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骨》主角:阿舍;讲述:我出生时,左手腕上缠着一条蛇骨,骨刺深深插入肉中。十八年后,白水出现在我面前,许诺与我血肉相缠。可结果,却比刮骨更让我生痛。蛇骨性邪,可又有什么比人心更邪?
 
蛇骨精彩试读
“别看!”他一把捂住我的眼睛,朝我沉声道:“你闭着眼,听到什么都不要回头,更不要出声。”
他话音一落,我就感觉到身边似乎有人走过,本能的想推开何必壮的手看,却被他死死捂住,他就这样拉着我一步步的朝前走。
好像他也闭着眼睛,所以我们走得很慢,有时还会踢到什么。
身后慢慢的有了人说话的声音,跟着还有着饭菜的香味传来,咯咯笑着的孩子从我身边跑过,不小心撞了我一下:“对不起,阿舍姐。”
这声音是二狗子的,我十分熟悉,心猛的提了起来,那股饭菜香更加浓郁了。
何必壮依旧不紧不慢的拉着我朝村外走,我知道我们可能碰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村子里都烧焦成那样,怎么可能突然复原,更不可能有饭菜香,从我跑出院子看到那些复原的房子,我就进入了一个局。
不!也许从那笛声响起,或者我进村子开始,那个局就开始了。
蛇骨
身后有谁叫着我的名字,我按何必壮说的,当作没听到。
可越往前走,那声音就越熟悉,跟着我居然听到外婆的声音:“阿舍,你跑哪去啊,吃饭了,整天只知道在外面疯。”
脚下一顿,鼻子瞬间就酸了。
外婆的声音我有多久没听到了,我本以为她死了,我按她说的烧了尸体,她就能安安心心的走,可现在她有骨灰坛里居然全是小蛇,我应该在离开村子里时就带上她的骨灰坛的,现在她尸骨无存,都是我的错。
“阿舍,还不快回来给我摆碗。”外婆又在身后叫我。
带着熟悉温度的手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外婆亲切的声音在我耳边道:“再不回去,天都黑了,作业写完了没?”
我身子猛的一惊,手一把抓住了何必壮的胳膊,拉着他跟我一块朝前走。
外婆从来不监督我的作业,她说读书并不是让人逼着读的,自己主动努力才是硬道理,这世间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的。
那只扯着我手腕的手依旧拉着我,大声呵斥道:“我的话不好使了!”
我紧定的朝前走着,何必壮捂着我眼睛的手依旧紧紧的捂着。
朝前走几步后,那只手突然就松开不见了。
我正以为没事了,却听到身后我娘的声音传来:“阿舍,是你吗?你回来了吗?我找你好久了,我怕找不到回家的路。”
心突然发酸,我却当作没听到一步步的朝前走,猛的又一双手从后面将我抱住:“我是你娘啊,你听我还有心跳的。我知道你不信我,我跟你一块出村,你总信了吧。”
明显感觉旁边何必壮的身子也僵住了,我后背感觉到砰砰的心跳声,就算我知道情况诡异,却依旧让我心生狂喜。
手腕突然一痛,白思在我手腕转动了一下,我猛的想到白水离开时的话,他特意交待我,如果我娘说什么,千万不要相信。
我任由那东西从后面抱着我,跟着何必壮一步步的朝前走,我娘在身后不时的跟我说着她住在旅馆里有多害怕,她一个人出去找我们,结果一直没见到我们,她找村子里找我,却发现我和阿得都没有回来,然后村里起了大火,她差点被烧死,但她一直在村子里等我们回来。
蛇骨
她说着说着,声音就呜咽了,似乎无比心酸,却又不敢哭出来。
我的手不自觉的朝后摸去,猛的一只手一把拉住了我,朝我呵呵地道:“这可是你主动拉我的。”
心里暗叫不好,旁边的何必壮闷哼一声,跟着身子猛的朝前载去:“闭眼。”
等他的手掌离开,我慌忙想闭眼,却已然来不及了,一缕漆黑的头发飞快的缠到了我眼皮上面,硬生生的将我的眼皮拉开,然后一个头突然从我颈边窜了过来,朝我嘻嘻笑道:“抓到你了。”
可那头上根本就没有脸,连五官都没有,只留着两个小孔当眼睛,两个鼻孔出气,连嘴巴都没有。
“看看周围。”那头上漆黑的头发紧紧的缠着我,撑着我的眼皮,拉着我朝四周看道:“看看吧,多漂亮啊。”
“闭眼!”何必壮倒在地上,身上无数的头发如同活着的虫子一般将他死死的缠住,生生将他绑成了一个漆黑的蚕茧,可他却依旧朝我大吼道:“云舍,别说话。”
他话音一落,就开始呜呜的叫着,那些头发顺着他的嘴巴朝他身体里钻去。
“来,看看,惊讶的叫出声来吧。”那些头发扯着我,坚定的让我朝旁边看。
我努力放空自己,不让自己看,但怎么也挣不动那些头发,头慢慢的朝旁边扭去,却见恢复如初的院子里土猛的拱起,然后一只漆黑带鳞片的爪子从土里伸了出来,跟着慢慢爬出一个人头,那东西转动着头飞快的朝这边看了过来。
我看到那张脸,瞳孔立马收缩,喉咙里再也忍不住大叫,随着我的叫声,一股湿滑冰冷的东西就朝我嘴里钻去。
 
《蛇骨》讲述的男女主他们爱情又该何去何从,全新的章节,又将上演怎样的精彩,欢迎体验非凡的内容就来本站阅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