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白敏全文_今夜无眠老杨白敏第七章

TAG标签:言情小说  都市言情  

平台:Android大小:2.14MB

语言:中文更新:2019-06-04

类型:资讯阅读

主角是老杨白敏的小说叫《老杨白敏》,它是作者问柳作做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老杨呢?白敏慌忙在医院巡视,问了护士,这就是老杨的病房啊,人呢?难道康复了?想到这里,白敏心头‘咯噔’一下。

《老杨白敏》精彩试读
呵!这个时候,她怎么不在自己面前装好人装亲密了。
“那就麻烦你们让律师来找我,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白敏盯着花妍。
她现在更加清楚了花妍这个女人的手段,果真是高明,无论是手段,还是心机都让白敏有些后怕。
不过好在,她的病房里终于清静了。
老杨白敏全文_今夜无眠老杨白敏第七章
护士重新帮她扎上了针,第二天抽血的时候,白敏却得到了一个天大的消息。
“许小姐,您有身孕这件事怎么能瞒我们呢?还好这几天给您用的药不会损害宝宝,否则可是要出大事的啊。”
听着医生的责怪,白敏愣住。
“身孕?”
“是啊,您不知道?”医生看着诧异的白敏,叹了口气:“也难怪,宝宝才一个多月,不过您以后可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身子。”
医生一边说着,一边给白敏又开了些安胎的药。
直到医生都走了,白敏才反应过来,抬手轻轻抚上自己的小腹,眼眸低垂。
她和老杨,有宝宝了。
因为白敏积极配合治疗,第三日,就可以出院了。
白敏挑了件最厚的大衣,双手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生怕冻着肚子里的孩子。
可刚出医院,便被一个身穿西装拿着公文包的男人给拦住了。
“你好,请问你是许小姐吧。”
老杨白敏全文_今夜无眠老杨白敏第七章
白敏很好认,那脸上的口罩便是标志。
“嗯,你是?”
白敏看着这陌生的男人,不解问着。
“我是花小姐的律师张策,有关上次在语华酒店的火灾事件,我当事人要控诉你,这是律师函,还请你做好准备。”
张策说着,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递给白敏。
不等白敏去接,张策手中的文件便被一个大掌接了过去。
白敏抬眼,是陆尽辞。
“你好,我是陆尽辞,秦太太的这种事宜,你找我就可以了。”陆尽辞说着,上前一步,把白敏护在了身后。
张策盯着陆尽辞,脸色有点难看,陆尽辞是老杨的人,整个邺城都知道,可他是花妍请来的律师啊,为老杨打抱不平的,为什么陆尽辞会帮白敏呢?
“不用了,我自己会解决的。”白敏直接接过陆尽辞手中的律师函,然后看向张策:“张律师,我会做好准备的,您请回吧。”
张策有些懵,但还是点头离开了。
白敏再次看向陆尽辞深吸了口气:“你还有事吗?”
“只要你还是秦太太,这件事我都应该帮你的。”
“帮?我可用不起。”
白敏冷笑,她清楚的记得,上次她在他身上安装了摄像头,他是如何和老杨联手算计她的。
陆尽辞看着白敏这般,目光深沉,想起自己带给白敏的文件,缓缓递了过去:“这是火灾前老杨交代我拟好的离婚协议,如果没问题,你就签字吧。”
他的话让白敏心头吃痛。
只要她还是秦太太,他就有义务处理好她和老杨在外界的关系,现在她不让他处理了,为了保全老杨,这离婚协议,来的可真及时。
“你们太可怕了,设计好我出轨,然后就来离婚,离婚之后就开始起诉我放火杀人,呵!你现在这一副可怜我的样子,真让我恶心。”
白敏说着,抓起离婚协议便撕成了碎片,仍了满地。
陆尽辞看着漫天白纸和白敏那悲怆的背影,竟愣在原地久久没回过神来。
白敏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了,整个房间空无一人。
不久前,她辞退了李姐。
她现在连自己都顾不上,别说雇佣人了。
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想起肚子里的孩子,起身给自己煮了碗面。
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桌子上的律师函。
怎么办?她难道真的要让老杨把自己也弄进监狱吗?
不!
白敏深吸口气,拿起手机,翻着通讯录,最终落在‘顾惜’这个名字上,拨了过去。
顾惜是个律师,也是她的闺蜜。
顾惜到的时候,风尘仆仆的。
“白敏,这怎么回事?我出国不过两个月,你们许家倒是改了朝换了代。”
顾惜就是这样一个人,说话很是犀利,性子更是直来直去。
也就是因为她性子直,才和丑陋的白敏做了朋友。
“帮帮我吧。”
老杨白敏全文_今夜无眠老杨白敏第七章
白敏没说开门见山,许家的事情早就闹得沸沸扬扬,她不信顾惜猜不出个一二,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律师函这件事。
“你在电话里跟我说了之后,在来的路上我就查了些资料,你自己看。”
顾惜倒也没二话,说着就把笔记本打开递到了白敏的面前。
屏幕上,都是她和金三狼狈的照片,还有视频,视频里是她主动扑到老杨身上,用窗帘把两个人围起来,接着大火便起来了。
“这些资料都会是对方有力的证据。”
顾惜的语气也有些无奈。
白敏的脸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那漂亮的眸子黯淡无光。
“不过你放心,在老杨没醒之前,他们暂时动不了你,因为在那个情况,只有老杨才是最关键的人证,没有这个人证,他们做什么也都是徒劳。”顾惜拍着白敏的肩膀,让她放宽心。
白敏呆坐着,那么这样一来,只要让老杨开不了口……
不不不。
白敏慌忙摇头,这个可怕的念头让她浑身一颤。
“老杨现在的情况,乐观吗?”
白敏转头问顾惜。
“这个你问我?”顾惜盯着白敏,轻轻摇头。
白敏吸了口气,放弃了询问顾惜。
的确,她都不知道,顾惜就更不可能知道了,毕竟顾惜与老杨,本就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
第三天,花妍便迫不及待的把白敏逼近了法堂。
在法庭上,张策与顾惜争论的面红耳赤。
不过结果正如顾惜所料,老杨这个空子,她们钻的好,原告方根本拿她们没辙,只能等老杨醒来。
白敏下午,便去了医院。
这些天,她极力的屏蔽着老杨的消息,奋力压抑着内心的担忧,可当站在病房门口的时候,白敏只感觉腿都是软的。
病房里、没人!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