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情深:傲娇老公送上门》主角:沈墨阳顾南心;讲述了:顾南心看着沈墨阳,忽然就想起一句话来。有时候世界很大,大到一辈子都没有机会遇见。有时候世界又很小,小到一抬头就看见了你的笑脸。当然现在她看到的,不可能是沈墨阳的笑脸。她忍不住有些恍神,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沈墨阳。
 
火爆小说《一念情深:傲娇老公送上门》在线免费阅读
《一念情深:傲娇老公送上门》精彩试读:
就在这恍神的瞬间,从前被压制的不肯也不敢回想的记忆犹如汹涌的洪水,铺天盖地涌了出来。
 
那个时候,她为了养他刁钻又娇弱的胃,将自己的生活费全贴到了他身上,以至于自己常常饿的恨不能吃土。
 
那一天是圣诞节,有个经常做慈善的大人物在卡尔顿大酒店免费发放烤火鸡跟点心,她闻着那香味简直迈不动脚了。可是人太多,她很害怕人潮将他们冲散,也不敢上前去领取食物。
 
他听到她不满的抱怨,拉着她的手轻声又坚定的说:等以后,我一定带你进去吃大餐。
 
经年后,她终于来到这里吃大餐了。
 
可却不是他带她来的。
 
他的身边,也换了如花美眷。
 
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她跟他,却犹如隔了一生一世那么久远。
 
于是从前的美好记忆,也因此而变得面目狰狞了起来。
 
“顾小姐?”简明琮担心的瞧着神色恍惚的顾南心,“没事吧?”
 
顾南心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她不再看沈墨阳与他身边的娇美未婚妻,她歉意的对简明琮笑了笑,“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
 
终于调适好自己的心情后,她微笑着对简明琮道:“谢谢你请我们来这么好的地方吃饭。”
 
隔壁桌的沈墨阳忽然朝服务生招了招手,“把你们经理喊过来。”
 
一直有些不安的吴笑薇轻轻拉了拉他的手:“墨阳,怎么了?”
 
沈墨阳没有回她,只端起手边的红酒,优雅又缓慢的浅饮了一口。
 
吴笑薇轻轻咬了咬红唇,看向顾南心与小莫的目光沉郁的仿佛雨前的天空。今天一而再再而三的偶遇,让她原本充满了疑虑的心变得更加不安与难堪,尤其此时沈墨阳对她避而不谈的冷淡态度,更别提这还是当着那个女人的面!
 
这些年来在沈墨阳面前完全压制着的脾气与骄傲终于苏醒了过来,她忍无可忍的看着沈墨阳,轻声问他:“今晚原本约好要去我家的。你取消约定带我来这里吃饭,是因为她吗?”
 
“你想太多了。”沈墨阳看着她,原本冷清的俊脸缓缓笑开,温柔而深沉的说道。
 
不知道是他难得一见的笑容起了作用,还是这温柔低缓的音调具有某种魔力。吴笑薇发寒的心头一暖,神情又柔和下来,“那为什么突然要来这里吃饭?”
 
沈墨阳的眸色是漆黑的,当他牢牢凝视着人时,温柔如水一般流荡,“你不喜欢吗?”
 
吴笑薇的脸颊慢慢红起来,“喜欢的。只要跟你在一起,不论做什么,我都是喜欢的。”
 
两人一副深情缱绻的模样。
 
从顾南心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见沈墨阳轻抿的嘴唇,眼睛里层层涌上浓的化不开的温柔,凝望着吴笑薇的深邃眼窝里的迷恋几乎要满溢出来。
 
曾几何时,他也是这样“看”她的。
 
顾南心一颗心酸到发涨,又存了说不出的愤懑恼恨,清透明亮的眼神一点一点冷下来,垂下了眼帘。
 
值班经理很快过来了,恭敬的立在沈墨阳身前,恭声询问道:“请问沈先生有什么需要?”
 
沈墨阳原还温柔缱绻的神色瞬间变冷,淡淡扫了眼顾南心,“卡尔顿要关门了?怎么什么随随便便的人都可以进来?”
 
他的音量不高不低,却足以让顾南心听得清清楚楚。
 
这边的动静也终于惊动了大厅其他客人,众人纷纷侧目,一时间,沈墨阳与顾南心这两桌便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顾南心紧紧握住拳头,气愤又难堪,忍不住朝沈墨阳投去恶狠狠地一眼。
 
“心心。”小莫担忧的拉住她的手,紧紧皱着小眉头与她一起同仇敌忾的瞪着沈墨阳。
 
顾南心这才想起儿子也在身边,让他看到这样的场面,她心里愈发酸胀难言。不想让小莫担心,她微微倾身搂了搂儿子,“我没事。”
 
经理很是为难,看了看与餐厅格格不入的顾南心与小莫,将求助的视线投向了简明琮。
火爆小说《一念情深:傲娇老公送上门》在线免费阅读
简明琮轻轻拍了拍顾南心紧绷的单薄肩头,轻声安抚道:“别担心,交给我。”
 
他说着,起身缓步走向沈墨阳那边,面上带着他一贯温和的笑容,“这么巧沈总也在这里吃饭,不知道沈总对我带来的客人有什么意见?”
 
沈墨阳微微眯眼,简明琮站着,他坐着没动,然而从下而上的打量视线轻慢而高傲:“那是简总的朋友?什么时候简总交朋友的眼光跟水准变成了这个样子?简总可要当心,有些人看起来清纯无害,其实最会骗人。”
 
简明琮轻笑一声:“多谢沈总的提醒。简某自信看人的眼光还不差。今天难得遇到沈总跟吴小姐,希望两位在卡尔顿用餐愉快。”
 
他转过头吩咐经理:“今晚沈总的账单挂在我账上,算是我请沈总跟吴小姐了。”
 
他说完,对沈墨阳与吴笑薇礼貌的点了点头,打算离开。
 
然而沈墨阳却忽的变了脸,神情越发傲慢冷厉:“简总这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沈某人没钱买单?”
 
简明琮微笑不变,只是眉头轻轻挑了挑,“那么沈总的意思?”
 
“什么层次的人,就该待在什么地方,简总以为呢?”
 
“或许沈总交朋友喜欢分层次,不过我这个人随性惯了,交朋友只凭心意。”
 
“简总‘雅量’,令人钦佩。”沈墨阳微笑眯眼,眼底有寒气涌动。
 
“沈总过奖。”简明琮依然温润清雅,“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就不打扰你二位用餐了,希望沈总跟我们一样,也能有个愉快的周末。”
 
……
 
沈墨阳带着吴笑薇刚走出卡尔顿,听见身后有轻却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他似察觉到什么,停下脚步转过身。
 
追过来的人果然是小莫。
 
沈墨阳将吴笑薇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拿下来,“你去车里等我。”
 
吴笑薇乖巧的点点头,却又忍不住多看了小莫一眼,转身先上车去。
 
“可以跟你谈谈吗?”小莫走到沈墨阳跟前,扬起紧绷的小脸严肃的开口问道。
 
沈墨阳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小莫,“你以什么身份跟我谈,我儿子的身份?还是随随便便的路人?如果是前者,当然没有问题,如果是后者,我凭什么要跟你谈?”
 
小莫一愣,踌躇了一下才万般不情愿的开口,“我有的选择吗?”
 
想要跟他谈话,就得承认他的身份。小莫虽然不情愿,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干脆不再纠结,直接问他道:“要怎么样你才肯放弃为难心心?”
 
“我要什么,你跟你妈都很清楚。”沈墨阳看着他,那双冷清的黑眸里倒映着的,是一双同样冷清的黑眸。
 
“没有商量的余地?”说出这一句话来,已经算是小莫在哀求了。
 
然而沈墨阳心硬如铁,薄薄的唇瓣冷冷吐出两个字,“没有。”
 
小莫虽然并不意外,却还是黯然了神色,“我知道了。是不是我跟你回去,你就再也不会找心心的麻烦,花店也会还给她?”
 
“我保证。”
 
“我要想一想。”最后,小莫这样说。
 
“想要保护什么人,自己先要变强,否则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沈墨阳淡淡道:“这是我教你的第一课。”
 
……
 
“小莫这孩子上个厕所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酒店里,顾南心放心刀叉,有些不安的张望着。
 
简明琮见她担心,也跟着放下刀叉,“你别急,我去厕所看看。”
 
他正要起身,就见小莫正从厕所的方向走过来。
 
顾南心也看见了,松了一口气,“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怎么去了那么久?”
 
小莫情绪不太高,摇了摇头,“没有不舒服。你吃好了吗?我想回家。”
 
“吃好了。”顾南心一向唯儿子的命是从,听说他想回家,哪有不应的,转头跟简明琮说道:“今天多谢简先生的招待,我们就先回去了。”
 
“我送你们回去。”简明琮起身。
 
简宝贝也跟着离开座位,“我也要送顾阿姨跟小莫。”
 
四人准备离开,经理这时候却迎了上来,“简总。”
 
“什么事?”简明琮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便停下脚步来。
 
“之前您吩咐沈总的账单记在您账上,结果刚才沈总离开时自己买单了。”
 
“既然沈总不领情,那就算了,这不算什么大事。”简明琮温声说道。
 
“还有——”经理颇有些无奈的道:“沈总将你们的单也买了。”
 
简明琮顿了下,下意识的看了身旁的顾南心一眼。
 
顾南心脸上的惊色掩都掩不住。
 
“沈总不但买了这次的单,还将未来一个月的单都买了,并且买的还是他跟您还有这位小姐的单。”经理干脆一口气说完了,“沈总还说,简总雅量,但他也不能让您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