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瑾年中》主角:薛芊芊严瑾;讲述了:那头的薛芊芊将信将疑:“是吗?可怎么那么急啊。”严瑾昨天是跟她提过要她回h市的事情,可她以为起码要过两三天的吧。怎么会急成这样,竟连最后一面都见不着,连声招呼都不打,薛芊芊忍不住皱眉。严瑾顾不得薛芊芊会怀疑什么了,他必须先把她送走:“乖,我过两天就去h市陪你。”
 
花开瑾年中薛芊芊严瑾全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花开瑾年中》精彩试读:
薛芊芊眼睛一亮:“你会来?”
 
严瑾咬牙:“会。”
 
薛芊芊不疑有他,完全放心道:“那好,我就在h市等你。”
 
“好。”
 
电话一挂,严瑾的脸色就冷了下来:“你若想我乖乖跟刘氏订婚,就最好能保证她安全到达h市。”
 
不想严太太听了却气炸了:“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你以为我在逼你?我可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就没必要干涉我的婚姻大事!”你不过是为了你的严氏家族长盛不衰罢了。
 
严瑾看也不看坐在那的刘涛和严太太,径直摔门而去。
 
薛芊芊并没有疑心什么,回到h市后,先去了趟公司跟各位同事打了个招呼,随后就前往母亲市中心的疗养院。
 
让她想不到的是,当她到的时候就从护士的口中得知母亲的病竟然意外好了大半。
 
她心头惊异莫明,期待和紧张占满了整个胸腔。
 
等亲眼看见母亲站在窗子前,看见她走来朝她微笑,眼中再不是从前的蒙昧混沌的时候,薛芊芊忍不住喜极而泣。
 
薛母看着自家女儿惊喜到激动的模样,眼角也慢慢湿润开了,眸中闪着心疼的泪花,神情复杂莫名:“辛苦你了,我的宝贝女儿。”
 
薛芊芊疾步上前,一把拥住失而复得的母亲,只知道一个劲儿的哭,临到现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曾经在心里无数次期盼的场景就这样发生在眼前,却发现都比不过眼前这一幕来的冲击。
 
这是她的母亲啊,是她恢复神智,失而复得的母亲。
 
薛芊芊脸上满是泪水,哽咽抽泣。
 
倒是薛母先无奈了:“傻孩子,该高兴的,怎么哭成这样。”她轻拍着薛芊芊的背脊,就像安抚小孩一样。
 
薛芊芊抹了把泪,才从母亲怀里出来,问道:“母亲是什么时候好转的,是不是等了很久?”薛芊芊咬着唇,想到母亲刚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最爱的女儿不在身边,而是把她一个人扔在了人生地不熟的疗养院,心里一定是恐慌、混乱的,她忍不住愧疚。
 
薛母摸摸女儿乌亮的头发,知子莫如母,薛芊芊的愧疚,薛母又怎会看不到眼里:“不久,也才刚醒,这不,没过几天你就来了。”薛母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薛母并没有问薛芊芊怎么会让她住在市中心的昂贵疗养院里,又是从哪里来的钱,薛芊芊也轻易不会提起,当然没有注意到自己母亲眼底闪过的一丝难以察觉的坚定。
 
薛芊芊想给严瑾打电话,她想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他,但是反复打了十多个电话,严瑾却都没有接。怎么回事?他是在忙,所以没看到吗?
 
不知为何,疑惑与不安瞬间在心中升腾,却最后还是被压了下去。
 
薛母瞥了眼女儿拿着手机魂不守舍的状态,眉头皱了皱,张了张口,还是说出了口:“工作很忙吧,要是忙,你先去忙工作,我这儿反正也没什么事。”
 
薛芊芊闻言一愣,笑道:“妈你说的什么话,工作再重要有你重要吗?”说完,嗔了她一眼。
 
惹得薛母哈哈一笑:“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工作上的事情完不成,可别怪到我头上哦!”
花开瑾年中薛芊芊严瑾全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薛芊芊笑着摇了摇头。
 
因为房子已经卖出去了,薛芊芊短时间内不打算接母亲回家,加上公司确实业务周转有些困难,原计划买房的事情也只能搁置。
 
第二天去了公司,才发现她这个临时总裁已经在公司传开了,是的,临时,薛芊芊并没有打算将严瑾的服装设计公司据为己有的打算,既然严瑾让她帮忙担任总裁一职,她自然不会推辞,但也只是不会推辞而已。这个公司的所有人永远都是严瑾。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位置来得并不稳固,更像是严瑾顺水推舟做人情送的,她不喜欢这样的人情,免得被人说是裙带关系。
 
但实际上公司自从经历了上次刘涛事件后,反而更加团结了,几乎没有人对薛芊芊出任总裁表示异议。
 
这倒是让薛芊芊有些诧异。
 
严宇服装设计公司虽说业绩平平,但靠着严宇这个知名品牌,在h市一直是属于高端奢侈品,而竞争者更是寥寥。
 
而薛芊芊刚上任就发现情况可能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好。她发现h市的本地品牌都有些隐隐排斥严宇这个外来大牌,其中更是以一家名叫华蕊的设计公司尤为突出,不仅在商场上号称跟严宇的设计风格截然相反、更胜一筹,还在宣传上大放厥词,跟严宇隐隐成针锋相对、两足鼎立的局面。
 
华蕊?薛芊芊忍不住皱眉,这家企业三个月前遭遇经济危机,后来传言有位大佬趁机将其购下,随后便开始大刀阔斧改革,整个企业实力翻了不止一番,后来还屡屡针对严宇。
 
一家刚转型改革的新兴企业竟然有这个胆量,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有必胜的把握?
 
薛芊芊手里捏着华蕊的资料,皱眉沉思。
 
随后,下令公司按兵不动,暂时不回应华蕊的宣战,她到想看看,华蕊那位幕后大佬想做什么?只要他按耐不住主动来找她,那就算谈判,她也赢在了开头。
 
有时候,商斗比的就是谁更沉得住气,若是沉不住气了,谁知道下一个等待着的会不会是陷阱。也不怪薛芊芊多想,她毕竟也是在商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物了,多个心眼,多留意华蕊的动向总不是坏事。
 
而且,她有感觉,华蕊是针对严宇的。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处理了一些公司的琐事,薛芊芊就往疗养院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