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把青梅睡》小说主角是秦一夕 许倾心。精彩片段:许倾心是一个很热心保守的女人,有了一个五年的男朋友,但是男朋友想和许倾心发生关系一直都不允许,随着许倾心闺蜜的进门,她才忽略了自己闺蜜和男朋友之间的距离,两个人越走越近,后来许倾心被劈腿了。伤心痛哭的许倾心找青梅竹马秦一夕倾诉,一心守护着许倾心的秦一夕会不会让许倾心动心爱上自己,两个人会不胡坠入爱的小河......
 
《却把青梅睡》精彩试读
 
秦一夕还在愣住的间隙,冲到门外的许倾心又蹭蹭蹭跑了回来。
 
“我忘记我没钱了!”她风风火火,从抽屉里卷了一张秦一夕的信用卡就往外面跑,“先借我刷一下!”
 
秦一夕站在原地许久,总算反应过来。
 
刷我的钱,睡我。
 
许倾心,你倒是做得出来。
 
女孩在路边拦了一辆车,车子朝着夜阁疾驰而去。
 
几乎是前脚后脚,一身黑色风衣的秦一夕也大步流星出来,拦了一辆车。
 
“追上前面那辆。”
 
两辆车就这么在马路上上演了飙车的戏码。
 
半小时后,许倾心蹭蹭下车,再度冲到了前台,啪的一甩手里的信用卡。
 
“我点上次那个头牌!”
 
前台小姐抬起头,起先还有片刻的迷茫,但很快反应了过来。
 
“……额,许小姐?”
 
对方很快辨认出了她,脸色有些为难:“这个……头牌……这个……”
 
“就上次那个头牌!赶紧的啊!”
 
许倾心说着就冲进了包厢,刷了房卡,进了上次那个房间。
 
五分钟后,秦一夕匆匆忙忙地冲进来。
 
“她人呢?”
 
黑色的风衣翻飞着,前台抬头看了一眼:“是许小姐吗?她在320房间……”
 
一秒后,前台辨认出了秦一夕,眼前一亮。
 
“你……你就是……”上次那个头牌!
 
她还来不及惊喜,只见头牌已经风风火火冲进了电梯,连个背影都没留下。
 
在前台小姐的视野之中,只剩下了这两道旋风般的背影。
 
昏暗的走廊上。
 
秦一夕疾速前行,虽然神色依然没什么波澜,可脚下的脚步却是越走越快。显然,他的内心有点焦急。
 
停留在320房间门口,他握在门把上的手微微颤抖着。
 
这是第二次,两人同时出现在这里。
 
上一次的时候,他们之间还发生了一些本不该发生的事。
 
他深吸一口气,头顶的灯光晦涩而模糊,衬得他半张脸摇摇曳曳,很不真实。
 
终于,他开门。
 
房间里很昏暗,窗帘紧紧拉合,没有留出一丝半点的缝隙。
 
光被尽数遮挡在了门外,只留下推门而入的瞬间,那萦绕在鼻腔的淡淡柠檬花香味。
 
他听到了水声。
他听到了水声。
 
在这密闭的、昏暗的房间内,浴室的半透明玻璃门里透出来的光已经是唯一的光源。
 
他屏住了呼吸。影影绰绰的光晕里,人影似乎摇曳着,头顶哗啦啦的水声。
 
水滴溅落在地上的声音清晰而分明。
 
热水的雾气氤氲在玻璃门的表面,像是蜿蜒而上的纹路,密密麻麻,里面偶尔还传来一两声女孩的啜泣。
 
她在哭。
 
他几乎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
 
从门里的视角,能看到站在门框边缘的男人周身都泛着一层光晕。他逆光而立,外面走廊上的光晕在他的周身勾勒出了一层轮廓,看上去似是而非,带着一点幻灭。
 
而这只持续了几秒。
 
他很快就侧身进来,带动了身后的门缓慢合上。
 
房间里重新陷入了一片漆黑,随着门被一点点合上,门外的光晕一点点湮灭下去。最终,只剩下了他在黑暗中的轮廓。
 
房间里再度安静下来,除了水流声哗啦,没有别的声音。
 
秦一夕放缓了呼吸。
 
他甚至说不上来此刻自己究竟该怎么做。
 
是直接冲进去把许倾心揪出来,还是再等等。等到她出来再说。
 
这么一放缓节奏,他就无声在床沿坐了下来。
 
屋子里萦绕着淡淡的花香,插在床头柜边上的一束花折射着昏暗房间里似有似无的光。
 
他听到里面的女孩啜泣得越来越大声。
 
水流声都难以掩盖她的哽咽。
 
她起先还哭得算是压抑,但后来,大概是越想越觉得自己很委屈,她的哭声再也抑不住,到后来变成了嚎啕大哭。
 
平白无故人生跌入了谷底,又平白无故还被人泼脏水冠上了这样的骂名。
 
白天她尽量不说就是了。
 
这种独处的时刻,要是还藏着掖着,就是对自己太惨了。
 
许倾心在里面哭得天昏地暗,外面的秦一夕表现出了十足的耐心。
 
等女孩终于哭完了,裹着浴巾出来,一出来就撞到了正坐在床沿的逆光中的人影。
 
屋子里太暗,对方的脸她尚且看不清,但看他这么无比娴熟又自觉的态度,大概就是她要找的头牌了。
 
“哎,你今天来得挺早啊。”
 
 
她不知道自己在里面的狼狈是不是尽数被外面的男人给听到了,有点不自然地话唠了几句,随口给自己打圆场,接着就坐在了对方的身边。
 
她不是磨磨蹭蹭的人,想着自己是付了大钱过来解压的,心一横,一把就把男人给推倒了。
 
这男人真的很好推倒,属于一推就倒的类型。
 
他也不说话,许倾心自然也不知道对方究竟在想点什么。
 
许倾心爬上去,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忽然闻到了对方身上一股子很熟悉的味道。
 
带着点薄荷味的洗发水味道。
 
这种味道她闻过很多次,甚至因为太好闻了,她有一次在浴室的时候悄悄挤了点,自己也偷着用。
 
用完了,她还不想被原主人发现,欲盖弥彰地放回到原处。
 
此刻,这味道就在她的身下,简直不要太明显了。
 
许倾心一把坐起来,几乎是一瞬间就开了灯。
 
屋子里瞬间明亮,光芒还有点刺眼。
 
两人都在这强光中迷蒙着眼睛,极力适应着。
 
三五秒的时间,等许倾心适应了光线,立刻就辨认出了床上的人:“秦一夕!你怎么在这里!”
 
这一刻,秦一夕大概是有点尴尬的。
 
他用一只手挡住额头,想了想,低声说了句:“我跟着你过来,想把你带走。”
 
他说得很轻,声音里还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心虚。
 
这点心虚让他没敢直视许倾心的面孔。
 
但好在,许倾心信了。
 
“你跟着我干什么?”她哀嚎了一声,“我都说了不要你跟着我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她坐起来,有点烦躁地摔了一只枕头。有秦一夕出现,她多半知道自己今天玩不成了。
 
他管教她的态度,像是另一版本的监护人。
 
“走了走了。”她起身说道,顺便揉了揉自己湿漉漉的头发。
 
秦一夕顺从地站起身来。
 
他站起来的那刻,口袋里有什么东西不合时宜地滑了下来,跌在地上。
 
许倾心低头一看。
 
这原本只是无意识的一瞥,但是在看到这个东西之后,她微微愣住。
 
“……这个是?”
 
她俯身,拿起来,仔仔细细地在灯光下端详着。
 
秦一夕的脸立刻不易察觉地红了。
 
“……这是……”许倾心抬头看秦一夕,“……套套?”
 
秦一夕没说话。
 
许倾心却是诧异了。
 
“……你怎么会随身带套套?认识你这么多年,居然没发现你有这样的内心戏啊?”
 
《却把青梅睡》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