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狂卫》主角:张幼斌陈嫣;讲述了:随后的整个下午相安无事,无非就是开着车在大街上闲溜,搞的后面的几个小伙子都不爽起来,埋怨起自己的执勤路段为什么不再出两起案子。陈若然和张幼斌都是同一个下班时间,再加上说好了晚上要去张幼斌家里吃饭,所以便一直在办公室里等张幼斌回来。没多久张幼斌便敲门进来,对陈若然道:“下班了吧?”陈若然收拾了一下手上的文件,点头道:“都弄好了,随时能走。”
 
天降狂卫张幼斌陈嫣最新全文免费小说阅读
《天降狂卫》精彩试读:
张幼斌笑道:“那跟我走吧,晚上去我家吃饭,你开车了吗?”
 
陈若然拿起钥匙,在张幼斌脸前晃了晃笑道:“那辆警车24小时都是属于我的。”
 
张幼斌笑道:“那正好,劳烦你捎着我,我今天没开车过来。”
 
陈若然拿起包一边和张幼斌往外走一边问道:“你怎么没开车?”
 
张幼斌自嘲的笑道:“我开着那辆三百来玩的车,来干一个月三千块钱的工作,别人不说我傻也会说我装,没准以为我来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说罢,他故意用大有深意的眼神,看了陈若然一眼。
 
陈若然俏脸微红,啐道:“全燕京就你最贫!”
 
张幼斌耸耸肩笑道:“实话嘛。”
 
陈若然还想问问这“实话”究竟是哪一层意思,但没好意思开口,和张幼斌一道开了车便在张幼斌的指引下往张幼斌的家驶去。
 
七妹宋欣然正在家里、戴着围裙在厨房忙活,听见是三哥来了蹦蹦跳跳的跑来开门,一看竟然还有陈若然,便客气的笑道:“若然姐,你也来啦。”
 
张幼斌笑道:“你若然姐帮我介绍工作,咱们怎么着也得请人家吃顿饭!”
 
陈若然对七妹笑道:“欣然,今天晚上要来打扰了。”
 
七妹忙的请她进屋笑道:“若然姐干嘛那么客气呢,让三哥陪你到客厅坐会,我正洗菜呢,一会就好。”
 
陈若然问道:“欣然,用我帮忙吗?”
 
七妹一边往厨房走一边笑道:“不用,马上就弄好了,欣然姐,你先坐会。”说罢又钻进了厨房。
 
陈若然打量着客厅的布置对张幼斌道:“行啊张幼斌,你这家弄的挺有品味的,啧啧,真不错。”
 
张幼斌从吧台旁的小冰柜里拿出一听可乐递给她笑道:“这种房子,你陈大小姐也能看的上眼?”
 
陈若然不以为然的道:“有什么看不上眼的?谁说房子就一定要贵、要大了?够用就行了,太大反而让人觉得难受。”
 
接过张幼斌递过来的可乐,陈若然又问道:“听老孙说,你今天抓了俩抢劫犯?”
 
张幼斌淡然笑道:“俩草包而已,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陈若然点了点头:“也是,你这种国外回来的大保镖,上次一个打十五个都毫发无伤,俩飞车党还真是算不上什么。对了,今天那个陈枫还过来了,他听说还向我问起你的近况呢。”
 
张幼斌点了根香烟,抽了一口问道:“你跟他说了什么没有?”
 
陈若然道:“我跟他说了你在联防队上班的事,他本来想给你打电话呢,但是好像有什么事急着要办和局长见了面,所以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张幼斌点了点头,陈枫这个人给他的感觉还算不错,能屈能伸,为人也算豪爽,对自己也没什么可说的,就是整天想着让自己跟他一起去道上混,这点让张幼斌有点无奈。
 
不一会,七妹就出来对张幼斌道:“三哥,我都弄好了,你赶紧做饭吧,我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
 
张幼斌将手上的烟掐掉,对陈若然道:“你先坐会,我去做饭,饿了的话茶几上有零食先吃点垫补垫补。”
 
陈若然道了声谢,张幼斌让七妹陪她聊会,自己一个人下厨房忙活去了。
 
七妹今天买的菜还挺丰盛,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有排骨、柴鸡和鲈鱼,还有些青菜,这些都是自己拿手的菜,做起来也轻车熟路。
 
不到半个小时一顿丰盛的晚餐就做好了,招呼两人都餐厅吃饭,大老远陈若然就闻见了浓浓的香味,不自觉的道:“真香唉。”
天降狂卫张幼斌陈嫣最新全文免费小说阅读
七妹笑道:“当然啦,三哥做饭好吃极了,若然姐一会就知道了。”
 
一个糖醋排骨、重庆辣子鸡、清炖鲈鱼还有一盘西蓝花。
 
虽说都是家常菜,但味道把握的十分可口。
 
陈若然一个劲的夸赞张幼斌的厨艺了得,张幼斌开玩笑道:“你不都说了么?谁娶了我可算享了福了。”
 
陈若然一阵轻笑,接连点头道:“你要实在嫁不出去就跟着我得了,每天给我调酒做饭,再当个业余保镖。”
 
张幼斌故作惊讶的道:“哇,你这是公然招我入赘啊!一个月给多少钱?”
 
陈若然一听入赘二字又是一阵羞赧,红着脸啐道:“我就说了全燕京你最贫,一点都不假。”
 
饭后陈若然便迫不及待的要张幼斌给自己调杯酒,原本一顿饭下来很是开心的她又选择了能让人开心的酒,喝完之后就差没在客厅里跳支舞了。
 
陈若然对张幼斌的生活方式很是羡慕,这么温馨的家,又生活的无拘无束的,不像自己,除了上班被上级约束,回到家家人的约束更让自己接受不了,整个把自己当成了古代的大家闺秀养着。
 
陈若然试探性的问了问张幼斌欢不欢迎她常来做客,张幼斌笑道:“以后整天一块工作,你想来随时可以来,顺便下班后稍着我,省了趟打车钱。”
 
陈若然欣然答应下来这才满意的离开。
 
前脚刚送走陈若然,龚玥的电话后脚就打了过来。
 
张幼斌这两天一看见龚玥的电话出奇的头疼,由其是听到她老是跟自己念叨关于自己和陈嫣的事他就更是郁闷,但还是得硬着头皮接通。
 
电话刚接通龚玥就着急的道:“师父你在哪呢?”
 
“在家啊,怎么了?”张幼斌疑问道。
 
“哎呀,出事了,嫣嫣离家出走了。”
 
张幼斌惊讶的道:“离家出走?跑哪去了?”
 
龚玥焦急的道:“我也不知道,陈伯伯刚给我打了电话问我见到嫣嫣没有,嫣嫣离家出走也没告诉我,师父你快想想办法啊,这大晚上的嫣嫣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可怎么办。”
 
张幼斌冷静的想了想道:“咱们俩在这着急也没用,我估计她离家出走肯定会联系你或者联系我,把电话挂了吧,等一会她要再没来电话就出去找找。”张幼斌说的也没有底气,燕京这么大要找一个人简直和做梦一般无二。
 
龚玥觉得张幼斌说的很有道理,便道:“嫣嫣要给你打电话了,你记得第一时间通知我啊!”
 
挂掉电话一旁的七妹好奇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嫣姐离家出走了?”
 
张幼斌点了点头,无奈的道:“连龚玥也不知道她在哪,燕京城这么大到哪找这丫头去。”
 
七妹也有些着急,这么多天来她和陈嫣、龚玥还有陈若然几人都成了不错的好朋友,陈嫣被他父亲关在家里的事她也知道,只是不知道张幼斌这层关系罢了,想了想便问道:“嫣姐有没有经常去的地方?”
 
张幼斌不禁苦笑道:“我怎么知道她经常去哪,除了酒吧也实在想不到其他的地方了。”转而又恍然大悟的道:“对,她有可能在酒吧街附近,七妹你在家呆着,我出去找找。”
 
七妹忙道:“我跟你一起去。”
 
张幼斌起身拿起车钥匙,对七妹道:“你别跟着了,在家老实等我回来。”
 
说完,张幼斌便出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