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刑案调查》小说主角是陆慈 黄莉。精彩片段:陆慈身前本是想做一个出色的刑警,结果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不幸中弹离开了这个人世。可是,连阴曹地府也不收陆慈,他就这样飘荡着。直到他遇到了老林黄莉,这两个人都是刑警,出来执行任务。因为老林知道一些鬼怪的本领,所以他能看见陆慈,有了陆慈这个鬼做帮手,对他们来说是很有好处的......
 
《诡秘刑案调查》精彩试读
 
“正在尽力调查,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老林忽悠起群众,还是那一套说辞,护士长嘟囔着,欲说又止,最后还是没忍住,扒
 
着门框问道:“警察同志,我听说你们派出所要请茅山道士来抓鬼,说什么地狱漏了
 
空子,让下面那些野鬼给跑上来作怪了,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快走快走,哪听来的嚼舌根子,都把嘴把严实了,别出去乱宣传引起恐慌!”老林
 
发了狠,一把将护士长给推了出去,顺手给关了病房门。
 
黄莉还没醒,给扔在了后座,只有我跟老林进了病房,普通人是根本看不到我,老林
 
关了门,也是保险起见,这个地他也来了不止一次了,进了屋就给介绍了起来。
 
“陆慈,这就是第一起案件的案发现场,死者张华,就住在靠窗的这张床位,当时他
 
是一个人住的一间房,陪着看护的,是他的老母亲,睡在这边的沙发上……”
 
整个案发现场并没有什么奇特,没有打斗的痕迹,因为算是半个公共场所,现场的指
 
纹提取也比较困难,监控也显示,在死者死亡的那段时间里,根本没有任何人进入病
 
房。
 
老林手舞足蹈,动作幅度夸张地给介绍着,不过若是要有外人看来,他现在肯定像是
 
个疯子,对着空无一人的病房,对着空气自言自语,眉飞色舞。
 
这是老林的一贯作风,行为夸张,我也不由的想要发笑,但再看他一个老刑警,如此
 
兢兢业业的办案子,心里也有些肃然起敬,跟随着他的指引,我嗅了嗅鼻子……
 
病房内的一切还保持着原样,就连床单还呈现怪异的扭曲形状,窗户紧闭,窗外就是
 
繁华的京华路,我用手指抚摸着那张病床,摇了摇头对老林说道:“没有鬼气,也没
 
有冤魂……”
 
确实我没有闻到一丝异样的气味,整个房间“干净”的出奇。
 
人死之后第一个七天,被称为头七,此时魂魄刚聚,在身死之地徘徊,而后等待被接
 
引至轮回道,这一路要经历七七四十九天,六七之时与亲人再聚送别,七七之后,坠
 
入轮回界,转生再世……
 
所以必须在人死后的四十九天之内,寻找的死者的冤魂,利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向死
 
者询问出案情的真实情况,从而才能找出真凶!
 
那一件轰动全国的西南大学溶尸案,就是我与老林配合,在死者六七忌日那天,捕捉
 
到了他的冤魂,找到了破案的关键线索!
 
不过那鬼魂的样子可不敢恭维,全身上下都是腐肉浓疮,面目全非,身经百战的老林
 
都忍不住吐出了隔夜饭……
 
病房内,老林似乎有些不甘心,来来回回转了三四遍,嘴里嘀咕着:“不可能啊,怎
 
么会一点痕迹都没有……”
 
“老林,这屋子太干净了,干净的有些超乎常理,快走,去别处再看看!”
 
到了真正的犯罪现场,我这才预感到这次的案件果然棘手,一定是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被忽略了。
 
在校园内学习的“连环杀人的分析案例”,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其中就说明了,连环
 
杀人系列案件之间,必定会有共通处的联系,若是找出联系点,也就找到了破案的关
 
键线索!
 
我飘在空中,跟在老林的身后,出了市人名医院,要赶往下一个案发地点——和平医
 
院!
 
小女警黄莉还没醒过来,躺在警车的后座,双目紧闭脸色惨白,我耸了耸肩,装模作
 
样的拍了拍老林的肩膀说道:“老林啊,你这次选的苗子似乎更是不行,这么小的胆
 
量,可怎么做龙虎山道士?”
 
老林自然摇了摇头,一边说“慢慢来”,一边紧锁眉头开着车,和平医院是座私立的
 
高端医疗会所,位于繁华的西部商业圈,车刚停稳,似乎是为了反驳我的话,黄莉捂
 
着脑袋,晃晃悠悠坐了起来,喘着粗气来缓解身体的不适。
 
“前辈,我……我这是在哪里?”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老林也正好转过头去看她。
 
“咱们在和平医院停车场!”
 
“天呐……我想起来了,那……那个鬼呢……他居然能把头给……太吓人了……”
 
小女警突然蹦了起来,脑袋撞着车顶,瞪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满脸的恐惧!
 
老林却微微一笑,自顾自拉开车门下了车,嘴里念叨着:“这才第一次,以后见着的
 
多得是,快下车吧,咱们还要去案发现场闻一闻味道!”
 
黄莉虽然惊魂未定,但作为一名刑警,基本的职业素质还是有的,拍了拍胸脯,她也
 
跟着下了车,我就站在她的车门旁,随手给她关了车门。
 
我不过也是无心之举,可在黄莉眼中看到的,是在没有人触碰的情况下,车门自己“
 
砰”一声,给关了起来。
 
这又一次触碰了她的惊慌底线,她往后一撤步,腰肢后仰,居然来了个后空翻,离着
 
车退了五米远,颤着牙吼道:“妈呀,他……他是不是还在!”
 
黄莉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嘴唇吓得发紫!
 
“呦呵,这小姑娘身手倒是不错!”
 
其实我也吓了一跳,这黄莉看来是个练家子,擅长搏击格斗。
 
老林拍了拍黄莉的肩膀,却是偷偷在她背上画了三道符,这是开天眼之术,小女警一
 
眨眼,神色大变。
 
“你……你你你……”
 
我知道她现在又能看到我了,故意露出个人畜无害的表情,嘿嘿一笑,眨了眨眼说道
 
:“你好……你好,又见面了……”
 
老林拽着黄莉,一边往和平医院的大门走,一边说道:“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着呢,等
 
这次案子结束了,我就教你龙虎山的道法……”
 
和平医院是一座私立的高端医疗机构,建筑风格十分奢华,青白外墙,配上粉色的砖
 
瓦装饰,内部也显得富丽高档,老林亮出了警官证之后,一位光头副院长亲自接待,
 
领着我们两人一鬼,上了七楼。
 
“咱们医院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昨天咱们院长还找了平山寺的大和尚做了法事,阿
 
弥陀佛,这样的怪事可千万不能再发生了啊!”
 
那光头副院长神神叨叨,双手合十推开了一间VIP病房,对着老林和黄莉一点头。
 
“这间病房我们原封未动,警官,查看了这么多次了,到底有没有什么线索,凶手抓
 
到了吗?”
 
他们谈话间,我早就在这间病房转悠了起来,VIP病房果然不一样,完全像是个富家
 
的卧室,全套淡粉色的家具,三开的窗户挂着鹅黄色的窗帘,窗外的楼下是一片芭蕉
 
林,在外面就是繁华的街道,车来车往,但却根本听不到任何吵杂的声音。
 
“没有鬼气,没有冤魂!”
 
转了一圈,我对着老林摇了摇头,这一处案发现场,也是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老林也有些沉不住气,不由的问道:“这里面,也是这么干净吗?”
 
他这句话其实是在问我,这间病房如同第一起案件的案发现场一样,干净的有些不合
 
情理!
 
副院长本来还在絮絮叨叨说着他们医院如何的优秀,听着老林冷不丁的疑问,顿时愣
 
在了原地。
 
“干……干净……那肯定的啊,我们每天有十班打扫,保证整个医院,是一尘不染…
 
…”
 
老林咬着后槽牙,领着黄莉离开了,两处案发现场,没有任何的收获,他临走时又瞥
 
了一眼那间病房,有些赌气的砰一声,用力关上车门。
 
“陆慈……这……”
 
“奇怪,确实太奇怪了,按理来说,刚死了人的地方,没过四十九天,都该有些怨灵
 
鬼气存留下来,这两个地方太干净了,就像是……”
“就像是什么?”
 
我沉吟了片刻,又说道:“病房里就像是被人刻意打扫过一样!”
 
老林一拍大腿,恶狠狠的说道:“对,肯定有人使用了什么方法,把死者的冤魂给打
 
扫干净了!”
 
黄莉显然还在云里雾里,趴在车座上,眨巴着大眼睛问道:“什么打扫干净了,你们
 
是说,凶手是打扫卫生的阿姨?”
 
我瞅了一眼那一脸人畜无害模样的小女警,眼睛不自觉瞄到了她傲人的资本。
 
啪……
 
“色鬼,你往哪看呐!”
 
黄莉也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不善,抬手对着我就是一巴掌,但这一巴掌直接穿过了我的
 
身体,打在了车座上,发出一声闷响。
 
“咦,打不着……”
 
“陆慈,你怎么还是改不了你那色眯眯的毛病,这都什么时候了!”老林大急。
 
我也收起了目光,揉了揉眉头说道:“别把气氛搞得太压抑,轻松点……轻松点……
 
照着目前的推断来看,可以肯定的是,犯罪嫌疑人利用了某种手段,残忍的杀害了…
 
…或者说是诱导了被害者用自己的手,拧断了自己的脖子,然后第一时间收走了他们
 
的鬼魂……”
 
“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难道说,这个家伙知道你有拷问死者魂灵得到真相的这
 
种能力,所以怕从死者灵魂上能得到什么线索?”
 
老林的分析可以说合情合理,但我认为却并不准确,事情的真相,还是要一步步调查
 
,不过现在有一个疑问,让我十分的困惑,从车窗看向和平医院7楼,那间案发的病
 
房,我问向老林。
 
“第三起案件是在乡镇的卫生院?”
 
老林点头道:“刘集镇的卫生院……”
 
“案发地点你去过吗?”
 
“当然去过,可不止一两次,现在出发,半个小时就能到!”
 
“不……我就问问,病房是不是走廊最里间,靠着街道?”
 
我问出了问题的关键!
 
老林眉头一皱,突然瞳孔都放大了一倍,他猛地探出脑袋,盯着和平医院的那间病房
 
瞅了两眼,一拍大腿吼道:“哎呀,我们怎么没发现这茬,没错啊,刘集镇卫生院死
 
人的病房,也是最里间靠着街道,这三起案子都是呀,陆慈啊陆慈,你可真是破案的
 
天才!”
 
老林的反应不愧是老刑警,得到些许提示,便得出了其中的线索规律,正如他所说的
 
那样,三起诡异的案件,终于是找到了一点共通之处,三间病房,临街!
 
“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
 
车上的两人一鬼,只有黄莉还一脸懵逼,根本不知道我和老林在说什么,恐怕说这女
 
人胸大无脑,也没人会反驳!
 
老林启动了汽车,他拍着方向盘,一脸懊恼的说道:“这群该死的家伙,怎么都没有
 
想到呢,监控也只调取了医院内部的,赶快回局里,我现在就给万建民打电话,让他
 
千万等我们到!”
 
万建民是市局技术科的科长,若要是想要调取全市的天眼监控,必须要经过他手。
 
老林的想法也正是我的想法,恐怕在案发当时,凌晨两三点的医院外,街道上,有着
 
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
 
“老林,这叫什么事,我这都下班回家了,你一个劲的电话催催催,到底怎么回事,
 
这么着急……”
 
扯着嗓子嚷嚷的是市局刑侦技术科的科长万建明,他是个胖子,个子不高,小眼睛,
 
戴着圆框眼睛,我刚进组里的时候,他才是个技术员,如今已经晋升了科长。
 
“你小子也别给我打马虎眼,整个局里都在为‘断头案’忙上忙下,就你小子一下班
 
就往家里跑……”
 
“老林啊,你是老光棍,站着说话不腰疼,我家孩子小升初,正是关键时刻,我得回
 
家辅导他做作业呐!”
 
三句话说不到一处,两人在大厅门口是吵作一团,引来了一帮子人都在解劝,这才分
 
开,万建明交代了手下调阅监控的权限,一甩袖子嘟囔了一声:“都退休了摆什么谱
 
,迟早没好日头过……”
 
或许知道他自己这句话会引起老林的怒火,说完,他逃也似的奔出警局。
 
我就站在一旁看戏,记得我还活着的时候,这万建明是唯唯诺诺,最没出息,没想到
 
当了个科长,官威也变大了。
 
再看看周围熟悉的环境,警察局虽然威严肃穆,阳气正烈,但对于我这个鬼物来说,
 
却是一点都没有影响,我反而有种亲切感,毕竟我也在这里当过实习警员。
 
“林前辈,所有的监控都在这了,你慢慢看吧,不过省里面来的破案专家都没辙,你
 
又何必在这白忙活,你啊,就应该听贾局的话,回家养养花,下下棋,享享清福,可
 
别瞎折腾了!”
 
技术员起身让座,这位倔强的老头,连局长都对付不来,他可不想碰一鼻子灰。
 
“小同志,可谢谢你,我们自己看吧,你先出去吧!”
 
技术科室内,就剩下了老林,黄莉,还有我。
 
“这群技术科里的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他妈拉关系走后门进来的!”
 
等人走了,老林转变了脸色,愤愤的抱怨着。
 
我还在的那会,这技术科其中是有些猫腻,我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催促着老林。
 
“赶紧看监控,你不是火烧眉毛嘛,还有闲工夫管其他事!”
 
老林默不作声,熟悉的操控着监控,黄莉也凑了上去,瞪大了眼睛盯着屏幕,而我则
 
飘在他俩的身后,也是目不转睛。
 
随着老林的操作,监控上的时间一点一点的倒退,直至定格在4月7号凌晨两点,市人
 
名医院旁,是天江市的次干道,京华路!
 
“根据推测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凌晨两点到三点之间……”
 
凌晨的京华路,与白天相比,似乎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白天熙攘的人群车辆不见,整
 
个街道被暗黄的路灯照亮,但这光亮却更显得周围一切的幽暗,时不时有孤独的车辆
 
呼啸而过,飞蛾蚊虫扑腾着翅膀,渐渐被黑暗吞没……
 
“加快!”
 
我在背后提醒着,老林按了加速键,时间逐渐逼近凌晨三点,但是监控屏幕上,市人
 
民医院旁的道路上,没有一丝的异样。
 
凌晨两点,两点一刻,两点三十分。
 
“停!”
 
就在时间指向凌晨两点三十四,监控屏幕突然闪烁了一下,眨眼间画面又恢复了原貌
 
,这一丝变化,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但这个异样,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急忙喊停,凑近了些,对着老林说道:“倒回
 
去,然后慢放!”
 
屏幕中的画面一帧一帧的往前跳动,我让老林把播放的速度调至最慢,缓缓的,监控
 
屏幕中间,突然出现了一道黑影!
 
那个黑影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前一秒钟还空空如也的街道上,眨眼的下一秒,
 
这道黑影就直挺挺出现在监控画面中。。
 
那是一个人,他以一种僵直的姿势站立着,两条手臂十分诡异的搭拢在身前,整个身
 
体都被一间黑色大衣笼罩着,低着头,根本看不出这个人的容貌。
 
“我的妈呀,他是人是鬼?”
 
黄莉被吓了一跳,定格的屏幕还有些雪花跳动,她腾地一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呼吸
 
变得粗重了起来。
 
我与老林则对视了一眼,同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这个黑影的出现,让原本扑朔迷
 
离的案件出现了转机,顺着这条线索查下去,肯定会有所收获。
 
“就是他了!”我的手指敲了敲屏幕。
 
老林重新播放了监控,但奇怪的是,那黑影只在屏幕上出现了一秒钟,随着屏幕一阵
 
雪花跳动,那道黑影消失的无影无踪,京华路依旧空空荡荡,似乎什么都没有出现过
 
 
“他肯定不是人,要不然就是在监控上做了手脚!”
 
我看到老林额头上都冒了汗,这也是太奇怪了,为什么这个黑影只在监控画面中出现
 
了一秒就消失了呢?
 
视频画面继续播放到了凌晨四点的时段,再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画面出现。
 
我说道:“还有两处监控呢,都拿出来看看,可以直接跳到两点三十四分!”
 
老林看了我一眼,也跟着点了点头,转过身熟练的操作了起来,这一次,老林直接定
 
位到了凌晨两点三十四分,画面出现的那一刹那,黄莉惊呼了一声,一脚踢开了椅子
 
 
砰!
 
画面中,黑色的人影直挺挺的站在监控前,他的面庞模糊不清,却只看到一双鬼魅的
 
眼睛闪着绿光,正恶狠狠的盯着监控看,那样子,就像是盯着屏幕后面的我们!
 
《诡秘刑案调查》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