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共春风容易别》小说主角是秦少宬 苏稚。精彩片段:十月冬风刺骨冷,不敌君王无情心。秦少宬初登帝位,安氏叛变,帝雷霆手段,拨乱反正,第一刀便是对准恩师,满门抄斩。苏稚求情反被秦少宬恨上,自此一连串的折磨和不信任就落在了苏稚身上......
 
《始共春风容易别》精彩试读
 
一盆冷水猛然浇下,苏稚从昏迷中惊醒过来。
 
衣服贴着身上的伤口,冷风一吹,便是一股刺骨的寒痛。
 
她全身忽冷忽热,无力伏在地面。
 
哪怕日理万机的皇帝陛下,此刻正居高临下打量着她。
 
蹲下身,修长的手指捏住苏稚的下颚,让她不得不抬起头。
 
分明是低沉悦耳的嗓音,出口却是冰冷无比。
 
“你就如此歹毒?连个贵人也不肯放过?”
 
苏稚只觉得下颚被捏得生疼。
 
她张了张嘴,嗓子一阵发哑:“我没有……”
 
“没有?”秦少宬神色一变,更是冷厉:“不是你,宁贵人自己从渐芳台上摔下去的不成?”
 
心下薄凉,苏稚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有气无力道:“我要说是呢?”
 
秦少宬见此,心里没由来得一阵烦躁:“你把朕当傻子吗?”
眼中毫不掩饰的厌恶与恨意,一如那时。
 
两月前,安氏一族手握重兵,蓄谋已久,趁新帝根基不稳时发难,举国混乱。
 
秦少宬雷霆手段,拨乱反正后第一道圣旨,却是将他的恩师以叛乱为名,阖府问罪。
 
自己跪在宫门前喊冤,三天三夜直至晕倒,也挽救不了满门抄斩的结果。
 
醒后却成了这宫里人人都可欺凌的苏妃娘娘。
 
如何能忘记再见面时,秦少宬的眼神……
 
他竟要自己,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若不是想要为苏家洗刷冤屈,如何能苟活到现在。
 
苏稚眼眶顿时有些红润,闭了闭眼,也挡不住汹涌的眼泪:“既然陛下不信我,多说也无益。要杀要剐,随你处置。”
 
本以为苏稚至少还会解释一番,就像当初。
 
但看到她眼角的泪水,秦少宬觉得内心一窒,随即冷冷道:“想死?那岂不是便宜了你。”
 
无意识地踱了两步,回身时,身形一顿。
 
一个健步,就到了苏稚面前。
 
头发一把被拽住,苏稚觉得头皮有些发麻。
 
猛然睁开眼,却看到秦少宬的满面怒容。
 
“秦少宬,你疯了吗?”苏稚不知道这个男人又想要做什么,心头一紧。
 
而秦少宬却死死盯着她的发髻不动,瞳孔猛然一凛,只觉得一把火像是打心底烧了起来。
 
“呵,怎么?带着安至衍给的东西,还想做他的皇后?”
 
随即伸手将那发簪扯下,一把掰断,踩在脚下,冷厉的声音穿过苏稚耳膜,“可惜,那个乱臣贼子,早就死了!”
 
下一秒,苏稚被按住动弹不得。
 
柔软细密的宫装布料,在他的手中被撕扯得破烂不堪。
 
“不,不要!”想起被告知封妃的那一夜,他也是这般,苏稚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她这个反应,在秦少宬看来,却成了为旧情人守身的有力证据。
 
苏稚只觉一阵疼痛,无论她如何挣扎,男人就如同一只粗暴的野兽,挣脱不开,逃离不得。
 
身子始终无助的颤抖着,一颗心也早已千疮百孔。
 
除了委屈,更多的是怨与恨。
 
等秦少宬发泄完怒意之后,抽身离开。
 
看着唇色苍白,眼神空洞的苏稚,他冷哼一声:“来人,苏氏残害宫妃,送进暴室好好审查!”
 
他从来,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听完秦少宬的命令,苏稚浑身一颤,即便心如针扎,还是挣扎着裹好衣物。
 
领命进来的侍从,将她送进了暴室。
 
被绳子绑在柱子上,侍从挥舞着鞭子,带着血腥的气味,一道一道打在苏稚的身上。
 
“啊!”
 
苏稚哪儿受得了这种极刑,忍不住痛呼出声。
 
暴室阴暗湿冷,她只觉得疼痛从四肢百骸传来,意识都有些涣散了。
 
“皇上说了,若是苏妃不招,那就打到招为止!”那侍从冷哼一声,手中的鞭子却没停下,“娘娘,得罪了。”
 
鲜血涔透了白衣,染红一片。
 
“我没有推……宁贵人。”苏稚气若游丝。
 
“这可不是娘娘说的算,皇上吩咐过,今儿务必要问出些什么来。”那侍从听罢,又朝她狠狠打了两三鞭。
 
皇上吩咐?
 
苏稚苦笑一声,早已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流了满面。
 
他怕是想让自己屈打成招吧。
 
连续几日来的不眠,苏稚身子本就极差,哪经得起这样的摧残?
 
咬牙强忍着,视线却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暴室里的猎猎红烛,晃得她有些刺眼。
 
只觉得下身一股温热,苏稚终究是受不住,晕了过去。
 
晕倒之前,只听到有人一阵惊呼。
 
“不好了,苏妃这是……小产了!”
 
其余守卫见状,顿时也是慌了手脚。
 
毕竟苏稚再如何犯错,都是皇上的女人,肚子里怀的,那可就是龙种啊!
 
——
 
香橼殿里,秦少宬坐在桌案前处理奏折。
 
宁贵人上前,拿起一件披风,魅声说道:“皇上,夜深了,该歇息了。”
 
她今日特地精心打扮过,微微躬身,一片春光。
 
秦少宬放下手中的奏折,端详眼前娇弱貌美的女人,良久,才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沉声说道:“的确是该歇息了。”
 
宁贵人顿时心中一喜,面上闪过一抹红晕,正要上前,内监大总管孙进忠却在门外喊道:“皇上,奴才有要事禀报。”
 
难得带着一丝焦急。
 
宁贵人见好事被扰,心里有些不悦,却又不敢表现出来。
 
“何事?”秦少宬皱了皱眉,孙进忠跟了他也有十几年了,若无要事,不会这么晚来打扰。
 
除非……
听到秦少宬的声音,孙进忠这才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上前行了个礼,脸色有些怪异:“启禀皇上……苏妃她,小产了。”
 
“什么?”秦少宬目光顿时一凛,脸色沉了下去。
 
他双手紧握在一起,骨指微微泛白:“她说什么了?”
 
“回皇上,苏妃在晕过去之前说,自己根本就没有推宁贵人。”
 
下一秒,一旁的宁贵人,就对上了秦少宬森冷暴戾的目光。
 
她双腿一软,直接就跪了下去。
 
宫中只听说,近日受宠的宁贵人不知怎的,侍寝时惹恼了陛下,竟被下令拖了下去,直接杖毙。
 
血腥的场面,在场施刑的人,都有些经受不住。
 
这就是在宫里,一步走错,万般皆错,人人自危。
 
更何况,还是在天子身边呢?
 
《始共春风容易别》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