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一生一世的认真》小说主角是薄彦初 慕凉夏。精彩片段:当听到慕凉夏和某男子出车祸,他心里很着急,怕她出事,可到嘴边的话却成了伤害。薄彦初恨慕凉夏,但是却不愿意放手,一次缘分结一次绳,一生只能有一次的认真。
 
《你是我一生一世的认真》精彩试读
 
慕凉夏眼也不睁,失去孩子的她此刻心灰意冷,“我没有死,你很失望,对不对?”
 
“那你怎么不去死?我现在真的恨不得掐死你。”
 
慕凉夏缓慢的睁开眼睛,这双含泪的眼睛饱含了太多的情愫,薄彦初看着她眼角滑落的泪水,不知怎的,心莫名其妙的刺痛了那么一下。
 
随即,他恶狠狠的捏住慕凉夏的下巴,一副恨不得吃掉她的样子,“你这样的贱人就是该死,你知不知道,你的事情害得爷爷病发入院,你信誓旦旦说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为什么还要逃走?你心虚了是不是?”
 
原本薄彦初准备开车去墓园祭奠左青。
 
突然听到保镖来报,说慕凉夏逃走了。
 
他一拳狠狠的砸在方向盘上,这个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可还没等吩咐下去找人,爷爷在美国那边的管家打来电话,说爷爷知道了慕凉夏的事,然后气的病发入了院。
 
如果当时慕凉夏在眼前,他一定一把掐死她。
 
这个女人做出这样的龌龊事,还敢把事情捅到爷爷那里去?
 
如果爷爷有个三长两短,杀了她都不解气。
 
慕凉夏虽然恨薄彦初,但仍然从他的话里找到了一点有用信息,“你说什么?爷爷怎么了?”
 
“你少在这里装傻,爷爷是知道了你的事情,才被气的住进了医院,你的心怎么就这么狠?”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把我们的事情告诉爷爷,还有,薄彦初,我知道你想拿掉我肚子里的孩子,这是你唯一的目的,但是,我请你做事光明磊落一点,不要拿爷爷做幌子。”
 
她没有忘记被掳走受的屈辱,也没有忘记海水冰冷刺骨,最重要的是那人亲口让她去死。
 
孩子已经没了,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在乎的了。
 
她重新合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仿佛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薄彦初,我们离婚吧,我放你自由。”
 
她已经没办法跟这样狠心的男人生活在一起,这个人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容不下,既然他永远都忘不掉一个死人,那就离婚好了。
 
掐住她脖子的手顿了顿,她做出那么多伤天害理的恶心事,竟然还有脸提离婚?
 
“怎么?跟我离婚后,急着跟陆思远双宿双飞吗?”
 
慕凉夏别过脸去,不再看薄彦初,爱了他那么多年,她怕自己刚刚建立起来的心里防线,再次被打破。
 
薄彦初逼着慕凉夏转过脸来,“慕凉夏,看着我,我再问你最后一遍,爷爷的那通电话是不是你打的?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陆思远的?”
 
慕凉夏平静的看着薄彦初,“我的解释你会信吗?恐怕你更相信的是别人说是吗?”
 
面对那双赤红的眸子,慕凉夏反而一笑,举起双手,妥协道,“好,薄彦初,我承认,爷爷的那通电话是我打的,是我自己作死,还要拖上个垫背的。”
 
“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是陆思远的,我们有苟且,可以了吗?我早已经在地狱里了,不差多几条罪名。”
 
地狱,她也有脸形容他们的婚姻是地狱?
 
啪——!
 
慕凉夏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薄彦初一巴掌。
 
打完她的那只手,竟忍不住的颤动,薄彦初指尖颤了颤,紧紧的将手握成拳。
 
两年的婚姻在她的眼里就只是地狱般的生活吗?
 
他冷漠的松开自己的手,仿佛是动了什么肮脏的东西,取了口袋里的手帕擦手。
 
“慕凉夏,从现在开始,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地狱。”
 
那天之后,凉夏有三天没有见到薄彦初,说是留她在医院里休养,无非就是换一个地方囚禁。
 
第四天的晚上,薄彦初的女秘书带着造型师和服装师来给凉夏试礼服化妆。
 
不愧是薄彦初身边的人,那些人只负责她的妆容礼服,其他的什么信息都不肯透露。
 
六点一过。
 
慕凉夏被两个女助理接到了酒店。
 
不知道薄彦初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今天穿了件香槟色的缎面一字肩礼服长裙,露出白皙的脖颈和优雅迷人的锁骨,略施粉黛,明艳动人。
 
薄彦初看着她的装扮,脸迅速冷了下来,“慕凉夏,你穿成这个样子,要来勾引谁?”
 
设计师给装扮的时候,凉夏心不在焉,给什么穿什么?
 
哪里在意自己穿的是什么?
 
凉夏冷冷的一笑,“不过是来陪着薄少走走过场,我穿什么要紧吗?”
 
这种宴会,薄彦初需要的是一个薄太太头衔的花瓶。
 
薄彦初揽着她的腰,将人拉至近前,“怎么?有了别的男人,连陪我应酬,都这么敷衍吗?我告诉你,一天是我薄彦初的太太,就要端庄优雅,我薄彦初要的不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别给我丢脸。”
 
慕凉夏脸上的颜色尽褪,薄彦初残忍的勾了下唇角,满意的松开她。
 
明明受人苛责侮辱,还要陪尽笑脸,这就是她作为薄太太享受的“特权”。
 
爱他时下贱的甘之如饴,如今她连个笑脸都懒得维持。
 
宴会上,衣香鬓影,热闹非凡。
 
一圈下来,薄彦初将她带到一边,“慕凉夏,我警告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难道还要给那些指指点点的人笑脸?”
 
“你不是说没做吗?这点羞辱就受不了了?”
 
凉夏眼眶微湿,目不转睛的看着薄彦初,看着这个她爱了多年的男人,“你能奢望一个刚刚失去孩子的母亲,给什么笑脸?”
 
慕凉夏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薄彦初就火冒三丈。
 
他拖着慕凉夏离开宴会厅,来到一个人少的偏僻走廊,“你还敢提孩子?慕凉夏,你怎么有脸跟我提那个孩子,你当真下贱,口口声声的说爱我,做出这种事情,还敢信誓旦旦说孩子是我的,你怎么这么不知羞耻?”
慕凉夏手腕被那人抓的生疼,可这些疼一点都比不上失去孩子的痛,“孩子就是你的,你不相信也没有办法,我无话可说。”
 
“你不是无话可说,你是百口莫辩,我给你肚子里流出来的那块肉做了亲子鉴定,慕凉夏,你猜结果如何?”
 
薄彦初抵着慕凉夏,将她抵在冰冷的墙上,紧紧的贴着她的身躯,“孩子不是我的!!”
 
凉夏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这不可能,不可能,”孩子怎么可能不是薄彦初的?她这一辈子就只有他这么一个男人。
 
“一定是弄错了,孩子怎么可能不是你的?他就是你的孩子,彦初,你如何质疑我,如何侮辱我,我都可以忍受,但那个孩子虽然跟我们没有缘分,你也不能说他不是你的,你怎么会这么残忍?”
 
薄彦初卡住凉夏的脖子,“我残忍?慕凉夏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做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会杀了你?”
 
凉夏脸色青白,“你即使杀了我,孩子也是你的,不可能是别人的。”
 
“真会做戏,你既然这么想要怀上我的孩子,那我就成全你。”
 
“唔......”
 
那边人来人往,霍正擎却圈着她在这边羞辱她。
 
“不要!!”她挣扎着拒绝,想要逃离。
 
盛怒之下的霍正擎哪里肯给她这样的机会。
 
“不要?你是我薄彦初的妻子,最没资格说这两个字的就是你,还是,你只想跟陆思远做?”
 
《你是我一生一世的认真》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