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娇体软》小说主角是齐照 温欢。精彩片段:温欢是一个很可爱的妹子,但是是个小结巴,但是这样的妹子更能激起男生的保护欲。齐照是一个典型的大帅哥,却也很霸道嚣张的那种,但是在温欢面前,他不敢生气也不敢发脾气,谁叫温欢是他的克星呢。
 
《她身娇体软》精彩试读
 
汽车喇叭声响了好几遍。
 
楼下传来齐照的声音:“小结巴,动作快点。”
 
温欢急急忙忙捞起书包冲出去。
 
齐照双手枕在车窗边,半个脑袋伸出去,张嘴重复:“小……”
 
话到嘴边,突然卡住。
 
正前方。
 
女孩子微微喘着气朝他奔来。
 
她黑发湿漉漉,半干不干的留海搭在额上,净白的脸上因喘气而透出浅浅红晕。
 
齐照想起过去齐家大院后池子种睡莲。
 
朦朦胧胧,薄雾初开,露珠滚落荷叶。
 
内敛秀美,楚楚动人。
 
就像现在这样。
 
温欢钻进车里,连忙道歉:“不……不好意思……久等了。”
 
齐照回过神,往旁挪出点空间,眼睛盯着温欢湿哒哒的细软长发,明知故问:“干什么弄这么晚?”
 
温欢将书包抱在胸前,声音轻轻的:“起……起晚了。”
 
齐照瞥一眼,干脆自己说出来:“好端端地,早上洗什么头发?不怕迟到啊?”
 
温欢没说话,抬眼看他。
 
额边半颗水珠顺着往下滑,掉到睫毛处,像刚被雨水冲洗过,显得这双眼睛尤为干净清澈。
 
她眼里在说什么,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昨天晚上原本是手烫。
 
台阶上的那几下摸头,灼得他内心焦躁。
 
都怪窦绿白。
 
都怪她一脸享受地摸小结巴脑袋,像是在摸软软萌萌的小白兔。
 
上梁不正下梁歪,他这叫有样学样。
 
烫得实在睡不着。
 
辗转反侧。
 
脑子一抽,临睡前给温欢发了微信。
 
齐照手心又烫起来。
 
下意识攥成拳头,做贼心虚地抛出一句:“迟到也没事,头发洗干净才重要。”
 
洗干净。
 
难道平时不干净吗?
 
温欢倒吸一口冷气,使劲回想她平时的头皮状况。
 
车厢更安静。
 
连呼吸声都变浅。
 
气氛要多凝重就有多凝重。
 
齐照手忙脚乱,转移话题:“你昨晚睡着了吗,没有回我微信。”
 
沉默多时的温欢终于开口:“我……我现在不是回了吗?”
 
她指了指她的脑袋。
 
有点委屈。
 
齐照转开眼神。
 
不久,车子发动。
 
刚下一个坡,齐照忽然想起什么喊停车。
 
老李满脸不解看过去:“忘拿东西了?”
 
“不是。”齐照一双眼晃悠悠往温欢那边瞟:“你头发还没干,要不要回去吹吹?迟到一天没关系。”
 
温欢郁闷脸:“为……为什么要回去吹干……难道沾了头皮屑吗?”
 
齐照:“怕你感冒。”
 
温欢:“不会。”
 
齐照好奇脸:“狗狗洗完毛都要吹干,女孩子头发这么长,不吹干真的不会感冒吗?”
 
狗狗。
 
温欢噎住。
 
司机老李差点笑成猪叫声:“阿照,你可闭嘴吧。”
 
又回头对温欢说:“欢欢,上次我说的话,你信了吧,他就没和女孩接触过。”
 
齐照喊起来:“谁没和女孩接触过。”
 
老李笑着说反话:“是是是,你接触得多,你从小就往女孩堆里扎,没谁不爱你。”
 
齐照伸手摁下车窗控制键,为自己正名:“是她们爱我,我不稀罕。”
 
年轻人,就得趁青春年少,该干架干架,该玩乐玩乐。
 
恋爱多无聊。
 
女孩子,看看就行,真要腻歪,他可受不了。
 
车窗全都升上去,挡住一路呼啸涌进来的风。
 
齐照:“李叔,把空调关了。”
 
老李:“这么热的天,你关了车窗又关空调?”
 
齐照没回应,从包里拿出他今天准备篮球课换的球衣。
 
刚熨好的球衣,洋气昂贵,全球限量,各大球星签名版。
 
上面还有写给齐照的定制版祝福。
 
是齐栋梁去国外时带回来的礼物。
 
算得上是齐栋梁除了用钱砸以外,最用心的礼物了。
 
一次都没穿过的球衣,现在随意地搁在温欢脑袋上。
 
温欢懵呆地坐在那,感受着齐照擦头发的力道。
 
轻轻柔柔。
 
顺着鬓角,一点点搓揉。
 
他认真仔细地捧着她垂下的头发,漂亮的五官英气逼人。
 
像小男孩得了新奇玩具。
他问:“你看我这样,是不是很像美发师tony?”
 
温欢无语凝噎:“嗯……”
 
车照旧上路。
 
齐照和温欢赶在早自习开始前一分钟,成功迈入教室。
 
贺州笑嘻嘻看着两人一起到达座位,问:“阿照,这么巧,路上碰到你小同桌?”
 
齐照若无其事,“楼梯口碰到的。”
 
贺州整个身体转过来,看看温欢,又看看齐照,最终视线落在齐照脸上,奸笑:“阿照,我发现你最近变得不一样了。”
 
齐照挥开他:“起开,我哪有不一样。”
 
贺州嘟嘟嘴,撒娇:“变温柔了。”
 
齐照:“放屁,我哪天不温柔。”
 
贺州挥动手指,指向温欢:“嘿嘿,是不是因为你的小同桌?”
 
温欢正在喝牛奶,听到这句,呛得直咳嗽。
 
齐照一巴掌拍贺州胳膊肘,随手拧开瓶装水自然而然递到温欢面前。
 
温欢喝了两口,想起自己还没去办公室领昨天批改的作业,连忙跑出去。
 
温欢一走,贺州又转过来,可怜巴巴:“还说不是因为她,你都为她打我了,你这个负心汉。”
 
齐照鸡皮疙瘩掉一地。
 
贺州嘿嘿笑,下巴抵在课桌边缘,“小可爱长得多漂亮呐,你看我们班男生,谁不偷偷看她啊,要不你以为她刚当值日生那几天,后排那几个闹得格外欢腾,不就是想引起她注意嘛。”
 
齐照假惺惺:“她漂亮吗?”
 
贺州:“超漂亮,又白又软,说话的时候能萌死人。”
 
齐照摸摸耳朵,“还行。”
 
贺州阴阳怪气:“也是,谁能入得了我们齐哥的眼,放眼望去,全校女生没一个能配上我们齐哥,欸,要不干脆考虑下男孩子?”
 
齐照无情一巴掌甩过去。
 
贺州捂着胳膊痛得嗷嗷叫。
 
上课课间自由讨论的时候,齐照想起贺州的话,下意识往周围扫一圈。
 
果然好几道目光往这边偷看。
 
不是瞅他,是瞅他身边的温欢。
 
温欢歪脑袋:“怎……怎么了?”
 
齐照抿抿唇,“没怎么。”
 
半晌。
 
齐照:“等会咱俩换个座位,靠墙的位子让给你,你坐里面。”
 
温欢惊喜:“真的吗?”
 
她一直都想坐贴墙坐。
 
比起现在的座位,她更偏好齐照那个。
 
齐照点头:“当然是真的,我觉得靠过道更方便,所以我们下课就换。”
 
成功换座后的温欢很高兴。
 
她甚至主动跑到操场上为齐照加油助威。
 
体育课的自由时间,温欢不怎么爱活动。
 
每次不是跑到图书馆,就是在教室看书。
 
林倩和周兰兰看到温欢,笑着拉她站一起。
 
今天两个班级之间打篮球赛。
 
围观的女生特别多。
 
有人不惜翘课也要来看这场比赛。
 
林倩挽着温欢闲聊:“欢欢,不要把时间都耗在学习上,像今天这样透透风多好。”
 
周兰兰插嘴:“欢欢好像没有把时间都耗在学习上吧,我看她去书店买书,都买的漫画,昨天我还看到她坐在讲台上在书本里夹漫画书偷着看。”
 
林倩瞪眼:“真的吗?欢欢,我还以为你和班长她们一样都是书呆子。”
 
温欢“嗯”一声,不好意思告诉林倩,从上周起她彻底掌握这学期知识点后,书包里装着的都是漫画本子了。
 
没来之前,是她把淮大附中想得太难了。
 
来了之后,除最开始那几天要评估教学进度外,现在轻松得很。
 
当然了,她也有很努力。
 
每天上课专心听讲,尽量不发呆。
 
比赛正式开始。
 
周围一片叫声。
 
林倩和周兰兰颠着两个名字翻来覆去地喊。
 
一个名字是“齐照”。
 
另一个名字是“陆哲之”。
 
温欢好奇,小声问:“陆哲之是……是谁?”
 
林倩指着最前方:“全校第一,淮中之光,陆哲之。”
 
温欢顺着林倩的方向看过去。
是个穿数字1白色球衣的男生。
 
温柔的五官,沉黑如墨的眼睛。
 
面孔覆一层淡淡阳光,清冷斯文。
 
和不远处的齐照形成鲜明对比。
 
同样都是干净的气质。
 
齐照的干净,是晒完太阳暖洋洋,晴空万里。
 
至于这一位淮中之光——
 
林倩星星眼接过温欢的话:“陆哲之是暮冬白雪落枝头,幽幽冷寒。”
 
周兰兰抖了抖,嫌弃林倩:“文绉绉,直接说高岭之花不就行了吗?”
 
林倩嘻嘻笑:“对,就是高岭之花。”
 
篮球场上。
 
两个班的男生已经交手。
 
五班的体育委员李铭一边传球,一边问:“左边红线齐肩长发穿小白鞋的女生谁啊,你们班的?以前没见过。”
 
贺州往前跑,“谁啊。”
 
李铭简单利落:“就队伍里最漂亮那个。”
 
贺州哈哈笑:“那个是我们班新来的转校生。”
 
李铭感慨:“我们班怎么就没有这样的好事,欸,她有没有男朋友?”
 
手里的球忽然被人夺走,齐照的声音落下来:“专心点行吗?”
 
李铭刚想去拦,齐照已经转身运球,朝篮框奔去。
 
齐照像箭一样往前冲。
 
却还是在经过围观女生的时候,不自觉慢下脚步。
 
那么多加油声,他却唯独只听到一个人的声音。
 
软绵绵,甜糯糯。
 
齐照扬起嘴角。
 
快速的一眼,却被对方钻了空子。
 
突然冒出个陆哲之。
 
本该进入篮球框里的球被迫改变轨道。
 
咻地一下砸向人群。
 
正对着温欢所在的方向。
 
齐照飞奔过去。
 
球扔过来的时候。
 
温欢根本来不及躲。
 
本能使她紧紧闭上眼睛。
 
疼痛并未到来。
 
耳边响起谁的喘气声。
 
睁开眼一看。
 
齐照站在她身前。
 
他微弓着一米九的身体,大汗淋漓,手臂微曲,像堵墙一样,将她围住。
 
篮球从他的脑袋上弹开,他却紧紧锁着她,眼都没眨一下。
 
“笨蛋,躲都不会躲吗?”
 
《她身娇体软》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