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小说主角是苏落南宫流云。精彩片段:大陆上有四个国家,分别是东陵、西晋、南风和北漠,四个国家呈口字型围成一圈,在它们中间便是传说中的黑暗森林,里面魔兽横行,如果不是武者根本别想踏入。苏落现在就在东陵国的大将军府。她的父亲是护国大将军苏子安,而她则是大家口中所谓的废柴草包呆子白痴四小姐。在碧落大陆,每个孩子五岁的时候都会进行一场天赋测试,这场测试重要到足以决定人的一生。
 
《红酥手暖不早朝》精彩试读

时空转换

碧落大陆。

痛。

苏落感觉自己全身如针扎似的疼痛,又似被重卡碾压过,痛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迷迷糊糊中,她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看着头顶脏污的白纱蚊帐,破旧的棉被,一时之间,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苏落,你这个贱人,你怎么不去死?你还醒来做什么!去死去死去死!”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在苏落床前怒叫。

苏落发觉自己浑身无力,她虚弱地朝发出声音的地方望去。

那是一个长相很漂亮的姑娘,大约十四五岁,一袭轻纱,头上一根淡绿色的玉钗,成色不是太好,她的小脸微微有些圆润,五官很是精致。

小姑娘长的很漂亮,但行事却恶毒的很。此刻她手里拿着一根纳鞋底的针,针身很粗,泛着幽冷寒光。

她狰狞着双眼,毫不留情地一下一下刺在苏落身上,她刺的都是藏在衣服里的肉,不掀开衣服外人根本看不出来。

好痛!这简直就是凌虐!太无耻的!!!!

苏落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嘴巴被破布堵住了,想反抗,却发现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那恶毒丫头见苏落醒着,对着另外一个略大些的姑娘冷声吩咐,:“三姐,快打,快打死她!”

于是,这位三姑娘很听话的用力朝苏落脸上甩巴掌!

苏落眼底寒光闪闪:这番凌虐,这些巴掌,我苏落全都记下了!

苏落再也熬不住,最后陷入泥沼般的黑暗中。

“小姐……呜呜……小姐你不要死啊……”稚嫩的女声哭的凄惨悲切,似乎嗓子都哭哑了。

被一阵哭声吵醒,又感觉有人用力的摇晃她,苏落幽幽醒转。

“小、小姐?”绿萝正哭的伤心,抬眸对上苏落的视线,脸上顿时惊喜交加。

此时苏落也看清楚了眼前的小丫头。大约十四五岁,五官还算秀气,不过此刻脸上布满了红肿指印,双眼如桃子般肿胀,看起来好不狼狈。

视线转移到房内,她发现桌子是缺腿的,椅子是破烂的,喝水的茶壶杯子也都是缺损的,整个屋子看起来就像非洲的贫民窟。

忽然,苏落只觉得脑子一痛,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原来她是真的穿越了。

这里不是她熟悉的任何朝代,而是从未在中国历史中出现过的碧落大陆,这是以武为尊的世界。

大陆上有四个国家,分别是东陵、西晋、南风和北漠,四个国家呈口字型围成一圈,在它们中间便是传说中的黑暗森林,里面魔兽横行,如果不是武者根本别想踏入。

苏落现在就在东陵国的大将军府。她的父亲是护国大将军苏子安,而她则是大家口中所谓的废柴草包呆子白痴四小姐。

在碧落大陆,每个孩子五岁的时候都会进行一场天赋测试,这场测试重要到足以决定人的一生。

在这场测试之前,苏落曾是苏家的骄傲,因为她一出生就天生异象,霞光满天,彩虹铺道,神鸟绕了整个帝都飞行一圈,当时人人都称苏家四小姐必成大器。

但是在五年后的天赋测试上,这位最被看好的苏家四小姐却爆出冷门,竟是天赋为零的废柴,根本不可能习武!

由于期待太高、落差太大,苏子安一怒之下将苏落扔到偏院任由她自生自灭,而苏落的母亲也被嫌弃,最后郁郁而终。

难道她真的就是传说中的废柴?苏落望着悠悠白云,眼底却闪过一丝冷笑。

她苏落在现代经历了十几年的魔鬼训练,就算是天赋为零,她也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她还记得穿过来的那一日,那两个丫头凌虐她的情景。

“小姐,三小姐和五小姐今日到花园里散步呢,两人都没带丫环,不知道在说什么呢。”绿萝提着食盒进来,将食盒搁在桌上,拿出菜色一一摆在桌上。

一盘烂菜叶子,一碗发霉的豆腐干,还有两碗饭。

“不吃了,我先出去下。”苏落将碗筷一推,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她苏落别的本事没有,就爱记仇,而且有仇必报。

花园里,三小姐苏挽和五小姐苏溪,两个人正沿着花园的荷花池走着。

五小姐苏溪是嫡母所出,身份尊贵,而且小小年纪天赋惊人,是整个苏家的宠儿。

三小姐苏挽,她和苏落一样都是庶出,不过她嘴巴甜,而且平日里惯会巴结苏溪,一切以苏溪为主,所以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还挺不错。

隐隐的,传来苏挽的声音:“五妹,听说死那丫头又醒过来了?”

苏溪冷笑:“她命贱的很,下毒都毒不死她,打也打不死,真是讨厌!”

苏挽又道:“那怎么办?那婚事岂不是……”

苏溪恶狠狠地握拳:“你放心,下次我一定弄死她!”

此刻,她们正沿着荷花池散步,苏溪走在内侧,而苏挽则走在外侧。

苏落嘴里叼着一根稻草,听着她们商量着谋害自己,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她倒要看看,现在谁敢再对她动手!

听说这苏溪天赋很高,现在小小年纪已经是二阶武士了。现在,自己虽然还没能力报仇,但收取点利息却是没问题的。

苏落隐藏在梧桐树后,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她衣袖翻飞,一颗小石头好巧不巧地滚落到苏挽脚边。

苏挽目视前方,哪里顾及的到脚下?她一脚踩上去,身子顿时重心不稳,歪歪斜斜的往苏溪那边倒去。

人在摔倒的时候,总有抓住身边一切可抓之物的本能,所以苏挽很幸运地扯住了苏溪的衣袖。

然而,很不幸的是,就在两人歪歪斜斜的时候,忽然一记佛山无影脚猛然朝苏挽屁股踹去!

毫无预兆的攻击让苏挽措手不及,而她此刻又牢牢揪住苏溪的裙子。

顿时,两个人双双朝水渠中飞去,嘭的一声,重重跌落进水渠中,淋成了落汤鸡。

而苏落此时早已经隐藏回了梧桐树后,双手环胸,眸中流光溢彩,坐等着看好戏。

她倒要瞧瞧这对合作无间的好姐妹内斗起来是如何的精彩。

面对这无妄之灾,其实苏溪挺无辜的,但是谁叫她谁不好得罪,偏偏去得罪苏落呢?

她被苏挽连累,一头栽进水里,本就脾气娇纵的她顿时气得大叫,一个巴掌就甩过去:“三姐你干嘛?自己摔倒就算了,干嘛要连累我也摔进去!!!”

 
 
《红酥手暖不早朝》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