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里的天堂》主角:沙歌苏青璃;讲述了:他身边除了祥子,还有有五六个人,年纪看过去都比他长许多,虽然清一色黑色西装,却多少有些江湖气。一群人站在一辆黑色轿车前说着什么。我心里一喜,下意识脱口而出,“南措。”南措似乎也看见我了,抬头看了我一眼,却是极冷漠的样子。
 
谎言里的天堂沙歌苏青璃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谎言里的天堂》精彩试读:
我心里发紧,他一向不喜欢我跟顾培中在一起,我怕他误会什么,正想要奔过去,手腕被人扣住,是顾培中。
 
“别去,楚意。”
 
我转头有些着急的看着顾培中,“让我过去,他大概误会什么了。”
 
他仍旧不放手,颇有些无奈道,“别去了。”
 
我有些火了,一边挣开顾培中的手,“顾培中,你疯了,那是我男朋友。”
 
顾培中松了手很快又死死的搂住了我的肩膀,“醒醒吧,楚意,他不是好人。”
 
我又急又怒,回头去看南措,他竟连看都不看我,转身钻进了车里,很快就扬长而去。
 
顾培中这才松开我,我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拿出手机给南措打电话,没响两声那边就掐断了。
 
我怒火中烧,再也不想理顾培中,掉头就走进雨里。
 
他亦步亦趋的追了上来,颇有歉然和无奈的,“对不起,楚意,可我必须这么做。”
 
我跟顾培中相处有些时日,知道他并不是霸道和无礼的人,相反他是个谦虚而坦荡的君子,“理由呢。”我有些凶狠扫了他一眼。
 
他居然笑了,“如果我不给你一个充分的理由,你是不是要杀了我。”
 
我顿时停下脚步,他差点撞在我身上,雨里的我们都一身的狼狈。
 
他定定的看着我,一脸的真诚,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南措才是顾培中今天找上我的原因。
 
“找个地方坐下说好吗?”
 
来之前,顾培中说餐厅的口味有多好,可是看着桌上的菜,我已经没了胃口。
 
顾培中仍是不紧不慢的问我,“你们在一起有多久了?”
 
我仍旧对他态度冷淡,“三个月。”
 
“楚意,我没有权利阻止你做任何事,可是关于南措,我有些事想告诉你。”
 
他略顿了下,我心跟着一沉,跟警察沾上边自然不是好事,我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
 
“今天你看到那些人,都是海宁道上数一数二的人物,有几个还是我们现在调查的对象,所以你可想而知南措是什么人,再把话说白一点,我之所以会认识南措,纯粹是因为工作打过交道。今天我之所以拦着你,因为我不知道南措跟这些人是敌是友,我担心你成为他们的靶子。”
 
我心里一紧,“你们在调查他?南措犯什么事了?”
 
“没有调查他,我想告诉你他的经历和社会背景都很复杂,跟他在一起,你会受伤害的,作为朋友,我不想看到那一天。”
 
“我不介意他的来历和背景,我喜欢他,我也相信他是个好人。”
 
顾培中愣愣的看了我几秒,居然沉默了。
 
我心里憋的难受,就那样直直盯着他眼睛,想要他屈服,想要他改口说南措是好人。
 
他叹了一口气,避开我的视线,点了一支烟抽了,好一会才开口。
 
“如果我告诉你,南措有过前科,坐过牢你也不信吗?”
 
我不想相信,可我没理由怀疑一个警察。
谎言里的天堂沙歌苏青璃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什么罪?”
 
“杀人!”
 
我心头一跳,人也跟着站了起来,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我不信!。”
 
如果是杀人,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出了监狱。
 
“罪名是防卫过当致人死亡,坐了两年的牢,这些我猜他应该没告诉过你。”
 
虽然我知道他霸道,甚至有些邪气,可在我的心里他仍是完美,可现在顾培中却拿南措一再挑战我能容忍的底线。
 
“南措从小就是个斗殴的好手,我看过他那个案子的卷宗,还是有很多疑点,可这么多年证据早就没了,而且我还知道当年他父亲在楚江的很有势力,我感觉这件案子是被轻判了的。”
 
那样妖艳的人物,手上怎么就会沾了血呢,我无法想象那样一个晶莹剔透的人物手上沾满血的样子,我有些无力的为他辩护,“我为什么要信你。”
 
他抬起一双安静的眸子看我,“信不信你心里已经有判断不是吗?”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他,顾培中没理由骗我。
 
“都这样了,你都不在乎?”
 
“不在乎…….他一定是为了自保才下的手。”南措是杀人犯,这种认知让我有些慌,想想未来又觉得有些茫然。
 
在升腾起的烟雾里,顾培中面容的渐渐有些模糊,但我仍能感觉有双锐利的眼睛象刀一样直接刺进我的心窝里,我想他看穿那一瞬我心底里的慌乱。
 
他仍不肯放过我,“就是现在他也不干净。”
 
离开的时候,顾培中说,“楚意,说这些,不是出于一个警察的立场,而是朋友,我想保护你,所以,明知道有些事不能告诉你我还是告诉你了,剩下的事你自己决定。”
 
决定什么,离开南措吗?从跟他在一起开始,我就已经决定,这辈子都不要跟他分开了。
 
回去后我给南措打电话,我想听听他的声音我才觉得安心。
 
电话一直是无人接听状态,我以为他是因为顾培中生我气了。
 
一个晚上,我在都想顾培中说过的话,我在心里找了无数个理由为南措辩解,他杀人肯定不得已,心里更多的是担心南措是不是也成为警方调查的对象。
 
一夜的煎熬,临天亮的时候还是给他拨了电话过去,响了许久那边终归是接了。
 
“是我。”
 
那边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倒是很清明,“什么事?”
 
我有很多话想要问他,他总是这样的冷冷淡淡的态度我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几乎咬牙切齿的问他,“有空吗?今天见个面,我有话跟你说。”
 
“我很忙。”
 
我火了,既觉得愤怒又委屈,“南措,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给个痛快行吗?这样吊着我很有意思吗?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犯贱是吗.......”
 
“分手吧。”就那淡淡的一句掐断了我所有的愤怒。
 
心突然都觉得空了,来撩拨我的是他,等我陷进去,他却轻轻松松转身说分手吧,我算什么?“为什么?”
 
“腻了。”
 
极轻淡的两个字从话筒钻进了耳朵,象是一无形的针刺进心尖里,他曾亲口说他有多喜欢我,不过短短三个月的时间,算上真正在一块相处的时间不超过半个月,他居然说腻了?
 
我极力忍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我不信!你在那里?我要见你。”
 
那头颇有不屑的语气,“为什么不信,我不过是好奇女博士会不会有什么不同,在你身上我发现的高端知识分子的确是不同的,既木讷又无趣。”
 
“混蛋!”
 
“我是混蛋,所以我以后别找我了。”
 
“南措你……“
 
我话没说完,电话那头已经断了。
 
我整个身子都在抑制不住的在擅抖,心底里想大哭想要大闹想要狠狠的甩他两个巴掌,可事实我只能颓然的坐在床头,什么也做不了。
 
心情真是灰败到了极点,平生第一次觉得是如此的伤心和无望,我仍旧不死心,他是不是看见我和顾培中在一起生气了亦或是有苦衷不想拖累我。
 
我很想见见南措,想要听他当着我的面看着我的眼睛亲口说,可他连电话都不接了。
 
在别人的眼里我一向是优雅清高的,可是在南措面前竟要如此的卑微,我都看不起我自己,却又控制不住。
 
在同事父母面前我要装作若无若事,心里的渴望和行为只能相反时,每过一分钟都是煎熬,我只能打电找肖安倾诉,“有空吗?晚上陪我吃个饭。”
 
肖安犹豫了一下,“今晚不行,可儿今天生日,我们在外面给她庆生呢。”
 
“带上我吧。”
 
肖安有些惊讶,他们常玩的地方一般是酒吧KTV什么的娱乐场所,我鲜少会参与的,颇有些为难,“我们在酒吧。”
 
我没好气道,“酒吧就酒吧,我怕啊。”
 
肖安大笑,“终于开窍了,一会来接你。”
 
肖安常说人生要及时行乐,而我表面看上去高端优雅,其实象苦行僧浪费青春,一想到这里,又想起了南措说我无趣,心里又是一阵刺痛。
 
来接我的居然是李笑,我拒绝过他,这让我颇有些尴尬,他倒是落落大方的,显得我小家子气了。
 
到了那儿,见到不少熟人,都是肖安的要好的朋友。
 
肖安把我拉到一边,“怎么有气无力的,不会是病了吧。”
 
“挺好的。”
 
一个晚上我跟着他们一起疯一起闹,一起喝酒,我希望自己大醉一场,至少这样才能把南措那个混蛋在心上给屏蔽了。
 
萌萌突然颇有神秘的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我昨天在娱乐城碰见了一个极品的男人?你们猜猜是谁?”
 
李可儿嗤了一声,“还能有谁,不就是那个英雄救美的南措吗?到现在都念念不忘,可惜啊,人家名草有主了,没你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