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撩你》主角:虞归晚傅沉;讲述了:虞归晚跟盛欢和傅明月打了声招呼,按照记忆中的模糊印象上了楼,往傅沉的房间走去。正抬手准备敲门,门就开了。傅沉一用力把她拉入怀里,转了个身,用脚关门,垂眸问“不困”虞归晚眉间微皱,双手撑着他胸膛,不解地看着他。下一秒,又听到他问“昨晚上睡好了”话语间带着揶揄,隐隐约约有笑意。
 
《只想撩你》精彩试读
虞归晚下意识摇头。
傅沉轻笑,抱着她抵在身后有些陈旧的檀木桌上,用手脱掉她的外套,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殷红的唇瓣,喉结微动,之后倾身凑过去,闭上眼睛吻得投入,索性抱着她的臀部坐在身后的桌子上,一路往下,都在她身上烙上属于他的印记。
“诶,你干什么呢”
“大白天的,傅沉,你别这样”虞归晚有些难为情,小手一直推着他,莫名其妙地怎么就成这样了。
傅沉粗声粗气地答“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言下之意让她放心。
两人的思维没有在一个平行点上。
虞归晚捧着他的脸,提高嗓音说“这桌子可是你那时候教我写作业的,傅沉你羞不羞啊”
这桌子确实让她记忆犹深。
那时候的她有点小坏,一点点而已,总是抱着书本跑到傅家来敲傅沉的房间,央求着他给自己讲作业。
实际上她成绩不差,只是特别享受这种时光。在他弯腰之际装作出其不意亲亲他的脸颊,他的嘴角,他的耳垂,小手不注意放在他的腰上
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历历在目。
可以使劲的占他便宜,可以使劲的勾引他,不管怎么样,傅沉总是一脸的风轻云淡,不上当,也不生气。
――那像现在这样。
只想撩你
傅沉抱着她纤细的双腿夹在自己精瘦的腰上,身子往前一抵,隔着布料,还顺带蹭了蹭,舌尖顶了顶后槽牙,看着她,笑得肆意。
虞归晚捂住差点叫出声的嘴巴,羞红了脸颊,身子不断的扭动,怒瞪着他。
傅沉在她耳边吹了口热气,问“刺激吗”
虞归晚打了一个冷颤,咬牙切齿道“你妹。”刺激你妹。
话落,傅沉不说话,而是在她嘴巴上惩罚式的咬了咬,抱着她往床上去,很利落干净地想扒掉她的衣服。
虞归晚使劲摇头,手舞足蹈,双重阻扰。没想到她越反抗他越来劲,到后面她重重的呼了口气,不反抗了。
换了条挺而走险的路,糖衣炮弹。
“傅沉你妹的,是吃了兴奋剂吗”
“你,你放开我,我要给我妈妈打电话。”
“你不带套,敢进来试试――”虞归晚最后这句话真的是心一横,冷冰冰地下最后通碟。
“我不进去,我就蹭蹭。”闻言,傅沉身子一顿,哑声哑气地说,很无力地喘着气,最后还真的只是蹭蹭,两三下吧,后背打湿了,额上全是汗,倒在虞归晚身旁。
换了副口吻,声音暗哑而又温柔,“晚晚,为什么不想生孩子”
“没有为什么。”虞归松了口气,“就是不想呗”
傅沉撑起身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她,试图从她的脸上,她的眼睛里看出一点微妙的变化。虞归晚下意识避开,抿嘴不语,而后眼珠子蓦地一转,扬着笑说“跟你商量个事”
傅沉挑眉,“什么”
“我妈让我带你去我奶奶家。”虞归晚说完,看着傅沉没有表情,又急忙补充道“我都跟你回来了,你可不能过河拆桥,这样不道德。”
傅沉说“我又没说不去。”
“可你刚刚也没说要去,很明显是不想去。”
窗外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暖阳乍现,薄弱的光影透过玻璃窗折射进来。
傅沉微眯着眼,顿时来了兴致,勾着唇问“你就这么清楚我心里所想”
虞归晚“嗯哼”
“那你说说我心里现在想干什么”
“谁知道呢。”虞归晚拿着手机在通讯录翻虞妈妈的电话,久久没有听到傅沉应声,她很随意地问了句“你想干什么”
傅沉笑着,痞里痞气的,“你呀――”
“你说话能不能正经点”不能怪她不单纯,真的是什么话都说得出口,而她还能无缝对接上,虞归晚恼了。
他懒洋洋地声音响起,“正经是装给外面人看的。”
她瞥了他一眼,“强词夺理。”
傅沉“呵”了一声,舔了添唇说“对躺在一个被窝里的人都正经的话,那不是正经”
“那是什么”
“真想知道”
虞归晚后知后觉这是上当的前奏,迅速低头说,“不说也罢。”
“好吧。”傅沉躺下来,侧着身子,闭着眼睛抱着虞归晚闷声说“昨晚真的累了,睡觉。”
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叫不说就不说了
虞归晚用手肘拐了拐他胸膛,“诶,你要是不跟我一起回去,我交不了差啊。”
他眼皮也不动一下,言简意赅,“去。”
“那什么时候去呢明天就过年了,后天早上好不好”虞归晚翻着日历看,在这里待两天应该差不多了吧。
只想撩你
“下午。”
“下午不行,到不了家,我奶奶家在乡下,而且特别偏僻的那种,下了飞机还要坐汽车,然后至少转两次车,我爸爸是正宗的大山里面出来的孩子”
旁边人儿念叨着,傅沉皱了皱眉,睁开眼说“那就迟一天。”
终于得到肯定的答案了,虞归晚蹭的下坐起身来,连忙拍手说“好好,那就说定了,不能反悔。”
她眼眸带笑,波光流转,眼尾上扬,弯成月牙形,皮肤是真的剔透白皙,脸颊带点绯红,很好看。
傅沉看着看着,嘴角也忍不住弯了弯,她纤细的手指在手机上点点按按。
忽地提醒了他,掀开被子起身去衣架上的黑色外套包里摸了摸。
傅沉耶,这么忙的人,居然答应了她的要求。
虞归晚兴奋得马上给虞妈妈打电话,“嘟嘟”了几声,那边接起来。
她甜甜的叫了声,“妈妈。”紧接着开始求表扬,“我跟傅沉初二回来,应该要晚上到了。”
虞妈妈“嗯”了一声,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在傅家”
“嗯。”
 
《只想撩你》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