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得岁月可回首》主角:宋微微朱龙战;讲述了:这番慷慨激昂的斥责,江以凡竟然听完了,瞳孔骤然一缩,扑上去卡住林佑杰的脖子。林佑杰喘不过气,直直的退到墙根儿。“你把她藏起来了对不对?”“告诉我,白薇薇究竟在什么地方?”
 
愿得岁月可回首宋微微朱龙战全文免费阅读完结小说
《愿得岁月可回首》精彩试读:
“告诉我!”
 
“现在,立刻,马上!”
 
他咆哮着,不受控制的,双手锁紧了林佑杰的脖颈。
 
他亲眼见过白薇薇失明时的无助,他不相信,她会亲手把自己推下深渊,绝不信。
 
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为了爱情如此奋不顾身,白薇薇也不例外,绝不……
 
江以凡重复的告诉自己,妄图用这种方式,来救赎自己。
 
因为他心目中的爱,无法令他踏上这种地步,这种不可思议的偏激,没有人能做到。
 
他不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情分。
 
一定是白薇薇绞尽脑汁想出的戏码。
 
她一定下了很大功夫,就是为了看到他露出狼狈。
 
林佑杰好不容易挣脱了江以凡的束缚,急促的咳嗽几声,愤愤地看着江以凡:“江以凡,薇薇再也不想看到你。就算你站在她面前,她也无法看到你,因为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这个结果,你应该很满意才是啊……”
 
林佑杰语气有些颤抖。
 
这个凉薄的男人,真的不值得她拼命付出……
 
爱到支离破碎,伤痕累累,爱到奋不顾身,无怨无悔的地步……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怎么可能?”
 
江以凡把文件撕得粉碎砸在林佑杰的脸上:“你们两个联起手来玩我对不对?你们这样做来报复我,我之前对她不好,你们就用这种手段报复我!我才不信那个女人舍得毁掉自己的眼睛,我不信!”
 
林佑杰轻笑,理了理衬衣领子,转身,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总之,你想见到白薇薇,别痴心妄想了。她的态度很果决,这辈子都不想看见你听见你,至于孩子,自始至终你都不想要,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所以以后请你也不要过问,没有你的日子,她将过的很好……”
 
江以凡目光闪烁,喉结上下滑动。
 
那个小小的粉嫩的孩子,他一开始以为,那只是她演戏的成分,他从没纵容过她的肚子里会有爱的种子生长,他不停地摧毁,一直在摧毁……
 
可那种子,在腥风血雨中长了起来。
 
她一声不响的生下孩子。
 
这个女人,心太狠了,用无形的利刃在向他示威。
 
江以凡眼底的阴霾,一层一层加重。
 
当下,他只急切的想亲眼看看那个女人,她一定还能看见!他要证明他是对的,她只是在演戏!
 
他执拗的追问林佑杰,那个女人的去向,声音透着颤栗。
 
林佑杰不以为然的冷笑:“她身上已经没有你想要的东西了,你怎么反倒好像很不高兴呢?她以后再也不亏欠你什么,而且离你远远地,不碍你的眼,你何必再作茧自缚?”
 
“对了,病人还在等我,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林佑杰把身上的衣服整理妥帖,漠然的扫了江以凡一眼,径直走了。
 
空荡冰冷的走廊里,只有他一个人。
 
黑沉沉的影子倒映在大理石地板上,他有种无地自容的压迫感。
 
不,他心有不甘,白薇薇一定藏在某个角落里,盯着他落魄可笑的样子,他要把她揪出来,攥在手心里,好好的盘问她打的什么算盘。
愿得岁月可回首宋微微朱龙战全文免费阅读完结小说
一间,两间,三间……
 
他重新翻找了一遍,连白薇薇的影子都没找到,包括那出生不久的孩子,也奇迹般地消失了。
 
日暮四合,华灯初上,他的世界一片荒芜,寸草不生……
 
江以凡像一只找不到栖身之地的折翼鸟儿,气喘吁吁的感受着不安的压迫感一阵比一阵猛烈。
 
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车库里,他靠在车门上,明灭不定的火星在指尖闪烁。
 
他抽着烟,一下子就迷失了方向。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拿出手机拨通了助手阿炎的电话,努力保持冷静沉着:“把白薇薇的行踪给我找出来,掘地三尺,也要找到这个人。”
 
他一定要见到白薇薇,无论用什么方法,无论多久,他一定要亲眼看到,她完好如初的模样。
 
他心目中自私自利的白薇薇,怎么舍得摘掉自己的光明?肯定是假的……
 
下了一夜雨,晨曦轻薄,城市静悄悄的。
 
纯净的被褥里,白薇薇像是碎掉的瓷瓶被重新黏在一起的,平静的躺在那儿。
 
她眼睛的部位缠了一层又一层纱布,嘴唇也没一点血色。
 
手术后的痛感正开始侵袭这幅苍弱的身子,面部被扒开皮肉放在火上烤过一样,薄薄的刀片切过肌肉组织,留下横七竖八冰凉的,真切的疼,从孕妇到人母的过程,麻醉药散尽,郁积在一起的痛一点点蔓延,锥心裂肺。
 
林佑杰坐在床前,他恨不得可以帮她分担一半痛苦,所有的疼惜,都写在脸上。
 
这个情深似海的女人,恐怕世上再没有比她更傻的人了。
 
“好点了吗?”他握着她的手轻声问。
 
白薇薇吃力地扬起嘴角,声音喑哑,低沉的可怜:“佑杰,我再也不欠江以凡的情了,我和他再没什么爱恨了,是不是?”
 
她轻轻地把手缩了回去,抓住身边的床单,那笑容很吃力,若有若无。
 
林佑杰眼眶顿时红了,安慰她:“才不是这样,你什么都不欠他的,你这么好,他却视而不见,没有眼睛的是他才对,他太蠢了……薇薇,答应我,以后一定要好好的。”
 
“佑杰,谢谢你帮我做这些事。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他,那种爱,我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就像大树一样日益增长,已经长得很高很高了,已经根深蒂固了,现在不得不把它砍掉,但根还在,无论怎么都拔不完似的。我想,或许这就是我爱过他的证据吧……”
 
林佑杰心中五味杂陈。
 
他眼中最好的女人,却爱上没心没肺的男人。
 
有时候,真的没有公平可言。
 
他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她,再也不让她受伤。
 
现在体无完肤的她,他会一点一点地医治好。
 
林佑杰柔声说:“别想这么多了,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休养,你这次可是动了元气,休养不慎会落下病根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