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思岁月如旧》小说主角是黎墨白 安凝。精彩片段:他冰冷的言语中带着刺骨的寒。安凝的大脑有瞬间的空白,疼的倒抽了口凉气,“什……么?”抓在安凝头发上的手猛地收紧,黎墨白就那么冰寒的看着她,嗓音更是让她止不住的浑身发麻,“小柔的心脏是不是很好用?”安凝跪在君墨的面前,要求他相信她,她根本没有设计车祸
 
《唯思岁月如旧》精彩试读
 
黎墨白一把将安凝扔到程柔的墓碑前,他眼底赤红,嗓音更是冰冷绝情,“安凝,你怎么就能如此心安理得?嗯?!”
 
安凝被重重的摔在地上,疼的她不禁倒抽了口凉气。
 
还不等她缓过劲儿来,黎墨白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充血的眼眸里满是恨意。
 
“回答我!”黎墨白手里猛地收紧。
 
安凝疼的头皮发麻,她面色苍白,嘴唇泛紫,“……回答你……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我为什么要认?黎墨白,你为什么要让我承认我莫须有的罪名?”
 
啪——!
 
一记耳光毫不留情的抽在安凝脸上!
 
“还狡辩?!”黎墨白周身便是狠戾的气息,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力道极狠,“你什么都没做?你做没做我不清楚?想要独善其身?想要安稳的过日子?你想的还真是天真!”
 
安凝痛的近乎麻木了,她此时甚至连挣扎都忘记了。
 
是啊,她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老实本分不吵不闹,终有一天,他会看清楚看明白,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她做的,他只是……误会她了而已。
 
可是终究是她太过于天真了而已。
 
程柔意外去世,她怎么可能会不难受?那是她自小到大的朋友!
 
可是自从程柔去世后,程家一家便恨上了她,她想不通、不明白,她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把所有的罪名都安排在她身上。
 
黎墨白手下的力道一点点收紧,他现在恨不能直接杀了手下这个蛇蝎心肠的毒妇!
 
可是不可以,她身体里还有小柔的心脏,她如果要是死了的话,那小柔就真的彻底离开她了!
 
想到这里,黎墨白好似突然醒悟了过来一样,他猛地松手——
 
他松手的一瞬间,险些快失去意识的安凝猛地大口大口的喘息,心脏剧烈的疼痛让她整个人的在蜷缩在地上。
 
可是她没哭没闹,甚至连一声疼痛的惊呼声都没有。
因为她知道,黎墨白不会帮她。
 
他现在恨不得她死。
 
“你还不能死,安凝……你不能死……”
 
模糊中,安凝听到了黎墨白的呢喃声。
 
她以为他终究还是舍不得她的,她以为自己多多少少在他心底还是有一丝分量的,可在她听到他下一句话的时候,她如坠深渊、遍体生寒。
 
“你死了小柔的心脏怎么办?你不能死,听到没有?你不能死,你必须保护好她的心脏,否则,我要你整个安家陪葬!”
 
看啊……
 
这就是她爱了多年的男人。
 
对她一如既往的,冷心绝情。
 
安凝,你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
 
她紧捏着自己的胸口,用尽自己全身力气,她看着他,“……我不会死的,黎墨白,在所有的真相查明之前,我不会死!”
 
黎墨白见她还有力气对自己叫嚣,藏在眼底最深处的不安在顷刻间消散不见。
 
他一把拽起她玩,而后一脚踹在她的膝盖弯处,见她笔直的双膝跪下后,他眼中尽是快意。
 
“就在这里跪着,跪到天亮为止!”
 
安凝已经没有了任何挣扎的力气。
 
她僵直的跪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支撑在地上的手紧握成拳,她看着黎墨白的身影一点点的消失在陵园,直到彻底消失不见。
 
她没哭喊,没哀求,她就那么跪在程柔的墓碑前,定定的看着墓碑上程柔温暖的笑。
 
三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将她和黎墨白同时送进了医院,黎墨白为了护她,重伤,他的肾脏严重破裂,需要换肾。
 
安凝不顾家里反对,毅然去做了配对,到最后配对成功后,她在捐献肾脏的同意书上签下了字。
 
从医院里醒过来的她满心以为黎墨白脱离了危险后,他们就能幸福生活下去了。
 
却不想,醒过来后的他性情大变,他对她嫉恶如仇,甚至让她不要再出现在他眼前。
 
她不明所以,惶恐不安的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而就在那时候,程柔走了出来,她说,因为她用一颗肾救回了黎墨白,她希望安凝能主动离开……
 
她还告诉她说,黎墨白和她在一起,不过是逢场作戏,他们早就已经在一起了,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
 
黎墨白现在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不想再耽误程柔了,他要给程柔一个她所想要的人生。
 
如果……那颗肾是程柔的,那她的呢?
 
那她安凝的肾又去了哪里?
 
她又把肾换给了谁?
浑身上下的疼痛让她的意识彻底模糊,当她倒下的瞬间,她似乎看到了一道人影正急冲冲的向她走来,可她眼皮太沉了,在那道身影靠近前,她彻底的昏死在了陵园里。
 
……
 
黎墨白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是个陌生的手机号,他拧眉直接挂断,神情极为难看。
 
可他刚挂断电话,手机再次传来了一阵铃声。
 
依旧是那个陌生的手机号。
 
黎墨白的神情极为难看,他头痛欲裂的起身,看到窗外泛白的天色后,方才缓过来已经是早晨了。
 
他接起电话,还不等他开口,手机那头已经响起了一阵略带慌乱的方言声。
 
电话是守陵园的工作人员打过来的,他说有个女的晕死在他们墓园了……
 
后面那人还说了一些什么,黎墨白并不清楚,他只听到那男的说了那女人已经被送去了医院。
 
然后,黎墨白自己做了些什么?
 
然后他紧捏着手机,来不及更换依然褶皱不堪的西装,神情冷沉的往车库走去。
 
直到他驱车赶到医院,在住院部找到满面通红、神情痛苦的安凝时,他的心竟然狠狠的抽紧了下。
 
他沉着脚步向病床前走去,直到他靠近了,才发现此时的安凝还处于昏迷状态,只是此时的她似乎在做着不好的梦,她紧蹙着的眉头、急促的呼吸无不让黎墨白面色泛冷。
 
她青白色的嘴唇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他并不能听的太清。
 
鬼使神差的,他凑近她,侧耳倾听……
 
“……不怕……黑哥哥……不怕……柔柔……柔柔保护黑哥哥……”
 
顷刻间,黎墨白的呼吸骤然停滞!
 
漆黑的眸子紧锁在安凝身上!
 
“……柔柔……保护……”
 
砰——!
 
黎墨白不受控制的一把卡住安凝的脖子,在她猛然睁开眼睛的瞬间,他双目龟裂的问她:
 
“你是谁?安凝!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唯思岁月如旧》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