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账单》主角:东方棘 白顾颜;讲述了:东方棘白点了点头,只不过稍微一闭眼,瞬间的工夫,仿佛飞越了五洲四海。“找到了。”其实我的内心还是有一点儿怀疑,这么草率就找到了?刚刚他闭眼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还不等我开口问,东方棘白已经快步往门口走去。我急忙追了上去,刚一上车,对着后视镜一看,我的嘴唇有些微红,这才反应过来,
 
《死亡账单》精彩试读
关键时刻,冰淇不是想着自己逃跑,而是想着救我,有这样的朋友,夫复何求。
 
我感动地抽泣道:“冰淇,谢谢你。”
 
冰淇嘿嘿的笑了一声,声音有一些嘶哑,我心里一惊,竟然想起了冯楚扬。
 
不可能,不可能!
 
眼前的人明明就是冰淇嘛,我用力的甩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
 
但是车里的温度特别低,明明才二月份,冰淇居然开了冷气。
 
我浑身瑟缩着,伸出手把冷气关掉。
 
我倚着车座椅不知不觉竟睡了过去,再次醒来时,车子已经走出了外环。
 
鼻息间闻到一股剧烈的恶臭,像是下水道里扔着的肉。
 
我捏着鼻子,往四周看了看:“怎么这么臭?”
 
这时才发现,冰淇脸上居然布满了汗水,这样的天气,应该不会觉得热才对。
 
我担心的看着她,想要伸手给她擦汗,却被她不经意地给躲过了。
 
“冰淇,你没事吧,不会是发烧了吧?”
 
“我没事。”
 
她说着,就又打开了空调,而且油门加大,导航提示已经超速了。
 
我刚准备让她减速,不经意的一瞥,居然看见她的侧脸上有一道细小的伤疤。
 
我吓得魂不附体,什么时候冰淇的脸上也有了跟冯楚扬一样的伤疤?
 
不对!这伤疤一看就是经年累月,而这几天冰淇一直跟我待在一起,脸上根本就没有伤!
 
我又想起来刚刚她嘿嘿的笑声,顿时如坠冰窖,心凉了半截。
 
旁边坐着的冰淇,恐怕早就已经不是本人了!而且冯楚扬的鬼魂!
 
我吞了吞口水,佯装镇定,拿出手机依旧没有信号。
 
手机上装着地图软件,上面提示说,1.3公里后到达平果公墓。
 
难道说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带我去平果公墓!
 
不!我绝对不要跟他一起去那里,可是既然冯楚扬有能力附身在冰淇的身上,我就不能轻举妄动。
 
我一个凡夫俗子,怎么跟鬼魂斗,只能想想办法了。
 
我定了定心神,才委屈地看着冰淇:“冰淇,我又晕车了,你先停下来。”
 
冰淇根本就不打算理会我,敷衍了一声:“很快就到了。”
 
眼看着马上目的地就要到了,我急切地看向车窗外。
 
昏暗的光线下,好像有一家小店,定睛看去,里面放着的都是些祭祀用品。
 
这里靠近平果公墓,店里面不可能没有镇邪用的东西。
 
所以我只能咬牙试一试,我趁她不注意,用力推了她一把,然后跳下车去。
 
冰淇的声音完全变了,身后冯楚扬凄厉地大喊道:“顾颜,你给我回来!”
 
以前上学时,跑百米冲刺都没有我这样的速度。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进了那家小店里,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车子发出尖锐的刹车声,停在了小店门外。
 
我机械性的回过头去,正看见冰淇目光幽幽的看着我,嘴角扯起一个狰狞的笑容。
 
我吓得一个趔趄,直直的看着她。
 
但是她似乎有所忌讳,目光落到我身后的神像上。
 
我正暗自松了一口气,从里间走出来一个女人:“都这个点了,是谁啊?”
 
我吓得急忙躲在了她的身后,大妈也被吓了一跳:“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
死亡账单
我这才偷偷探出头去,发现停在门外的车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顿时所有的委屈爆发出来,我搂着大妈的胳膊,撕心裂肺的哭出声。
 
我是死里逃生了,但是冰淇怎么办?
 
如果不是因为我,冰淇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更不可能被鬼魂附身。
 
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大妈一见我这样,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安慰着我:“现在的年轻人啊,失恋太正常了,别太难过了哈。”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如今不能牵扯进来更多的人,而且现在我也无处可去,你是求着那个大妈,让我留宿一晚。
 
大妈看我可怜,就答应了下来。
 
我抬眼看了一下天空,眼看着就要天亮了。
 
大妈闲来无事,就打开了电视,正好播到那个新闻。
 
“最近窃尸案频出不穷,而今凌晨由于车祸的两具男尸,居然不翼而飞,如果有知情人士,请与警方联系……”
 
大妈出神的看着,嘟囔着:“那个老头的尸体有人偷也就算了,那个二十岁左右小伙子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了,居然还有人惦记。”
 
我身上起了一阵冷汗,这么说来新闻都是真的,那具面目全非的尸体,应该就是东方棘白了。
 
报道上说出了吴江的身份,却对东方棘白只字未提,看来他的身份正在核查中。
 
我强忍着睡意,一直挨到了天亮。
 
身边的大妈已经沉沉睡去,等到听见马路上有车鸣声,我就朝着庇佑了我一夜的佛像虔诚的拜了拜,急忙跑了出去。
 
跑到马路边上,我随手拦了一辆车,想着去寺庙找个得道高僧去救冰淇。
 
刚刚一上车,我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车门啪的一声关上了,我还没有说出我要去哪里,车子已经自顾自的疾驶而去。
 
我瞪大眼睛看着身边的司机,这个人该不会是冯楚扬吧?
 
我大着胆子,拿掉了司机头上的帽子。
 
“怎么是你!”
 
东方棘白的侧脸比昨夜更加迷人,他微眯的桃花眼,淡淡的扫了我一眼,我感觉心跳漏了半拍。
 
终于反应过来,东方棘白他是一只鬼!怎么大白天的就现身了?
 
我刚准备夺门而逃,东方棘白突然瞪了我一眼:“不要耍小聪明。”
 
果不其然,车门已经被他锁上了,我有些怒不可遏:“你既然已经死了,还有吴江叔叔,就不要留恋尘世了,而且咱们俩互不相识的,你为什么非要缠着我不放?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倒霉到家了,先是昨夜被冯楚扬缠着,现在又被东方棘白堵住了。
 
即使眼前的这个男人,身材硕立挺拔,拥有一张迷倒众生的脸。
 
东方棘白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死了?谁告诉你我死了?”
 
事到如今,他居然还在狡辩。
 
但是我转念一想,既然警察没有查出身份,也不能确定那个面目全非的尸体就是他。
 
我正想着,却感觉身子一晃,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我抬眼看去,浑身如坠冰窖,上面“平果公墓”四个大字,吓得我腿软。
 
“吴师父早就算到他有此劫,而且也算到冰淇会因此受难,所以现在最紧要的目的就是找到冯楚扬,不然冰淇死了,你确定也不会难过吗?”
 
我似懂非懂地跟着他下了车,不大的日头下,东方棘白的影子在地上拉得极长。
 
不对呀,如果说他是鬼,按照老人的说法应该是没有影子的。
 
我正疑惑着,就看见东方棘白双手环抱,一脸悠闲的等着我过去。
 
我咬了咬牙,终于决定跟他进去看看。
 
走到东方棘白身边时,我又低头看了一下他的影子,终于放下心来。
 
“冯楚扬昨晚也要把我带来这里,难道他的鬼魂就在这里吗?”
 
东方棘白说道:“为今之计,只能先找到他的骨灰,才能确定他的方位。”
 
没想到事情发生的这么快,李英居然有时间把冯楚扬的骨灰带来这里?
 
如果昨夜我被冯楚扬带进来,肯定现在已经死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于是摩拳擦掌,准备去找冯楚扬的墓碑。
 
“你去做什么?”东方棘白拉住我,仍旧是彻骨的冰凉。
 
“你觉得生欠赌债的冯楚扬,他们家还有能力去买墓地吗?”
 
是啊,上次李英就说她们家只剩下一个空壳子,怎么有能力买公墓?
 
“冯楚扬之所以能汇聚成鬼魂,就是因为他的骨灰被埋进了墓地,否则不可能会现身找你的。”
 
我一拍脑袋,终于恍然大悟:“你是说,她们盗墓!”
 
东方棘白点了点头,我朝着墓地看去,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
 
偌大的平果公墓,有数千个墓碑,我们总不能一个一个去刨人家的坟吧?
 
墓地最不少的便是松柏,东方棘白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他让我坐在树下。
 
“这是?”
 
“你昨天跟冯楚扬的鬼魂有所接触,我试着让你跟鬼魂说话,这样事半功倍。”
 
我紧张地看着他:“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东方棘白淡淡的扫了我一眼,并没有接话,我吞了吞口水,盘腿而坐。
 
他伸手从地上抓起一把土,就朝我的头上撒去,我被呛的剧烈咳嗽着。
 
“顾颜,这次你一定要听我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够睁眼。待会儿会有不同的人跟你说话,你只需要问他们冯楚扬的位置,其他的不能多问,听见没有!”
 
我心里忐忑不安,默默的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多时,我就感觉眼皮子在打架,居然沉沉睡去。
 
正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几年都没有出现新邻居了,昨个新搬来了一个小伙子。”
 
脑海里回荡着东方棘白的话,我用力的闭着眼睛。
 
正在这时,一个老头的声音幽幽而起:“老太婆,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咱们这里早就已经住满了,哪里还能进来新邻居?”
 
“你还真别不信,昨天我就看到一个小伙子搬了进来。”她说着,仿佛注意到了什么,嘿嘿笑着:“前面有个小姑娘,咱们去问问她。”
 
我感觉一双冰冷的手,抚摸着我的脸,我吓得浑身颤抖,感觉眼前飘过一个黑影。
 
“咦?这小姑娘身上有温度?难道是个大活人?”
 
还没有等我说话,我就感觉脸上湿漉漉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粘在我的脸颊上。
 
我浑身一阵恶寒,就听见她冷冷地开口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来这里?”
 
我吞了吞口水,急忙开口道:“婆婆,我来这里是找一个叫冯楚扬的小伙子的。”
 
“小伙子?昨个儿倒是见了一个,也不知道因为什么,跟2-6的刘老太大吵了一架。”
 
她说着,凑近我的脸,虽然感觉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股冷风迎面吹来,带着彻骨的寒意。
 
“那小闺女你叫什么名字啊?让奶奶认识一下。”
 
“我……”我刚想张口,就感觉额头被人弹了一下。
 
我急忙想起来东方棘白吩咐我说的话,不能说别的话!
 
我感觉脖颈一直被人吹着凉气,吓得我急忙说道:“奶奶,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哈。”
 
话虽如此,可是我现在应该是在睡觉吧,怎么离开这里?
 
“好不容易来个小姑娘,怎么能说走就走呢。”她的声音突然凄厉无比,冰凉的指尖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感觉快要窒息了,张了张嘴却如何也喊不出声音来。
 
突然眼前出现一阵亮光,我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还没有看清眼前的一切,一双手却覆上了我的双眼。
 
冰凉的唇瓣落下来,给我度着气,带着一丝特有的香味,我终于定下心来。
 
周围的冷气渐渐消失,我也慢慢恢复知觉。
死亡账单
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顾颜,顾颜。”
 
我悠悠转醒,双眼仍旧被一只冰冷的大手遮挡着。
 
见我醒来,东方棘白这才拿开他的手。
 
我一抬眼正对上他如夜的眸子,我终于回过神儿来。
 
“刚刚一个老奶奶说2-6,我想冯楚扬要骨灰应该就在那里!”
 
我跟着东方棘白来到一个公墓前,他说道:“应该就是这里没错,昨夜冯楚扬来过这里,却被结界挡住了,所以他无法带走自己的骨灰。”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想起来刚刚听见的声音,于是开口问道:“那个老奶奶是鬼吗?为什么不能睁眼?”
 
他淡淡的扫了我一眼:“我怕你被吓得魂飞魄散,你说的那个老奶奶,出车祸时眼珠子都飞出来了……”
 
我脸色惨白,胃里忍不住一阵翻滚,那么我刚刚感受到黏呼呼的贴着我脸颊上的东西,应该就是那个老奶奶的眼珠子了吧!
 
《死亡账单》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