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主角:张牧;讲述了:疼痛……似乎也没那么疼。觉醒火焰掌控之后,张牧的身体素质就已经发生变化,尤其是自愈能力,虽然未达到那种变态级的万倍提升,但至少……如在手腕上开一个口子放血,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盘子里的肉制品零食被染红了,浸透了。
 
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张牧全文免费阅读完结小说
《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精彩试读:
张牧大约放了毫升的血,也就是一个易拉罐那么大量的血,而后便用嘴堵住伤口,又在沙发旁的小柜子里拿出家庭医疗箱,从里面找到纱布,将伤口缠上。
 
其实他开的伤口不算大,以他现在的自愈能力,伤口大半天左右能够结疤。
 
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张牧便端着装着零食以及自己血的盘子走向卧室,将盘子放在卧室的地上,而后又将妹妹从床上抱下来,摘掉堵在她嘴里的枕巾。
 
张茵疯了!
 
她拱着扑到了盘子上,去吃那些被张牧鲜血浸透的香肠、牛肉干,新鲜的血腥气让她变得非常兴奋。
 
果然,这样可以!
 
张牧看了看自己手腕上被血浸红的纱布,长出了一口气,这样可以就好,虽然这是不是办法的办法,但能够让妹妹吃下东西,比什么都强……丧尸的消化能力是可怕的,甚至可以说,丧尸体内不会存在任何杂质,因为连杂质都能消化,连上厕所都不用。
 
所以说,只要张茵能吃东西,无论吃的是不是她爱吃的,都能给她提供营养。
 
当然,这种方法不是长久之计。
 
虽然用自己的血喂妹妹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人类失血后会虚弱,搞不好哪次出了紧急情况就应付不了。
 
如果张牧还能有万倍自愈能力,那这自然不是问题,别说放血,割肉都不是问题,还能长出来……可惜没有如果。
 
“叮!宿主达成特殊隐藏成就“血饲”,获得点积分、超级自愈血清。”提示音突然出现在张牧脑海。
 
张牧眉头一挑,积分什么的不用看,反正还是不够抽奖,他直接打开系统背包,从里面拿出了超级自愈血清。
 
超级自愈血清:使用后将获得人类基础百倍自愈能力。
 
张牧脸色一喜。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虽然百倍自愈能力跟万倍比还是差太多,但有这种自愈能力,造血能力恐怕也要提升百倍,他应该不会再出现因为失血而虚弱的情况。
 
拧开瓶子,喝掉血清!
 
瓶子化为金光消散。
末日之我的妹妹是丧尸张牧全文免费阅读完结小说
张牧感觉身体在发颤,好像整个人“活”了过来,那种刚刚醒来的慵懒感、那种因为失血而出现的虚弱感与疲惫感都迅速消失了。
 
这种自愈能力似乎不仅仅是加强了对伤口的恢复能力,还加强了人体自我调节恢复能力,消除人体负面状态。
 
他又看向自己的手腕,快速摘掉了手腕上的绷带。
 
他能够直观的看到,伤口不仅仅已经止血了,并在缓慢的蠕动、聚拢……虽然这依旧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但肉眼可见。
 
估计,最多不超过半个小时,他手腕上的小伤口就能完全痊愈!
 
盘子在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张茵被绑着,跪在地上在拱盘子,盘子里的东西她快要吃光了,吃的满脸是血……突然!她停了下来,脑袋僵硬的晃了晃,身体内响起骨节错位的脆响声。
 
她变得有些奇怪……丧尸本就很奇怪,她是变得更奇怪了。
 
张牧看向妹妹,微微蹙眉,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吃了,明明还有些,吃饱了?丧尸也能吃饱?
 
却见,跪在地上的张茵缓缓抬头看向张牧,肩膀向两侧微微撑开,是她的胳膊在用力,绑在她身上的麻绳越绷越紧,发出“吱吱”的声音。
 
“啪”的一声!
 
绳子断了!绳子竟然被她硬生生的撑断了!
 
张茵猛的站了起来,绳子脱落,她脚步僵硬的冲向张牧,她要咬张牧……因为一切来的太突然,张牧都惊到了,竟被张茵扑倒。
 
张茵的小虎牙变得更尖锐了,咬向张牧的脖子……张牧一手掐住了张茵的脖子,硬推着,张茵虽然力气大增,但依旧不如张牧。
 
两人的脸近在咫尺,张牧能够看到,张茵眼中的变化。
 
原本她眼中是布满血丝的,但现在,她眼中的血丝少了很多,但瞳孔变成了鲜红色,不是因为充血变红,而是真的从黑色变成了红色。
 
“怎么回事?!小妹!小妹!”张牧怪叫了几声。
 
“叮!提醒宿主,您的血饲目标已经进化。”天灾的声音在张牧脑海中响起。
 
“进化了……”张牧一愣,猛的将张茵推开,向后一个翻滚站起来,心头快速问:“她进化了?她怎么就突然进化了!”
 
“因为宿主已经进化,宿主的血蕴含进化基因。”天灾给了最简单的解释。
 
张牧好似明白了,但他不及多想,张茵又冲了过来,张牙舞爪的。张牧向后连退,张茵的速度虽然比普通丧尸快,但还是不如张牧。
 
张牧退到沙发旁,张茵追到沙发旁,张牧绕到沙发另一边,张茵也追过去,张牧围着沙发绕圈,张茵也围着沙发绕圈。
 
很蠢!
 
张牧心里一下子竟然有了放轻松的感觉,因为妹妹始终追不上他,他躲闪也不费力,可以一直围着沙发绕。
 
“她进化了,她是不是能恢复神智?是不是?!”张牧心头又问。
 
“仅存在一定可能性。”天灾道。
 
“好!有可能就好!”张牧笑了,心中升起了一种拨开云雾见明月的感觉,内心深处持续了几天的压抑似乎一下子松缓了许多。
 
“小妹!是我啊!我是你老哥!”
 
“小妹!你认识我吗?你还记得我吗?”
 
“小土豆!你又不听话了对不对?你个长不高的小土豆!”
 
“你衣服扣子都开了,我都看光光了,你不害羞吗?”
 
“喂!小土豆!我警告你,你在这样我打你屁股啦,忘记小时候我是怎么揍你的了?”
 
“小土豆!喂!小!土!豆!”
 
一直围着沙发追张牧的张茵突然停下来,歪头皱眉,脑洞轻轻的来回晃,眼中闪烁过一抹光,她好似想到了什么,被唤醒了什么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