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撩你上瘾了》主角:厉凌烨白纤纤;讲述了: 好在,孩子立码就感觉到不对劲了。感觉到就是在自己问出那句话的时候,爹地和妈咪间的气氛又不对了。所以,他立码打着哈哈笑道:“我要买新的,爹地和妈咪一定要带我买新的哟。”厉凌烨笑看了一眼白晓宁,他果然没有看错,这孩子就象白纤纤所说,真的是鬼机灵。
 
总裁,撩你上瘾了最新章节|总裁,撩你上瘾了全文阅读
《总裁,撩你上瘾了》精彩试读:
“哥,你终于来了。”迈巴赫还没停稳,厉凌轩就迎了上来。
 
应该是一夜未睡一直都没有离开,青色的胡碴衬着他全身上下一股浓浓的颓废感。
 
可晓是这样也难掩他身上从里到外的那股子大明星的气质,还是那样的惹眼。
 
“现在知道后怕了,昨晚睡那么死干嘛去了?”厉凌烨忍不住的呵斥厉凌轩。
 
厉凌轩早就习惯了厉凌烨这样例行公事般的教训,没当回事的笑开,“这不是我和宁宁都没事嘛,这样就好。”
 
“厉叔叔,那个女人在哪?”白晓宁也紧跟着跳下了车,孩子这个时候就想马上去认一认那个女人。
 
“呃,我不是你干爹吗?怎么不叫干爹叫厉叔叔了?”厉凌轩不满的走到小家伙的面前,一把抱到了怀里。
 
昨晚要不是白晓宁,他真的很有可能见不到今天的蓝天了。
 
没想到这个小东西还挺有自救的本事。
 
“这个……”白晓宁看向了厉凌烨,这可是厉凌烨要求的,只准他管厉凌轩叫厉叔叔,不许叫干爹了。
 
厉凌烨接收到孩子的目光,转身牵过白纤纤的手移前了一步,“凌轩,我和纤纤已经登记结婚了,叫嫂子。”
 
“你说什么?”厉凌轩一下子放下了白晓宁,然后吃惊的看着厉凌烨和白纤纤。
 
虽然他最近一直在极力的撮合厉凌烨和白纤纤,但是不是一直都没进展吗?
 
这怎么突然间的,两个人不止是在一起了,连结婚证都领了?
 
他哥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快的,他一时接受无能了。
 
“叫嫂子。”厉凌烨只好又重复了这一句。
 
“哦。”厉凌轩看着比自己还小的白纤纤,先前感觉厉凌烨对白纤纤不上心的时候,他还曾想过要对白纤纤和白晓宁租妻租子呢,现在看来,厉凌烨比他速度更快。
 
不过也更先进了,厉凌烨不是租妻租子,看厉凌烨的表情和反应,应该是真的直接娶了。
 
呵,厉凌烨是把自己的一生都搭进去做赌注了?
 
好吧,那他输也输得心服口服。
 
他可是才从婚姻那个坟墓里摆脱出来,至少这一两年内谁都别想跟他提结婚的事情。
 
想都不要想。
 
挠了挠头,厉凌轩邪气的一笑,“嫂子,我哥就是纸老虎,他要是敢欺负你,你直接吼回去,要是他敢吼回你,你告诉我,我厉凌轩给你出头。”
 
“闭嘴。”厉凌烨一掌拍在厉凌轩的肩头上,白纤纤有多有种,别人不知道,他是亲自的领教过了,为了拒绝他甚至不惜自残,而且,早就对他吼过了。
总裁,撩你上瘾了最新章节|总裁,撩你上瘾了全文阅读
要是厉凌轩再在这里添油加醋,白纤纤有人撑腰了,岂不是更有种了。
 
厉凌轩不以为意的哈哈大笑,“哥,难不成,嫂子吼过你了?”
 
这一句,厉凌轩真的是随口问出来的。
 
其实问的时候就觉得不可能了。
 
在他的认知里,敢吼厉凌烨的女人应该还没出生吧。
 
哪里有女人有胆子吼厉凌烨呢,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纤纤一直想说话,可是哥两个你一句我一句,根本不给她机会呀。
 
此时看厉凌烨的脸又黑了,想起自己之前真的吼过他,顿时心虚了,“厉凌轩,你别胡说。”
 
哪怕厉凌轩的一声嫂子愉悦了她,可她还是站在自家男人那一边的,哪怕厉凌轩是为了她,也不可以让自家男人难堪。
 
“哈哈,嫂子,我怎么就觉得你补充的这一句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呢,难不成,你真的灭过我哥一次?快点说来听听。”厉凌轩一看厉凌烨的脸色,顿时觉得这其中有故事,此时不扒,更待何时?
 
错过了,厉凌烨绝对不会让他扒出来的。
 
白纤纤真是无语极了。
 
如果不是看着两个男人真的长得一模一样,她都怀疑厉凌轩和厉凌烨是不是亲兄弟,厉凌轩已经气得厉凌烨脸色更黑了。
 
“凌烨,我们走,陪宁宁过去看看。”白纤纤手臂轻挽上了厉凌烨的手臂,就用这样的亲密方式来告诉厉凌轩,她和厉凌烨之间一点事都没有。
 
“喂,你们……”厉凌轩看着两个人的背影,还是不相信白纤纤真的成了自己的嫂子,还是一个小嫂子。
 
唉,他被白纤纤占了大便宜了。
 
宁宁早就跟着洛风到了岸边的一艘船上。
 
原本是想要把尸体送到医院再请白晓宁过去辩认一下的。
 
但是后来又觉得在这岸边更容易让人回想起昨晚上发生的一切,也更好辩认一些。
 
为了方便辩认,尸体没有做任何的处理,就停放在了岸边临时停靠的一艘船的船舱里。
 
这是打渔的船,所以船舱里有一间是一个小小的冷冻库。
 
推门进去的时候,女子冰冷的躺在一块木板上。
 
已经有些微的腐烂。
 
白纤纤原本是想陪着儿子一起的,但是才到门边才看到一眼,就抑制不住的恶心了起来,手捂上了嘴以防自己吐了。
 
厉凌烨看到她这样,便松开了她的手,“纤纤,你去外面等着,我陪着宁宁就好。”
 
“好。”白纤纤也不逞能。
 
她觉得再呆下去,她可能要昏倒了。
 
女尸不止有些微的腐烂了,全身都是臃肿不堪,一看就知道是在水里泡了很久了。
 
白晓宁镇定的走过去,从第一眼看到女尸到走到女尸的身边,全程没有露出一丝的胆怯,相反的,目光一直在女尸的身上逡巡着。
 
厉凌轩也跟了进来,“宁宁,我看着衣着象,这头长发也象,其它的,我什么也记不得了。”
 
白晓宁还在认认真真的审视着这个女子,一身的衣着的确是那一晚他看见的样子,头发也是特别的长,可以说是及膝了。
 
很少见长这么一头长发的女人。
 
可惜那晚的女人脸上戴了面具,他也没有看到女人的脸。
 
不过记得最清楚的女人的特质,眼前这具女尸身上都具备了。
 
孩子看着看着,突然间开口,“有没有捞到一个面具?骷髅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