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落相思碎》主角:顾微染萧漠北;讲述了:只是没未曾想到会在这里相见,顾微染难免有些意外。谭力看上去时间有些紧迫,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了她,“这是我尽全力查到的一些资料,你看一看。还有大帅府中,不可久留,堤防萧漠北,如果有机会,我会带你出来的。”
 
梨花落相思碎最新章节|梨花落相思碎全文阅读
《梨花落相思碎》精彩试读:
提及了萧漠北,她的眸中蒙上一层悲伤,“大帅救了我,现在我是他的人。是大帅府的人,他们不会伤了我。谭先生,请放心。”
 
谭力还想说什么时,又听到远处的暗号催促,他激动的握紧了她的手:“切记保管好这些资料,堤防萧漠北!”顾微染未懂了谭力话中的深意。
 
“快……在那边……”凌乱的脚步声忽而传来。顾微染紧张的回眸,只见人影浮动。她一眼就看到矗立在人群中的萧漠北。
 
军装一丝不苟的穿在身上,厚重的军靴迈着尘土而来。他阴鸷的双眼睨过谭力刚刚翻过的围墙,眼神冷冽的落在顾微染的身上。手猛地捏成拳头。
 
顾微染平静的看着他,狭窄的胡同里,他一眼阴冷,脸上写满了怒意。萧漠北轻抬了抬手,示意所有的人退后。后面的副官立即明白的带着十余名士兵退出小胡同。狭窄幽长的胡同内,只剩她和他。
 
即使隔那么远,顾微染也能感觉到他身上溢出来的骇人气息。顾微染没有避及,平静的对上他的双眼。这是宣布婚约后,她和他第一次碰面。她的眼里只有抹不去的悲伤,所有的誓言都是骗人。
 
往昔的萧漠北已经死了,此时的顾微染也不再是以前的顾微染倏尔想到谭力交给自己的资料,慢慢地退后数步,将那东西丢进了后面的稻草堆里。
 
一面平静的看着萧漠北,“少……”她的话猛地被他生生的打断,他冲过来将她按在泥墙上,掐着她的脖子,咬牙切齿的问,“怎么?出来约会情夫?你就那么寂寞空虚冷?”
 
顾微染侧过头,避开他尖锐的眼神,恍若未闻,一副任了他鱼肉的表情。
 
果然是!那些事实明明就摆在眼前,他却总还期望这一切不是这样。而今被狠狠打脸。他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嘶!萧漠北污辱性的撕开她的衣服:“时间那么短,还没有来得及脱衣服,是吗?来,我帮你脱……贱人!”他说得咬牙切齿。
 
顾微染似个木偶,任了他蹂躏。反正他不爱她,以逗她为乐。她反抗越是激烈,他越是有兴趣。
 
萧漠北见顾微染没有半分的表情,倏尔撩了裙子,狠捅进她的花瓣,没有半分的怜香惜玉。
 
“顾微染,你这里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插?都可以搞?你就应该留在军中做军妓……否则怎么满足你?”
 
顾微染紧紧地咬下唇,眸光闪烁的看着他。“萧漠北,你到底够不够!在外,我是你的小妈,请你自重!”光天化日之下,他竟然这样污辱她!
 
“小妈?原来你还记得你是我父亲的女人,是我身下的床奴?”说着,萧漠北猛地更前进了几分。
 
倏尔一股暖流缓缓地淌下来。萧漠北的身体一僵,在看到手指上的腥红时,一眼厌恶的擦过她的衣角,拽着她的衣领,一字一句的说:“顾微染,就算是搞死你,我也不会成全你和谭力!”
 
顾微染身体木然的靠着泥墙,一眼怔忡的看着萧漠北,“我和谭力?哈哈……原来你认为我和他有什么?”
 
萧漠北被顾微染的眼神所震慑,见远处人影浮动,一把拉上她的亵裤,凑在她的耳际,“怎么?不愿意承认和他的私情?”
 
顾微染看着萧漠北,眼带嘲讽,“是!我的心早就给了谭力!我的身子也给了谭力,你捡的不过是二手货而已。”
 
萧漠北手中的力道加重,恨不得将她捏成碎片。
 
果然!她早已和谭力苟合!所以那晚她没有落红!所以她联合谭力,算计了他们萧家。害得他全家灭亡。枉他为她拼尽全力杀敌,只为给她一个西式婚礼,一生一世一双人。而今才发现,自己竟然是那么的可笑。
梨花落相思碎最新章节|梨花落相思碎全文阅读
顾微染痛得恍惚,视线模糊下,她竟似看到他阴鸷的墨沉是蒙着一层水汽,一定是她的错觉。
 
他是来自地狱的死神,他怎么会有泪水,他怎么会有感情。他已经在战场磨砺得一身杀气。往昔早已是往昔。
 
顾微染来不及思索那么多,去如何看清他的神情,只感觉下腹坠胀,疼得难受,一股一股的暖流不停的往外涌。
 
倏尔是略急的脚步声,“少帅!西边发现谭力的踪迹。”
 
萧漠北猛地收手,低嚎在她的耳侧,“把的人头带到你的面前,给你做见面礼。顾微染,好好的等着。”
 
顾微染却是嘲讽的笑,“你不是他的对手,永远不会是!”无疑顾微染的话激起他的千层恨意。
 
在表皮之下,那颗心脏,好似被生生的凌迟。痛不欲生。
 
萧漠北走了。顾微染支撑着破碎的身体,靠着泥墙,全身冰冷,她紧紧地环抱着自己的身体,呻吟,“冷,好冷……”
 
“染姨娘!你怎么在这?染姨娘……”百荷温暖的手拉过她的手,略急。
 
“百荷,我好冷,带我回家。好冷。”
 
“是。”
 
顾微染晕倒了过去,百荷只能叫来马车回到大帅府。她看她的样子非常担心,想叫了大夫来,却不想正遇所有的大夫都在给大帅诊治。根本没有空来看她这个小角色。
 
百荷只能加了火盆给她取暖,好在一个时辰左右的样子,顾微染醒了,她慢慢地撑起身,“百荷,我怎么回来了?”
 
“是我让马车把你送回来的。”
 
顾微染嗯一声,倏尔想到萧漠北一身的杀气,她有些紧张的抓着百荷的手,“少帅回来了吗?前面可有什么消息传来?城中有没有什么消息?”
 
百荷一脸的茫然,“姨娘,你和少帅没什么交集,你关心他作甚。在大宅子里,最忌讳的就是关心过头不该关心的人。”
 
百荷是大帅府的老人了,见惯了姨娘们争宠的手段。特意提醒了顾微染,别让有心的人听了墙角,给自己带去什么麻烦。
 
少帅固然迷人,可哪里是她能高攀的。即使大帅不在了,她也是他的长辈,永远的不可逾越的规矩在。
 
顾微染看着百荷,慢慢地收回视线。是啊。萧漠北把她推向了悬崖的边缘,她随时可能跌入悬崖,摔得粉身碎骨。在偌大的少帅府,她能靠的也就只有自己。
 
顾微染笑了笑,看着百荷,“刚刚在商场的时候,我听说有什么乱党,我以为少帅抓到了什么乱党,有些好奇。”
 
百荷哦一声,今日的姨娘真奇怪。往日不管府上发生什么事,她都不过问。今日怎么关心起城中的乱党来了。
 
顾微染生怕百荷起疑,立即转移了话题,“我有些饿,百荷帮我熬些粥吧。这阵子辛苦你照顾我了。”说着,将一枚上好的玉镯子塞到她的手里。
 
百荷一看那贵重的镯子,眸光微闪,“姨娘,这使不得!奴婢照顾你,那是理所应当的。”
 
“没有什么理所应当,你我都是可怜人。我用不着这些,你一定有家人需要照顾,拿去吧。”对于顾微染来讲,这些身外之物,本来就不重要。
 
百荷一眼感动的匍匐在地,连连道谢。把百荷拉拢了过来,顾微染要做什么,也就方便了很多。
 
这次的月事来得少,顾微染和百荷都没有多想,一两天就完了,只当了她身体略差。有百荷的照应,第二天顾微染又去了那个商场,买了一身洋装皮草,借故到巷子里取了之前落下的资料。从商场出来之后,顾微染没有急着回府,而去了茶楼,八卦最多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