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不忘》小说主角是寒逸 柳萌。精彩片段:柳萌家里遭遇危机,她被父母卖给了一个老男人李总做代孕,危机时候,寒逸出现了,帮他解决了李家的麻烦。但寒逸要求柳萌嫁给他,嫁给寒逸倒没什么,关键寒逸是鬼啊,怎么嫁?
 
《冥冥不忘》精彩试读
 
寒逸皱了皱眉头,身形瞬间移动到我的面前,取走我手中的画。忽然他转过身,高挑的背影绷紧。
 
“躲在我身后!”
 
一阵刺骨阴风吹过,无数婴儿的啼哭响起,女鬼和未成形的婴鬼追了过来。
 
那女鬼也不知什么来头,周身都散发着股股黑色怨气。一头黑得发绿的长发如同无数触手,向着四周疯狂地生长开去,暗红的血水从她眼眶窟窿流下。
 
血肉模糊的鬼婴钻进了她的肚子,女鬼巨大的肚子不停在蠕动,看得我差点吐出来。
 
寒逸想要打开手中的画卷,女鬼察觉到疯长的头发缠上他的手腕。《钟馗捉鬼》图差点被女鬼的头发撕碎。
 
“将画卷打开!”寒意一只手抵抗女鬼,腾出的一只手将画卷丢给了我。
 
这画卷简直像个烫手山芋,女鬼漫天飞舞的长发下流血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我两腿不争气地发软。
 
谁知女鬼竟不按套路出牌,她丢下寒逸朝我扑了过来。
 
就在这一瞬间,我打开了手中的画卷,金光射出。女鬼发出凄厉的哀嚎。
 
她肚子里的鬼婴破体而出,朝着我心脏的位置钻了进去。一股阴冷的寒气在我身体内乱窜,内脏似乎都被冻住了。
脑海里有个声音奶声奶气地叫我,“娘……”
 
这一声“娘”让我的心一颤,所有的害怕烟消云散,就觉得它是我的孩子。忽然心口的地方传来痛楚,像是有把看不见的刀捅了进去。
 
“从她身体里滚出来,她身体承受不住你的婴魂!”寒逸冷冷地对着我说,一只手刺入我的胸前,撕裂的痛就像是捏住了我的心脏。
 
“寒逸,别以为我不知道她是谁!她是整个冥界都在寻找的转世者!你捏碎这颗心脏,她就会死!”我忍着胸前剧痛,不受控制地说出这番话。
 
转世者?什么鬼意思?
 
“你想用她威胁我?只要她的灵魂完好,我不在意多等一世!”寒逸眼睛微眯,眼神透着杀意。
 
“你们找了五百年才找到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对冥界而言至关重要!”我体内的女鬼发出鬼魅的笑声。
 
寒逸不说话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我靠!再捏下去,我就快没命了!我招谁惹谁了,大学刚毕业大好的人生刚开始,却先被人欺负再被鬼欺负,老子受够了!
 
霎时间,一道光芒从我心脏的位置射出,其中夹杂着女鬼痛苦的呻吟和婴儿的哭声:“冥王在上,他让我和腹中的孩子不得善终,请您为我们复仇!”
 
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我两眼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躺在谁的背上,淡淡的声音响起,“醒了?命真是够大的。”
 
说完,寒逸就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地将我扔在了地上。
 
“女鬼和婴鬼魂飞魄散了?”我揉着肩膀浑身没有力气,“你们说的转世者,是什么意思?”
 
寒逸没有回答的意思,动作养眼地点了一根烟。
 
“关于我的事情,为什么不让我知道?”我继续追问。
 
他不耐烦地俯身吻住我的嘴唇,“现在告诉你也没用,你只会给我添麻烦!”他薄薄冰凉的唇瓣有一股薄荷烟草的气息,我呆呆地瞪着眼睛。
 
搞毛?这是我守了二十年的初吻!就这么被他亲没了?
 
“你……你做什么?”我脸红得像个大闸蟹,一遍遍用袖子擦嘴。
 
他侧过身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都已经吻过了,还想再来一遍!”
 
“色鬼,臭流氓!你知不知道这种亲亲代表什么含义?”我瞪着他,简直要暴走。我的初吻不明不白地就被一个鬼给夺走了!
 
他一米八的身材在我面前俯了下来,漆黑的冷瞳很认真地看着我,“吻你的意思是,以后你只有我这一个男人!”
 
我被他盯得脸红脖子粗,“胡扯!不是这个意思!”
 
寒逸站直了身子,语气霸道得不容反驳,“在冥域,吻就代表这个意思!”
 
我走回李家别墅时,天已经亮了,外面有不少人围着,门外也被拉起了警戒线,像是出了大事。
 
我小心翼翼往别墅内看了一眼,听见不少人在说:“现在的人真是可怕,警察能早点抓到她才好!一晚上竟能杀掉这么多人!听说是谋财害命,可惜李家夫妇还是被她害死了……你没看见尸体呢!都不成人形了。”
 
另一个大妈点头,“人跑掉了,不知躲在哪!”
 
我听得发懵,他们不是被鬼弄死的吗?哪来的杀人凶手?
 
我总觉得情况不对,这几天发生了太多难以解释的事情,疲惫到了极点。我慢吞吞朝自己家街道走去,楼下停着好几辆警车。
 
“你是不是叫柳萌?”警察整理了一下身上制服,劈头盖脸就问。
 
“怎么了……”
 
没等我问完,他们就扭着我胳膊将我拷了起了。
 
警察将我推入警车,公式化地说了一句,“柳萌,你现在被怀疑和一起谋杀案有关,请和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
 
在讯问室里,警察拿出了证据。那些录音录像早被李家人修改过了,还从我家搜出了我计划行凶的日记本。
 
警察罗列的证据我没仔细去听,心里空荡荡的连愤怒都没有。我爸妈能做出这种事,我并不奇怪。
 
但还是没想到,他们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掩盖自己卖女儿代孕的事,竟帮着李家人捏造证据,推我出来当替罪羊。
 
审问了半天,警察看从我嘴里问不出来什么,于是带我去和我父母对质口供。
 
我妈见到我,便疯了一样破口大骂:“你还敢来见我!没用的扫把星!贱货,赔钱货!你快看看我们被你害成什么样子了!”
 
不堪入耳的话源源不断地从我妈嘴里面吐出来,要不是警察拉着,她就要冲上来打我,我爸也跟在后面对我推推搡搡。
 
对质结束,警察面无表情地拿出一份材料让我签字。
 
“你父母以及李家佣人的口供都表明你参与了李家谋杀案,现在正式对你提出刑事拘留,请你配合在这里签字。”
 
我摇头,冷冷地看着他们:“我不承认,我没有做过!老天是长眼的!”
 
“恶人终会有恶报!”
 
准备离开讯问室的我爸妈停下脚步,脸色变了变。我移开眼睛,不想再看他们,任由警察将我拷在讯问室的椅子上。
 
铁门被关上,讯问室里只剩下我一人,我扯了扯手铐才发现手腕上的皮肤被磨破了。
 
如果找不到我被诬陷的证据,我是不是会被判处死刑?
 
盯着白秃秃的墙,我想到了那个说我是他天定之人的男鬼。他会来救我吗?
 
我失神笑了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窝囊,竟对只见过几面,脾气极差的男色鬼有了依赖!
 
一阵胡思乱想后,我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有人在解我手铐,我一惊立马睁开了眼睛,欣喜地问:“是不是查清楚了?”
 
那人没说话,将讯问室的大门反锁,手指用力掐上我的脖子,“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
 
《冥冥不忘》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