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辰》主角:罗衫霍庆山梁旭东;讲述了:罗小姐就是这么看待梁某的,”梁旭东拿下腿向我走近,相对而站。我大约一米六五,没有高跟鞋站在梁旭东面前还真像个小矮人,气势低了不少。“敢做就要敢认,”我只能将屎盆子扣在梁旭东头上了。“有什么我不敢做不敢认的,”梁旭东俯身低头 , 一双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
 
《良辰》精彩试读
献殷情 , 主动陈述,哭泣示弱 , 一样我都不能做 , 只是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苍白着一张脸怜弱的看着三爷。
 
他打了个电话 , 紧绷着冷脸特别严肃。
 
三爷这么看着我还不如打我一顿消气儿,我知道今晚我成了别人的棋子,挑衅的棋子 , 三爷心情本就不好此时更不好了。
 
四目相对,我眼眶一红,无声流下眼泪,今晚我没有化妆,素颜苍白嘴唇直哆嗦。
 
“还有脸哭,喝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罗衫,我找你是寻开心的,不是找晦气。”
 
“对不起 , 三爷,是、我错了。”
 
牙齿紧咬着唇,我的眼泪含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不让流出。
 
三爷盯着我好半天也没有说话,我的心里一阵忐忑 , 最后他拿起车钥匙就走了。
 
我独自住在别墅里想了又想 , 最后认为这事是梁旭东做的 , 只有他能这么挑衅三爷,心里更是狠狠骂了他一通 , 可我还是忍不了,梁旭东凭什么拿我当棋子。
 
三爷今晚肯定不会来了 , 我心里有些乱 , 在三爷身边有些时间了 , 这段时间他让我尝到男人的甜,男人的好处,如果他不要我了 , 我是不是又会回到那个为了钱将身体卖给不同男人的罗衫,男人们找乐子花了钱是要玩回来的,我曾接了一个客人他自己不行带着工具弄了一个晚上我差点没命,又特别是某些当大官的压力大玩儿小姐从来不当人弄,我怕了。
 
不甘、怒意,翻腾躁动,我咽不下这口气,憋着性子给桑姐打电话问梁旭东在何处,桑姐声音软得很正在干事没有多问说了个地址。
良辰
我换上一件V领的黑色连裤衣穿着平底鞋就出了门 , 打车来到超市门口,一个男人守在卷帘门处,我直接说找梁旭东,大约是我口气不大好 , 那人看了我一眼倒是让开了。
 
经过一面对开的墙直往下走了四次楼梯就听见吵杂声 , 转弯处就是赌场 , 抬眼看见不少的赌徒而梁旭东就在一张潮州牌的大桌上,身边贴着一个只穿着内衣裤的女人 , 那女的胸大F不停磨着梁旭东,梁旭东也好兴致的揉。
 
我大步走近推开女人将手提包丢在梁旭东的牌上。
 
“梁旭东你什么意思?”
 
那女的看着我不悦的神色 , 自动退开 , 倒是一边的看客饶富心思的来回看着我俩。
 
“火气这么大 , 是他没有满足你。”
 
梁旭东痞痞的往座椅上一靠,双腿敞开,双手一摊。
 
“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我就那么好欺负么?”
 
我很生气 , 双手叉腰怒意怔怔的盯着他。
 
梁旭东视线下移,盯着我敞开的领口一颗黄金子弹颗悬在双峰之间呼吸轻颤,愤怒中的我倒也没有注意。
 
“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是知道。”“你——”
 
我举手就要打上梁旭东的脸却被他握在手里,不轻不慢的说,“罗小姐来找我泻火,比起打做来得更快更实在。”
 
我聊足了劲也没有将手挣脱 , 而梁旭东轻松包裹着我的手放在薄唇边吻了一下 , 众人呵呵一笑 , 怒羞交织我脸涨得通红。
 
“放手。”
 
我的愤怒碰到梁旭东完全就成了调情,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 , 无力。
 
“玩一把。”
 
梁旭东的丹凤眼扫向潮州牌,“赢了我都认 , 罗小姐输了可别怪梁某新事旧事一起算 , 还没有谁能在我的底盘上闹腾 , 罗小姐你是第一个。”
 
他幽幽的盯着我,那眸光瞬间令我想到那个月夜,忽然间有些心虚 , 我怎么就忘了梁旭东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黑头领而我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扫他面子。
 
作死了。
 
“东哥,这娘们不懂规矩,要不要兄弟们教教她。”
 
梁旭东的右臂刀疤站出维护梁旭东,那双狠辣的眼睛落在我的身上大有只要梁旭东一开口绝对不让我好活。
 
“小刀,退下,对待罗小姐我有的是耐心。”
 
梁旭东说话的语气很缓慢,我听着就像他在逗弄一只不听话的小宠物似的,心里有些不满可也不敢贸然开口。
 
“罗小姐,请。”
 
此时 , 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你让开我自己来。”
 
荷官看向梁旭东见他点头退开,我站在荷官的位置,一撩衣袖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臂,握紧扑克 , 笑看着梁旭东 , “三局两胜算赢。”
 
梁旭东点头 , 笑看着我推出一半筹码,一万一个至少有百来个。
 
“给罗小姐拿一百万筹码 , 赌注不下注怎么赌。”
 
梁旭东似笑非笑的看向我,薄唇一动 , 似在说:欠债偿。
 
我狠狠剜了他一眼 , 手指握紧扑克牌 , 筹码上桌,我推出三分之一。
 
梁旭东勾唇一笑,食指点了点 , 让我发牌。
 
还好曾经学过我握紧扑克对着嘴一吹哗啦啦的拉长扑克,左右切洗,抽出一张A对着梁旭东放在中间,第一章发给梁旭东。
 
“果然罗小姐旺我。”
 
梁旭东笑看着我,第一场我输了,筹码少了三分之一。
 
第二场,我依旧吹了一下扑克,在外人的眼里我姿势优美动作挑逗,可只有我知道这些花花肠子只是为了掩盖我给扑克烙印 , 今晚我一定不能输,否则要从这里出去恐怕得付出点什么。
 
梁旭东这人我招惹不起,不仅仅是睡一场那么简单。
 
三局两胜,后面两局我一定得赢。
 
第二把巧胜 , 梁旭东一半的筹码放在我的身前 , 一万一个大约有百来个说心不慌那是假的 , 毕竟我这算出老千要是被懂门路的人看出我真担心后怕。
良辰
第三场开始,灯光折射出口水烙印我知道他有两张A , 还有一张我就判断不清楚了上下两端都有烙印心跳得特别快,我硬着头皮开了牌 , 梁旭东却没有开牌只说我赢了 , 所有筹码都给了我。
 
我的心还是有些不宁静 , 就算是侍者拿走筹码换成银行卡还有些心慌。
 
荷官上场他拿着扑克附耳向梁旭东说了几句,梁旭东的眼神就没有离开我,此时我拿着卡就想赶紧离开。
 
可我刚走了两步 , 乔四就挡住我的路,冷着脸,“东哥让你上去。”
 
一转身,梁旭东已经站在二楼看台居高临下的盯着我。
 
心里一沉,我深呼吸一下,反正我也有事问他上去就上去,堵着一口气上了二楼。
 
梁旭东走进房间我跟着走进,宽大的房间,摆设简单 , 为首的座位后摆放着一个老虎皮、头,正前方是一个宽大的液晶屏幕,此时正放着赌场里的画面,摄像头正前方就是那张潮州牌。
 
我心里咯噔一响 , 被发现了。
 
《良辰》作者文笔细腻,文字功底强大,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