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缤纷乱眼》主角:阿正苏瑶;讲述了:  “嘘!”我捂住了假韩锦绣的嘴。现在反正就当,我只知道我服务的对象是韩小姐,到时候等到两个人真的遇到了,我也好搪塞过去。可别真让假韩锦绣暴露了。
 
缤纷乱眼阿正苏瑶全本资源免费在线阅读
《缤纷乱眼》精彩试读:
“韩宝佳,你知道我不知道你和姓徐的在计划什么吗?我告诉你,我的人马上就到,你要是现在滚蛋,我还能让你出国过一辈子。”韩锦绣声音冷然。
 
同时,更多的人包围在了附近,我听到了许多手枪上膛的声音。
 
我有点难以接受这样的地位转变,那个刚刚被我在床上又按又摸的女人,现在就成了一个冷酷的黑道大佬。
 
“婊子,你一个女的,哼,这个家迟早是我的!我的人现在已经在接收韩家的资产,早点投降吧!上面我已经请人打点了。”韩宝佳不着边际的说:“你完了!”
 
我顿时差点笑出声!
 
扯淡了baby?这个家不会是你的,只会是那个想和你合伙夺走韩家财产的人的,是姓徐是吧?
 
还往上面打点,接收财产,拿不下韩锦绣,这些事情都是白扯!
 
“你在说什么呢?今天秦大佬已经和我确认过了,他会保障韩家的财产和我的人身安全。你呢?你只会去跟一些小蚂蚱送礼,呵呵,你派出去接收财产的那些人,现在正在警察局里面蹲着呢。姓徐的,这会儿已经飞逃澳大利亚了。”
 
“哦对了,韩宝佳,你爹妈,你家人现在在我的手里。你还能翻得起什么风浪?”
 
好狠的女人!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在我身下的假韩锦绣也面色发凉。
 
这是全方位的打击!
 
从上面,到下面,从公安到个人,全都抓住了要害!
 
韩宝佳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他呲着牙说:“还有徐家.....”
 
“徐家?徐老太爷今天请我喝了一杯茶,姓徐的,已经被开除出族籍了。呵呵,你可真是天真啊!以姓徐的本事,架空你,把韩家的财产全都夺走都是正常的。你居然还想与虎谋皮!”
 
韩锦绣冷笑着站在门后面,我隐约能够看到她的影子。
 
这会儿的中气十足,和催乳前的暗虚还真不一样。我心想,难道我催乳对她的提升就这么大?
 
也许是胸口不难受了吧。
 
我看了看还在傻愣的假韩锦绣,忍不住对比了一下。
 
然后发现真的没得比,这个姑娘和真家伙比起来,差了一个赤道的距离。
 
“韩姐!饶小的一命!”
 
“韩姐!”
 
迅速的,楼下几十个人里面,大部分都跑了。
 
还剩下的,也心怀鬼胎,眼神飘忽。
 
“好,我投降,我投降!”韩宝佳怂了。
 
“把枪都扔出来!”
 
韩锦绣也不傻,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韩宝佳居然真的把枪都扔到了那边。
 
我仔细看,真的没有了!
 
一个人过来检查,发现没有枪之后,韩锦绣笑着走了出来。
缤纷乱眼阿正苏瑶全本资源免费在线阅读
月光下,她一身黑衣,手里倒提着一把枪,长发飘飘,真有一种月光女神的韵味。
 
“哇!姐~”
 
身子下面的假韩锦绣都露出了崇拜的眼神。
 
我终于确认,这个丫头就是女保镖嘴里面提到过的二姐吧?
 
老二和老大,差距怎么这么大?
 
忽然,我听到了一声不寻常的拉弦声!
 
这他妈不是手雷的声音吗?
 
我看韩锦绣就在几米之外,韩宝佳则在楼下,我和韩二姐在楼上,这岂不是一发雷子,炸翻好几个人!?
 
我无法忍耐,我可不想炸死在这里!
 
嫂子,我还等着她向我说愿意呢!
 
我急中生智,发现身边的大花盆在,我站起来一声暴喊:“有手雷!”
 
然后我使出浑身力气,把花盆举起来,扔到了楼下韩宝佳的头上!
 
没有想到楼上到现在还埋伏着一个人,韩宝佳大惊失色,然后被我一个大花盆砸昏在了地上。
 
我抱起浑身酥软的韩二姐,饿虎扑食一样的往楼梯那里滚过去!
 
抱着这姑娘,我一路滚到了拐角处,撞的浑身都是伤,才停了下来。
 
巨大的爆炸声,混着漫天飞舞的花盆碎片,还有无数的土坷垃到处乱飞,我感觉脑门一疼,估计是中招了。
 
过了三分钟,我感觉差不多过去了,我才拉着韩二姐站了起来。
 
这会儿,韩二姐已经被吓成傻子了,浑身都在发抖。
 
我扶着楼梯,拉扯着韩二姐一起走到楼梯下面。
 
前面已经被二楼坍塌的阳台遮挡住了,韩二姐声音发抖的说:“我.....我靠,你怎么,怎么知道他有手雷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那么响的拉弦声没听到?”
 
我无语的摸了摸她的脸,看着外面喊:“喂,有人在吗?韩小姐在这里!韩大小姐在这里!”
 
“韩大小姐?大小姐不是在这里吗?”
 
外面的人都不知道怎么接话茬,韩锦绣活生生的一个人就站在那,里面的又是谁?
 
“这个声音......”韩锦绣面色大变,不会吧?
 
“你们几个,快点去把人救出来!”
 
听到韩锦绣指派了几个人救我,我松了一口气。摸了摸腿上好几处的瘀伤,我觉得叶紫不给我一点奖金都不行。
 
没一会儿,前面的障碍物被拉开,看到我身边的假韩锦绣,有人喊:“二姐。”也有人喊:“是二小姐灵秀啊。”
 
灵秀?
 
韩灵秀?
 
我故作奇怪的问他们:“这位不是你们的大小姐吗?”
 
这些人马上憋住了笑,让开路,我看到韩锦绣挂着冰渣子一样的脸。
 
她走了过来,先是给了韩灵秀一巴掌,然后有对我说:“是叫刘正吧?我就叫你阿正了。这次你的功劳我不会忘,从今以后,你在吴松市,不,整个苏南地区,喊一声安庆帮义社,谁都得给三分薄面。你先回房间,我等会儿找你。阿侬,你带他回去。”
 
“跟我走吧。”
 
那个女保镖走过来,笑着带着我回了给韩锦绣催乳的房间。
 
关上门,叫阿侬的女保镖松了一口气似的对我感谢说:“今天谢谢你了,要不然大小姐出事,我就完蛋了。怎么样,想要我给你什么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