了车,出租车一个调头,朝着路边一条分叉的小路开进去。
 
“姑娘,你要去哪?”
 
“你就一直开,离开这里越远越好,你打表计价,我额外会再付你一千元。”
 
司机大叔没有意见。
 
车子沿着一条羊肠小道极速向前行驶,顾槿妍不经意回头,忽然发现几辆车追了过来,她大惊:“师傅,那些车不会是来追我们的吧?”
 
司机大叔透过后视镜往后一看,“哎呦,可不是。”
 
“师傅,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这条路是开往通城深山的,从来都不会有车辆进入,因为姑娘你不想被查车,所以我不得已才开进来,现在突然跟来这么多车,明摆是冲着姑娘你来的啊。”
 
“姑娘,你跟我说实话,你该不会是犯了什么事吧?”
 
“师傅,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是这帮人想绑架我,你一定要帮帮我,无论如何不能让我落到他们手里……”
 
她再清楚不过,一旦被弄回去,从此等待她的只会是漫长的囚禁。
 
“想你一个姑娘家也一定是被欺负的对象,你放心,我尽而为。”
 
“谢谢!”
 
顾槿妍感激不尽。
 
她焦急的回头,见车子越追越近,慌乱的催促:“师傅,开快点,再开快点,他们要追上来了……”
 
***
 
贺南齐坐在办公室的大班椅上,单手抵着额头,一脸沉重焦虑。
 
贺董事长怒气冲冲的推门走了进来,“老二,你怎么可以这么过分,婚礼进行到一半时走了,你如此不负责任你想过乔希的感受没有?人家可是为了配合你奶奶的心愿才跟你结的婚!”
 
“责任?我需要对谁负责任?我需要负责任的人现在已经不见了!”
 
贺南齐暴怒着回应父亲,一想到顾槿妍到现在还没找到,他就觉得自己要疯了。
 
“难道你要为了一个女人活活气死你奶奶不成?她现在还躺在ICU里,我们没敢说你婚礼没举办完就走了,可你奶奶多精明,她现在非要看你们的结婚证。”
越过黄沙去爱你顾槿妍贺南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贺坤说着将一份结婚协议摊在了儿子面前,“这上面乔希已经签过字了,你也签个字,我安排人去办证,回头你奶奶那边我也好有个交代,等到你奶奶死心了,等不到你爷爷了,你要继续维持这段名义上的婚姻还是解除,就全凭你自己做主了。”
 
贺南齐拒不签字。
 
贺董事长的电话响了,他直接按了免提放到儿子面前。
 
电话是贺夫人打来的:“老公,南齐签字了没有,老太太越来越怀疑了,现在情绪很不稳定,认为我们都欺骗了她,我已经快要安抚不了了……”
 
何坤一脸凝重的睨向儿子:“你都听到了吧,现在你说要怎么办?”
 
漫长的僵持。
 
贺南齐阴沉着脸在结婚协议上签署了名字。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欠谁。”
 
拉着顾槿妍的出租车还在亡命奔逃中,幸好司机是个有三十多年驾龄的老司机,否则早就被追上了。
 
天渐渐黑透,出租车速度明显降下来,司机大叔无奈的说:“姑娘,我可能帮不了你了,车子快没油了。”
 
顾槿妍急得手足无措:“那怎么办……”
 
她真的不能被那些人带回去。
 
司机大叔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见一个小姑娘急得眼泪都要出来了,牙一咬问:“你会开车吗?”
 
“会。”
 
“那好,我们就来个调虎离山之计,你来开我的车,我来假装是你,趁现在天黑他们也看不清模样,我下车从另一条路逃走,他们一定会以为下车的人是你,等到他们追我时,你就开车逃,逃到车子实在没油了,你再把车子丢在路边,找一条车子开不进的小路逃跑,这样或许还有甩掉他们的胜算,你觉得如何?”
 
顾槿妍真的哭了,只不过是被司机大叔仗义的行为所感动,她重重点头:“太好了,师傅,谢谢你,今日大恩大德,我顾槿妍没齿难忘!”
 
“姑娘,别说这些客套话了,我们现在赶紧换个位置。”
 
司机把车停下来,自己下了车,让顾槿妍坐到了驾驶座上,司机又交代了她两句,正要走时:“等等,师傅。”
 
她迅速从包里的皮夹里抽出一沓厚厚的人民币递给他:“好人有好报!!”
 
没等司机大叔拒绝,她哧一声把车子开走了。
 
从后视镜里果然看到了被混淆的局面,因为司机选的也是一条车子开不进的路,那些保镖以为下车的人是顾槿妍,全都停了车,朝着那奔跑的身影追上去。
 
顾槿妍将油门踩到底,争分夺秒的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油表上一再提醒油即将耗尽,看到前面有一大片茂密的森林,也顾不得害怕,她将车子停在路边,把一些贵重的证件和物品放进背包里,行李箱直接抛在了出租车内,身影利落的冲进了那一片诡异的丛林。
 
仿佛走进了一个没有尽头的神秘地带,她不知自己跑了多久,也没有寻到尽头。
 
身子渐渐累得筋疲力尽,她还是卯足了力继续向前,心里有一股力量不断的在支撑她,千万不能停下来,那些人现在一定已经知道受骗了,说不定马上就会追上她,如果不想束手就擒,哪怕还剩最后一口气,也要咬牙坚持到底。
 
没有手机,借助着微弱的月色看了看腕上的表,已经凌晨三点,她居然一口气跑了五六个小时。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鬼地方,一座跑了五六个小时还没绕出去的深山。
 
就在顾槿妍体力透支,近乎绝望之时,在几缕漂浮的晨雾之中,赫然显现出一幢巍峨耸立的古堡。
 
她不敢置信的向那座古堡靠近,越靠近就越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古堡似乎已年代久远,高高的灰色城墙上爬满了暗绿色的蔓藤,周围环绕了众多的荆棘和蔷薇,多的快把窗子包围了,有的甚至钻进了窗子里,透出几分阴森。
 
也许这是个危险的地方,但顾槿妍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她需要一口水喝,需要一口能支撑她生命的食物。
 
推开一扇沉重的铁门,她向着一道神秘而幽深的空间走了进去……
 
--------
 
哎呀呀,沐沐好久没有在题外话冒泡了哈,你们想我了没?
 
昨天可怜的沐沐险些和贺总一起阵亡了,想想泪水止不住的流……
 
后妈不易当啊~!
 
虽然我知道大家都不希望这样的剧情走向,但这是整个故事最初的面貌,也是为了引出更多的线索和发展。
 
沐沐向你们保证,当初那个撩汉的妍妍总有一天会回来的,会比以前更优秀。
 
撒狗粮的日子也不会一去不复返。
 
所以这里能不能恬不知耻的说一句:没打过分的能不能给打个亮闪闪的五星,照亮一下后妈黑漆漆的码字长夜?
 
趁唾沫星子下来之前,后妈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