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魂师》主角:吴深;讲述了:范雪琦脸色一白,情不自禁地往我身后躲了躲。我看范月兰神情变得很麻木,显然入魔已深,看来她说想吃人是真的了!可她一个怀孕的女子又能拿我们两个怎么样呢?而且范雪琦还是练过跆拳道的!就在我在想范月兰该怎么做的时候,冰箱里传出了动静,那些尸块蠕动了起来,率先爬出来的是手脚,血液冻结在手脚的皮肤上,再加上它们蠕动的样子,更是让人觉得恶心!
 
绣魂师吴深最新全文免费小说阅读
《绣魂师》精彩试读:
原来我们面对的不止是范月兰一个人,还有死去的白洁!
 
“啊!”我身后发出尖叫,这些蠕动的尸块没有吓到我,但是范雪琦的尖叫声却先把我给吓到了,看来人吓人比鬼吓人更要命!
 
我赶紧把范雪琦拉出来,施法点在她的眉心,是想为她破除魔障,看清现实。
 
然而法术施展出来,范雪琦的脸色不见好转,眼神里依然透露出恐惧,显然还在迷惑之中。我当下十分讶异,心想我的法术怎么不起效?但很快就明白过来的,我心里虽然明白我们看到有可能是幻象,可是我肉眼看到的就是阴恻恻的范月兰和蠕动的尸块呀!我自己尚在魔障中,又怎么可能帮助他人看清现实?!
 
自从身体出现变故开始,我的法术就是十有九不灵,这感觉就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差别。
 
眼见范雪琦被眼前的诡象吓得六神无主,我只好拉着她转身就跑。这时白洁的手已经攀上范雪琦的小腿了,这更是吓得范雪琦身体发软,想跑都跑不了。
 
“汪!”这时候,狗冲了出来,咬住断手一阵撕咬,用力地将断手从范雪琦小腿上扯了下来,女人的指甲在范雪琦的小腿上拉出了长长的伤痕!
 
我顾不上那么多,扛起范雪琦的半边身体,硬拽着她跑出去!
 
身处诡象中,范雪琦若走不出来,就会被自己吓死,而我的法术失灵,我只能用最愚钝的方式将她先带离诡象,这样她就能自己恢复过来。
 
可没跑出多远,狗就被扔到我脚边,它汪的叫了一声,爬起来,自己跳到门口,双腿站立起来,搭上门把手一拉,门开了,狗溜了出去。
 
what?
 
卧槽!
 
这该死的狗,溜得比我们还快!
 
别人家养的狗是忠犬,拼死护主;我养的狗就是叛徒,危难当头,溜得比主人还快!
 
而且还不经打,你看它刚刚冲出来为我们拦了几秒钟呀?这还没到三秒就被打得屁滚尿流,连点战意都没有,直接开门就跑了!怂狗!
 
我好笑又好气,回头一看,范月兰提着菜刀走出来了,白洁的尸块也慢慢地拼凑在一起,慢慢地拼出一个人形,只是缺了一个头颅。与此同时,范月兰又多增了一个帮手,从她背后伸出多条红色的触手,但是仔细一看,那并不是真的触手,而是由无数小虫子凝聚成的出手,那些小虫子竟然一条咬着一条,连接成了在空中能舞动的触手。
 
这虫子都能上天了,那行动就更是自由,它们迅速地朝我们伸来,卷住了我们的身体!
 
我立即召唤业火,业火一出,立即灼烧掉缠上我们的虫。
 
“啊!”但我也遭受到业火反噬,整只手掌都被业火焚烧,灼痛至极!
 
“哈哈哈!”这时候,我听到曹仁的笑,他是在笑我被业火反噬,自从在范月兰故宅里一战后,他很清楚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很不如意,所以他在逼我用业火,而我用了却控制不了,最后就会自焚其身,不用他动手,我也灰飞烟灭!
 
对付不了他。
 
我无奈,只能抱着范雪琦逃出去。
 
或许这一次带着范雪琦一起来就是一种错误,有她在身边,我就得分心照顾她。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那我现在就不会狼狈地带着她逃出去,而是留下来和曹仁、范月兰拼个你死我活!
 
想想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么狼狈了,上一次见到鬼会落荒而逃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真没想到,我竟也会有这么一天!
 
这其中也有自己的错,是我没有预料到自己目前法术会失效到这种地步,十有九不灵,这还怎么玩?!
 
我带着范雪琦跑下楼,曹仁在后面追,但是我跑得飞快,很快就将他化作的触手远远甩在身后。
 
然而就在我跑到一楼时,前面却没有出现平地,而是一道门。
 
门?
绣魂师吴深最新全文免费小说阅读
我来的时候并没有见到门呀。
 
完了,这一刻我知道,虽然我一直带着范雪琦往下跑,但我们仍在曹仁的术中!
 
我伸手推开门,发现自己站在楼顶上,这直接印证了我的猜测,我看起来是往下跑,但实际上很有可能是……往上跑!
 
跑到了楼顶上,是自寻死路了。
 
唉!
 
忽然,范雪琦用力地揪住了我的衣领:“吴深!都是你的错!是你把我姐姐变成了怪物!”
 
她歇斯底里地喊破了音,眼泪夺眶而出,眼神里充满了痛苦和绝望,这是比她初次见到冰箱里躺着范月兰的分尸时还更痛苦、还更绝望。
 
因为,那时候她只是以为姐姐“死”了;
 
而现在,她知道,虽然她姐姐还“活”着,可是已经变成了怪物,还杀了人,就算最后我破了曹仁的邪,让一切恢复如常,范月兰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所以我在接受上天的惩罚。
 
看她如此痛苦,我忍不住把她拉进了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却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
 
她在我怀里绝望地哭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的哭声慢慢地平缓下来了。
 
就在这时候,一条红色的触手从门口里爬出来了。
 
来得真快。
 
我叹了一口气,凑在范雪琦的耳边轻轻地说:“如果你害怕,就闭上眼睛吧,不管你听到什么声音、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睁开眼。相信我,我会把你姐姐带回来的,不管用什么方式。”
 
说完,我松开了她。
 
但我发现,范雪琦竟然没有听话地闭上眼。
 
人的肉眼能看到的东西实在有限,平凡的人在诡象面前,睁开眼反而更容易中邪,可是小妮子却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是想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在眼里吗?
 
一个人慢慢地走出来了。
 
她是背着身,倒退着走出来的。
 
雪白的背露出在黑暗中,“曹仁之墓”四个字已经看不见了,取代的是在空中乱舞的触手。
 
曹仁终于现身了。
 
一条触手勾着我的工具箱,那是我落在白洁家里的工具箱,当时带着范雪琦匆忙逃跑,忘记带出来了。
 
曹仁怪怪地笑着,那触手当着我的面,将工具箱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部分用瓷瓶装的药水摔到地上,立马四分五裂,被当场毁掉了。
 
“是你,吴深。虽然你装扮成了别的样子,但是你好像忘记给你的狗换了一层皮,我认出了你的狗!”曹仁说。
 
我索性把墨镜和胡须摘了,其实在夜里面戴墨镜是真的很傻逼,什么都看不见呢。
 
“曹仁,你究竟想怎么样?”我问,“如果你只是觉得自己死得太冤枉,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在范月兰的身上,所以你想报复她,那你就只弄她一人就行了。为什么还要把你的怒火迁到无辜的人的头上呢?你恨范月兰,恨到想杀她全家,那白洁呢?白洁也算是你的女人,你怎么狠得下心去连她都害?”
 
曹仁怪怪地笑着:“不,谁说我恨月兰的?她是我老婆,我深深爱着她呀!”
 
鬼话!
 
他说这话不是真心的,是在迷惑自己的宿主,只要他不断地对范月兰说情话,范月兰就会一直相信他是爱自己的,就永远都走不出他的谎言陷阱,永远回不来。
 
我也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到底有多狼心狗肺,为了迷惑宿主,竟然连自己过去相好的女人都杀,这种举动已经令人发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