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一双人》主角:萧良夜柳如言;讲述了:柳如言不得不承认萧玉颜是个很有手腕的女人,她很会讨萧母欢心,一点一点把侯府的财政大权握在手里,再策反她的人,以至于她身为扬州盐商的女儿,沦落到要一口吃的都要恳求下人的地步。后来阿离病了,她不得不去求她给他找大夫,萧玉颜冷笑着说:“一个野种,死了就死了,还找什么大夫!”越发克扣他们的食物和衣物、冬天、的炭火,阿离发起高烧来,屋里冷得和冰窖一样。她不得不抱着阿离去找萧良夜,冰天雪地里,一直跪到母子俱死。
 
一生一世一双人最新章节|一生一世一双人全文阅读
 
《一生一世一双人》精彩试读:
柳如言觉得自己眼睛里滴出血来。
 
萧玉颜扯着萧良夜的袖子怯怯地说:“哥!嫂子看我的样子好吓人啊——嫂子是在生气我昨儿晚上生病,搅了嫂子和哥哥的洞房花烛夜吗?那玉颜在这里给嫂子赔不是了,嫂子别生气了好不好?”
 
又回头黏住萧良夜说:“哥哥帮我说句好话啊!”
 
萧良夜看了看柳如言,和昨晚不同,她今儿妆扮起来,满头珠翠,明眸皓齿,分明是生气勃勃一张芙蓉面,却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柳氏你站住!”萧良夜喊。
 
柳如言站住了,仍然没有看他,只淡淡地说:“我今儿来,是给母亲奉茶,夫君有什么话,大可以以后再说。”
 
她声音清脆,却说得很平很稳,没有一丝儿情绪的波澜——就好像她整个人眼睛里都没有他这个夫君一样。
 
萧良夜心里又恼怒起来:这个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昨晚是冷落了她——但是那不是事出有因吗!她也不是不知道玉颜的存在,今天又甩脸子给他看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柳如言已经走到萧母面前,规规矩矩行礼说:“母亲。”
 
萧母点点头。
 
柳如言接过侍婢手里的茶盏,跪在毡毯上,双手奉茶过头,送到萧母面前,毕恭毕敬道:“母亲喝茶。”
 
“好!”萧母颤巍巍伸手来取茶。
 
忽然身畔萧玉颜身子一歪,一声惊叫,萧母的手推到茶盏,滚烫一杯茶水,兜头兜脸就往柳如言脸上泼去!
 
这时候跪在地上的柳如言要退步躲开已经来不及!
 
登时厅堂中惊呼声四起,倒抽气的声音此起彼伏:这么滚烫一杯茶要是泼到了这位新晋的平阳侯夫人脸上,这么俏丽的一张脸,可就毁了!
 
柳如言右手往上一挡——
一生一世一双人最新章节|一生一世一双人全文阅读
又是一片倒抽气的声音:这样一来,脸倒是保住了,但是这皓腕如霜又毁了。
 
连萧良夜都有片刻的可惜:他还记得这双手的触感。
 
但是无论如何,滚烫的茶水切切实实泼在了柳如言的手腕上。柳如言皱了皱眉。立刻就有侍婢上来:“夫人要不要下去上药?”
 
柳如言垂着手,袖子滴着水,一滴一滴落在青砖上。
 
“夫人——”
 
“再冲一碗茶上来。”
 
“什么?”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自己幻听了:还冲茶?
 
“怎么,平阳侯府的规矩,是主子发了话,下人可以当没听到吗?”柳如言冷冷地说。
 
她说了这个话,侍婢哪里还敢多嘴,麻利又冲了碗茶送到她手里,柳如言又跪到了萧母面前,奉茶过头:“母亲饮茶。”
 
萧母看着她端着茶不住滴水的袖子,心里也有点慌:虽然玉颜说了要给这个铜臭逼人的商家女一个下马威,但是这情形——犹豫了半晌,想到自己到底是长辈,别说就是毁了一双手,就是毁了脸,她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于是伸手去接茶盏。
 
指尖还没有触到,忽然茶盏一翻,茶水朝着萧玉颜泼了过去!
 
“啊——”萧玉颜花容失色,一声惊叫。
 
萧良夜一个旋身,已经将萧玉颜护在身后,茶水泼在他足尖方寸之地,蜿蜒流淌开来。
 
“柳氏,你这是什么意思!”萧良夜脸色铁青:他还是低估了这个女人的恶毒吗!
 
她竟然存了心要毁掉玉颜!
 
亏得她昨晚前世今生的鬼话连篇,他还差点信了她!
 
柳如言淡淡地说:“我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告诉玉颜姑娘,我是个心胸狭窄,有仇必报的女人,你不来惹我,我当你不存在,如果你来惹我……不见得每次夫君都刚刚好在场,护得住你!”
 
——这是她还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