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来去兮雁不归》主角:宇文炫萧依雁;讲述了:越影马通身汗汽腾腾,想必是飞驰了一夜,被活活累死了。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马,是宇文炫的心头之爱。别的且不说,单说它的草料,宇文炫也要亲自验看之后方可饲喂。可,究竟是什么,让宇文炫归心似箭,连越影的死活都不顾了呢?看他的神态,似乎是为了萧依雁。
归来去兮雁不归宇文炫萧依雁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归来去兮雁不归》精彩试读:
不,不可能!
 
邓宁容马上否认了这可怕的推断。
 
她宁愿相信宇文炫是为了她才连夜赶回的。
 
这么想着,邓宁容紧走几步,拉住了宇文炫的战袍,似有满腹委屈似的哽咽一声:“皇上……”
 
宇文炫却推开了她,怔怔地盯着那具焦黑的蜷缩的尸体。
 
“这是什么人?”他喃喃地问,仿佛梦呓一般。
 
邓宁容给心腹宫女扫过去一个眼神。
 
那宫女会意,匍匐在地,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答:“皇上,是,是,是萧皇后……”
 
“胡说!”宇文炫当即喝止,“朕的皇后怎么会是这黑黢黢的样子?!”
 
宫女伏首,哭道:“皇上,冷宫走水,萧皇后被烧,烧……烧……”
 
“一派胡言!”宇文炫一脚将宫女踢翻在地,“来人,拖出去斩了!”
 
宫女吓得脸色都变了,趴在地上不住地叩头:“皇上饶命啊,是……”
 
邓宁容怕宫女说出什么不该说的,忽然也跪了下来,满脸是泪地哭道:“皇上,是臣妾没有照看好皇后,臣妾甘愿受罚。”
 
她笃定,宇文炫是绝不会也不舍得惩罚她的。
 
宇文炫且不发落那宫女,只冷冷地盯着邓宁容:“我只问你,这火,究竟是怎么起的?”
 
邓宁容被宇文炫的森寒的目光惊得一激灵,遂含泪道:“昨夜,似乎是天降大火,无端地焚烧了冷宫。看见火起,我们都来相救,可这火也烧得奇怪,明明不见一点柴薪,却怎么泼水都扑不灭,而且,竟然只焚烧萧皇后所在的住所,而紧邻着这儿的柴薪一点燃烧的痕迹都没有。”
 
她指着宫墙过道的柴薪,有意将这场大火说成天降大火,好掩盖她纵火的实情。
 
其实,是她用魏国朝廷送来的一种罕见的油脂泼在了萧依雁所住的小屋,那油脂见火即燃,并且无法扑灭,直到燃烧殆尽才会自然熄灭,并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担心宇文炫不相信,她又对周围宫人说:“大家说,是不是这样的?”
归来去兮雁不归宇文炫萧依雁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宫人都惧怕邓宁容,皆伏首叩头:
 
“皇上,邓娘娘所言属实。”
 
“这火着实烧得奇怪。”
 
“是的,好像只为了烧冷宫。”
 
见宫人们为自己说话,邓宁容心下得意,面上却还是那么悲痛:“皇上,天降大火燃烧冷宫,必是皇后遭了天谴,皇后虽然心狠手辣,但看她死得如此悲惨,容儿心中委实不忍……”
 
说着,竟然用帕子掩着脸呜呜咽咽地悲泣起来:“皇后和我一起从突厥来到大周,纵然她害了我的孩子,可毕竟是……”
 
一边哭,一边偷觑宇文炫的脸色。
 
然而,让她失望和不安的是,宇文炫竟然没有来安抚她。
 
若在之前,只要她稍微有一点不开心,宇文炫都会放在心上,温言软语地抚慰。
 
可现在,她这么悲伤地哭着,宇文炫就像是没听见似的。
 
雪后天晴,空气异常的冷冽。
 
他仰望着湛蓝的碧空,半晌,断然否认:“不,她不是皇后,不是,决不是,朕的皇后不是这个样子的!”
 
邓宁容揩了揩眼泪,匍匐上前,伸手拈起焦尸身边那支镶嵌着猫儿眼的金钗,悲咽一声:“臣妾记得,这金钗是宣政三年,您初见皇后的时候赠与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