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与大灰狼》小说主角是梵悠扬 梵露。精彩片段:小白兔勾引羊,反倒被狼吃干抹净,一遍又一遍地吃。为了能随时吃到这只鲜美可口的小白兔,大灰狼不惜牺牲一切代价。以为他是只羊,没想到竟是匹狼。
 
《小白兔与大灰狼》精彩试读
 
好想直截了当地问她: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淫荡?光着奶子和屁股趴在自己亲哥哥身上,蜜穴里的爱液都滴出来了,你这奶子和骚穴是有多饥渴,多想要男人弄干?你这欠男人弄的骚货,是不是想要哥哥把你插烂,干翻?
 
可梵露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此时几乎全裸地暴露在哥哥面前,握着纸巾专心致志地为哥哥擦眼睛,“进了沙子一定很疼吧,我给哥哥舔舔。”说着真的伸出舌头在他眼角舔弄,湿滑的舌尖伸进哥哥眼角的肉缝,一下一下地舔着。
 
这一舔可不得了,梵悠扬觉得这滑腻的小舌简直犹如舔在神针上,舔在心尖上,神针胀痛得快要爆炸了。
 
随着她舔舐的动作,胸前的柔软晃出巨大的乳波,两团大奶子几乎从低领的裙口跳出来,白嫩香软的乳肉压在他脸上,扫过他的鼻尖,嘴唇……梵悠扬僵直着身子,所有血液都冲到下半身,忽然,他身子猛烈抖动几下——射了!
 
浓烈的爱液包裹着他的阴茎,内裤里黏糊糊的,他猛地一把推开身上的媚肉软骨,不说一句话,头也不回的冲进了自己房间。
 
妹妹的小山洞流了好多水,哥哥不想弄吗?
 
梵露之所以变得这么淫荡,要怪同宿舍的小丽。
 
小丽天生是个浪荡得没边的欲女,每天都窝在寝室看小黄文,黄暴漫画和AV,看到激情处还自慰。梵露在她耳濡目染下也变得淫荡起来,不但和小丽一起看AV、小黄文,还经常跟她互相舔逼摸乳,她被小丽舔得心痒难耐无所适从的时候,小丽就用手指插她下面,每次都会插得她兴奋地呻吟。
 
可是小丽说,男人的大神针插起来比手指爽一百倍。
 
那是怎样的感受呢?
 
她没有男朋友,也不是没人追,有很多男孩子都喜欢她,但看惯了从小帅到大的哥哥的俊脸,再看别的男人总觉得入不了眼,所以就这样一直单着。
 
别人的哥哥都是妹控,妹奴,她的哥哥却是高冷男神,还是隔壁的,颜值高,成绩好,不交女朋友……但是,她喜欢这样的男神哥哥。
 
刚开始的喜欢很单纯,并没什么非分之想,自从小丽说男人的大神针插小山洞比手指还爽之后,她整个脑子全是如何勾引哥哥。
 
好想尝尝哥哥神针插小山洞的滋味啊!
 
可是这次勾引又失败了,梵露有些丧气,但转念一想,至少哥哥因为她喷液了。
 
回想起刚才哥哥将爱液射进裤兜后见鬼似地逃回房间的狼狈样子,她开心地笑起来。
 
看来哥哥对她很有感觉呢,是不是再努力一下,哥哥就能将神针插进自己的小山洞,将浓稠的爱液射进自己的阴道呢?
 
刚才哥哥舔了一下她的乳头,当时她的花心都在颤抖,滴了两滴爱液在哥哥大腿上,小山洞现在都还湿哒哒的。
 
一想到哥哥禁欲难耐的模样,小山洞又开始瘙痒了,爱液如泛滥般往外流,伸手一摸,好大一滩水,另一只手攀上高耸的雪乳,隔着薄薄衣料揉捏起乳尖来,一股电流般的快感袭遍全身,她轻轻颤栗着,呻吟出声:“嗯嗯……哥哥……”
 
腿间更湿了,小山洞越来越痒,越来越空虚,她颤巍巍走到哥哥房口,伸手敲了敲,“哥哥开门,我有话对你说。”
 
“啊?哦,有什么事晚上再说,我在看书。”
 
梵悠扬哪里还有心思看书,手忙脚乱地将内裤脱了下来,想把沾满浓浊爱液的内裤扔进垃圾桶,想了想又捡回来,抽出几张卫生纸,将内裤上的爱液仔细擦干净,再把内裤放到浴室的洗漱台上。
 
看书!这个时候还能看书,真是个变态!梵露不甘心地扭了下门把手,果然上了锁!
 
她索性背靠着门,把裙子领口往下拉,一对形状完美的饱满乳房瞬间弹跳出来,沾着自己爱液的手指捏住乳头,飞快地捻揉起来,快感不停地刺激着她,下体流出更多水来。
 
纤细的腰肢不停扭动,肥嫩大屁股抵着门板上,鸭蛋般大小的镀金门把手刚好抵在阴户上,传来一丝丝凉意,正好缓解了骚穴的燥热和酥麻,索性夹着门把手抽插起来。
 
天使般纯净明媚的小脸满是情潮的绯红,原本就不长的裙子被撩到腰间,两瓣圆鼓鼓的臀瓣将门把手紧紧夹在中间,大屁股一上一下,小山洞含住金色门把手一进一出不停地吞吐,爱液涂满冰凉的椭圆形把手,把手露出来时带出大滩透明如丝的淫液,顺着门板滴落在地上。
 
门把手插小山洞也不错,酸酸涨涨的,凉凉的,滑滑的,可是她不敢插得太深,怕弄坏里面的处女膜,每次小丽给她手淫,都按照她的要求没有捅破那层膜。
 
她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哥哥。
 
此刻的梵悠扬正躺在床上想象着妹妹白嫩的大奶子和肉嘟嘟的大屁股,一边想象着将她按在沙发上狠狠地弄干,一边撸着直翘翘的粗大神针。
 
此刻他若开门,便能看见妹妹赤裸着上身和下身,大屁股高高翘起,小山洞套在金黄的门把手上来回套弄的淫荡模样,定会秒射。
 
呻吟着在门把手上插了一阵,见哥哥还不出来,少女这才站直身体,离了门把手,将一根手指插进爱液长流的肉穴中,一步步走回房间,一边走一边抽插小山洞,爱液滴了一路。
 
将自己陷在柔软的被褥中,想象着哥哥压在身上弄干自己,一手揉着浑圆的大奶子,一手在小山洞中来回抽插,爱液越来越多,小山洞却愈发的空虚,好想有个粗长的东西狠狠插自己,想伸进两根或者更多的手指到淫靡的洞穴里抠挖,又怕弄破处女膜“唔……哥哥……为什么不愿意弄我?其实你很想弄的……对不对?”
 
声音又酥又媚,像发情的小猫叫春,自己听了都觉得刺激,少女娇躯轻轻一颤,穴口又流出一大滩爱液来。
 
翻过身趴在床上,屁股高高撅起,手从屁股后面插进肉缝,这样既能抚慰到阴唇和菊花,又不至于插得太深。
 
她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小手用力地抽插,爱液流得满手都是,发出噗滋噗滋的淫靡声响,另一只手从前面揉捏着充血的阴蒂,口水直流的小嘴无意识地说出淫言浪语:“嗯……小屄好痒……啊……想要神针弄……神针哥哥搞我……使劲干我……插烂我的小骚屄……”
 
阴道壁上的千层媚肉紧紧吸咬着手指,水越来越多,抽插越来越快,按压在阴蒂上的手指力道越来越重,同时飞速地打着转,快感层层堆叠。
 
“啊……到了……到了……啊啊啊!!”她双腿绷直,珍珠般白皙圆润的脚趾头紧紧勾着,全身如筛糠般颤抖,手指刚抽出来,一股半透明的淫液便喷薄而出。
 
她颤巍巍地坐起身来,两腿张开成M型,露出小团绒毛下那张嫩穴,左手食指和拇指将两瓣阴唇扒开,右手拿起枕边的手机,对准腿间正在一开一合剧烈吞吐爱液的小肉穴,连拍了好几张,然后选了张最清晰,最淫荡的照片,给哥哥发了过去。
 
同时发了一条短信,“妹妹的小山洞喷了好多水,哥哥不想弄吗?”
 
水真多,地毯都被你弄湿了
 
叮!
 
躺在床上撸黄文的小丽收到一条微信。
 
“我照你说的做了,他没反应啊!”后面加了个瀑布泪的哭脸。
 
小丽拿起手机啪啪打了几个字,“怎么会?!他是不是阳痿?”
 
“不可能,我看他裤裆被顶得老高,还在我面前射了。”
 
“那你说的没反应是?”
 
“没闯进来将我扑倒,连消息都不回,一个人关在房间里……”
 
“不能啊,既然都在你面前射了,说明你已经成功勾起他的欲望,他也很想干你……既然不是无动于衷,也不是阳痿,那只能说明你哥定力强大到变态。”
 
“似乎他的意志力确实挺强大的,问题是接下来我怎么办啊?就这样放弃的话,哥哥一定以为我是个淫荡无耻的女人。”
 
“难道不是吗?”
 
“你……哎,是吧是吧,那你说现在怎么办呢?”
 
“要不,换个人,找个男朋友?”
 
“又不是充气娃娃,说有就能有的。”
 
“不想找。”
 
“那……干脆约炮吧!”
 
“约炮不安全吧?而且,我想把第一次给哥哥……”
 
“这样啊!让我想想……”
 
过了一会,小丽巴拉巴拉打了好长一串字过来。
 
梵露做好晚饭去敲哥哥的门,“哥,吃饭了。”
 
哥哥的房门先是打开一条细缝,接着才慢慢全打开,梵露见哥哥穿着一件深V领的浅灰色T恤和深蓝色家的居裤,头发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显然刚洗过澡。
 
“门把手怎么这么滑?”哥哥看了看门把手,又看了看看自己的手掌,全是滑腻腻的液体。
上面全是我的爱液,能不滑吗?
 
梵露忽然兴奋起来,希望哥哥知道摸了一手她的爱液,又怕哥哥知道,这种矛盾的紧张心情刺激着她,她红着脸一瞬不瞬地盯着哥哥,娇艳得像一朵怒放的蔷薇。
 
哥哥刚出来,她就跑进厨房去准备碗筷。
 
厨房里,梵露正在弯腰盛饭,梵悠扬的视线扫过那高高翘起的臀部曲线,优美而圆润,不知道这次里面有没有穿内裤。
 
想起上午收到的那张图片,两条白嫩的大腿之间,黑黝黝的绒毛之下,被手指强行掰开的小山洞粉嫩晶莹,爱液从洞口流出来,一片水光润泽……他的下体一瞬间又坚硬如铁。
 
该死的!他在心底低低咒骂了一句,双手握拳放在鼻端轻轻咳嗽一声,很好地掩饰了眼中的慌乱,然后故作镇定地坐到桌旁。
 
家里原本是有保姆做饭的,爸爸忙于生意经常不在家,哥哥上大学住校一周回一次,自从梵露也上了大学之后,平时家里几乎没人,所以就辞了保姆,只留一个家政保洁一周做一次家务。
 
兄妹俩很早丧母,没人疼的孩子早当家,两人都会做饭,只是哥哥大少爷的娇病经常发作,梵露做饭的时候反而多一些。
 
梵露还在想要怎样利用短暂的吃饭时间继续勾引哥哥,就见他端起饭碗一个劲往碗里夹菜,夹到差不多的时候,端起碗就往房间走。
 
“哥,你干嘛呀?”梵露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们家可从来没有吃饭离开餐桌的传统。
 
“我到房间去吃,顺便……看看书。”梵悠扬头也不回地说。
 
梵露撇撇嘴,哥哥很不正常啊。
 
哥哥不在身边,梵露觉得食不知味,三两口扒完饭,回到房间迅速洗了个澡。
 
看着镜子里修长脖子,高高乳房,纤纤细腰,圆圆玉臀的性感美人儿,她满意地笑了,这样诱人的少女胴体,是个男人都想扑倒,她不相信哥哥会无动于衷。
 
手里拿着下午刚配的钥匙,梵露轻手轻脚来到对面房间门口,扭了扭门把手,果然又锁了。
 
幸亏她早有准备,少女得意一笑,钥匙对准锁孔。。。
 
门缓缓开启,一个丰乳肥臀,玉雪肌肤的少女,赤身裸体,四肢着地,慢慢爬了进去。
 
她的脖子上,戴着一只精致小巧的金色铃铛,随着身体摆动,发出一阵叮铃铃的悦耳声音。
 
宽大的双人床上,她的哥哥,那个有着冰山俊脸的男神,光着身体,一手拿着文胸放在鼻子底下,另一只手拿着她上午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洗的,沾满爱液的内裤套在神针上,正在不停套弄。
 
他的脸上满是情欲,他的眼睛布满血丝,他的喉结剧烈滚动,随着手上不停套弄的动作,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闷哼声少女登时惊呆了,停止了爬行。
 
曾无数次幻想哥哥拿着她的内裤自慰,但当这一幕真的发生在眼前的时候,她反而呆住了,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
 
谁会想到一个连女人也不稀罕多看一眼的高冷男神,竟然拿着自己妹妹的内衣内裤自慰。
 
梵露朝哥哥一步步爬过去,她的大屁股摇曳生姿,她的丰乳晃出巨大乳波,每爬一步,腿间的水分就渗出一层,哥哥眼里的欲望就膨胀一圈,等她终于爬到哥哥面前的时候,哥哥双眼已经变成了兽目,充满野兽原始的兽欲之光。
 
青面獠牙的大神针上,马眼狰狞,在她面前不停地摇晃,抖动,蓄势待发。
 
哥哥走到她身后,双手把住她肥美的肉臀,用力往两边掰开,对准湿漉漉的穴口,将粗大火热的神针插了进去。
 
随后就是充满原始力量的弄干,抽插……
 
“哦哦……好爽……哥哥的神针干得妹妹好爽……”
 
“过来。”哥哥的声音低沉,沙哑,好似带着一股魔力,把沉浸在意淫中的梵露拉回现实。
 
早就口水、爱液直流的梵露对这充满蛊惑的声音没有丝毫抵抗力,乖乖听话地一步步爬到哥哥脚边,脖子上的小铃铛发出叮铃铃的清脆响声。
 
“看见哥哥拿着自己的内裤自慰是不是很开心?”梵悠扬将神针上的内裤放到鼻尖底下,深深吸了口气,“好香!”
 
“……”
 
“怎么不说话了?发图片的勇气哪儿去了?打扮成这样是想做哥哥的小母狗,让哥哥随意弄干?”
 
他眼中的情欲之色丝毫不加掩饰,声音也魅惑至极。
 
“哥哥……我……”早就想好的挑逗之词此刻竟忘得一干二净,她甚至不敢抬头看哥哥的眼睛,内心慌乱得像小鼓一样咚咚作响,不知是紧张、害羞、还是渴望。
 
“你什么?”哥哥把内衣内裤扔到床上,蹲下身来,勾起少女尖尖的下巴,逼她与自己对视。
 
少女仍旧保持着四肢着地的小狗姿势,大奶子像两个小山丘一样吊在胸前,哥哥一只大手伸到乳房下面,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捏住垂吊着的乳尖,揉捏两下,“你想说……你淫荡的小乳头硬了?”
 
大手顺着深陷的乳沟一路下滑,经过平坦的小腹,蜻蜓点水般擦过水津津的小山洞,在刺激得少女一个哆嗦之后,忽然收了手。
 
手臂遂而绕到她身后,大掌摩挲着肉嘟嘟的臀瓣,中指伸到屁股沟里,经过紧致的小菊花,来到湿漉漉的穴口,噗嗤一声插进一小截手指。
 
“还是说……你的小骚屄湿的不像话,想要哥哥的神针插了?”
 
哥哥的手指结实有力,指腹光滑圆润,像带电一般,所到之处无不引起一串串酥麻的颤栗,尤其那根灵动的中指插在小山洞里不停扣弄,少女舒服得整个人都快软成一滩春水,氤氲的眼眸一片春潮,祈求般望着哥哥。
 
看着妹妹一点点沉沦在自己手下,悠扬心里终于找到一丝平衡,他要让这个折磨他多日的小妖精也尝尝被情欲吞噬的味道。
忽然将手指从小山洞里抽出来,在她不停晃动的乳尖上擦了擦,又捏起她的乳尖来。
 
“唔唔……哥哥……”她不安地扭动腰身。
 
乳头好麻,小山洞好痒,身体的每一处都想得到哥哥狠狠爱抚,肉穴流出更多爱液,变得更空虚,她望着哥哥胯间一柱冲天的大棒子,口水直流。
 
悠扬一手捏着她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一手握着自己粗长的神针,不停地摇晃抖动,紫红色的龟头像一朵硕大的香菇,棒身像一条粗大的蟒蛇,青筋在上面蜿蜒密布,蔓延曲折。
 
“想要?可是你还没回答我。”
 
梵露只觉得腿间涌出一波蜜液,顺着腿根流了下来,小腰儿带动着大屁股不安地扭动起来。大棒子就在眼前,可哥哥就是不将它插进小山洞,她实在受不了了,低声哼哼起来:“哥哥……我要……”
 
“你要什么?”哥哥明知故问。
 
小山洞好痒,流了好多水,没有东西插进来的话,她会死的。
 
梵露再顾不了那么多,昂着头饥渴地望着哥哥,说出了令自己耳红面赤的淫荡话语:“想要哥哥的……神针……插我……”
 
她天使般纯洁无暇的小脸红彤彤的,带着春潮一般,水汪汪的大眼睛满含春情,肉嘟嘟的小嘴巴气吐如兰,整个就一吸食男人精髓的小妖精。
 
哥哥把她的身体转过去,让她的屁股对着自己,大手再次摸上妹妹的小淫穴,手指在两片湿润的蚌肉上打着转,带起一丝丝滑腻的爱液,发出滋滋的淫靡响声,爱液很快将他整个手掌打湿。
 
“水真多,地毯都被你弄湿了。”梵悠扬低低笑起来。
 
“哦噢……”哥哥摸小屄屄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比自己摸起来舒服太多,少女小声哼哼起来。
 
“哥哥……插进去……”屁股高高翘起,精致的小菊花和肥美的蚌肉清楚明了地呈现在哥哥眼底。
 
悠扬如她所愿重新将一小截手指插进去,抠挖搅弄,抠得她整个人都颤抖不已,爱液顺着手掌一滴滴落到身下的地毯里,嘴里的呻吟破碎成一条线。
 
“有这么舒服吗?你就这么欠男人操?故意在我面前不穿乳罩,不穿内裤,故意露出你的大屁股,大奶子,故意趴在我身上让我舔奶,还把爱液滴到我腿上,故意让我射在你面前!穿成这样爬到我房间来勾引我,就是想要我模你?”
 
小山洞被这样摸着已经让梵露飘飘欲仙了,更不用说还要听哥哥说这些色情的荤话,她感觉花心深处更加骚痒起来,想要更多。
 
好想有个粗粗长长的大家伙插进去,来回穿刺、弄干。
 
“喔……插深一些。”屁股更高地翘起,用力去顶他的手指。
 
可悠扬就是不让她称心如意,只在洞口处浅浅抽插,不肯再往里进一步,他在惩罚她,让她也尝尝这些天来他的抓心挠肺。
 
《小白兔与大灰狼》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