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想盛装嫁予你》主角:顾槿妍贺南齐;讲述了: 男人之间的斗争永远不比女人之间,只是一些唇枪舌战,明争暗斗,男人都是动真格的,这个时候,即使再怎么不想轻易原谅他,顾槿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了。她担心他,这是事实。“你平安回来,我做排骨给你吃。”虽然她没有说出我愿意三个字,但这其实已经是最好的回答。
 
曾想盛装嫁予你顾槿妍贺南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曾想盛装嫁予你》精彩试读:
只不过答应的方式婉转了一些。
 
贺南齐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好。”
 
顾槿妍揣着满腔的担忧在贺南齐再三催促下,走出了阴森林的被诅咒的屋子……
 
乔希坐在笼子里,表情木然又绝望,贺南齐刚刚的举动,已经深深伤了她的心。
 
“你既然是冲着我来的,留一个女人在这里也没有意义,把她也放了吧。”
 
“虽然我不屑跟一个女人过不去,但我说了,人,我只能放一个。”
 
神秘人话落音,笼子被缓缓吊了上去。
 
贺南齐瞥一眼:“你想把她怎么样?”
 
“贺总放心,我只说现在不放,没说之后不放,等我们之间的事情解决了,我自然会放了她。”
 
“你到底想怎么样,说吧?”
 
“其实也不想怎么样,我这个人处理事情的方式一向直接简单,我不会像个女人一样婆婆妈妈讲一些没用的话。”
 
轰隆一声,一架铁笼子从头顶上方直直的罩下来,直接将贺南齐卡了进去。
 
这次他插翅难飞。
 
贺南齐扫了一眼,目光阴翳的问:“什么意思?”
 
“贺总,这笼子左后方有一道密码锁,一直以来听闻贺总智商极高,破译密码无人能敌,倘若半小时内,你能解开密码,你就可以从这里出去,当然了,要是解不开的话,那就比较遗憾了。”
 
神秘人悠哉的停顿了一下,“这座鬼楼危言耸听了几十年,也是时候该消失了。”
 
两个蒙着脸的黑衣男子不知从哪个方向窜出来,将一只闪耀着红灯的不知名物体装在了屋子的一角,屋里太黑,具体什么东西,贺南齐无法辨认,但屏幕上显示的时钟却让他大致可以判断,应该是一枚定时炸弹。
 
而事实上他的猜测没错。
 
“贺总,你的时间不多,我们先就撤退了,希望将来有机会,能有碰面的一天。”
 
楼上有脚步撤离的声音,自始至终,除了声音,贺南齐未见到神秘人一眼。
 
“哦对了,外面潜伏了不少你的人,你应该也带了手机,我建议你给他们打个电话,最好不要想着上来救你,为什么呢,因为整幢楼已经被我布满了引擎线,稍有不慎踩到的话,那可就不是救你而是害你了,倘若你不信的话,可以拿命赌一赌试试。”
 
“不过有一点你放心,我们离开的话不会踩到你的致命线,毕竟线是我布的,我知道怎么避开,可其它人,那就不敢保证了。”
 
“贺总,再会喽。”
 
这次他们是真的走了,脚步声渐渐远去。
 
贺南齐口袋里的手机及时响起,他撇了眼号码,低声接起:“喂?”
 
“贺总,你怎么样了?我看到他们人走了,你在哪里?我们现在进去救你!”
 
“不要进来。”
 
不管神秘人说的是真是假,贺南齐确实是都不会拿自己以及纪官杰等人的性命来赌。
曾想盛装嫁予你顾槿妍贺南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他要从这里平安的离开,他还要吃她做的排骨一辈子。
 
“听我的,千万不要进来,把顾槿妍给我从这里平安带走,马上就走,我要她毫发无损。”
 
“贺总……”
 
“这是命令,必须执行!”
 
贺南齐挂断了电话,眼看着远处犹如鬼魅的眼睛上发出的红光提示的时间越来越少,他扭转了身体,开始破译铁门上的密码锁。
 
然而试了几遍,密码却远比他想象的更复杂。
 
想来也对,对方怎么可能轻易的让他破解了,要不想置他于死地,何必弄这么一遭。
 
“他怎么样了?”
 
纪官杰电话挂断后,顾槿妍迫切的询问。
 
“总裁不让我们进去。”
 
“为什么?”
 
纪官杰为难的摇头:“我也不清楚。”
 
“不行,我要进去找他。”
 
“不可以!”
 
纪官杰及时的将她拉住:“贺总要我们带你离开,他既然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顾小姐,我看这样吧,你还是跟我们的人先走吧。”
 
“你们要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
 
“我会带一部分人留下,随时听从总裁的指令,另一部分人会送你回去,留在基地保护你的安全。”
 
“贺南齐不出来,我是不会走的。”
 
“顾小姐,不要令我们为难,贺总要你毫发无损,你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
 
“那我留在这里,坐在这辆车上,被你们一群人包围着,我就会出什么事了?”
 
顾槿妍一句话驳的纪官杰哑口无言。
 
“可是……”
 
“我不会走的!”
 
她态度坚定,纪官杰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由着她了。
 
“你们保护好顾小姐,我出去看看。”
 
“我想和你一起。”
 
“这次绝对不可以,真的不要再为难我。”
 
外面形势什么样完全是个未知数,就是纪官杰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带她贸然犯险。
 
度日如年的等待。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纪官杰面色凝重的回来了。
 
顾槿妍忙询问:“怎么样?见到贺南齐了吗?”
 
纪官杰摇摇头。
 
再看向那道阴森森的楼梯口,目光充满了担忧。
 
他的异常反应被顾槿妍敏锐的捕捉到,立刻厉声质问:“他是不是情况不好?”
 
“我们先耐心等待一下。”
 
“我要进去看看。”
 
这次不管纪官杰说什么,她都坚持要下去,眼看无法阻止,纪官杰失控的吼了一声:“你进去就等于害死他!”
 
空气赫然凝固。
 
顾槿妍木讷的回过头,盯着纪官杰焦虑的脸:“你什么意思?”
 
知道是瞒不下去了,纪官杰决定向她坦白。
 
“贺总里面被装了定时炸弹,楼道入口也布满了引擎线,我们并不清楚线布在什么地方,所以贸然进去的话,会有严重的后果。”
 
刚才他也是准备进去的,幸好进去之前给总裁打了通电话,才了解了实情后及时制止了脚步。
 
定时…炸弹……
 
顾槿妍懵了。
 
“那我们就只能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他在里面等死吗?”
 
“贺总会破解密码,我们且相信他一回。”
 
“纪官杰!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你就能保证所有的密码贺南齐都能破解掉?那如果破解不了呢?我们要眼睁睁的看着他在里面被炸死吗??”
 
“可现在没有其它的办法,顾小姐,我比你更焦心!”
 
“报警啊,叫拆弹专家来啊!!”
 
“来不及了,那帮歹徒只给了半个小时时间,就算警察出动,到这里半小时都不……”
 
砰——砰——砰——
 
纪官纪话没说完,远处一片火光冲天,一幢破旧的大楼在剧烈的爆炸声中化为了废墟。
 
顾槿妍脑子也像被装了定时炸弹,轰的一声巨响,整个人昏厥了过去……
 
如果我从这里平安离开,就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如果时间重来一回,她会毫不犹豫的回答,好。
 
不管你曾如何伤过我的心,比起将来没有你的岁月,这些伤害都将微不足道。
 
我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好。
 
哪怕我不能爱你,你也不能爱我。
 
这是顾槿妍昏厥以后,残缺的意识里,脑中最后掠过的念头……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昏昏沉沉的醒来,胸口忽然一阵窒息的痛,她的脑海里浮现那一片火光,仓皇的从病床上跳下,她浑身颤抖的向门外跑。
 
在门口撞到了纪官杰,“贺南齐呢?贺南齐怎么样了?他没事对不对?”
 
纪官杰一夜之间仿佛憔悴了十来岁,头发凌乱,双眼血红,整张脸的脸色比僵尸还要苍白。
 
顾槿妍瞬间绝望了。
 
“顾小姐……”
 
“算了,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什么都不要告诉我了,我什么都不想听了……”
 
顾槿妍行尸走肉的身子往后退,一直退到病房的角落,慢慢的蹲下身子,双手抱住自己发抖的身体,眼泪瞬间蓄满了眼眶。
 
纪官杰忙走上前:“顾小姐……”
 
“我说了,什么都不要告诉我,我不要听,我什么也不要听。”
 
她捂住耳朵,脸上满是悲伤与恐惧,她不要听到他任何不好的消息。
 
“贺总没事,贺总还活着。”
 
纪官杰笃定的蹲到她面前说。
 
顾槿妍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不可能,你骗我,整幢楼都没有了,他怎么可能还在?!”
 
“我没有骗你,是真的,你起来,我现在带你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