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有喜霍少太强势》小说主角是霍少城 苏晴天。精彩片段:浑身燥热的厉害,很显然被下了药,苏晴天看着艾素雅那张笑得虚伪到极点的脸,心中的恨意就怎么也无法掩藏的住!五年前,她妈躺在家里重病垂危,艾素雅带着女儿进入苏家,还以苏夫人自居,更是在她妈的婚房里跟苏霍两个人男盗女娼,活生生的气死了她妈。
 
《娇妻有喜霍少太强势》精彩试读
 
体内的燥火越来越控制不住了,晴天扯了扯连衣裙的领口,趁着药效还没有失控之前,淡淡道,“好啊!那你去安排,这屋子里很闷,我先去外面透透气!”
 
艾素雅脸上欣喜若狂,她还以为要浪费些口舌呢!没想到这死丫头这么容易就答应了,她笑道,“去吧,去吧,别走远了,我把萧总叫到房间来,你们两个等会好好聊聊!”
 
晴天脚步摇坠的往门口走,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猛地踹了一脚艾素雅,然后把手提包重重地往艾素雅脸上狠狠一扔,去他的嫁给萧总,都见鬼去吧!
 
“啊!!”艾素雅毫无防备,被砸了个正着!
 
不顾她的尖叫辱骂,晴天重重甩上门,拔腿往安全通道狂奔而去……
 
艾素雅肯定以为他做电梯走,那么她就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任由她死也想不到,她晴天殴打她之后不仅没走,反而接着安全楼道藏在这酒店里面!
 
“砰!”晴天逃跑途中不慎撞到一个男人。她痛吟了一声,抬起头,落入眼帘的是张俊美如神抵般的脸!
 
晴天浑身发软,体内浴.火燥热得厉害,再叫她跑也跑不动了。
 
“进房间!”一把小巧精致的水果刀抵在了男人刚毅的小腹上,这是她刚才顺手在玻璃茶几上拿的,以备艾素雅她们抓到,留个万一用!
 
男人危险地眯起了眼,低头望向了那酡红着小脸,晃着脑袋的女人。
视线在落在她握住的那把刀上。呵。是苏家的二小姐,出了名的乖乖女。听说今晚她正在这里举办二十一岁的生日宴,名为生日宴,可是苏家对外面却说是相亲宴。
 
看他丝毫未动,而苏薇薇她们的脚步声越逼越近,晴天有些急了,她又把那小刀递进了一分,督促,“快!”
 
男人也察觉到了尾随她而来的人,手中拿着的门卡刷动房卡,大步走了进去。
 
砰地一声,门被后面尾随而进的人关上,下一瞬,那尖锐的刀刃又抵向他的后背,身后那虚弱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把你的裤子脱了!”
 
“嗯?”男人几乎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怎么?”他漫不经心地转过身,危险地眯了眼眸,“现在的女人都玩得这么大了?嗯?”
 
把他挟持,逼他脱裤子?下一步,是不是该让他躺在床上去了?
 
“叫你脱,你就脱,哪那么多废话?”晴天身子微软,靠在门上喘着气,她觉得头浑浑噩噩的,整个身体像是如火在烧,还有无数的蚂蚁在噬咬,痒的不行。
 
她扯了扯衣服的领口,看着他丝毫未动,直到把手中的刀给丢了,迎上前,直接伸出双手往他的皮带探了过去。这种情况危急的时候,是他自己送上门的,也怪不得了她对他动强的了!
 
男人冰凉修长的大手准确无误地抓住她的手,声音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苏小姐,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睡男人?”
 
英俊深邃的五官,散发出强大到难以忽视的压迫感,晴天意识已经失控,看着他唇瓣一张一合的,她踮起脚尖,就往他唇瓣凑了上去。
 
“可惜我对你不感兴趣。”男人握住她迎上来的身子,不留情面地将她往后一推,“滚出去,趁我不想对一个女人动手之前。”
 
开口的嗓音低醇,冷冽,夹带着彻骨的寒冰。爱慕虚荣的女人他见过很多,用尽各种方法爬他床的女人也不少。假意被人跟踪,在装柔弱挟持他,趁机爬他床的女人,她是第一个。
 
“叫你做就脚,哪那么多废话,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她身体空落落的厉害,推开他,跌撞地往门外走,“你要不行,我叫别人来……”
 
要说前面那句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已经将面前的男人彻底惹火,那么后面那一句话,她就无疑触碰到了人生中的灭顶之灾。
 
男人万年如冰霜般的眼神顿时散发出凌厉气势,显然盛怒到了极致。
 
呵,这个该死的女人,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说他不行?还因此要去找别的男人?!
 
“不是想知道我行不行吗?”在女人转身拉门的那一刻,他一把拽住她,猛地一甩,将她丢在床上。
 
晴天头一阵眩晕,下意识地想要爬起来,高大的身躯倾身压下,“放心!我这就让你看个清楚明白。”男人猛地钳住她的下颚,“记住,所有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晴天还没有听明白他说些什么。男人撩起了她的裙子,粗暴的,没有前戏的,直接撞了进去!
 
一夜旖旎。
 
晴天再度醒来,只觉得浑身钻心的剧痛。
 
她试图起身,身下顿时传来一阵不适感。
 
似乎还有什么东西留在她体内。
 
想到昨天发生的一切,她不免抬头看向了压在她身上的男人。
 
英俊深邃的五官,白皙雕刻般的脸庞透出拒人千里之外的冷俊。
 
浓墨的剑眉,高挺的鼻,薄削的唇,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她愕然地睁大了眼,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像,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霍少城!
 
传言,霍少城在商场杀伐狠决,手段狠厉。
 
看中的东西,无一失手,得罪他的人,也没一个有好下场。
 
是个强大到心理有些变、态的男人。
 
应该不会这么凑巧吧!
 
晴天缓了缓神,世界上相似的人那么多,也不并代表就是他霍少城。
 
她伸手推他,男人停在她体内的东西动了一下。
 
她脸色涨红,这个龌龊的男人,昨晚说不要不要,要起来却要人的命。
 
她就没见过这么衣冠禽兽,表里不一的男人。
 
怕惊醒他,晴天红着小脸,不动声色地把他推开。然后快速穿上被踢到地下的裙子,迅速离开了。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蹑手蹑脚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床上的男人无声息地睁开了眼。
 
他漆黑如潭的眼眸低头望了眼白色床单上,那殷红刺目的血迹。
呵。还是个皱儿。
 
唇瓣时似有似无的扯了扯,将手肘搭在眼睛上,又继续闭上了眼。
 
出了房间,晴天又继而转身去了艾素雅昨天把她带去的那间套房。
 
昨天,一怒之下,把她的手提包给砸出去了。
 
她的身份证手机那些东西还在里面。
 
门没关,晴天推开门,里面并没有一人,她迅速拿起被丢在地下没人管的手提包,火急火燎地出了酒店。
 
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的刺人眼睛。
 
“什么?你被睡了?”咖啡厅里,从小到大的死党叶子噗地一声,把刚喝到嘴里的咖啡全吐了出来。
 
幸好这大中午的,咖啡厅没几个人。
 
晴天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咖啡,提醒着她注意用词,“准确的来说,是我把人家给睡了。”这睡与被睡也是有着质与量的差别的。
 
叶子唇瓣抽了抽,凑近了一下脑袋,“你这万年老铁树也终于舍得开花了,看不出来,关键时刻,你还挺有气魄的。你那后妈要知道,估计得气得跳脚了吧?已经跟她们彻底闹翻了,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要不先来你叶姐这住一段时间?嗯?”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没什么好躲的。况且。苏家本来就是我外公留下来的。”晴天握住手中的咖啡杯,似乎想到了什么,“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她凑近了头,在叶子耳边说了几句话。
 
回到苏家,晴天还没有走进大厅,砰地一声,箱子被人从高空抛下,尖锐刻薄的声音从二楼阳台上传了出来,“丢,给我全部都给丢了,只要剩下一样关于她的东西,你们就全部给我滚出去。”
 
晴天低下头,偌大的草坪上,她的衣服被丢得遍地都是。
 
还有张她跟她妈妈的合照也碎得四分五裂。
 
晴天捡起那张合照,又看着照片里那张慈祥温婉的笑颜,紧攥住拳,直奔二楼,房间里面的佣人正拿起她的东西又准备往阳台丢下去。
 
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苏薇薇,正站在一旁,笑得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她一把夺过其中一个花瓶,往艾素雅所站的地方狠狠一砸,“我看谁敢动我的东西!”
 
“砰!”花瓶碎得四分五裂。艾素雅被吓得跳了一下,她愤怒地瞪着她,“苏晴天你造反了不是?”
 
“造反?”晴天听了这两个字,冷笑了一声,“艾素雅,你叫人丢我的衣服,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艾素雅讥讽的笑道,“自然是把你从我家赶出去。你每天吃我的,喝我的,居然还敢吃里扒外的对付我,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给我砸。”
 
那些佣人又开始了行动。
 
“住手。”晴天厉喝出声。
 
呵。究竟该滚的是谁。
 
“要滚,也是你跟你那拖油瓶的女儿滚。这是我外公留下来的房子,你们没资格住在这里。”她伸手指向门外,怒吼,“滚!”
 
“混账,你在说些什么?”
 
《娇妻有喜霍少太强势》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