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妹》主角:丁凡 ;讲述了:师傅和老秦爷走后,屋里就剩下了我和风雪寒,还有那即将魂飞魄散的鬼娘们儿。我和高冷男都望向了她,可是令人意外的是。这厉鬼都即将魂飞魄散了,还冷冰冰且结巴的对着我说了一句:“丁、丁凡,就算、就算你这次不死,那个、那个女人也会杀,杀死你的!”
 
尸妹丁凡全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尸妹》精彩试读:
一听这话,我当场就愣了一下。
 
啥意思?那个女人也会杀死我?那女人是谁?
 
我一时间有些懵,直接就回了一句:“那女人是谁?”
 
女鬼却发出“咯咯咯”的诡笑,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我的后背。
 
这让我感觉身后凉飕飕的,不仅我狐疑,就算是风雪寒也不自觉的望了我身后一眼。
 
但我身后空无一物,啥也没有。
 
可当我准备在追问的时候,那女鬼已经消失,化作点点光华魂飞魄散了。
 
有句老话说得好,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这女鬼最后说的那句话,以及看向我背后。
 
让我联想到了鬼媳妇儿,除了她还能有是谁?
 
但也没理由啊?师傅说过,这活人阴婚,禁忌法门,只要不过线我也不会死。
 
同时,咱们算是同生共体,要死一起死,那女鬼也是会受到牵连的。
 
可是这女鬼都要魂飞魄散了,该不会还想着摆我一道吧?
 
心里一时间有些矛盾,而那高冷男却忽然对我开口道:“这女鬼好似有言外之意!”
 
他说得很冷,没多少感情。
 
我尴尬的笑了笑,也不好说阴婚的事儿:“这丫的胡说八道吧!干脆咱们也别在这里傻等着了,去找他们吧!说不准还能帮上什么忙!”
 
高冷男听我这话,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愣了一下之后,才微微点头:“好!”
 
见高冷男答应,我二人提起桃木剑就出了老屋。
 
可等出来之后,黑灯瞎火的,啥也没有,更加没有独道长等人的踪迹。
 
我正一筹莫展,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追的时候。
 
高冷男却忽然指了指一个方向:“应该在这边儿!”
 
说完,直接就追了出去,也不多说一句。
 
我也不清楚他凭借什么判断的,也就跟着他追了出去。
 
可结果越往前,追得也就越深。
 
在这条路的后边,可是一片老山林。就算我们当地人,也很少进入的。
 
此时行走在这黑漆漆的山林之中,总感觉心里毛毛的,全身凉飕飕的感觉。
 
追了一会,还是没找着人,我便对着高冷男开口道:“风雪寒,是不是错了,在往前可就是老山了。”
 
可是高冷男却一脸冰冷:“应该没错,这个方向的阴气最重,而且缠绕不散。”
 
说着,继续往前跑。
 
我们穿过灌木和杂草,忽然来到了一条小溪旁。
 
溪水“哗啦啦”的流淌着,也看不到头。
 
我二人扫了一眼,就准备越过小溪。
 
可就在此时,小溪的尽头忽然间隐隐约约的传出一道声音:“小、小凡,小凡”
尸妹丁凡全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声音不大,可在这老山里,我却听得很清晰。
 
这是,这是师傅的声音。
 
我脸色微变,急忙扭过头去:“这是师傅!”
 
说完,我便对着那个方向喊了一声:“师傅,是你吗?”
 
“是,是为师。为师受伤了,你、你快来拉我一把!”声音带着一丝虚弱。
 
听到这里,我整个人都慌了。
 
“师傅,我来了,我来了!”我也不清楚自己的师傅遭遇了什么,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就开始狂奔。
 
风雪寒虽没说话,但还是跟着我身后。
 
没一会儿,我们来到了一处水潭处。
 
等我们到了这里,发现不远处的水潭旁,正躺在一个老头。
 
他受伤了,半个身子都泡在水里,好似无法挪动下半身。
 
并且仔细一看,不是我师傅,又是谁?
 
脸色惊变:“师傅!”
 
师傅微微抬了抬头,一脸疼苦和虚弱的样子:“小凡,你、你来了,快来扶、扶师傅一把!那厉鬼太厉害,我受伤了!”
 
我见是自己师傅,那有多想?
 
即使风雪寒也没有任何怀疑,与我一般,直接就冲了上去,准备去把师傅从水潭边上扶过来。
 
可是,就在我迈出不到两米的距离,我耳边忽然响起一个紧张并且严肃的女声:“别冲动渣男,他是假的!”
 
这个声音忽然出现在我耳畔,而且这个声音和腔调,我很是熟悉。
 
特别是“渣男”二字,特别刺激我,显然就是我那没露过面的鬼媳妇。
 
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个声音一出现,我本能的就停了下来。
 
而且反手就拉住了准备继续往前的高冷男,风雪寒被我拉住之后,露出一丝疑惑。
 
而我左右看了一眼,并没看到说话的鬼媳妇,但还是选择相信。
 
望着水潭边上的师傅,一时间没动。
 
如果鬼媳妇说的是对的,那这个人是谁?十有八九,可能就是那被压在水库里,不得自由身的恶鬼。
 
常常听说,水里的恶鬼为了找替身,会弄出一些把戏,骗活人下水。
 
比如搁浅的大鱼,落水的小孩啥的,只要有人上当下水,那就别想再起来。
 
虽不知道真假,但现在这种情况,更是小心为妙。
 
“小、小凡,你干嘛!快过来啊!”声音虚弱,但带着几分急促。
 
我盯着这个师傅,随口就问了一句:“师傅,你随身带的铜钱剑哪儿去了?”
 
师傅微微一愣:“哦!刚才打斗的时候掉水里了。别管那玩意儿了,快过来扶我一把!免得那恶鬼又回来了。”
 
师傅有些着急的开口,可我的脸色却在此刻露出一丝狰狞,师傅出门的时候根本就没带铜钱剑。
 
随即,嘴里更是学着师傅的口头禅,当场就大骂了一句:“马勒戈壁,你tm是假的!”
 
说着,我便举起了手中的桃木剑。
 
风雪寒一听我这般开口,也是紧张了起来,举起桃木剑开口道:“可以确定吗?”
 
“确定,师傅根本没带铜钱剑出门!”我直接开口。
 
可话音刚落,刚才还半死不活,趴在水潭边上的师傅,却忽然缓缓的站了起来。
 
同时阴着脸,露出一脸的诡笑:“看清楚了,我就是你师傅!”
 
风雪寒脸色微变:“丁凡,这个家伙上了你师傅的身。难怪刚才我没看出来!小心点被靠近水,这是条水鬼。”
 
说着风雪寒便护着我往后退,我心里憋着一口气,想冲上去揍死这个家伙,但自身实力又不够。
 
到是这恶鬼一步一步的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虽然麻烦些,但买一送一的买卖倒也划算。等得到你这无根水,老夫便可以恢复自由身了!”
 
说完,他猛的加快了脚步,露出一脸诡异的兴奋之色,便对准了我二人扑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