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的爱那么长沈清澜贺景承大结局小说免费阅读

TAG标签: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主角是沈清澜贺景承的小说叫《心底的爱那么长》,它是作者糖宝做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沈清澜想要摇头,可是她的脑子昏昏沉沉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肖跃见她的状态不像是装出来的,也不问她同不同意便把她拖进卧室,沈清澜还有一点点意识,想要挣开肖跃的手,但是身体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我要回去,你放开我。”肖跃露出狰狞的表情,好不容易把她骗来,放回去?简直白日做梦!他诱哄着,“你不舒服,在这里睡一觉就好了。”沈清澜的眼前越来越黑,直到失去所有的意识,肖跃将她放到床上,贪婪的看着沈清澜,伸手抚摸上她的脸,还喃喃自语道,“你也不要怪我,我也是拿人钱财为人消灾,要怪就怪你命不好。”
 
《心底的爱那么长》精彩试读
肖跃的手从沈清澜的脸缓缓滑下来,解开她大衣的口子,一粒两粒沈清澜里面穿了浅蓝色的羊毛衫,把皮肤趁的更加的白腻,身子纤细,若是放在身下蹂躏,应该是什么姿势都可以,肖跃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再也忍住诱惑,俯下身子就要亲上去“砰!”
 
就在他要亲上去的时候,房间的门忽然被人撞开,肖跃气的准备破口骂,谁啊?这个时候来打扰他的好事?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冲进来几个身材魁梧黑色西装的男人,封住他的嘴巴,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人也被限制住自由,贺景承就如一座会移动的冰山,浑身的冷气能把人结成冰,脸色也阴沉的吓人
贺景承扫了一眼男人,浑身散发着暴戾的气息,移动脚步走进内室,就看见沈清澜的外套已经被脱掉,昏睡在床上,贺景承紧绷的那根神经松了,若是此刻沈清澜是衣衫不整的样子,他绝对会立刻掐死外面那个男人。但是他也没想过要放过他,贺景承弯身将沈清澜抱起来,走出来时,看了一眼严靳,“把人带走看好。”
 
现在他没时间教训他,等他教训好沈清澜,在慢慢收拾他!严靳点头说是,还偷偷的擦了一把汗,幸亏肖跃没把沈清澜的手机扔掉,他才能利用手机信号追踪到这里,更庆幸的是,他们来的还算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严靳命令保镖把人带走,肖跃懵逼了,怎么回事?这些是什么人?“唔唔你们放”
 
话还没说出来又被堵住,就他那小身板,几个魁梧的保镖跟拎小鸡似的,就把人拎走了。沈清澜被贺景承扔在车后坐,车子停在路边上,他斜靠在车身上,地上丢了很多烟头也不是过了多久。天上下起蒙蒙细雨,洋洋洒洒的,贺景承开车着车窗,外面的冷风呼呼的往车里灌,他丝毫不照顾沈清澜会不会冷,好似有心折腾她。沈清澜是被冻醒的,虽然已入春了,微微的细雨加着暴风,还是很冷。她的脑袋一阵一阵的痛,这是哪儿?看到车外贺景承,沈清澜的脸色骤然一白,他怎么会在这里?环顾四周看清楚自己在那里后,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肖跃呢?”
 
因为她在失去意识前,是和肖跃在一起的,怎么会忽然到他的车上了呢?贺景承没回头,从后视镜中看她,“还没醒?”
 
沈清澜揉着头,从镜子中看着贺景承阴沉的脸,她的心一紧,贺景承这个人过于霸道,记得之前因为季辰和她走的近,被贺景承整的连婺城市都难呆下去。她的瞳孔猛缩,难道贺景承又把同样的手段用在了肖跃身上?沈清澜瞪着贺景承,“你又干了什么?”
 
贺景承的脸色一沉,继而笑道,“我说过你不要犯在我手里,犯在了我手里自然不能轻饶你。”
 
沈清澜憋气,推开车门下去,走到他面前,“说,你把人弄哪里去了?”
 
贺景承眯了眯眼眸,危险的光芒隐藏在黑暗中,“就那么关心他?”
 
沈清澜笑了,“我当然关心他,他是我孩子的爸爸,我的第一个男人”
 
啪!一个快准狠的巴掌狠狠地,落在沈清澜的脸上,贺景承扣着袖口的口子,眼里似乎能射出冰渣子,一字一句道,“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贺景承最恨什么?最恨沈清澜有个孩子,还在他之前有男人,被她这样说出来,对贺景承来说,一巴掌都是轻的。沈清澜没觉得有多疼,更没用手去触摸,抬起眼眸扬着笑,直视着贺景承,似乎没看到他眼里的怒火,“贺景承,你除了会仗势欺人你还会干什么?以前是季辰,现在呢?”
 
沈清澜会不顾贺景承的怒火,不过是因为她怕,怕季辰的遭遇会在肖跃的身上,上演。她是不怎么喜欢肖跃,但他是念恩的父亲,更是能救念恩的人,就算得罪贺景承,她也不能软。一直压抑在胸腔里的怒火,顷刻间爆发了,贺景承一步一步逼近沈清澜,沈清澜不得已往后退,贺景承望着她的眼神好似猎豹盯着猎物,随时能扑上去将她撕碎,“说,你错了没有?”
 
“我有什么错?我又不是你的所有物,我干什么,我有我的自由!”
 
沈清澜直视贺景承森冷的目光。她不想这样,可是她没有选择,念恩已经吃了很多的苦,她即使不喜欢肖跃也会去克服心里障碍去接受,因为肖跃能救念恩,要是被贺景承伤害了,那念恩的病怎么办?贺景承一把抓住沈清澜的衣领,反身把她抵在车身上,手不断地在用力,几乎要把人提起来,“沈清澜,你他妈的没有心吗?我做的难道你眼瞎了看不见?”
 
沈清澜的衣领被他抓的太紧,脖子都紧紧的勒住了,声音几乎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你除了会逼迫我,侮辱我,你还对我做了什么?”
 
贺景承气笑了,“好,好,好,你很好,我侮辱你了是吗?”
 
下一秒他脸上的笑,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阴森恐怖扭曲的面孔,看着沈清澜的眸子射着寒光,“你说的侮辱是这样?”
 
说话时贺景承的另一手,从她的衣服里伸了进去,握住她的胸口,在她的柔软上用力的捏了一把,一本正经的评价道,“手感不错,怎么保养的?”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