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为安晓念陆景琛的小说爱死了昨天免费目录阅读

TAG标签:爱死了昨天  安晓念陆景琛  

平台:Android 2.3以上大小:1.78M

语言:中文更新:2019-01-14

类型:资讯阅读

《爱死了昨天》这部小说是夜欢欢写的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下面是章节试读,是属于现代短篇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安晓念走到床边,顿住脚步,勾唇冷冷地笑了,“江咏柔,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安晓念,我就知道,只要你这个贱人没有死,景琛就一定不会放过我,更不会娶我的?”江咏柔本来还在抽泣,睁开眼看见安晓念神清气爽地站在眼前,一脸冷笑地看着自己,想要爬起来甩她几个耳光,却觉虚弱无力,连抬起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爱死了昨天》精彩试读:

陆景琛打安晓念的电话,竟然被秦越接了,对方说安晓念太累了,正在床上休息睡觉。
 
太累了?
 
睡觉?
 
她和秦越睡上了吗?
 
陆景琛怒不可遏,差点把手里的手机给捏碎了。
 
再打过去,安晓念竟然关机了。
 
整整一个下午,陆景琛坐在车里纹丝不动,就为了亲眼证实安晓念是不是跟秦越搅合在了一起。
 
他不相信她能够放下对他长达十年的爱恋,在短短的几十天就接受了秦越的感情!
 
陆景琛走上前,横插在安晓念和秦越的中间,伸手抓她的手臂,一脸的愠怒,“上车,我有话跟你说。”
 
“我对你无话可说!”
 
安晓念冷冷地回答,条件反射地抬腿就想踢开陆景琛。
 
她穿的高跟鞋,尖锐的鞋尖恰巧踢中了他的小腿肚,他马上往后退,松开了攥住她手臂的大掌。
 
一阵钻心的刺痛使得陆景琛怒火中烧,双眼猩红地瞪着安晓念,“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因为你身边的野男人秦越?安晓念,你别傻别天真了,秦越是什么身份,他对你就是玩玩而已,秦家怎么可能让你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进门?”
 
安晓念勾唇讥讽地说道,“陆景琛,用你的蠢脑子想清楚,我和你早就离婚了,你只能算是我的前夫,我和秦越再怎么样,跟你一分钱关系都没有。”
 
闻言,陆景琛看了看安晓念,又看了看她身边满面笑容的秦越,大怒,“所以呢,你迫不及待和他同居睡在一张床上,就为了伤害我打击我?”
 
安晓念淡漠地瞟了瞟陆景琛,冷然地笑了笑,“陆景琛,你想多了!自从奕轩走了以后,我对你的爱统统都烟消云散了,你是死是活,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伤害你打击你,我还真没有那份闲心。”
 
她淡漠的表情深深地刺疼了陆景琛的心,心乱如麻地开口,“安晓念,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转眼间秦越挤了过来,伸手轻轻地牵住安晓念的手腕,然后转身对上他的眼,一脸的挑衅,“陆景琛,我告诉你,我现在以念念男朋友的身份警告你,以后不许再出现在念念的面前,否则,我见你一次揍一次!”
 
安晓念挣脱掉秦越的大掌,略略薄怒地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说道,“我什么时候变成了你女朋友?”
 
“现在还不是,等以后我追到你了,就是我女朋友!”
 
秦越眯了眯眼,笑得吊儿郎当。
 
安晓念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不是要请我吃饭吗,快走吧。”
 
“好咧。”
 
秦越一脸满足的笑意,跟在安晓念的身后,亦步亦趋。
 
见状,陆景琛心揪成了一团,却再没有任何理由把安晓念挽留下来,只能铁青着脸目送她和秦越并肩远走。
 
走了没多远,安晓念看着前面奢华大气的餐厅,顿住了脚步,“秦越,刚才谢谢你帮忙,陪我演了一场戏,我就不陪你吃饭了,下次吧,我还有事……”
 
说着说着,她发现秦越缓缓地低下了头,黑眸深幽地凝着她,委屈巴巴的小眼神。
 
原本想立马走人的安晓念,莫名的,心就软了,抿了抿唇,微微笑道,“秦越你别这样,好了好了,我不走了!刚好我也饿了,一起吃个饭吧。”
 
“荣幸之至!”
 
秦越终于扬起了笑脸,甚至激动得伸手在安晓念的脸上捏了两下,才拉着她往餐厅里面走。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样兴奋的秦越,安晓念的心突然跳得有点厉害,她无语地抽了抽嘴角,只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了幻觉。
 
面对美味的食物,安晓念很快忘记了心跳加速这件小事。
 
吃完后,安晓念被秦越送到了江咏柔的病房。
 
“我就在外面,有事叫我。”
 
“嗯。”
 
安晓念点了点头,推开房门冷着脸走了进去。
 
安晓念自然早就从秦越嘴里得知,江咏柔被陆景琛强行押上手术台挖掉健康心脏并且给她换了一颗患病心脏。
 
自作孽,不可活!
 
那都是江咏柔自找的,她自然不会去阻止陆景琛对江咏柔的报复。
 
安晓念推开了门,刚走进去,就看见江咏柔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发出柔弱的嘤嘤哭泣声,哭得梨花带雨,仿佛全世界都欠了她的一样。
 
安晓念走到床边,顿住脚步,勾唇冷冷地笑了,“江咏柔,没想到吧,你也会有今天!”
 
“安晓念,我就知道,只要你这个贱人没有死,景琛就一定不会放过我,更不会娶我的?”
 
江咏柔本来还在抽泣,睁开眼看见安晓念神清气爽地站在眼前,一脸冷笑地看着自己,想要爬起来甩她几个耳光,却觉虚弱无力,连抬起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江咏柔更是恨得快要发疯了,梗着脖子,气急败坏地咒骂道,“明明你都从高桥上跳进了江里,为什么你居然没有死,没有跟着你的儿子一起死?”
 
安晓念抿唇,笑的非常冷漠,“你这个杀人凶手都没死,我为什么要死?我听说陆景琛这一次只是换了你的心脏,下一次,他就要把你的五脏六腑都挖个遍,不想死,就告诉我在你背后帮着你一起害死我儿子的男人到底是谁?”
 
视频里的男人,把脸一直隐藏在阴影中,很是小心谨慎。
 
这些天安晓念通过秦越的人脉和资源,花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去查询,都没有多大的收获。
 
很显然,对方精通反侦察手段,像条阴狠的毒蛇一样狡猾阴险……
 
但那个男人伙同江咏柔害死了她的奕轩,就算是掘地三尺,她也要把人给挖出来,给奕轩报仇。
 
江咏柔被那个男人拿捏了全家人的性命,又怎么可能老实交代,目光阴冷地盯着安晓念,得意地咯咯笑了,“安晓念,你死心吧,就算你现在把我杀了,我也不会告诉你他是谁?”

相关软件

相关文章