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所至是你》小说主角是景墨琅 简微。精彩片段:简微在酒店洗完澡,结果发现窗户是开的,照她的习惯,窗户应该是开的,肯定有人进来了。就算起了警觉,却还是着了道,景墨琅把她治住了,希望简微能帮他一下,因为外面有人在追查他。
 
《清风所至是你》精彩试读
 
“扎针不会,伺候我又不乐意,你是不是不想做了?”
 
还没走进病房,就听见一阵粗犷的冷喝声。
 
简薇皱了皱眉,加快脚步。
 
304号病房的人她记得,吴云,昨天转进来的,酒精中毒刚洗完胃。
 
据说是某财阀的继承人,仗着家里有几个钱,就嚣张跋扈,肆意妄为。
 
这种人她见的多了,你越是忍气吞声,他就越是得寸进尺。
 
推开门,一室狼藉,叶子满脸泪痕,缩在墙角小声啜泣着。
 
见到来人,她顿时一擦眼泪,求救般地站起来,“护……护士长。”
 
“没事,别哭了。”拍了拍肩膀,简薇投过去一个安心的眼神。
 
“你就是护士长?”病床上的男人打量着她,肿胀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吴先生,叶子的事很抱歉,她是新来的,还不太上手。”
 
她简单地开口,算是承认自己的身份。
 
听到这话,原本暴怒的男人突然嬉笑起来,“无妨,既然她不熟练,就由你来代替吧。”
 
论姿色,这个护士长可比刚才那个臭丫头强多了,看起来身材也不错!
 
朝叶子使了个眼色,她拿起一旁的橡胶管系在男人胳膊上,开始熟练地替他注射。
 
叶子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吸了吸鼻子,快速出了病房。
 
四下看了看,见没人经过,她立即将门锁上,并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钥匙断片塞进锁芯,然后若无其事地离开。
 
打完消炎针,简薇站起来就要离开,却被男人一把抓住手腕。
 
“小妞,别急着走,留下来陪陪我!”
 
“吴先生,请自重!”不动声色地抽回手,她冷声道。
 
“哟,还挺有骨气,大爷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
 
吴云搓了搓手,从口袋掏出一张金卡,“这里面有一百万,把我伺候舒服了,这些钱就都是你的。”
 
冷哼一声,她面无表情地抬眸,“这里是医院,不是娱乐场所,请您分清场合。”
 
说罢,拉开门把手就要出去,无奈,怎么用力都拉不开。
 
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这又是叶子事先设计好的?
 

 
病房是隔音的,恐怕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见的,眼下,只能尽量拖延时间了。
 
见她转过身,吴云得意一笑,“怎么,想明白了?也是,一百万对你这个护士来说,就算是一辈子也挣不到。”
 
简薇莞尔一笑,若无其事地蹲在地上收拾杂物,一边却道:“不知道吴先生认不认识景墨琅?”
 
“华蓝集团董事长景致远的长子景墨琅?”吴云挑了挑眉,颇有些不屑的味道,“你问他做什么?”
 
“也没什么,方才我过来时,他要我代他向你问好,顺便问问家父对城西那块地的看法。”
 
如今报纸上炒得沸沸扬扬的,就是关于城西开发旅游区的案子。
 
吴氏作为A市数一数二的房地产大亨,自然也对那块地虎视眈眈。
 
她在赌,赌这个男人的胆量和勇气。
 
床上的人沉思了片刻,似乎是在考虑这话的真实性。
 
如果这个女人真的和景家有关系,那他还是小心为妙。
 
“你和景墨琅是什么关系,又怎么知道我们吴家对那块地感兴趣?”
 
眸光一转,她淡淡开口,“我和景家的千金是同学兼好闺蜜,自然就和景墨琅熟识。”
 
“眼下他们兄妹两就在楼上的VIP病房,吴先生若是不信,可以亲自上去看一看。”
 
要说他认识景墨琅,这人恐怕不信,倒不如搬出景襄,或许还能增加几分可信度。
 
半晌都没有等到答复,以为对方被瞒了过去,一起身,蓦然发现吴云就站在身后。
 
还没反应过来,腰肢就被紧紧锁住,一张肥厚的嘴唇顿时凑了过来。
 
“吴先生,你做什么,快放开我!”简薇又惊又恼,用力挣扎,却不能逃脱男人的魔掌。
 
“小小年纪就会撒谎,要不是看你的手抖成那样,我还真是信了你的话呢!”
 
不由分说,吴云抬手就是一巴掌,“妈的,最讨厌别人耍老子了,贱人!”
 
简薇只觉得响声贯耳而过,脑袋轰隆一声,刹那间什么都听不见了,只能模糊看清男人一张一合的嘴。
 
顾不上她嘴角的鲜血,吴云粗暴地吸允着她的唇角,大手更是不安分地探到她衣内。
 
“唔……放开我……”推不开身上的人,她牙齿一用力,狠狠咬上在口腔翻滚的舌头。
 
“嗷……”
 
一声惨叫过后,她被重重地推到了墙角,后脑勺正撞上雪白的墙壁。
 
一股温热从头上流到脖子,接下来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不知何时躺在了病床上。
 
简薇反弹一样地看着被子里的身体,见衣服还在身上,顿时放心了。
 
这才发现,景墨琅坐在病床旁摆弄着热气腾腾的早点。
 
而电视上正播着一则惊天新闻。
 
吴氏继承人吴云因强暴天仁医院护士被拘,当事人不堪侮辱坠楼自杀。
 
小心翼翼地看过去,那家伙像是早有预料一样,表情沉静如水,就像听一件跟他毫不相干的事情。
 
“嘶……”她动了动,头上顿时传来一阵剧痛。
 
“醒了?”低沉的嗓音,温润而富有磁性。
 
“怎么回事?”她指的是那则新闻。
 
“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在她心里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那也不应该用死来作为惩罚。”虚弱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愠怒。
 
浓密的剑眉稍稍上挑,他道:“你以为是我杀了叶子?”
 
那种人,不配他动手。
 
“不是你……那……”她下意识地选择相信他。
 
“我只不过给吴云发了一张倪卉和叶子接头的照片,没想到为了安抚他,倪卉竟然把叶子送过去当做赔罪。”
 
见她一脸呆怔,他低笑一声,“怎么,心软了?”
 
“我只是觉得……好残酷。”她苦笑。
 
“如果你一直抱着这种心理,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查你母亲的死因了,因为无论是结果还是过程,都会比这更残酷。”
 
况且,对付倪氏姐妹,优柔寡断相当于自寻死路。
 
“我知道了。”简薇垂下眸,眼里闪过一丝坚定。
 
“好了,吃早餐吧。”
 
话落,他将盛好的粥放到床桌上。
 
莫名的,她心里一暖。
 
“谢谢。”
 
“以后不需要和我客气,毕竟我们即将成为夫妻。”
 
“哦”,简微尴尬地应了一声,低下头不再言语。
 
“真特么倒霉,大姨妈居然提前了三天,说好的游泳又泡汤了。”
 
轰隆一声,门被人推开。
 
容菡一手拿着玫瑰,一手拎着保温盒走了进来。
 
看到轮椅上的景墨琅,白皙的小脸染上一抹尴尬。
 
“咳,那个,景先生也在啊。”
 
“你好。”景墨琅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
 
“这位是我的好闺蜜,容菡,是妇产科的医生。”放下粥,简薇介绍道。
 
“嗯,你们先聊,我去处理点事。”说完,他便摇着轮椅出了门。
 

 
“啧啧啧……”看着那宽阔的背影,容菡一阵咋舌。
 
“你真有本事啊,这么快就把高富帅弄到手了!”她可是记得,某人前几天还骂别人神经病来着!
 
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简薇拿出那份合同递给她,“这只是权宜之计,你看看吧。”
 
“什么鬼?”容菡一边翻看着条款,一边忍不住调侃,“你们真会玩,还签上契约了。”
 
看到末尾的那一串零时,她忍不住惊呼一声,“哇哦,一千万,薇薇,要是你们离婚了,你可就是富婆了。”
 
“够了吧你,掉钱眼里去了,我是为了查出妈妈的死因才接受的,不是因为那笔钱。”
 
“好了,不逗你了,我知道你傲骨嶙峋,不为五斗米折腰。”
 
合上文件,容菡眼里一阵放光,“妞,景墨琅可不是一般的高富帅,不如……”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现在我没心情,感情的是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这话,像是接受又像是反驳,容菡终于悻悻地闭了嘴。
 
休息了一天,第二天简薇就拆掉绷带上岗了。
 
“真不愧是劳动楷模,受伤了都不肯歇会儿。”刚从办公室出来,就被人拍了拍肩膀。
 
看到来人,她笑了笑,“你批的那三天假,我可不敢休,省的别人说你护短。”
 
“怕什么,我可是主任,谁敢说我坏话?”阳谦半开玩笑地说。
 
“你不知道背地里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包括她晋升护士长一职,到现在都有很多人不服气。
 
事实上,付出了多少努力,只有她自己知道。
 
“你是因公受伤,假是我父亲亲自批的。”
 
“院长?”她有些不敢置信地张了张嘴。
 
“你的付出他都看在眼里,所以,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做好你自己就行!”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
 
从实习生到护士长,如果不是他的鼓舞和指导,她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瞧你,还和大学的时候一样,每次都忘把领子翻过来。”
 
说话间,她自然地替他整理衣领。
 
“还是你细心。”阳谦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早已巨浪滔天。
 
多久了,他们有多久没这么亲昵了?
 
自从上班以来,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她总是刻意和他保持距离,甚至连轮休约她吃饭都不肯。
 
“聊什么,这么开心?”
 
雅致的语声自身后传来,坐在轮椅上的景墨琅缓缓靠近,冷然打量着她身边的人。
 
手上的动作一滞,她转过身,正对上一双晦暗的眸子。
 
“没……没什么。”知道他肯定误会了,简微下意识地想解释。
 
“景先生吧,我是阳谦,薇薇的学长。”
 
阳谦认识他,他就是昨天奋不顾身砸破玻璃,救出薇薇的男人。
 
不过,相比起昨晚的暴躁和冷厉,眼下他的优雅和淡然,很难让人联想到是同一个人。
 
礼貌的握手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应,正当他打算放弃时,对方伸手反握住他。
 
“你好,我是景墨琅,薇薇的未婚夫。”
 
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景墨琅猛然加重力道,然后倏然松开。
 
旁人看不出来,阳谦却是感觉得真真切切。
 
看到两人“友好”地握手,简薇松了口气,可听到后面的话,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这人怎么这么藏不住话,订婚的事她还没打算告诉别人呢!
 
“是吗?那恭喜你们了!”
 
阳谦脸色一僵,转过头看向简薇,眼里不是责备,而是心痛。
 
难道,他又迟了一步?
 
捕捉到他眼里的情绪,景墨琅心里竟然有一丝不自在。
 
抬眸,他道:“薇薇,我有点头晕,送我回房吧。”
 
“哦,那我们先走了学长。”朝阳谦挥了挥手,简薇推着轮椅离开。
 
看着两人的背影,他心里一阵失落。
 
原来,容菡告诉他的是真的,薇薇真的要嫁给别人了。
 
“你知道他的心意吧?”关上门,景墨琅漫不经心地问道。
 
“什么?”简薇一时没弄明白话里的意思。
 
“阳谦,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墨澈的眼睛一眯,难道这个后知后觉的笨女人还没发现么?
 
《清风所至是你》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